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二天-黑夜】BOSS战-迷失者

    修治

    修治

    保(zuo)命(ye)要紧!!!
    2016/06/12

    失控的青年屹立于停车场中央,被高出其一身的恶魔环绕着。青年所站立的地方,被恶魔清扫出了一块空地,不远处,则是刚刚连同塞尔一起被吹翻、砸得面目全非的汽车。

    形态更接近于西欧神话的恶魔,忽地伸展开仅剩半边的羽翼,带起一阵飓风,将青年和“同伴”们的距离拉得更远了些。另一只、全身包裹铠甲的高大武者,将其巨剑沉沉挥向大地。顷刻间,如地震袭来,大地颤动,顶部落下几枚碎石,拦在青年和同伴之间,阻断了直接相通的空间距离。

    现在,想再次回到癫狂的青年身边,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里斯站定,转身奔向塞尔,后者受过一击突袭,腹部的衣衫近乎全被染成赤红。

    “塞尔,你没事吧?”

    “……这家伙疯了吗!”

    千钧一发之时避开了要害,塞尔的伤口已经开始自愈。他擦掉嘴角溢出的血,在里斯的帮助下站了起来。望着不可理喻的青年,他攥紧了拳头。

    “不,我想神知是受人控制了,我们中了红布下的陷阱。”

    死魂曲澄清道。他准备再次摇动招魂铃,并盯着前方,时刻戒备着。

    “精神控制巫术?政府的走狗里还有精通这种巫术的人存在?”

    “谁知道呢。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拿那家伙怎么办?”

    塞尔有些不耐烦——讨论那些未知的东西对解决现在的状况没有任何帮助,何况那两只恶魔已经快逼上来了。

    “——被往日的同伴埋在这里,或者……”

    “反过来把他埋在这就行了吧!”

    塞尔摩拳擦掌,准备冲上阵去。死魂曲先一步拦住了他,接着问里斯:“或者怎么样?”

    “想办法让他恢复正常。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得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行……”

    “还用问吗,当然是选后者。”

    无视塞尔的暴动,死魂曲毅然决然地回答。里斯和他对视,点了点头。

    虽然三人在刚才的战斗中多多少少有些损耗,但合力对付一个熟悉其巫术和战斗方式的队友,应该还可以保持战斗平衡,或者,看塞尔昂扬的状态,更胜一筹。

      

    反常的青年陷入癫狂之中,在足以掩蔽身影的巨石后,他撩开遮挡住半张脸的碍事刘海,将碎发别在耳后。

    “去吧,杀了他们,一个都不要留!”

    青年歇斯底里地喊着,像是变了一个人。他不再柔柔诺诺、轻声呓语,而是像塞尔、像死魂曲那样有时会激动,甚至狂暴起来那般,用尽全身的气力嘶吼。

    强烈的言语成为更加有力的皮鞭,为两只恶魔注入同样狂暴的力量。魔神的手中聚集了闪电,劈向站在最前方的白色长发青年;趁着他跃起躲避雷击的间隙,吸血鬼如离弓之矢,朝着方才伤过自己的武神冲去。

    武神肩负厚重铠甲,踏着沉重的步伐,将大地压得一颤。尽管面庞被黑色的布遮得严严实实,不需要观察表情,也可以感受到他凶煞的杀气正毫无遮掩地四散开来。他将巨剑举过头顶,正对经过下方的塞尔挥下。后者迅速一跃,闪避攻击,等到剑锋落地,便踩上巨剑,攀缘而上。武神立刻抬起巨剑,同时,塞尔借着上升力,跳到高空,俯冲下去,狠狠给了武神一拳。

    有盔甲防护,攻击自然对武神的行动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同样的疼痛传到青年身上,让他一个踉跄,支撑在地上气喘吁吁,不停颤抖咳嗽着。

    “喂,你们不要打得太重,会把神知也……”

    死魂曲提醒道。而塞尔只是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不以为意。

    “哈?你这家伙的意思是恶魔打过来我们还不能还手,只能当沙包?”

