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一天-白昼】神棍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猫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6/04/17

    ( 7056字  )

    (拯救强迫症,人人有责)

    白天的魔都,车水马龙。  

    不需做什么,只要打开窗子便能听到整个城市呼吸的声音。  

    有如大型机械般,齿轮咬合,咔咔作响。  

    穿行在忙碌的人群中或许会让人感到无所适从。每个人都在急匆匆地朝目的地前行,赶着解决魔物作乱、赶着赴约或是单纯想快些解决手头的事端。总之每个人都是那么忙忙碌碌,目的明确。  

    在这人群之中,混入了一个白发少年。他沿着街道悠闲的漫步着,自在得不合时宜。看起来的确有一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闲适情怀,然而事实是——  

    12:00 a.m.  

    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  

    没错,贫困大学生死魂曲,因起晚错过早课时间,现在连早点还没吃,正身无分文的为接下来的午饭担忧。  

    准确的说,不是身无分文,是身有-70大洋。  

    坑外人没关系,朋友的钱还是要还的。不然怎么继续借呢。  

    “啊......”死魂曲终于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他一把揪下在他头上踩来踩去的白狐,面带苦笑的看着狐狸的眼睛,低声道;  

    “谲诡啊——再这样下去,就真的只能啃你了。”  

    白狐盯着死魂曲的眼睛,沉默了三秒。  

    一口咬住了他的鼻子。  

    “?!”  

    他条件反射的把白狐拽开,一边捂着流血的鼻子一边把白狐拎离自己眼前,一人一狐,相视无言。 

    “咦?吃友?”  

    面前的光被遮住了。死魂曲闻声抬起头来,粉色麻花辫的女性站在他身前,正好奇地瞪大眼睛看着这奇怪的场景。  

    吃友这个称呼,源于他俩初见的时候。当他们突然发现世界上存在能和自己联手吃空自助餐厅的人,还是同一组织的队友时,兹吉果断对死魂曲使用了“饥饿战友”的称呼。因为这个词太长,后来简化成战友,再后来就不知怎么的变成了“吃友”。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只要不是“吃藕”,怎么都好说。  

    “啊,吉姐。”兹吉伸手拉了他一把,他也大方的回握住兹吉伸过来的手,站了起来。  

    “被狐狸咬了?”  

    “恩。”  

    “没事吧??打狂犬疫苗了吗?”兹吉的神经立即紧张起来,“最近才报道过狂犬病多发呢,去医院看看吧?”  

    死魂曲把谲诡丢回肩膀上,用纸随便擦了擦鼻子:“没事,有看病的钱不如去吃顿饭。”  

    “这么说来,”兹吉突然想起些什么来,“吃友你吃午饭了吗?”  

    “没呢,一起?”  

    “好啊,去哪?”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比了个赞,朝着常去的那家自助餐厅出发了。  

      

    ████自助餐厅坐落在魔都商业中心的6楼。六是个吉利的数字,它象征着六六大顺,寓意餐厅生意红红火火平安顺利,而事实也是如此。开店以来,这家自助餐厅不仅胜过了同商厦的其他餐厅,甚至大有称霸全市的架势。  

    ......起码在它的餐品美味到兹吉和死魂曲同时看上眼之前还是这样的。  

    今天是个大好日子。  

    守在前台的经理看着右下角电脑时间,心里暗喜。  

    以往11点多就准时进门的扫荡餐厅二人组直到12点多也不见人影,恐怕今天他们有事来不了了。  

    终于可以不用亏得连水电费都交不起了!  

    大概。  

    “hey小哥!我们两个......”  

    经理听见熟悉的声音吓得一激灵,他条件反射的冲了出去,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赶在兹吉走进门之前“嘭”地一声关上了大门,只留下一句冷酷无情的话语。  

    “我们!暂停营业了!”  

    “......”  

    “那只能去旁边那家自助——”  

    “嘭!!!!”  

