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独非群
非独非群

非独非群

【个人群组】 

为了不使自己作品下面的标签空落落的,特地搞个群组标签。 

头像为潮流小王子矢吹正月。 

banner为还没有上户口的莫骨。

  • 8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log

    log

    2018/11/21
    +展开

    再不发就臭了,有几张很可爱的舍不得它们臭所以发出来了。

    顺序由旧到新,前几张基本是集训前画的。

    最后一张是为了凑二十硬塞的华哭哭(……

    评论(11) 收藏(4)
    • 发现还是漏了几张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图还能攒个log(毛病啊

      2018/11/21 11:47:02 回复
    • 好可爱啊//////喜欢这个风格!!

      2018/11/21 11:59:43 回复
    • 回复

      谢谢温妈妈!(啾咪咪

      2018/11/21 12:01:50 回复
    • 太可爱了hhhhh

      2018/11/21 12:29:46 回复
    • 555好可愛喔⋯⋯!!!

      2018/11/21 13:02:36 回复
    • 太肝了,超好看的!!!

      最后一张笑死了8

      2018/11/21 17:37:03 回复
    • 回复

      靴靴白白~

      2018/11/21 18:28:02 回复
    • 回复

      谢谢雪老师亲亲亲

      2018/11/21 18:28:27 回复
    • 回复

      谢谢龙龙!!都是老物了hhh

      已经动了给华哭哭一个户口的心思,只等哪天头脑一热(靠

      2018/11/21 18:30:16 回复
    • ?怎么这么多啊太能画了855555555吃了

      一眼把p13那个猫(?)看成电电乃(……)(被打死

      ?哭哭无华多可爱 亲了(?

      2018/11/22 03:33:09 回复
    • 回复

      没事,我画完也觉得像(……………………毕竟不会画动物(……

      ***华哭哭以为自己要被电电乃咬,于是哭得更大声了。

      2018/11/22 10:18:47 回复
  • 【手描】12 fan club

    【手描】12 fan club

    2017/11/04
    +展开

    畫了三天!終於畫完了!!! 

    pv在這裡!↓ 

     

     

     

     

     

    當然是騙你的啦!!!!! 

    ***都是描圖!!!*** 

    描圖真爽!!!(靠 

    相关角色

    评论(1) 收藏(2)
    • 我他妈社保(过激发言

      2017/11/04 11:59:44 回复
  • 填了个问卷

    填了个问卷

    2017/08/11
    +展开

    响应栗栗

    评论(2) 收藏(1)
    • 鹤鹤你 吓死我了 吓死我了 催稿还有这种操作的吗我我我手动乱码(不会说话 (快去填坑←

      你是神仙了(滑跪

      金毛单片镜非常准确了 爆笑

      萨萨好可爱啊……(有些企鹅决定走上犯罪道路.jpg

      飞鸟笑死了吧!!!

      中二傲娇有点难驾驭 我努力(???

      2017/08/11 15:57:45 回复
    • 回复

      空着手催稿没有诚意,于是掏出了肝【ntm

      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真的有的话很期待,嘿嘿,中二傲娇(双手合十

      2017/08/11 16:00:48 回复
  • 【月垢无华】潮汐

    2017/07/29
    +展开

    713-一模

    《我的第二十个诞生日》

        十二月……二十五日。

        睡前最后一次查看手机,确定并没有任何遗漏处理的消息后,无意间看见了右上角的日期。

        月垢无华在心里缓缓地念出这个并不特殊的日子,翻阅手机的手指在半空静止了。他垂眸注视着手机屏幕,屏幕散发出荧荧的蓝光,映亮了他的脸庞。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关闭了手机,将它放在床头柜,拉上被子睡了。

        他的睡眠时间很规律,此时是十一点。拉上了厚厚的窗帘的落地窗外,是大雨倾盆,和空中乱舞的黑鸦。

        终究是被这个日子扰乱了心神——也有点最近忙碌的关系,第二天起来时已经是早晨九点了。

        只能庆幸这个时间之前没有什么预约,平日里都是七点起床的月垢无华不太适应地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金子般灿烂的光芒在雨后的水滴上闪烁,一道细细的清辉从窗帘缝隙中延伸入房间,照在他放在地板上的赤足上。