    “不,魔神和武神与神知伤害相通。如果在这里同时打倒这两只恶魔,恐怕他会……”

    “切。”塞尔不耐烦地咋舌,在武神将巨剑砍来的同时,姑且乖乖躲开,放弃反击。

    “等下,为什么这件事从未听当事人说过?”里斯谨慎地追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死魂曲“避免伤害”的提议多少有些不合理。不,岂止是不合理,简直要人白白送命。

    “自己的弱点不好说出去?这是前天晚上和他一起对付红的时候发现的——”死魂曲想了想,叹了口气,“——或许,那家伙也可能不想让别人担心吧。”

    “这种事情就算说了也没几个人担心,毕竟癌这个组织可是,你明白的。”

    里斯话说到一半,看着死魂曲有些愠怒的表情,顿了顿。于是,他改口:“那么我们……”

    “里斯,躲开!”

    里斯迅速做出反应,下一秒,他方才站立的地方,被一劈雷击轰得漆黑。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黑团附近的两人皱了皱眉,立刻摆出防御阵势。

    低矮的停车场内,另一只恶魔贴近地面漂浮着,张开怪物般的利爪,扑向敌人,而另一只尚存人形的手中,聚集了数团火焰。

    “拖住他,里斯。”死魂曲召唤出白色使魔,似乎准备拿出杀手锏。他向后退了几步,离开魔神的攻击范围,对面前将要成为肉盾的里斯说道。“我去想办法让神知恢复正常——抓紧时间,在他搞出更多的恶魔之前。”

    “……说的到轻巧。”里斯有些不爽,但死魂曲说的在理,能用什么手段让神知恢复正常的也只有通晓灵魂巫术的他了。无奈之下,他选择妥协。

    额首浮现出六芒星印记,比塞尔迟了些,他也终于投身于只可防御的艰难战斗之中。

       

    青年的自我意识一息尚存。

    不过都是些昏暗的、污浊不堪的、被血色涂满的、散发着油腻与恶臭的碎片罢了。

    这些碎片绵延不绝,像江河一样不断游走。手臂自河中伸出,将青年困于泥淖。

    「失败了,结果只是个残次品。」

    「不过多少也有些价值……」

    「“拿掉”…………会很有趣吧。」

    「那么你能活多久呢,神知。」

    上空回荡着高高在上的、夹杂了浓厚玩味的声音。

    神知脑海中浮现出银发男子的身影,他攥紧拳头,仰头狠狠向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挥出一拳。接着,水中伸出了手臂,又将他牢牢禁锢。 

    “该死的…………” 

    他口中吐出不甘与怨恨。 

    “什么真祖、什么神……” 

    四周生出红色的光芒,映着他平日掩藏在黑发之下、猩红色的眸子,渐渐将另一边的翠绿也吞噬于血色之中。他集中魔力,向着彼岸虚幻的人影放出巫术。

    那是他一直掩藏着、不为人知的,也更不是他理应掌控的巫术。

    神家自古流传下「恶魔召唤」巫术,并立以“不得修习它术”的规矩。神知一直恪守家规,并跟随时代变迁,致力于将巫术精尽到极致。然而,青年时的他在异国遇上了癫狂之人,强制将这一切都打破。

    中国人是讲规矩的,尤其是将忠君孝父齐家治国铭刻于心的臣子。君主不可违逆,家规不可违反,为“人”之道乃万世之戒律。

    然而那个男人把一切都打破了,甚至连“做原本的自己”的权利都没有留给他。

    “去死吧——”

    神知朝着模糊的人影——死魂曲恶狠狠地喊道。后者敏捷地一跃,翻过断壁残垣,落在神知的视线死角。

    直觉告诉他,刚才的巫术不能正面冲撞,疯狂的神知也很危险,不是嘴炮上一两句就能恢复正常的。

    但是,现在的神知给他一种异样的违和感……表情,不,看不见的;气质,本身就是违和,谈不上异样……

    「你最好提防一下你的朋友,他藏了些危险的秘密。」

    第一夜的战斗结束后,学者这样忠告说。尽管死魂曲只是随口追问了一句,学者一副深邃严肃的表情,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危险的秘密?