    “好吧,那还有七楼那家。”  

    “嘭!!!!!!”  

    现在的餐厅一个个都恶意拒客,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他们只好转移阵地,在大商场里寻觅除自助外性价比高又吃得饱的饭店。可惜这样的饭店数目几乎为0。他们寻觅了近半小时也没找到合适的饭店,不是卖的太贵就是菜量太小,根本不够吃。  

    “现在的商家真是太无良了!菜价就不提了,每份只给那么一点点,不吃个二三十盘怎么吃得饱啊!”兹吉一边嘟着嘴一边抱怨,死魂曲则是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尽管他也很饿,不过他更在乎菜价,毕竟菜价的高低直接决定了他逃跑时速度的快慢,间接决定了他接下来要在医院里躺多少天。  

    “喵呜——”  

    一声拖长了音的猫叫仿佛高能预警,死魂曲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只白毛黑脚的猫踩着脚面跑了过去。紧接着,又一只。这次他有了准备,一闪身露出了身后蹲下准备捕猫的兹吉。花猫猝不及防,只得一跃而起扑进了兹吉怀里。  

    兹吉搂着猫,熟练的抚摸着猫咪的背。起先,花猫还挣扎着想找机会逃跑,在兹吉手法娴熟的按摩下,渐渐地,它竟然平静了下来,甚至还舔了舔她的手。  

    “这儿怎么会有猫?”死魂曲也蹲下来,一边摸摸猫一边自言自语着。  

    “真不好意思,”不一会,一个穿着黑色制服,带着亮银色胸牌的年轻人跑了过来,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住地道歉:“我是附近猫咖啡厅的服务员,最近我们的猫有点不听话......”  

    “没事啦。”兹吉揉揉花猫柔软的耳朵,猫咪顺从的在她怀里蹭了蹭,以示友好。  

    “可以的话,能拜托您把猫送回店里吗......?离得不远,就在那边的店里。”  

    兹吉和死魂曲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那里果然有一家名为“CATs”的咖啡厅,再稍微仔细看下就能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跑来跑去的各色猫咪。  

    “好,你赶紧去追另一只吧,那只白的要跑远咯。”  

    “谢谢,谢谢!”  

    目送年轻的服务员朝远方跑去,兹吉情不自禁的咂咂嘴:  

    “真是有活力的小伙子啊。”  

    “新人一般都很努力吧。”  

    死魂曲应和了一句,比起猫和人而言,他对游灵和恶魔反倒敏感些。离得十几米他就直觉咖啡厅里猫群的暴动必有蹊跷。  

    “吉姐,先把猫还回去吧。”  

    出于作为(名义上的)除妖师的责任心,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过去处理一下。  

    站在咖啡厅门口,他的违和感更加强烈了。咬完人后就睡过去的谲诡也在这时醒来,一动不动的盯着咖啡厅内。他看着突然警惕起来的使魔,下意识的摸了摸装在口袋里的孔雀石瓶。  

    “吃友,怎么了?”兹吉跟着死魂曲的脚步,停在了他旁边,满心疑惑。  

    “小心点,里面可能有什么东西。”  

    “怕什么,我们可是有两个人呢!”说罢她就带着猫,率先走了进去。  

    “......”比起随时都可以成为战力,又每时每刻都活力十足的兹吉,死魂曲不禁叹了口气。  

    “我可是连早饭都还没吃啊......”  

      

    如果没有群猫暴动的话,这家店的生意大概会很好。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推测,是因为对猫和咖啡都没太大兴趣的死魂曲也产生了想坐坐的想法,并真的找了个舒服的沙发坐下了。 

    店内的装修算不上华丽,但绝对称得上精致,无论是从墙纸花纹到地板材质,还是从吊灯款式到餐桌大小,都搭配的很合适。整个店里的每件家具都像天生就长在这里一样,看不出任何突兀,缺了任何一样也会破坏整体美感。  

    要说装潢,装配达成整体和谐比全数使用华丽家具堆砌难的多。  

    但是看到价目表的瞬间,死魂曲就一点也不想坐了,想跑。  

    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来,前面有恶魔还是有游魂都无所谓了,他看见菜单之后拔腿就能跑。现在不一样,现在他身边还跟着个人,还是个小姑娘,他总不能和人家说“我没钱,咱换一家”吧?  

