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一天-黑夜】十七无双

    乌君

    乌君

    _(:з」∠)_……哎?
    2016/05/01

    “我很不愉快……”我一边收拾着必要的设备,一边抱怨着,“为什么一天里会收到两个任务……而且昨天不是才大战过一场么……”

    “好啦好啦,毕竟是黯月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从之前的任务后就一直和我共同行动的曜姐则是在一旁软语安慰着,曜姐真是天使。

    “一直出任务害得我魔力晶石都开始透支了……还有早上明明收获了新品种的恶魔,还没有来得及做实验呢……可恶,为什么我被克扣了经费还得被颐指气使啊。”虽然理智上我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是还是忍不住抱怨个几句。

    “那,经费的事情我去帮你说说好了。”曜姐的一言忽然让我精神一震。

    经费!有了经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这个圈子里没有钱解决不了的研究,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多!

    “谢谢!”激动起来的我立刻抓住曜姐的手上下甩了起来,“果然还是曜姐最好了!如果我是男的一定把你娶回家!”

    “啊哈哈……”

    为实验准备器材设备之类的我早已做了几千几万遍了,换成为外出行动准备装备也没什么差别,一边和曜姐开着玩笑,我依然麻利地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那么,出发吧。”

    任务地点是白金区,这里是全国有名的商业圈,如果是平时,出了这种事肯定会是死伤惨重的一等大事,不过,夜晚,是我们的时间。

    “辛苦了,驱人符文设置了么?”白金区外围,迎接我的是上面派来的工作人员,一身黑西服配上墨镜,看上去与其说是巫部的人,不如说是什么黑超特警更加贴切。

    说来他们为什么要在大半夜的戴墨镜?不嫌瞎么?

    “是,已经对本区域进行覆盖。”那个工作人员回答道,“但是目前还没有直接对目标进行干涉。”

    “嗯?为什么?”

    “因为那些家伙在那里。”

    那些家伙……指的自然是被我们冠名“癌”的那些捣乱分子了。

    明明是一些自由散漫的家伙,这时候的嗅觉倒是比狗还灵啊。

    不过,如果是他们的话,确实不是能随便应付的对手。毕竟昨天我们才在对方手上吃过亏,想要说大话也说不出口啊。

    抬眼望去,最显眼的自然是端坐在场中的任务目标了。

    霜巨人。

    出典自北欧神话的巨大物种,以冰雪以及匹敌神灵的身体力量为特征,充满对神灵憎恨的恶魔。

    虽然资料上是这么说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些霜巨人倒是相当的平静。

    身高十米左右如同特摄作品中小怪兽一般形象的霜巨人,正横卧在环形天桥中间那块绿地上,似乎是在假寐。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也太放松了吧……”远眺着那个悠闲的家伙,我忍不住吐槽道,“癌的疯狗们在哪儿呢?”

    “唔,是在对面的天桥上吧。”曜姐很快给了我答案,“那边也有几个人影。”

    “哦……真的,亏得他们没打起来呢。”

    “也许他们也在戒备着我们这边所以还没有惊动目标吧。”

    “有道理……啊,有动静了。”

    就在我和曜姐讨论的档口,对面疑似“癌”的人影忽然有一个离开了原地。

    或者说,是跳了出来。

    “跳天桥?”我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

    当然,实际上并不是跳桥自尽,他刚刚跳出来还没一秒,空中就凭空出现了一个长着翅膀的身影把他抓了起来。

    看样子是要直接飞去霜巨人的上方。

    被抢了个先让我不由得焦急了一下,当下便立刻抛开望远镜,也跟着冲了上去:“真是的,这次再失败大概经费就要扣光了,曜姐,给我掩护!”

    “OK~”

    默默打开运动鞋上的加速术式,完全能够后发先制抢先到达。而抢到一些时间之后又有白曜姐可以布置陷阱和障碍物来阻挡敌人接近,那样的话就万无一失了。

    但是在那之前……

    “曜姐,垫脚石!”我呼唤道。

    “来了。”曜姐从我身后不远处发动法术,从地面抬升起了一块石板,而我踩在那块凸起的石板上,猛地攀升到半空中。

    “强袭者,启动!装弹数2,展开‘地狱猎犬的嚎叫’术式。”然后,趁着悬停的一刻,我伸出左手,指向了那个正在飞来的家伙,“给我下来吧!”

    三声炸响,三枚随机巫术弹射了出去。

    这个法术和老虎机也没什么区别了,每次出什么属性的巫术弹完全随机。

    而这一次扔出来的,是冰、雷、毒三个属性。

    “好的,赚到了。”我窃喜起来。

    冰和雷都是能干扰对方行动的,而毒系的负面属性也能从侧面让对方无法正常发挥,这一波下来那家伙妥妥的没法好好跑到霜巨人面前了。

    “咳咳,真疼啊……而且赶不上了,安陆!拦住她!”而就在我以为已经成功拦截的时候,对面的那人却并没有停止行动,而是一个抬手,在我的行进路线上召唤出了一具铠甲。

    等等,铠甲?

