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一天-黑夜】一条好咸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6/05/01

    深夜的魔都,休生养息。

    当明月再次升上夜空时,白昼那个繁忙的都市便随着城市居民一同陷入沉眠。

    魔都,这个精密的大型机械终于进入它的待机模式,浅浅的呼吸声,像是为第二天的白昼积攒精力。

    然而并非万事完美,魔都也不能免俗。

    ——白金区,城市的一隅。

    “真不愧是你啊,之前所有的部署都起到了作用。”

    “过奖,不过雕虫小技罢了。”

    学者微微一笑,他和身旁的死魂曲在此地观望已多时。

    死魂曲正是考虑到今天自己无法轻易召唤灵魂附体,才特意召唤学者附到无关者身上协助他制定战术……话是这么说,但实际是他协助学者制定战术才对。

    应对缺乏战力的弱点,他们制定的第一项措施是附身于其他肉体上。

    容纳灵魂的容器很好找寻,放眼繁华的商业街应有尽有;要驱逐容器内原本的灵魂也没什么难处,只要驱使使魔谲诡啃噬他们的灵魂便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某个拐进小巷的人突然倒下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由此,他们获得了可供学者和枪兵长时间使用的身体。

    至于武器匮乏,这就稍稍难办一点。

    平头百姓很难在魔都搞到枪,就连稍长一点的刀都无法带上公共交通设施。考虑到这一点,学者建议死魂曲把剩下的灵魂投入到武器装备上,有了附着的灵魂和魔力,就算是普通的铲子也能变成强有力的武器。

    ……然后他们真的给枪兵配了个铲子。

    现在,呼应神知的求援,枪兵奉死魂曲之命正卖力的挥舞着长柄铲击飞一个又一个朝他飞来的流弹,然后在应接不暇的防守之中再顺手砍个一两铲。

    他接下素十七的又一记重击,向她猛地冲过去。所幸附了盗贼灵魂的铲子有着“迅捷”的特性,挥舞起来还轻松些,不然拖着这么个笨重又迟钝的玩意儿,他真要被气的吐血。

    “砰!”

    被十七轻松闪避,枪兵的攻击再次落在了地面的机关上。

    再次。

    对,第六次了。

    他的攻击已经整整六次没有击中敌人了。

    也就是说,十多分钟的你来我往之间就只是他单方面被素十七玩弄,他却不能伤到对方分毫。

    本就任性的长枪使怎么受得了这种待遇,被逼着出战不说,配给的武器竟然是这种不伦不类的破玩意儿。他咬着牙在心里把死魂曲骂了个遍,强压住怒火发动了第七次攻击。

    第七次攻击,落空。

    “切,明明是条咸鱼竟然这么缠人!”

    素十七跳到了一边,勉强躲过了枪兵的进攻。她皱起眉头,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刚刚的那一击,速度比第一次攻击快了不少,从落空时被砸在地上的铁铲溅起的土星就能看出来,枪兵的动作不仅没有随体力的流失而减慢,反而越来越轻松自在。

    这难道也是那种蹩脚武器的特殊效果吗?

    “哈??咸鱼!?”枪兵再也忍不了了,他要不是受死魂曲的控制没法自由行动,早就撂铲子不干了,“你个小矮子不也没打着我吗??!”

    “小……小矮子?!”素十七睁大了眼睛,她气得立即端起施法腕甲,一只手指着枪兵的铲子,毫不留情地回击到,“比起那个我早就想说了,你拿的那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拿个农具就是劳动人民和社会主义的建设者了吗?诶你是不是还有俩哥哥啊,一个拿锄头一个拿耙,御三家齐了。”

    “?!”

    枪兵马上就要气哭了,他自知辩不过对面这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揭瓦能掏沟的,于是把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远处的死魂曲身上:

    “死魂曲你他妈遇到的都是些什么敌人,怎么打不过还带骂的!”

    (没写完,怒传)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