    况且除了点餐外,猫咖还要按时收费,半小时就是五六十呢。  

    他看着菜单,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对了,你家的猫先还你?”趁死魂曲还在看菜单的功夫,兹吉端起猫来放在了收银台上。  

    “谢谢,麻烦您了。”收银员礼貌的行了一礼,随后把猫夹在腋下带它去了它的工作岗位。  

    注意到兹吉的目光,死魂曲赶紧翻了几页,装作认真看菜单的样子,然后赶紧把菜单推了过去。  

    “吉姐,你不看看有什么想吃的吗?”  

    兹吉拉过菜单,随意翻了翻:“看起来都很棒诶。不过吃这种东西吃不饱吧。”  

    “是.....是啊,所以我们......”  

    他试图抓紧一切机会脱离这种高消费场所,然,失败。  

    “既然都来了就在这里看看猫吧,万一里面有幽灵作祟你还能顺带收一收不是?”  

    “......好吧。”  

    他如同割肉般的,极不情愿的,掏出兜里仅剩的五十元,拍给了刚回来的服务员。  

    “半小时,谢谢。”  

    “除妖还要倒贴钱”,这件事之后让他在意了很久。  

    珍惜昂贵的三十分钟,进入用餐区之后死魂曲便一直留意着周围的状况。似乎是因为害怕他们的到来,先前他感受到的东西反而安分了下来,始终不肯现身。  

    如果是游魂的话,他立即就能捕获到它的身影——  

    他的通灵眼效力还在。  

    与其说通灵眼的成功率低,不如说难以操控更为恰当。说白了,就是关了开不开,开了关不上。不过好不容易开启的通灵眼,尽管偶尔会带来麻烦,对一个死灵术士来说还是蛮好用的。  

    “发现什么了吗?”  

    兹吉喂给腿边的黑白花猫一块猫果冻,顺手摸了摸它光滑水亮的短毛。  

    “没有,说不定那家伙是藏起来了。”死魂曲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放在揉猫兹吉的手上。忽然,他看见了什么似的,蹭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它就在你附近!”  

    “啊?吃友!”  

    死魂曲握紧了谲诡变成的招魂铃,追着游魂跑向了咖啡厅的另一端。  

    游灵没有实体,不受物理定律束缚,前行速度比死魂曲快很多。他已经尽全力追了,可离游灵还是有一段距离,他甚至连游灵的外形都没看清。  

    既然不能温和的收服,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他停下脚步,摇动了招魂铃。  

    古旧的铜铃,声音毫不意外的难听,这种独特的低沉铃音对四处奔逃的游灵却好像有着天籁般的吸引力,经死魂曲这么一摇,奔逃的游灵突然停了下来。  

    他赶紧快跑两步到游灵附近,摘掉左手手套露出了结印。  

    还需要一个载体......!  

    看见他在店里乱跑,想来阻止的服务员还没来得及靠前就被他一把拽了过来。巫术发动不能打断,他吟咏着咒语,连服务员原本的灵魂都没来得及驱逐,不由分说的就强塞给他一份灵魂大礼。  

    服务员身体一晃,晕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时,眼神和原来已经截然不同了。那是一双满怀冷漠、孤独和忧伤的眼睛,那之中看不到任何光点  。  

    死魂曲暗叫一声不好。让灵魂附在本身就存在灵魂的肉体上已经很伤身体了,如果附上去的是恶灵说不定能要了人的命。  

    他把手覆在「服务员」的额头上,随时准备驱散可能对服务员灵魂造成伤害的恶灵。他等待着游灵将要出口的第一句话,冷汗几乎要流下来。  

    “......”  