        他的心情无端地好了起来,起身开始这一天的行程。

        月垢雪奈上学去了,打开房间的门,迎接他的只有一屋子的寂静。

        无华走到饭桌前,光洁的桌面上有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下方压着一张纸。

        “哥哥生日快乐。”

        这一方雪白的,名片大小和质感的纸片上,郑重地写着这一行字。笔迹力透纸背,左下角是雪奈的签名。

        无华用指腹摩挲纸面上细细的凹陷,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轻轻地将它放回盒子的下面。

        他没有打开盒子看,他打算等晚上雪奈回来后两人一起将它打开。

        第二份礼物,是他没有想到的。

        或者说,他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自己会收到除了最亲的人之外的礼物。

        四

        “Happy Brithday!”

        随着这一声发音正宗的英语祝福,矢吹正月张开双臂,带着灿烂的笑容想要和无华来个热情的拥抱。

        可惜无华并不愿意配合这个互动,他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移步到门后,躲开了。无华脸上依然是公式化的微笑,如果不是理智控制着他,他甚至想伸脚绊一下这个吵闹的拜访者。

        最后只抱到了空气的正月的脸一下皱在一起,气鼓鼓地把吉他包从背上取下来。他抬起一条腿充作桌面,一条腿站立始终有点考验平衡,无华看着他在门廊处因重心不稳左右摇晃,没有一点要帮这位来访者缓解这困难局面的意思。

        在正月的马尾晃了几番后,这埋着的脑袋终于抬了起来。他把手里的枪械递给无华,再一鼓作气地把包背回背上。

        “这个自带消声器,超级好用来着。”正月接过这把貌不惊人的手枪,手法娴熟地查看它的状态,零件从主体上脱落,又一一回到它们应在的位置。

        无华看着一个个零件在正月的指间穿梭,最后变回黑漆漆沉甸甸的冰冷机械,放入他的手中。

        “……不对, ”无华试了试手枪在自己手里的手感,抬手随意地瞄准了几个方位感受重量,最后准星锁定正月的眉心,“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他挑眉,手指逐渐扣紧扳机,嘴角抿紧。

        正月看着几乎抵在自己鼻尖的枪口,抬起手以示投降,“就,就问了问雪奈啊……你的生日是什么机密吗?”说到后面他的语气染上了幼稚的好奇的情绪,两眼似乎闪了一下。

        “不是。”无华收手,纤长的食指勾着扳机护圈,黑色的兵器在他虎口转了一圈,他嘴角弯起一个戏谑的弧度,“这把枪没上子弹你不知道么?”对方对这柄冷血兵器的熟练掌控,和面对空枪时的不知所措形成了十分有趣的对比,无华可以保证,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一想起这件事就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重点是你为什么要突然拿枪指着我啦!”正月有些气急败坏,挽起袖子看了眼手表,眉头一皱,“这个点了……我该去蹲守了。”

        正月嘟囔着“送来生日礼物都不请我进去坐坐”之类的话,回头看见无华依然一手拿着枪,伫立在客厅和这条门廊的交界处。

        他忍不住带着点挑衅意味地问道,“你们情报贩子就这么不信任人么?”他挑起一边眉,漂亮的碧瞳凝视着无华的双眼。

        无华眸子一暗,但很快恢复了和平时一样的礼貌疏远的神色,“……你再不快点,你就要交不上房租露宿街头了。”

        正月一慌,又看了眼时间,按下门把冲进门外走廊的阳光里,消失在站在门内,站在阴影里的无华的视野里。但还未等无华在心里松口气,他又狂奔着折返。

        趁着门还没有关上,矢吹正月对着无华狠狠地吐了个舌头。

        “……所以雪奈以前到底是喜欢这家伙什么啊。”

        无华沉默半晌后扶着额头哭笑不得。

        “早上吼啊。”

        无华打开电脑,自动登录的LINE上跳出这条消息。

        “早安。”