    我立刻反应了过来,这家伙还有第二只恶魔啊。

    “哎,真麻烦!”面对不知底细的恶魔,我不得不静气凝神,准备应敌。

    “装弹数3,展开‘巨人之力’术式。”右手后摆,准备蓄力,然后,带着前冲的速度,一记冲拳迎上。

    显然这样的应对方式稍微出乎了对方的意料之外,原本目的就是要拦下我的他也没法就这样闪过我的攻击。

    只能硬抗。

    果然,那铠甲恶魔正抽出长剑,横架身前,显然是要挡下我这一拳。

    “你倒是挡挡看啊!人生翻开新的一页三观获得焕然新生……拳!”一边口中说着不知所谓的台词,我完整蓄力的这一拳,似乎将空气砸出了冲击波。

    根据研究表明,这是过于强大的力释出时产生的类似于音爆的效果。

     “咳咳……等等?这个不对啊……”远处那个戴着口罩的巫师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劲了,但这时再指挥恶魔进行其他动作也已经晚了。

    “嘭!”拳剑相交。

    “喀啦!”剑与盔甲出现裂纹的声音。

    “痛!”这是那个巫师的痛呼声,看来他和这个召唤恶魔有一定程度的联系。

    那就简单了,把这个恶魔痛揍一顿,那个巫师应该也会自动倒下了吧。

    这么想着,我再次开始蓄力。

    “吼啊!”就在这时,那边的霜巨人却被我们吵醒过来,冲着我们的方向就是一阵乱吼。

    接着,他便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手中提着冰霜制成的大棒,被这玩意儿打一下可不是躺个十天半个月就能解决的。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口罩巫师和他的恶魔因为是想要在我赶到之前先拦下我,所以他自然就杵在我和霜巨人的中间,这会儿霜巨人醒来,他就要同时面对我和霜巨人的两面夹击了。

    “死神棍!”危机时刻,那个巫师却忽然开口了,“你准备围观到什么时候!”

    “……啊,抱歉,刚刚睡着了。”这时忽然出现在他身旁不远处的,是一个有着一头白发的奇怪青年,青年的肩上还挎着一只动物型的恶魔。

    只见他挡在了霜巨人面前,敲了敲它的大腿,霜巨人就忽然异常地停了下来。

    “这家伙交给你了哦。”戴着口罩的巫师捂着自己的手,让恶魔护着自己朝恶魔的方向退了过去,而与他交班的,则是那个看上去懒洋洋的白发巫师。

    “回头请我吃饭。”他说道。

    而我则谨慎地看着他。

    能够轻易地停下霜巨人的动作,他的巫术也不容小觑。

    “哟姑娘。”他又说道,“看你好像印堂发黑啊。”

    “……”

    “你看不如让小生为你驱驱邪如何?”

    “装弹数2,‘黑龙咆哮’术式,装填!”我将弹管补充入右手腕甲,“目标锁定,术式简化启动,射击!”

    “喂喂!怎么说也不至于一言不合就打炮啊。”那白发巫师见我全不配合,不由得手忙脚乱起来。

    “闭嘴!”随着我一声怒骂同时爆发的,是一道耀眼的白色光柱,虽然不如昨天全威力版本的,但却依然有着相当的破坏力。

    “欧神祝我!”白发巫师失声说道,同时他把那小兽外形的恶魔抓到了手中,似乎是要做什么。

    总不见得是直接拿来挡枪吧?

    出人意料的是,那小兽竟然逐渐模糊了原型,变成了一座城堡的形状。

    确切的说,是城堡的模型?这座小城堡似乎只有两三米大小,刚好能挡在人的面前,而这时,也确实是挡住了我的一击。

    “啧……还真是闹腾啊。”随着这一击魔炮结束,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让我楞了一下。

    这又是谁?

    正当我以为又有第三个敌人出现的时候,在升起的浮空城堡对面出现的,依然是之前那个白发巫师。

    但是,他的神情举止,却是孑然不同。

    “难得出来一次,就用烟花来迎接余么?”他似乎不屑地笑了一下,又道,“萤虫之火,也敢与日月争辉?”

    “你是……谁?多重人格?”

    “哼,蝼蚁就快点自行消失吧,现在的话,余还可以看在你用烟花迎接余的份上饶你一命。”声音极尽傲慢,惹人生怒。

    虽然生气,我却变得更为慎重了起来。

    从半空中那个浮空城堡中,传来的魔力反应,竟然让我产生了胆战心惊的感觉。

    “……哼,看来蝼蚁的大脑是没有理解余的苦心了,那么好吧,就在余的不落要塞之下,化作尘埃吧!”