    “呜呜呜呜呜!!”  

    谁承想游灵一张嘴没有说出任何言语,而是哇哇哭了起来。  

    “哈?”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还抱着死魂曲哭的更凶了。  

    一个一米八多的男子抱着一个一米六九的少年(仅限脸)哭的昏天黑地,这个场景无论谁看了都忍不住驻足围观一下。如果其中夹杂了一个记者,说不定第二天报纸上就会出现“失散多年,父子终于团聚,认亲现场,真情打动众人”的报道。  

    “哇!这是什么大新闻?”  

    说记者,记者到。  

    “吉姐......救我......”  

    快被「服务员」按在怀里闷死的死魂曲发出了绝望的求援。兹吉看着二人的表情,露出了微妙的微笑。  

    “这是你失散多年的男友还是失散多年的爸爸?”  

    “是我失散多年的小祖宗——快帮我把他从我身边拉开!”  

      

    死魂曲现在的表情真不愧对他的姓氏。  

    别说是他,被一个陌生的一米八壮汉搂着哭,还被蹭了一脑袋眼泪鼻涕,换谁谁都一脸死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是个白毛,这样就算头发上沾了什么奇怪液体也不会显得那么奇怪。  

    “深表同情。”兹吉递给死魂曲一张湿纸巾,送去了慰问的目光。  

    “谢谢吉姐。”死魂曲结果兹吉的纸巾,回以一个悲伤的笑容。  

    “呜呜呜呜。”「服务员」拿着兹吉的一打湿纸巾还在哭,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又等了三十秒,死魂曲终于忍无可忍了,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对着哭哭啼啼的「服务员」说道:  

    “好孩子别哭了哥哥给你糖吃好不好?”  

    他本来是被逼急了才说出这种话,没想到游灵听见真的停止了啼哭。  

    “恩......好。”  

    所以徘徊在猫咖啡厅的游灵原来就是个小孩?!  

    让他白跑了半天还抹他一脑袋眼泪的游灵原来就是个小屁孩?!  

    死魂曲简直要气成活魂曲。  

    “气大伤肝又伤肾啊吃友。”兹吉同时安抚着两边的情绪,一边递给了旁边的「服务员」一块果冻,“那幽灵先生遇到什么事了?”  

    “......我家的阿黑被爸爸送到这里来了。”游灵借着服务员的身体断断续续的诉说着,兹吉则是习惯性打开了录音笔,“他们一定是知道我快死了才这么做......我明明和他们说过要好好养阿黑的!”  

    “阿黑?猫?”  

    “阿黑是我重要的朋友!”「服务员」激动地拉住了兹吉的胳膊,“我还想再见阿黑一面,你们能不能让我见见它?”  

    “行啊,反正现在这幅躯体的控制权在你手上。”死魂曲终于擦净头发,在一旁毫无波动地接话道,“什么花色的?”  

    “全身都是白的,只有爪子是黑的,特别好看!”提及他家阿黑,「服务员」的表情立即生动了起来。  

    “既然在这里那就赶紧找吧。”见他还要继续说下去,死魂曲赶紧打断了。  

    兹吉听见这个描述,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她沉思了片刻,灵光一现,对死魂曲喊道:  

    “黑爪子的白猫......那不就是一开始踩了你的那只吗!”  

    死魂曲被这么一喊,终于沉下心来回忆最初的场景。他当时也该注意到踩了自己的猫不是纯白,它的脚上的确不太一样。现在回想起来,那种“不太一样”应该被称为毛色不一样才对。他今天穿的鞋子是黑色的,黑色猫爪踩上去,第一眼的确不太好分辨。  

    “那只猫不是跑走了吗......!”  