        无华一边打下这一行字,一边在电脑前坐下,手边是刚刚冲好的燕麦片,冒着朦胧温暖的热气。

        在网络上,这位スープ(Soup)是与众不同的。他是唯一一个用中文和无华交流的人。无华也因此去下载了中文输入法,重拾几乎六七年没说过的母语。

        至于スープ是怎么知道无华其实是中国人的,就是另一段巧合又无聊的故事了。

        ”如果没弄的话,今天是你的生日吧。“スープ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淡又疏懒,和他的头像——头戴睡眠眼罩翻着肚皮睡觉的浣熊,有着如出一辙的气质。

        “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渠道得知的。”无华打开了文档,手下不停地回复了他。

        “你知道的,对我来说很容易。”无华能想象网线另一端的家伙无所谓地耸耸肩,可能还不屑地撇了撇嘴,“礼物我已经寄过去了,接下来就看快递的速度和海关的效率咯。”跟在这个句子后面的是一个如团子般可爱的浣熊表情,正张大嘴巴,卷着舌头打哈欠。

        “谢谢。”无华略有些吃惊,“为什么今年会有礼物?”

        “因为是整十岁咯,阶段性庆祝。”对方的答案很快出现在屏幕上,“日本空气好,算你能活一百岁。这样你的人生都过去了五分之一了,开心吧。”

        “你也差不多。”无华在电脑显示屏前低声笑了出来,他毫不犹豫地打字反击。他依稀记得对方是个高中生,四舍五入一下就和自己同岁,这样的发言简直是五十步笑百步。

        “满打满算,你只有八十年可以改变日本法律和你妹妹近亲结婚了,要抓紧啊糯糯君!”

        “滚啦!”无华笑骂。

        整理档案,和客户沟通,回过神来已经临近黄昏。

        无华靠在椅背上看着落地窗外火红的晚霞,云朵色彩饱满浓郁,从天际一直蔓延到头顶,红色浓烈细腻像开得火热的山茶,又柔软得又像飞天臂弯间的绸缎。

        他站起身,深吸一口气,拉开椅子舒展了在电脑面前窝了半天的身体。

        和心中所想一样,此时响起了门铃声。

        雪奈小心地抱着礼盒,另一只手提着纸碟刀叉和蜡烛。

        “我回来了。”她披着霞光,眼神柔软又疲惫。

        以白色和淡粉色为主色调的小蛋糕上,二十根蜡烛挤挤挨挨,每一支头顶摇曳着橘色的火光。

        房间里的其它光源都被关掉了,一切都融入了黑暗和寂静。兄妹两人站在桌前,蜡烛投诸这一方光影,可见之处皆是使人放松到叹息的绵软的橙色。他们眉目低垂,彼此沉默,手臂挨在一起,四只手配合着拆开早晨雪奈留下的盒子。那张留言的纸片上烛影流转。

        雪奈送给无华的,是一根领带。

        “意为拴住你。”雪奈比无华矮上了半个头,此刻她抬着眼睛坚定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你是我最后的亲人了。”她声音低低的,“不要离开我。”

        她握着领带扑进无华的怀里,收紧双臂用力地抱住他,肩膀克制地颤抖。

        无华下意识地回抱住了妹妹,有一瞬间的恍惚。从“那场事故”后,雪奈就像变了个人,独来独往,像是一匹孤狼,无论和谁都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如果说“那场事故”带走了他对他人的信任,那么雪奈就是被抽走了安全感,

        两人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彼此依靠,像干涸的河床上相濡以沫的鱼。无华又想起了走失的那一夜,鼻端是麦田的香味,裤管被露水打湿。雪奈攥着他的手,因为紧张手心冒着汗,无华便更用力地握住她。两人依偎着往人烟处走,头顶夜色如墨,星光照耀着他们。

        他安抚地抚摸雪奈的头发,下颌轻轻地蹭蹭她的头顶,亲了亲她的发旋。

        

        “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

        

