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四天-白昼】卡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6/07/10

    耳边传来了轻微的骚动。 

    细碎的,短暂的。渐渐地变了—— 

    像是数万支新鲜的雏菊被烈火烘干在花丛里、像是上千块墓碑被连根拔起、像是镰刀分离肉体与灵魂时,那个人的哀鸣。他原以为自己的生活便会像原子钟那样按照天神给予的标准精确无误的运行,平凡而又充实。但是他错了,他的命运终归不是毋庸置疑的真理,而在那一刻做出的决定,即使那时只能算是微微扇动的蝴蝶翅膀,在如今,也足以掀起飓风了。 

    如今再去后悔当初没有剪掉蝶翼,怕是为时已晚,不过就算他没有做出那样的选择又如何呢? 

    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一个注定要被遗弃的人的选择,除了他自己。 

     

     

    “……” 

    死魂曲有些不快的睁开眼睛,他本想再多躺会,却不得不硬撑着尚未痊愈的身体爬起来抗议。 

    因为实在是太吵了。 

    起先还是切割蔬菜一样的声音,后来渐渐地在切菜声后加入了菜刀剁在砧板上的声音,再后来竟然连切菜都省了,直接就是砰砰砰砰,大有一副不把人吵醒誓不罢休的架势。这就罢了,后来竟然还出现了连续不断的煤气灶开关声和轰轰的火焰声,以及放在一边一直当做背景音乐的流水声。置于那可称之为“轻微”的声音,其实也就维持了5秒不到。知道的人明白这是一个不怎么会做饭的人在做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要打起来了。 

    所以,尽管死魂曲还是头晕脑胀,甚至连周围环境都分不清,他还是优于解析目前状况地,对着噼里啪啦响成一片的厨房大声喊了起来: 

    “谲诡你在搞什么……!” 

    有气无力的声音很快被势如洪水的“交响乐”淹没。他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他本想就此放弃,厨房的声音却看穿他心事般适时停止了。 

    随后从厨房里探出一个人影。 

    然而,应声出现的并不是戴着狐面的少年,而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尚轻的白发女人。朱红色发绳十字状交叉系在她头发的左侧,在白发的映衬下看起来十分扎眼。 

    “你醒了啊,这么看来药效还不错。” 

    女人盯着死魂曲的脸看了一会,转身回了厨房。厨房里,交响乐依旧。 

    可不知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经他这么一喊,来自厨房的嘈杂听上去竟有几分收敛了。 

    “也好,也好。”他低声念叨着,自己也不清楚那噼里啪啦的噪音到底哪里好,但是热闹一点,至少让他产生了几分活着的实感。经历了夜晚在停车场的那一番战斗,就算铁人也怕是要被累散架了,更何况他直接受到了神知的攻击,在高耗魔的状态下被吸食了血液,魔力流失就比平时更快了。 

    想到这,他解开衬衫的第二颗扣子,凭着记忆找到了被咬伤的地方。 

    他反复用手指抚摸颈部附近的皮肤,还是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原本应该存在伤口的皮肤完完整整,没有任何创口,也没有任何结痂的痕迹,仿佛夜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 

    这个恢复速度已经不是普通人类能具有的了,除非他变成了吸血鬼,要么就是他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昏睡了一年,否则在短短几天内根本不可能出现现在的状况。 

    “……” 

    他用征询的眼神望着端药走进来的女人,期盼她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看着我干什么?”她把一小瓶蓝色透明液体放在床头柜上,坐在了床前的凳子上,“就算我不是吸血鬼猎人,被一个非人类盯着看这么久也会感到不爽的。” 

    确实,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了。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啊。”坐在一旁的女人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变成吸血鬼就这么让你难过吗?明明你们死灵术士就在追求永生这种非人类才能做到的东西,真的做到了却露出这幅表情来,难不成是叶公好龙吗?” 

    “喂。”死魂曲不爽的喊了一声,“我根本没说过我想永生,学习巫术的原因也和那些杂七杂八的原因没有关系。还有你是谁啊?一开始先自我介绍不是基本常识吗?” 

    “好吧,好吧。那就言归正传。”女人摆摆手,见对方有些恼火的样子便收敛了那副略带轻浮的笑容,表情变得正经起来,“在下姓叶,单名一个念字,时任镇……啊不对不对不对,现在是一名法医,前不久是一名药剂师。” 

    “前不久?” 

    “恩,也就三五十年前吧。” 

    死魂曲不太礼貌地对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但无论从着装还是容貌来看,坐在他床前的显然是一位最多不过摽梅之年的女子,和三五十岁这种词完全搭不上边。 

    “这可不是对待长者的态度啊,孩子。”叶念温和的笑了笑,才解释说,“首先我不是吸血鬼,这点还请你相信我。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的体质和其他人略有不同,所以从自我介绍开始的话都不是在戏弄你。” 

    死魂曲沉思片刻,问道:“特殊的原因……恶魔契约吗?” 

    “谁知道呢,忽然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她避开死魂曲的目光,望向远方,“不是坏事,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