    死魂曲悄悄探头,神知正在石块间绕行,寻找着敌人。下一瞬间,他对上了,对方一直藏在刘海下、猩红色的眸子。

    那是鲜血与吸血鬼的颜色。对方手上红色的术光,也不同于召唤恶魔时的以往。但是这些仅仅残留半分,另一边的瞳孔,另一半的术光,是一如既往的翠绿和蔚蓝。

    奇怪,是受吸血鬼控制才变成这样的吗?

    死魂曲狐疑着,但现状似乎不容他继续犹豫思考下去。里斯和塞尔正为他拖着两只棘手的大家伙,必须要趁这短暂的时间把他熟悉的神知拉回来。

    “谲诡!”

    在他的呼唤下,纯白的使魔氤氲着雾气,渐渐伸长,拐过直角,像是一抹电流,两端拉伸,最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黑色镰刀。

    漫画里,死神常常用它斩断死者的灵魂,将其带至地狱。而身为通晓灵魂巫术的巫师,死魂曲的镰刀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他不会害死朋友,只是让灵魂离体,停止暴走罢了。

    死魂曲跳上斜坡石块的最高点,瞄准正背对他的神知,纵身一跃。他躲不过的。紧盯着不断接近对方脖颈的镰刀尖,死魂曲算计着。没错,下一秒,这把可以斩断灵魂的镰刀就能碰到他的脖颈,除非……

    “呜哇……咳……”

    神知突然双脚一抖,倒了下去。而死魂曲的镰刀刚好擦过他的头顶,撞在坚硬的石板上,发出一声巨响。

    神知没有理会突袭他的死魂曲,更确切的说,他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剧烈的疼痛从心脏附近传导而来,他拉下口罩,不断俯身吐出鲜血——伤害同体和魔力的大量消耗,让他的身体开始遭受侵蚀。

    “喂神知,你没事吧?!”死魂曲小心翼翼地将镰刀架在他们中间,隔开一段距离后,试探性地问。接着,他又小声抱怨一句,“该死,不是和他们说过手下留情的吗……”

    “魔力……残量……已经到红线了……”

    神知一边咳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他的语气依旧很奇怪,比起平日的小声与有气无力,此时注入了太多感情——疯狂,怨恨,以及欲望。

    “不得不……补充……”

    他紧紧扯着衣襟,仿佛潜意识正在抑制自己。身体里的什么东西也在拼命抗争,叫嚣解放。他嗓子干干的,喉咙仿佛在燃烧,全身的细胞都在催促着,他燃起一种生物本能的欲望。

    神知转头,望着死魂曲,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你…………”

    他轻轻开口,吐出一个字。

    “神知?你恢复了吗?”

    死魂曲稍稍放松神经,向神知搭话。

    与他的期待相反,神知立刻露出一副捕食者的表情。他嘴角上扬,舔了舔自己沾了血的手指,昂首露出口罩下他人不曾见过的獠牙,兴奋地说:

    “……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

    猝不及防的,神知扑倒了他,并在他挥下镰刀之前召唤恶魔将它打到一边。青年疯狂得如同魔鬼,他扒开死魂曲的领子,将脖颈附近大片肌肤裸露出来。他贴上去,熟练地舔舐方便撕咬的地方。接着,还没等死魂曲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便十分急切、生怕别人抢走美餐一般,狂暴地扎下了獠牙。

    血渗了出来,流到他的口中。品尝到甜美之后,他便不顾对方激烈的反抗,更变本加厉地贪婪索取着。

    可怕的吞咽声回响在死魂曲耳畔,他试图推开对方,但不利的姿势和渐渐流失的力气让他难以如愿。最后,屈辱与恼怒之下,他攥紧拳头,直直打向神知的脸。趁着对方发愣的间隙,他踢开对方,捡回镰刀,重新拉开距离,颤抖着问道:

    “你……是吸血鬼吗……”

    神知捂着头,脑子里“嗡”地一下炸开。饥饿和魔力缺失同时得到解决,他多多少少看清了现在的状况。

    他所在的地方不是泥淖,而是被破坏掉的地下停车场。

    他攻击的不是厌恶至极的仇人,而是他的朋友死魂曲。

    他刚才似乎…………

    “……对不起…………对不起………………”

    他瘫倒在地上,不断重复这一句话。

    “为什么要瞒着大家?在癌这种地方,吸血鬼的身份可不是必须藏着掖着的东西吧?赫尔,沙提,她们都是吸血鬼啊。”

    死魂曲继续质问着。

    “对不起……我…………”

    泪水流下来,冲淡了他残留在嘴角的血液。

    “算了,既然你恢复了,那……”

    “……快离开这里!”神知扶住自己想要抬起的手臂,“我……坚持不住……它……又要……”

    “??”

    神知向前一步,推开死魂曲。

    下一刻,他迎上了武神的剑。

      

    ----------------

    我是个说补完总有一天补完了的好孩子

    可能会有很多ooc,私敲我改吧……好久没写文一夜回到解放前

    评论(10) 收藏(1)
    • 枭羽:

      你这个锅背的好,我不让你猜直接给满分【doge脸

      你这边的逼装的才比较好,我那边写着写着都神志模糊了【……

      2016/06/13 00:06:05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我专门等补完再回复,哼哼

      我已经神智模糊了,已经不会写文

      2016/07/03 23:56:50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感觉写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啊!!推倒我儿的功力还是和以前一样熟练【???

      现在不管是从丫丫的主线还是你的剧情和我的剧情看,死魂曲都好爱神知啊?!到底为什么这么爱神知,其实我也越来越不懂了,可能就是,命运的羁绊吧【什么玩意

      看了这篇之后感觉神知也好爱死魂曲啊【……

      虽然其中出现了推倒、吸血、友情破颜拳、挡刀等诸多喜闻乐见的要素,可我依旧感觉他俩都直的不得了……这就是少年漫的魅力吗!?【啥

      还有吧,其实你一开始说吸血,我以为是用什么办法束缚住了拉过来咬一口,结果竟然就直接推了

      我:?!

      除了这里有点本子之外其他真的挺直,表扬你【x

      2016/07/04 19:13:21 回复
    • 枭羽: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神知趴在死魂曲身上那个姿势根本没办法被友情破颜……

      所以到底是怎么打的呢【思索

      2016/07/04 21:35:08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我觉得可以啊,要不要过几天我给你表演一下嘞

      2016/07/04 22:47:57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这个组织,活着的,只有我们吧xxx

      这就是相依为命吗(弓弦抹泪.jpg

      最近爱上了直男,什么都直了起来,多好啊!或许是另一对基佬衬的吗?

      束缚…………天啊原来还可以这样,原来你想玩捆绑play,看透你了。明明直接推才是直男耿直的方式!!!(靠

      2016/07/04 22:50:57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行??反正我真的难以想象那个姿势怎么揍

      后脑勺??

      2016/07/04 23:21:32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别说出来,太凄惨了【抹泪

      直男间那种表面上看起来很基但仔细想想又十分合理的友情真的好棒啊;P

      我就是觉得捆起来比较方便,你看大闸蟹解开绳子还不好蒸呢,别提大活人了【啥

      而且直接就推的话……你不觉得看起来有点…强暴意味吗【【【【【

      2016/07/04 23:44:26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横着揍啊(???)

      2016/07/05 08:07:00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发狂的人就该强暴啊(强行 都快饿死了哪有心情捆,又不是抖S变态~♪

      没事,癌又入新,剩下的靠你们了(等等

      2016/07/05 08:09:51 回复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