    713-正篇

    《潮汐》

    第一章 雨夜

        这个临海城市总是潮湿阴沉,一年中雨季占了绝大部分。即使太阳从云幕后探出头来,也只是吝啬地施舍一点细润的阳光,视野内依然灰暗,温度依然冰冷。

        今夜也是雷雨天气,伴随着一点台风。这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是很司空见惯的。一到夏季就是连绵不绝的雨天,下水道排水不及,积水漫上人行道。

        月垢无华站在落地窗前,将厚重的窗帘拉开一些,眉头紧锁地看着窗外。

        他回到座位,接收了网络另一端传来的压缩包,在进度条缓慢爬行时对话框弹出一条条消息。

        “注意不要开太多被卡死。”

        “三小时内删除不然会被抓。”

        “祝好运。”

        他输入thx,然后发送。进度条突然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猛地往前一蹿,下载完成。

        对方帮他打开了网络限制。

        于是他再次输入thx,并附加了一个微笑的颜文字。

        

        远隔重洋传输而来的是月垢无华所在的城市的所有的实时监控,这对当地的黑客来说都很难,但那家伙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蛮有挑战性。

        无华连接上移动硬盘,一边等待解压一边又看了看手机。

        他和月垢雪奈约定每个小时发送一次报平安的短信,而最后一次接收到这样的短信已经是七小时前了。

        无论无华采取怎样的联络方式,都收不到任何回应。

        他唯一的亲人和他失联了。

        无华烦躁地拨开鬓发,将它卡在耳后。平日熨帖的衬衫此刻也有些凌乱,袖子被粗暴地推至手肘。

        他甚至没有把风衣挂在衣帽架上,只是随手扔在床上。

        无华依次打开临时做好的软件,软件依据代码自动连接上视频软件,无华在几个窗口间切换,通过隐约的标志性建筑大概知道了是哪条街道。

        他随手拿过一叠纸,用原子笔记录,开始逐条排查。

        

        雨势没有丝毫减弱,依然像瓢泼一般,大开大合地下着。

        月垢无华勉强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一条一条的数据在纸上铺开,再根据逻辑关系划掉部分。他是情报商,这对他而言很容易,从一开始逼迫自己到现在宛如本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墙上的钟嚓嚓地走着。他扔下笔,几声沉闷的碰撞声后房间陷入寂静。

        强大的自控力让他没有做出撕纸或踢倒凳子这样的失态举动,巨大的压力和情绪在他心里膨胀,再坍塌,一声不响地被消化。

        他看上去只是有些乏力地靠在椅背上。

        

        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来到这里后雪奈就很少像以前那样依赖他了,性格变得孤僻又有些偏激。

        不与他交流,很少笑也没有哭过,总是发呆,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这时无华才发觉自己这个哥哥做得有够失败的——或者说,直到这时无华才直面了这个事实。明明是亲人,做得却像个只是保证生命安全的保镖。

        又是以什么契机,两人之间有了这样的隔膜?

        无华知道到自己是在迟疑,每次想要跨出一步,在声带振动之际又偃旗息鼓。

        他把软件拖进回收站,呆呆地看着删除的进度条。

        

        月垢无华恍惚间听到了门铃声。

        他勉强回过神来,迟疑地起身。

        门铃声变成了一声一声的用力又短促的敲击,每一声都闷闷的,好像敲门的人没有力气,只是抬起手臂任引力引导着砸在门上。

        月垢无华反应了过来,他推开书桌,迈开步伐,从开始的大跨步地走变成了飞奔,他几乎是扑在门上,慌忙地按下把手。

        ——湿透的雪奈倒在他的怀里,无华环住她的腰。雪奈是靠撑着墙才没有倒下,浑身发烫,连呼出的热气都是滚烫的。

        无华心惊肉跳,上下检查妹妹的伤势。借着楼道的灯光,无华看清了雪奈大腿上狰狞的伤口。他心头一绞,抱着雪奈的手更用力了些。

        沉默了片刻,无华轻声说:“……抱歉。”他叹了口气,把雪奈的手臂架在肩上,揽着雪奈的腰,尽量不牵扯伤口地缓慢移动。

        将雪奈安置在床上,无华一边为她清理伤口一边打电话给私人医生。

        雪奈高烧不退,他退出房间去拿一些冰块,将门在身后掩好,转头迈开步子之际却愣住了。

        一个身着黑色猫耳卫衣的少年漂浮在半空中,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环顾这个住所的布置,嗓子里似乎在轻轻地哼唱什么。

        无华愣住了,他看到少年身后舒展又摇摆的尾巴,和那双不像人类的线瞳。

        少年这时才转过头来,和无华对视几秒后露出狡猾的笑容,“哦——你看得见我啊?”