    随着他的话语,那浮空城堡开始微微旋转起来,城堡上一扇扇精致的窗口纷纷打开,从中探出的,是数之不尽的炮口。

    虽然大小上更像是玩具,但我已经清楚了解到……这绝对不是玩具。

    “装弹数6,‘眼魔精神力场’术式,装填!”再次补充弹管,并且进行最高限度装填,这是对付眼前这个敌人应有的慎重。

    “奏响吧,为我而征服的交响乐!”

    君王挥手,万炮齐鸣。

    我眼前的景象仿佛变成了慢动作,无数的魔力炮击连绵不绝地拍打着无形的精神力场,如雨滴般泛起一阵阵涟漪。

    挡下了。

    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的我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

    但是,还没完,这炮击依然在连绵不绝地持续下去,就仿佛他的魔力无穷无尽一般。

    而我的这道精神力场,即使再坚固,也只是六枚弹管的有限魔力而已,迟早会有一刻,被击破的时候。

    该死的,没有援军么?

    对了……曜姐呢?

    除了一开始有看到她的地雷和壁垒的支援之外,之后似乎都没有动静了。

    怎么回事?难道曜姐也陷入苦战了么?

    真是,糟透了啊。

    只有一个办法了。

    就在我打定主意后的下一刻,无数魔力炮击将我所在的位置轰炸殆尽。

    原本我所在的那个位置,只剩下了满地的焦痕,除此之外连残渣都不剩一个。

    “哼……蝼蚁。”那人不再多看一眼,只是自顾自地转身走向同伴的方向,然而同时,他的脚步也晃了一下,咳嗽了两声,“咳咳……看来把我叫出来对他来说还是太勉强了,已经是极限了么……”

    “装弹数2!”就在他放松下来的那一刻,忽然,我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让他大惊失色起来。

    “怎么回事!那个蝼蚁!在哪里!”

    “……‘血魔之触’术式,装填!”

    “那个蝼蚁,到底使了什么花招……可恶,没有时间了!”

    “抓住你了。”就在他焦虑达到顶峰的一刻,我从地下破土而出,抓住了他的脚踝。

    “竟然是地下……!”

    原来,就在我解除精神力场的同时,硬扛住数发魔力炮击的同时,我使用了“蠕虫之步”潜入了地下,一边找准机会,从他的正下方暴起偷袭。

    用来袭击他的血魔之触,正是看准了他身体状况不佳,而特意挑选的杀招。

    血魔之触,能够通过直接接触施法对象,来抽取对象的生命力,进而影响对方的体力和精神情况,最严重甚至能直接致死。

    “卑……鄙。”说出最后一个词之后,他便直接直挺挺地倒到了地上,而那边的浮空城堡,也同时落到了地上。

    我松开他的脚踝,从土里钻了出来,甚至没来得及松口气,便再次冲向了下一个战场。

    没有时间了,否则应该给这家伙补一刀的。

    接着,我看到了拦在口罩巫师面前的茜。

    看来,她需要一些支援。

    ————

    字数:4000+

    红side 专业插旗 请问你是闪闪吗
    评论(8) 收藏(3)
    • 修治:

      可怜的为经费苦恼的科学家,心疼

      焕然新生拳这个名字23333333 哪有新生骗人xx

      十七跟死魂曲某一精分人格打真是太合适了,还可以听相声

      2016/05/02 08:08:38 回复
    • 修治:

      还有这个题目给满分,无比帅

      2016/05/02 08:09:09 回复
    • 伊伊洗铁路:

      ??怎么说精分就精分,懵逼。

      继曜十七之后,另一真·百合股涨的样子啊,我先买为敬【??

      十七好帅,好可爱啊,吸溜

      2016/05/02 10:01:15 回复
    • 枭羽:

      快拦住我……我吃起了暴君x十七【躺倒

      2016/05/02 15:37:22 回复
    • 乌君:回复 修治

      不知为何就写出了这个招式名哈哈哈哈哈哈,暴君是金闪闪风味的,其实枪兵啊盗贼啊学者之类的适合说相声呢。

      2016/05/02 16:30:25 回复
    • 乌君:回复 伊伊洗铁路

      喂喂,死魂曲是男的吧wwww还是说十七X茜?

      2016/05/02 16:31:12 回复
    • 乌君:回复 枭羽

      哈哈哈哈哈哈“杂修!”“智障!”这样吗

      2016/05/02 16:31:52 回复
    • 伊伊洗铁路:回复 乌君

      流石污污,懂我

      2016/05/02 17:44:59 回复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