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一天-黑夜】因人之力,趁人之危

    修治

    修治

    保(zuo)命(ye)要紧!!!
    2016/05/01

    微微暖风吹拂,攀倚在楼壁上的横幅摇曳着。

    黄昏垂暮的夕阳映衬在天边,淡泊得近乎贴近地平线的光穿过绸缎,在地面投下飘忽不定的影子。那些影子四处游走,仿佛是蜗居在世界背面,却被铁链束缚着的魔物。

    随后,太阳被渐渐吸进了地平线,黑暗恣意席卷而来,用巨颚吞噬掉了那些活脱的影子,如同黑夜将白昼和平安逸的假象覆盖一般。

    夜幕落下,时间推移,许久,熏风吹来了新的火药味,在空气中肆虐开来。神知被莫须有的气味刺激得咳嗽几声,走得颤颤巍巍,最后在圆环形的人行天桥上站定。

    魔都白金区,五条通路的交汇处,一身中世纪哥特打扮的的女性和些许犯罪者们站在内圈一侧,被四周闪烁着霓虹的大厦所包围。

    “每次来都觉得这里像极了魔法阵。”

    神知扶着护栏,放眼望向圆环的中心。

    “‘魔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交成这个圆环,然后中间星星纹样的花坛,是它萌生的魔法核……”

    他皱了皱眉头,仿佛在抵制着中央发出的巨大破坏声。

    “怪物出现在这样绝妙的位置,真是合情合理。”

    “我听说今天白天时在江里出现了鲲鹏是吧?”

    赫尔盯着天桥下寒气逼人的庞然大物,问道。

    “是的,最后红的科学家小姑娘把它带回去了。”

    “这话说得像是你知晓全程。”

    “嘛,我本想把它据为己有的,被人抢先了。白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可不能引发战争,我便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当看客。”神知叹了口气,语气却很轻松,“政府的走狗都有什么本事,看一看也不赖。起码有句古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赫尔对此没有评论什么,或许鲲鹏本来便不是她的目标,素十七在她眼中也只是一个毫无威胁的虫豸罢了。她转而指向中央的霜巨人:

    “呵呵,它可是个稀有品种。带着这玩意儿向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宣战,可是再合适不过了呢。”

    神知沉默许久。见到霜巨人的那一刻,他便多多少少明白了赫尔带他来的意图。但现在还不是被支去收怪的时候。他拿出在口袋里攥了很久的手机,递给赫尔:

    “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有手机,干脆自己准备了一个。里面装着我的巫术APP,还有可以追踪他人的终端的定位系统——第一次集会的时候我悄悄获取了在场者的终端信息,所以大部分成员,包括我自己,都可以追踪和联系得到。”

    “哎呀,那还真是不错。”

    “呃……你会用吗?”

    “用最简明的语言教给我。”

    抱歉,对工科生就不要要求什么简明扼要了。神知小声无奈地说道。赫尔没有听清,他松了口气,擎起手机,靠在栏杆上给她示范。

    早知道就编个教程AI程序给她了。他有些遗憾。

    按下待机键,屏幕在夜下发出刺眼的光。赫尔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圆滑滑黄清分离的可爱荷包蛋,不禁皱了皱眉。

    “最近很流行的懒蛋蛋,超可爱的对吧?”

    “…………”

    “……抱歉。”神知咳嗽一声,恢复严肃的语气,“滑一下屏幕就可以打开菜单,这个是恶魔召唤APP,这一个是全员定位系统。我把界面设计的很人性化,打开就能明白如何使用了。”

    “我明白了。”赫尔扬起语调,满意地说。

    “那么我就去……”

    神知把目光移回霜巨人身上,却发现它早已不在花坛中央。与此同时,他听到了异样的声响,好似用空气中水汽大量凝结,冰片不断扩展并压聚在一起——音效听上去像是Elsa的冰霜魔法。

    他猛地回头看去,霜巨人不知何时移动到了后方宽阔的路面上,手掌中攥着一根被冰封的树,被冰禁锢而收束住的枝桠正对准他们。

    神知下意识后撤一步做出躲避姿态,接着他认识到这个本能的反应根本毫无用处。眼看着霜巨人像投掷标枪一般,箭指天桥,面对飞速迫近的冰树,他急忙呼唤出魔神。

    ——来不及了……!

    赫尔抬起手,矗立在不远处的绷带教士军团立刻在二人面前形成一面盾,冰树撞在「盾牌」上,随即像撞入结界一般,被狠狠原路送了回去。

    霜巨人抬手将冰树折向一旁,沾染着寒气的枝条打进了路旁大厦,玻璃窗发出一声脆响,变得支离破碎,周遭神采奕奕闪烁着的霓虹灯也逝去了颜色。

    “蠢货,你这样的反应力也只是杂鱼了。”

    赫尔看着事毕后才显现身形的魔神,嘲讽道。

    “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神知低头,理好紊乱的呼吸。这个女人好可怕。他瞥了对方一眼。那种时候还能泰然自若,仿佛拥有自己一定毫发无伤的绝对自信一般。不愧是真祖……

    “说起来,作为巫师就有这么强的力量,为什么还要变成吸血鬼?”