        他漂浮过来,围着无华转了一圈,语调依然欢快。

        

        “嘿嘿,原来要死的人是你啊。”

    第二章 死神

        雨后的空气潮湿又凉爽,叶片闪闪发亮,水珠滚落在地上溅出漂亮的水花。

        “我叫淮江,如你所见是个死神。是的,是中国人。……哇你也会说中文哦。对你是中国人来着,看过你资料,唉记性不好了。”

        “不厉害啦,冥府基层公务员,上街抡一棒棒打死五个三个都是。”

        “翅膀?那种东西要用工资兑换啦,好可怜的。只能在人间飘一飘啦,在冥府还是脚踏实地地用腿。”

        “哇你这个是《尼尔○械纪元》吗?!我没赶上打折就没买……我们工资超低的……存款都是紧巴巴地挤出来的……什么?你没玩过吗?!真是暴殄天物!”

        “借用你的游戏机……”

        “冥府和你们这里差不多啦,就是建筑是中国古代的样式。……有时候确实会觉得墙上有插座很违和啦哈哈哈。”

        “哦,我日语考过N1了的。倒是英语六级没考过……如果不是N1我都拿不到死神资格证的……所以我总是被分到日本来。”

        “死神为什么要考这些?因为要和客户沟通啊。有些负责比较魔幻的区域还要学精灵语深渊语龙语之类的……对还有爬行语——真的,不是哈利○特专属啊。我的舍友也是死神,学的是深渊语,她练习的时候我总感觉她在哈痰。”

        “和客户沟通啥?嗯……这个是机密,你还没死呢,不能说。”

        “名不虚传啊……这,真的,太棒了……呜呜。你这手柄手感也不错……该死的有钱人!……2B小姐姐真是美貌……呜呜……”

        “你什么时候死?……该死的时候就死了呗。”

        “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死的?查生死簿……然后被分配收割对象……滴滴死人的感觉。”

        “你们对死神有什么误解吗?你打的司机会知道你什么时候想要车精准到每分每秒?都是需要了才喊车吧……”

        “对,你硬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你需要死了,我们才出现。这么一说我们死神跟召唤兽一样。”

        “怎么死的?到时候看咯……唔啊好难,这里好难!打不过了!死了!哭了!”

        无华看着盘腿坐在坐垫上打游戏的年轻死神,看他垂头丧气地用手柄捂住脸发出沮丧的声音,尾巴也低落地一甩一甩。

        “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无华从他旁边的沙发上起身,“你吃人饭吗?我要准备晚餐了。”

    第三章 过去

        “你在干什么?”死神飘过来,头朝下地看着月垢无华操作手机。

        “买飞机票。”无华斜靠在沙发靠垫上,没有抬头看他。

        “买飞机票干什么?”淮江像个气球,漫无目的地在房间里飘。

        “回一趟故乡。”无华不适应聒噪的死神突然安静,便抬头查看是否有什么异常。顺着死神的视线,他看到了——

        “这是什么?”死神视线的尽头是电视柜旁边的一个相框,他凑近了去看,尾巴弯曲摇晃,似乎对它有着极大的兴趣。

        “我和妹妹的合影。”无华抬眼又迅速垂眸,原本高效执行着主人命令的手指开始做出许多无效操作。无华深吸一口气,终于是成功地订购了晚上飞往中国的机票。

        淮江的脸几乎贴上相框,小声嘀咕着自己的疑惑,片刻后他如无华所料地大声把问题提了出来:“我说,这里,该不会就是你的家乡吧?”他指指相框内人物身后的背景。

        高远辽阔的天空下是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在阳光的照耀下色彩更加饱满,麦穗沉甸甸的几乎埋进土里。

