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一天-黑夜】结束

    Wizard

    Wizard

    2016/05/02

    迷雾。

    粘稠、湿冷,令人的所有感官都感到恶心的迷雾,毫无征兆地笼罩了一切。

    “又来了……”

    和昨夜一样的状况,让红的人纷纷皱起眉头。

    “这是……”

    而癌的各位却十分清楚,这阵雾的出现代表着什么。

      

    “还真是拙劣的戏码呢。”

      

    声音来自上空。

    抬头一看,只见在重重浓雾之中弥散开来的一轮模糊的月光。

    在那之中,漂浮着冥界女神为名的真祖,凌空于战场之上的身影。

    真祖朝脚下投去视线,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神知狼狈的模样。

    “身在舞台却不按剧本行事的演员,到底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真祖轻轻一挥手。

    隐藏在迷雾中的不洁之物开始躁动——

    无数肮脏的触感,咬啮着置身于雾中之人的皮肤——

    无论是红还是癌,无论是巫师还是吸血鬼还是被诅咒者——

    烦躁、不安、痛苦、恐惧……如蛀虫般钻破身体的防御,啃食着宿主的血肉和心智。

    “倒不如把你们全部化为亡者,这样一来还能省去不少麻烦。”

    真祖的嘴角上扬,毫无遮掩的疯狂自她血红色的双瞳内满溢而出。

    就在一下秒——

      

    当——!

      

    ——如制裁的铁锤一般的重响,打破了一切。

    无论是众人身上的恶心触感,还是笼罩着现场的浓雾,抑或是真祖脸上的嘲讽,都在那一瞬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抱歉啊,因为要按正常手续才能从保管库拿东西出来,耽误了不少时间。”

      

    现身在路口中央的,是一名男子。

    一顶如斗笠般巨大的朝冠,一身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蓝色蟒袍,即便只有背影,但光是看到这两样东西就足以让人判断来者何人。

    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手中之物。

    丈二长短,碗口粗细,两端戴着金箍,他握在手中的就是这样一根乌铁长棍。

    只要是中国人,就不会对那个东西的外形感到陌生。

    “啧……”

    见到男子的真祖,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看这样子,你就是这群妖魔鬼怪的头头对吧?”

    男子朝冠底下的双眼,紧盯着位于上空的真祖,

    “虽说早就收到相关的情报,不过实际看到并确认之后还是觉得略有些惶恐呢,还真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赫尔女神居然会大老远的跑来我们这远东之地撒野呢。”

    “遗言的话,还是稍微仔细地想一想比较好吧?”

      

    咻!咻!咻!咻!咻!咻!咻!

      

    无数教士服绷带人从立交桥的各处跳下,霎时间就将路口围得水泄不通。

    “不然的话,就只能留下那种只会让人觉得可笑和悲哀的话语进入坟墓了呢。

    “不……我可不会让你在坟墓你安安静静地呆着的!”

    绷带人大军顷刻间化作混杂着黑白两色的狂潮,自四面八方朝站在中间的男子涌去。

      

    然而——

    一瞬之间——

      

    不,用时应该更短。

    在肉眼看来,男子完全没有任何动作。

    就像是突然剪掉胶带,接上与之前的发展毫无关联的一帧一样。

    绷带人的大军突然溃散。

    每一个士兵都被某种力量轰飞。

    随后,它们纷纷跌落在地,冲击的力量刮破了它们身上的包裹物,露出了碎裂的白骨。

      

    “将军了。”

      

    男子和真祖,无论是在水平上还是垂直上都隔着相当一段距离。

    然而,男子的声音却在不经意间变得近在咫尺,似乎就在真祖的耳边响起一样。

    “?!”

    因突如其来的突如其来的事态而感到有些惊恐的真祖猛一回头。

    只见男子已在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

    这是怎么做到?

    就算是增强身体能力的神行之术,也不应该能将人类的速度提升到这个层面上来才对。

    真祖忽然发现,男子的两脚底下,各有一团旋转着的火焰。

    “难不成……?!”

    “原本想带一整套出来的,但其中有些部分好像被你给抢走了的样子。”

    “怎么会?!一个人居然能使用毫无关联的两种神器?!”

    “要说的话,应该是多亏了那个实验吧。”

    男子从衣袖中取出一捆绳索。

    绳索上刻着符文般玄妙的纹路,怎么看这都非寻常之物。

    “虽说实验并没有达到原本的目的,但我却拜此所赐,获得了能够使用普天之下所有神器的体质。

    “挥舞着天下万兵作战的战神——兵主蚩尤,是我现在的神名。”

    男子最后的声音,忽然又变得遥远。

    他重新移动回地面上,手中牵着刚刚那绳索的一端。

    “!”

    绳索的另一端则是缠在了真祖的身上。

    被男子超越人类感官的移动速度牵拉的真祖,如堕天的陨石般直击地面。

    柏油马路被砸出巨大的坑洞,要不是拥有着吸血鬼真祖的体质,叫做赫尔的那个家伙恐怕也会跟飞散的土石一样四分五裂了吧。

    “这‘捆仙绳’不但能绑死你的四肢,还能完全隔断你跟外界的魔力交流。”

    蚩尤——司马源抓着绳索用力一拉,将倒地的赫尔拉起,

    “这么一来你也没法再操控那些走骨了,就这样乖乖地跟我回到巫部——”

      

    “呵呵……”

      

    赫尔发出笑声,

    “你刚刚说到了‘操控’,对吧?”

    “怎么?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很明显,你并不懂得‘何为神’。”

    “?”

    “所谓的神啊,并不是只有‘操控某物’的能力。”

    赫尔露出獠牙,眼中满是轻蔑,

    “以威严和气势就能令万物折服,这才是真正的神!”

    司马源这才发觉到,脚底潜藏着异常的魔力源,然而为时已晚。

      

    咚!

      

    某个东西自那里破土而出,咬住了司马源握着绳索的手掌。

    定睛一看——

    野生的肉食动物一般的肌肉和锐爪,披着像是滴血一样的血色毛发,散发着不自然荧光的凶恶双目,以及沾满了灼热唾液的利齿和过热引擎的噪音一般的呼吸声。

    咬住司马源的,就是这样一头恶犬。

    司马源急忙挥舞长棍打向恶犬,对方却猛地将咬在口中的手掌往里一扯,产生的剧痛令司马源不自觉地停止了动作,同时放开了紧握的绳索。

    放手之后的绳索失去了力量,赫尔轻易地就将其从身上解下。

    “加姆——这头野兽原本就是因为有我的魔力压制才会听话地呆在地下,没有了抑制力的束缚之后马上就会自己窜出来。”

    赫尔拍了拍手,加姆马上就放开了司马源,安静地退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浓雾再次降临。

    “糟糕!”

    突然意识到某件事的司马源,瞬身移动到了某处,接着长棍一扫打飞了几具靠近被捆缚在那里的神知的走骨。

    “……那东西就暂且寄存在你们那里好了。”

    赫尔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

    “闹剧也看够了,我也累了,今天就先回吧。”

    司马源将长棍往地上重重一顶,就像他刚刚登场时那样震散了迷雾。

    然而,赫尔跟加姆,以及其它的癌势力成员都已不见了踪影。

      

      

    “杀掉像你这样的‘神’,我的复仇才有意义。”

    这是消失之前,赫尔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

    截止5月2日11:40 a.m.,积分比为“红-190 VS 癌-109”,【第一天-黑夜】获胜方为“红”。

    作为目标的恶魔霜巨人被癌的成员神知收服,然而他本人却被红所俘虏。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