    话音刚落,他们一开始遇到的服务员就抱着黑爪白猫进入了餐厅,他站在前台和收银员交流些什么,似乎是在研究这只猫该去哪的样子。  

    「服务员」可不管那么多,他看见他家猫近在眼前,起身就要对猫一个飞扑。好在兹吉坐在他旁边,及时拉住了他,救了还在前台处的服务员一命。  

    “让我摸摸我家阿黑!!”  

    「服务员」,不,此刻该称为猫奴,用力挥舞着手臂,拼命的想从兹吉身边离开,场面十分热烈。如果再不给他猫咪补给,恐怕他就真的要从无害的游灵进化成怨灵吞噬天地了。  

    死魂曲实在于心不忍,也不能任由游灵这么闹下去。他走到前台,充分发挥了一下神棍能动性,硬是把猫从前台骗了回来。  

    “阿黑!”  

    「服务员」见他带着猫回来了,迫不及待的冲上去打算抱住久别重逢的朋友。然而被唤作阿黑的猫,只是在听见这两个音节时产生了微弱的反应,面对陌生男人的拥抱,它依旧嫌恶的从死魂曲怀里跳了出来,躲到了一个角落里。  

    “阿黑......”他伸出去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在他的心意传达到之前那个过程就已经被强制终止了。他垂下眼帘,声音不免有些落寞。  

    “你是借用别人的身体,猫不认识你很正常。”  

    “恩,我知道,但是......”  

    被心爱的猫拒绝的痛苦,可是一两句话无法抵消的。 

    “阿黑,出来了哦。”  

    趁「服务员」还在那边发呆的时候,兹吉已经拿着逗猫棒趴在地上逗猫了。兹吉的逗弄果然有效,白猫追逐着她挥舞着的绒球慢慢从桌下爬了出来。  

    她又王后退了几步,把阿黑引到更开阔些的地方,站起来,把逗猫棒放在了「服务员」手里。 

    “来,试试看。” 

    「服务员」却十分犹疑的样子,抓着逗猫棒反而后退了几步,生怕再被避开。 

    “但是......”  

    “忘了你的话就重新认识呗?再忘掉就再认识一次,这不是很简单嘛。”兹吉对还在犹豫不决的「服务员」露出一个微笑,“既然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就算吵架吵到形同陌路也一定能重归于好吧?”  

    “......啊,是......是吧?”「服务员」看着兹吉的笑脸,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迟疑了良久,他终于还是擦干泪水,重新拿好逗猫棒。尽管心怀些许畏惧,尽管失去了自信心,但如果不重新踏出第一步的话,对它的思念,长久徘徊于世的痛苦,不就全部都失去意义了吗?  

    “阿黑,”「服务员」蹲下来,和猫咪面对面,“一直在生病,没能好好照顾你,对不起。”  

    白猫有一下没一下的扑弄着逗猫棒,根本没在意他在说些什么。  

    “其实......其实只要看到阿黑你健健康康的我就满足了。”这么说着,他逗猫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还是忍不住落下眼泪,“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阿黑我还是好想抱抱你啊呜呜呜呜!”  

    阿黑踩住已经停下来的逗猫棒,径直走到他面前。  

    “?”  

    不及「服务员」反应过来,阿黑直接窜到了他怀里,扒拉开他捂着脸的手,对着他的脸一爪子按了上去。  

    “为什么这么对我呜呜呜呜!”  

    “是叫你别再哭了吧。”死魂曲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头。  

    “咦,是.....是这样吗阿黑?”  

    「服务员」喜出望外,又要紧紧抱住猫咪。然而在那之前,阿黑挪开爪子,身体微微前倾,舔了舔他的嘴角。  

    “咦??” 

    这次是他愣住了。  

    “所以说阿黑果然还是记得你的嘛!” 

    兹吉满意的看着这一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太好了......”  

    他幸福的快要昏厥过去一般,搂着猫咪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真的太好了......”  

    半晌,他松开怀抱,让曾经属于他的白猫自由的跑开,目送去它跑去了它想去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和好,就这么放开了?”  