        无华沉默,目光在相框内的人物的脸上聚焦,两个眉目相似的孩子在麦田中笑得灿烂。看上去更小的那个紧紧抓着另一人的衣服,眼神略带紧张。

        无华叹了口气,闷声回答,“是的。还在中国的时候我居住在一个也是沿海的城市。”他舔了舔唇,停顿片刻后又继续说道,“……的乡下。”

        淮江察觉了他情绪的不妥,便止住了这个话题,依然好奇地打量这张照片。

        “哇等等!你的妹妹呢!”淮江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眨眼便出现在了无华身侧。

        无华迅速把手机挡在两人之间,勉强和往前倾身的淮江拉开一段距离。和他人隔这么近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语气不自然地给出回应,“托朋友照顾了……你现在才发觉吗?”

        “哦哦这样啊!”淮江又甩动细长的尾巴飘走,选择性无视了句尾的对自己的质问。

        淮江的嘴闭不上,消停一会儿又扯起一个话头:“诶,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日本啊?”

        “八岁。”无华一边随口答道,一边把证件放进一个公文包里。

        “好小!”

        “偷渡来的,遇到个好人才把护照什么的办齐了。”

        无华在落地镜前检查衣着,确定已经整理妥当后提起自己唯一的行李,拿起手机钥匙走向玄关。

        淮江不解无华弯腰把钥匙藏在门外门垫下的行为,一边跟随着下楼梯一边问:“你为什么要把钥匙藏在那里?”

        无华脚下一顿,但很快又调整步伐,风衣衣摆被向后吹开。他语调依旧平淡,“我可能回不来了,不是吗?”

        “唔……”淮江单手托腮,沉吟半晌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和昨天雨后清爽的天气不同,今天天气恢复到了这座城市的常态。潮湿,压抑,乌云压境,仿佛苍穹坍塌只在一瞬。

        无华穿行在人群中,偶尔有风吹过便抬手压住帽檐。

        几经辗转,终究是到达了无华的故乡。

        无华一身考究的西装在这个落后的小镇上十分显眼,过路人都好奇地打量他,或许还压低声音悄声议论。

        “这里以前是田野。”无华罕见地主动开口,“……看不出以前的样子了。”他又不着痕迹地轻叹一声。

        “……我不是出意外死的,对吗?”

        无华在这小镇简陋的中心花园中停下,坐在长椅上歇息。淮江在他身侧百无聊赖地翘着二郎腿。

        “我看得出来,你在提防我身边的动态……”无华说着脸上出现了自嘲的笑容,像浮上冰面的水,“等死的过程真可怕……我居然开始推测自己的死法了。”

        “……之前说过,该死的时候你就死了。”死神用自己的声音压过无华低沉的自我讽刺,他脸上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

        无华有些讶异,看向淮江又迅速收回目光,视线最终落在地面上。

        他上身前倾,手肘支着膝盖,垂着头。

        

        “这一片曾经是大片的麦田,只有几户人家,要买东西得骑半小时摩托去邻村的小卖部,有时候还会买到过期的东西。”

        “我和妹妹会在田埂上放风筝,她总是放不上去……有一次线断了,她哭了好久。”

        月垢无华自顾自地说起了往事,淮江得长尾微微摇晃,不知道他是否在听。

        “……父亲把麦子卖给工厂也卖给邻近的磨坊,他去过一次城市,买了那个照相机。”

        “母亲读过书,教我和妹妹认字……出事故那年我本来是要去上小学了的。”

        无华微微皱起了眉,他喉间有些发紧,他吞咽了两次,胸口像被棉花塞满了,又闷又胀。

        “有人烧了我们家的房子……杀死了我们家的牲畜,我和妹妹从柴房的后门逃了出来。……我回头时看见母亲被杀了。”

        他平铺直叙地讲述改变了自己一生的事情,语调毫无起伏,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我拽着妹妹,不敢停下来。妹妹也被吓得不轻,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直到我们只能看到那栋楼房的轮廓时,妹妹才哭了出来。”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味地哭。我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不能留在这里。”