    “出生在中世纪,又碰巧因为一些无聊的原因参加了那个仪式。”

    赫尔轻描淡写地说着。

    中世纪?神知联想出一些词语:抗议宗、魔女狩猎、黑死病……因为是那样的时代?

    “……无聊的原因?”

    “没什么。”

    赫尔将她不想回答的问题一笔带过,转而向下指了指出现在路口,正一路小跑奔向冰霜巨人的短发女孩。虽然在黑夜中有些看不清,神知还是辨认出她便是自己白天在黄浦江边看到的巫部喽啰。他有点不爽,咋舌叹了一声:

    “啧,碍事的家伙,这次可不会把猎物让给你了。”

    神知招手唤来魔神,后者将他擎起,腾空,煽动着半边恶魔羽翼,快速俯冲至少女——素十七和冰霜巨人的中间。魔神降低高度,贴近地面,他一跃跳下,但由于不怎么乐观的身体素质,险些一头栽向地面。

    这看似帅气的登场,却以这样失败的结局收场,以至于行程鲜明的反差,境地十分尴尬。

    素十七差点笑出声来,但现在看似要紧张起来的情况只得让她露出极度嘲讽的表情,在心里冲对方说了一句妈的智障。她放下额头上的护目镜,拿出几枚黑色弹管,装填至腕甲中,对准看上去有些不自量力的对手。她上下打量一通,眼镜、白衣、笔记本电脑——非战斗派的学者,气质与一身强势的她迥然不同。

    神知摇晃着站起来,将盖住整张脸的杂乱碎发捋到一边,捂住口罩咳嗽了几声。不该勉强自己的,他后悔着。不过这样狷狂的小姑娘,不,男人婆,着实没必要搭理。

    “克鲁,拦住她!”

    神知伸出手,魔神随即向着他手指的方向冲去。

    “装弹数3,‘地狱猎犬的嚎叫’术式,装填!”

    腕甲发出光辉,映着素十七的脸庞。随后,腕甲的发射口迸射出更加炫目的火花,连续三枚火弹划破夜空,两团火球迎向魔神,另一团则绕了个弯,直奔其身后的主人。

    魔神拉开半边羽翼,随后包围身体,将两团火球挡了下来。火球抵在羽翼上,化作些许蒸汽,发出滋滋声。同时,魔神的左手攒出一股涌流,奔流至神知所在的方向,成功浇灭了另一团。

    火球多多少少对魔神产生了烧灼之痛,痛感立刻传递到神知身上,他捂住心口,俯身紧紧扯着衬衫,低头咬了咬牙。

    “切。”

    他转身,指使魔神继续进攻,自己则颤颤巍巍地走向霜巨人所在的另一边。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

    “死魂曲,你现在闲着对不对?”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桥,对方正和学者一同靠在栏杆上待机,好似有着欣赏夜景的闲情逸致。

    “朝你的右前方看,看到那个穿白大褂的小姑娘了吗?去拦住她,那家伙是来妨碍我们的。”

    “魔神不是已经在那了吗?”

    “我的魔力情况不是很乐观,坚持不了多久。拜托了,我现在要去处理那边那个麻烦的大家伙。”

    “好。”

    死魂曲应声后挂掉电话。

    这样暂时就没有人妨碍自己了。神知环视一圈,巫部和罪家正和同伴们打得不可开交,要说现在的“闲人”,恐怕只有他和赫尔,以及——

    ——从路灯上跳下来,挡在他面前,24小时前刚刚见过的少女。

    神知伫立在原地,前方是指间夹着数枚针筒、满怀敌意的茜,再前方,三米高的移动制冷怪物咆哮着,在高楼大厦间四处冲撞。

    又是这个碍事的家伙——身手碍事,能力更碍事,仿佛生来便是他恶魔同体巫术的克星。

    魔神飞了回来,看来死魂曲已经赶到那里去了。

    “回去吧。”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可不会再吃小丫头的亏了。魔神消失之后,神知挪动步子,跳上人行道,像是要从侧面横冲直撞地突围一般。

    茜也立即行动起来,论体能,她有绝对的优势,何况对手还是个跑两步就气喘吁吁的死宅——一瞬间的功夫,她与他的距离便缩短至不到五米。茜抛出手中的注射器,如离弦之箭,笔直地射向神知。

    神知一边咳嗽一边跑着,对方的反应正如他所愿。他淡然地望着注射器的轨迹,等待意料中的碰撞声响。

    ——铛。

    针尖撞上了坚实的金属物,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茜的面前,手中擎着巨剑,同时将神知遮蔽起来。

    武神长啸,轮起巨剑,在茜的正上方径直砍下。茜及时跳开,但沉重的武器让武神的动作无法收放自如。巨剑劈列了柏油路面,在繁华金融区留下一道伤痕。不过,这不是第一道,也不是最后一道,只是众多混乱与破坏中声势浩大的一隅罢了。

    茜在跳起的同时寻找神知的身影,但对方早已乘机消失了。而满身盔甲的傀儡留了下来,向她发动新一轮攻势。

     

    神知顺着结了霜的路面和原本种了树的土坑一路找去,终于寻到了霜巨人的身影。它站在大厦前,身上的寒气把身后两层的玻璃窗蒙上了一层白雾。

    它注意到神知,神知也在盯着他。随后,在他拔出一棵大树并送到他脸上之前——

    “出来,Jack - O`-Lantern!”