    “恩。阿黑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了,它有它自己的生活,要让它开开心心的才行。”他擦干泪水,站起来,满足的笑了笑,“大姐姐,谢谢你让我有机会见到阿黑!我已经很满足了。”  

    兹吉踮起脚尖,像揉一只大猫一样摸摸「服务员」的头,死魂曲则是在一旁叉着手,略带无奈地叹了口气。  

    “既然心愿了结了,那我就送你走吧。”  

    “恩,也谢谢你。”  

    「服务员」低头看着他,给了他一个热情的临别拥抱。 

    尽管死魂曲和之前被「服务员」抱着的阿黑一样毫不情愿。 

    结束这一切之后,他终于还是下达了无情的驱逐令: 

    “来吧,谲诡,送他回到他该去的地方。”  

      

    「服务员」最后留下的,是一个纯真的笑容。  

    和这个世界真正离别前的那一刻,他才露出了属于孩子的天真笑容。  

    “真是单纯的心愿啊。”兹吉帮死魂曲扶着昏迷的服务员坐下,自己也坐在旁边端起了咖啡杯。  

    “毕竟是小孩子,想法单纯是难免的吧。”  

    “也是……诶?我记得猫果冻还剩一个啊?”  

    兹吉把一直待在她旁边的黑猫抱到腿上,找食物时才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四个果冻,死魂曲找到游魂之前她喂掉了三个,送走游魂之后就只剩下四个空盒了。  

    “你刚刚给游魂吃的那个是果冻吧?”死魂曲盯着服务员的脸看了一会,“他嘴上还有残渣。”  

    兹吉也扭头看着服务员的脸,他的嘴角附近果然还沾着小块果冻的残渣。  

    这么一说,连另一件事也真相大白了。  

    “啊,那这么说阿黑会舔他也是因为——”  

    “是啊。”  

    “真可怜啊……”  

    白白游荡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附身,经历一番曲折才见到自己的猫咪,本以为终于实现愿望能往生极乐了,但……  

    他们一同看着不省人事的服务员,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同情的感叹。  

    “真可怜啊……”  

    ——————————  

    “不过这么一来,这家餐厅的猫也能平静下来好好工作了吧。”  

    他们从店里出来,边走边说。  

    “那倒未必。”  

    “?”  

    “就算猫能看到游魂那种东西,一个小孩子的灵魂真的能吓到群猫吗?”  

    “听上去的确有点勉强啊……你是说还有其他东西存在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托那个游魂的福,老板让我们免费吃了一顿不是吗?”  

    “哈哈哈哈,那个老板也是蛮有趣的,和他说了店里有鬼魂他就真的信了诶!”  

    死魂曲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咖啡厅,哼笑了一声。  

    “那个老板也真是,可怜啊。”  

      

     

    兹吉稳稳的接住了猫
    评论(6) 收藏(0)
    • Piyako:

      我们的目标是!把整个魔都吃破产!【x】

      猫咪真好呜呜呜呜呜,一本满足!!(❁´◡`❁)*✲゚*

      2016/04/17 14:05:53 回复
    • 枭羽:回复 Piyako

      没用更多笔墨描写猫咪太残念了!

      下次再有摸猫机会的话一定要给整个撸猫环节1000字的特写!【wait

      2016/04/17 14:28:16 回复
    • 609:

      咦那个老板咋了...为啥可怜

      2016/04/18 00:27:01 回复
    • 枭羽:回复 609

      因为免单而被兹吉和死魂曲联手吃破产【……

      2016/04/18 19:12:57 回复
    • 修治:

      天哪你的肝

      晚上打到凌晨你们白天都不去睡觉吗!!竟然撸猫!!!

      2016/04/18 22:07:52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我为什么突然就肝了呢(产后抑郁脸)

      睡到11点多才起的,连早课都错过了,早饭也没吃,多惨啊,还不撸撸猫安慰下自己x

      2016/04/18 22:26:00 回复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