        “后来在很多机缘巧合下,我带着妹妹离开了大陆。”

        

        月垢无华抬头看向死神,死神察觉他的目光转过头来,酒红色的线瞳微微收缩又放松。

        “你很平静。”淮江不带情绪地用了四个字作评价。

        “是。”无华承认,“可能时间过了太久吧……但其实也不是很久……”

        他的眼神有些迷茫。

        “我其实是有点害怕的……关于即将死亡这件事。但我仔细想想,我好像没什么可以留恋的。”

        “我没有朋友,也没有恋人……姑且吧。妹妹也有人照顾……她很独立,但我知道她是想依靠别人的。”

        他把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现在她也找到了她可以依靠的人了……我没做个好哥哥……我偷偷去查过那个人的资料,是个很不错的人。”

        “好像……我……”

        他说着有点语无伦次。他脸上露出个苦笑。

        “存不存在都无所谓吧。”

        死神沉默着,沉默地看着天际。

        片刻后,他默默地开口。

        “潮汐,要来了。”

    第四章 愿望

        “任何人生下来都是背负着属于自己的使命的。”

        死神面无表情地看着无华,酒红色的眸子深沉得看不到底。

        无华一愣,不知道淮江是否是在安慰他。

        “……你要死了。死前你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任何愿望,除了‘活下去’。”

        

        天空黑压压的,仿佛伸手就能碰到。视野也是十分昏暗。

        乌云在头顶盘旋翻涌,隐约能看见里面孕育的闪电。

        狂涌的风灌入这个小镇,狂风从身后席卷而来,无华拉紧了风衣。

        淮江不再嬉皮笑脸,表情冷漠又悲戚。

    第五章 潮汐

        “愿……望……?”

        无华愣愣地重复这个词。

        淮江面对着他,背着光,他身后的小镇被看不见的大手推平,地表下陷,海水上浮。一望无际的水面上倒影着巨大的星球。

        “……今天……七月十三日,不仅是你,这个星球所有的人都会死。”

        淮江歪歪头,事不关己地说着。他转身,背着手凝视对面的星球。

        那颗对地球来说近在咫尺的星球反射太阳的光,像一颗巨大的月亮。

        “地球会因为这颗星球的引力爆发潮汐,所有的海岸线最先被铺天盖地的海啸吞没,洪水无法排解,内陆和大海连为一体。新世纪没有诺亚方舟,人类文明就此毁灭。”

        他显出了一位死神该有的面貌,高高在上地收割人类的生命,没有同情,对他而言这些事情都无关紧要。

        

        “他们的人生,无论是即将开始还是即将结束,都在这一刻泯灭。”

        

        “许愿吧,月垢无华。”

        淮江向无华伸出手,像荷官要求赌徒拼上最后的筹码。

        无华稍微站直了身体,他的头发被迎面的风吹得扑散开来,他抓紧衣襟,仰视死神,脚下是一方孤岛。

        “……我存在的价值,体现于这个愿望上吧?”

        他声音颤抖着,嘴角不可思议地扬起一个弧度。

        淮江沉默,他眉梢一挑,傲慢的笑容在他脸上舒展开来,“……了不起。”

        “……我许愿。”

        月垢无华脸色苍白,但他的眼睛像被什么点燃了。

        “我希望——灾祸消散。”

        他挺直了脊背,在狂风中直立。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往事在他眼前铺开,走马观花地一帧帧掠过,他压抑得无法喘息。

        一切在此终结,昙花一现。

        他的人生,本就该拥有这样的价值。

        现在他亲手兑现了。

        即使面临死亡。

        

        “冥府实现你的愿望。”