    娇小的南瓜精伴随蓝光浮现于空中,斗篷和提灯中的火焰随寒气摇曳着。火焰逆着风的方向蔓延,越是向前,燃烧得越是猛烈。冰霜之树被吞噬,发出熊熊燃烧的噼啪声,最后化为灰烬。火焰却没有善罢甘休,它们继续逼近,缠上霜巨人的身子,成螺旋状上升着。

    “把它逼到楼里去。”神知远远发令。

    对付庞然大物的最好方法不是以毒攻毒,而是利用对方身形巨大活动不便的缺点,派出小巧的低级恶魔出阵。霜巨人摆动双手驱赶着杰克南瓜灯,四周的火焰烤得它不断吼叫。最后,它捂着头向后方撤步,撞碎身后的玻璃窗,仰面跌入大厦内。

    物品被砸得七零八落的声音接踵而至,伴着霜巨人轻微的、断断续续的哀嚎。

    神知插着兜缓步避开满地破碎的玻璃,整了整兜帽,走入大厦——搞不好这里面会有摄像头,速战速决才是稳妥的做法。

    他踩上办公椅,又踏上办公桌,居高临下俯视猎物。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块令牌,向前伸出右手,五指张开,对准正下方霜巨人的心脏。

    “迎接死亡吧,”他低沉地喃喃道,赤红在翠色的眼眸中渲染开来,“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红色的术式光辉揉成细线,一圈圈环绕在他的手掌边,与下方杰克的火焰完美相应。霜巨人的眼睛一点点睁大,面部扭曲起来,嚎叫从口中毫无遮拦地跃出。它不断地想抬起手,四肢却被火焰固定着,动弹不得。尔后,它的四肢便真的屈从于火焰,僵直而一动不动,眼睛依然瞪得硕大,眼白中布满了血丝,瞳孔开始慢慢散开。

    四周静悄悄的,风从玻璃破裂的伤口中灌进来,原本堆在办公桌上的文件漫天飞舞。

    神知握着令牌,将它向前推了推,开始咏唱令咒:

    “以吾逝命之人,在此痛恨忏悔,施以力挽狂澜之术,赐汝‘弗洛斯特’之名,为吾傀儡,赎汝重生……”

    火焰渐渐平息,霜巨人被蓝色的术光包围,身体变得透明,散落成微光,被吸入令牌。青铜令牌上的文字由先前的“Jack - O`-Lantern”变成了“Froster”。

    ——任务完成。

    神知深深吸了一口气,赶走因大量支出魔力而产生的头晕目眩。

    “克鲁,”神知再次叫出魔神,“带我回去。”

    魔神带着神知飞出大厦,在楼宇间滑行。经过快要到达天桥的位置时,神知示意魔神停下。前方,死魂曲和素十七的战场还在继续。他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那个趾高气昂的男人婆,对她的装备研究起了些兴趣。不仅如此,或许还可以用那家伙……

    神知打了些主意,插手拿出了令牌,随后又想了想,“哎……它不在这两块令牌里……”

    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把它靠在魔神的手臂上,开始操作。

    “……摩多,”他对着出现在魔神旁边的恶魔说,“伺机去偷袭那个小姑娘。”

    约一人高的棺材缓缓划开了盖子,里面的恶魔伸出手,唔唔唤了一声,仿佛在应和主人。

    神知不可思议地端详着原本似乎是“死魂曲”的浮游城堡,发出感叹:

    “哦呀,真是不得了,还能变出这种东西……”

    既然时机未到,不如提前准备一下。这样想着,他打开C语言,开始编写或许能利用这座炮台的巫术程序。

    他突然又等得有些困倦,干脆倚在魔神怀里,望着下面雷火交织的战场,疲惫地打着哈欠。今天的赤色看得太多了,火焰、炸药,还有术式,归根结底还是蓝色更让人赏心悦目,那才是天空本身的颜色,而不是被火光强硬地将光谱扭曲。

    不久,素十七的弹药终于耗尽。装甲巨炮一同对准她,放出弹药的同时,她下意识地后退,回避掉那些攻击。

    时机来了。

    摩多迅速俯冲到她身后,全部滑开了棺材盖。长有长角和利爪的恶魔伸出双臂,抱住素十七并向棺材内扯去。

    “什……?!”

    砰。

    棺材盖子紧紧扣上,素十七的声音再也没有传出来。

    神知向后靠了靠,败给倦神,微微闭上了眼睛。电脑的屏幕依然亮着,光标停在末行“/”字符前,不知疲惫地闪烁。

    “……任务结束了,赫尔,附加战利品一只。”

     

    字数4981

    评论(2) 收藏(0)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