        在最后一个字音从无华嘴中脱离之时,无数漆黑的物质从四方汇聚,一柄深黑的长镰出现在死神手中。

        淮江单手递出长镰,用嘶哑低沉的喉音组成词句,他微微将长镰举高,另一只手稳稳地握住。

        ——长镰向后挥出一个弧度,停顿片刻,夹带着疾风袭来——

        镰刀划过无华的脖颈,月垢无华的躯体瞬间消散,化作点点的星光,向上浮动,又熄灭在空中。

        一切都在后退,淮江握着镰刀,手臂下垂,从空中落回地面,垂眸凝视着无华曾经站立的地方。

        随着最后一点莹白色的光点消失,一切都飞速地后退。遮天蔽日的星球自转着,回到它原本的轨道,海水回落,陆地上的建筑像倒带一样重新出现,乌云被阳光驱散,大地一片光明。

        淮江手中的长镰发出一声轻鸣消失了。头顶的树荫在淮江脸上投下光斑,他有些不适地眯了眯眼,戴上兜帽。

        他最后一次回头看这个小镇,低声地道别。

        “再见啦,救世主。”

    第六章 真实

        “不对,泰德拉。”

        贝利手指在玻璃罩上划过,一块投影在空气中显形,画面上一个星球正缓慢自转着回到自己的轨道,而记录显示它在几分钟前差点与另一个星球碰撞。

        “我泡一个咖啡的时间怎么DC103就回去了?!DC201自带反弹保护膜吗!”

        她抓狂地从玻璃罩上划出各种显示屏,手指在全息键盘上敲击,一个个数据窗口弹出,她埋头于这片荧光蓝色的数据堆里,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就在她打印出一页页表格比对时,被她喊做泰德拉的少年抬头,把实验用的护目镜推上额头,对她的行为致以嫌恶:“……我记得DC201已经发展到信息时代了。”

        “为了科研总要牺牲的嘛!隔壁不是也经常解剖动物什么的吗。”贝利夹着记录板,调试着这个精密的仪器,“虚拟宇宙带来的观测数据的价值,你也不是不知道吧。”

        “是啊,这玩意还老贵,为了拉投资我跑了半个月呢,就差上桌陪酒了。”敲着键盘打报告的叶回头随口抱怨,在他扭头继续与报告奋战时,轻飘飘地把话题带跑,“两个星期后那帮外行又要来检查了,我们用什么糊弄过去啊。”

        “又到了季度检查?”泰德拉眉头紧皱,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随便给他们看点好看的就好了吧,真是。”

        他把无用的数据揉成纸团丢进垃圾桶。

        “耽搁进度。”

        “辛苦了辛苦了!”

        娇小的金发男孩在房间内小跑着,小心又迅速地辗转于各种器物间,紫砂壶内泡好一杯茶水所需的因素也渐渐集齐。

        “冥王大人,这种事我来做就好……”淮江跪坐在坐垫上,微微起身惶恐地想要阻止男孩的动作,男孩微笑着伸手将他拦下。

        冥王一只手挽着羽织袖口,一只手小心地倾斜壶口,袅袅的水汽中茶水将茶杯填满。

        “谢谢……”淮江双手接过,小心地抿了一口,“非常好喝。”

        “那真是太好了。”冥王也给自己斟满茶水,微笑着轻含一口。

        沉默了片刻,冥王轻声地询问,“那……这次依然是‘虚构’?”

        “是的。”淮江叹口气,“是‘虚拟宇宙’里所诞生的生命……”

        “虚拟宇宙给CPU带来的负荷已经不容忽视了。”冥王垂头看着茶杯里漂浮的茶叶,薄荷绿的眼睛里传递出无奈的情绪,“那些人利用虚拟宇宙很容易杀死大量生命……会导致CPU过载陷入混乱。”

        “嗯……”淮江只能小声地附和。

        “要给那帮人一点警告啊,唔……”冥王扶着额头陷入沉思。

        在淮江即将品完这杯茶时,冥王才回过神来,冲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抱歉,刚刚一不小心入神了。”

        他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抱茶叶,塞给淮江,送淮江离开,“总之你不用担心!以及死神工资太低的事情我会和财务司协商的!”

        淮江有点没反应过来,抱着茶叶一味地点头,稀里糊涂地被送出了冥王的接待室。

        早有耳闻冥王十分随和,但这样已经是天然呆的程度了吧……

        

        淮江愣愣地看着手中的茶叶,片刻后轻轻摇起尾巴,步伐轻快地向家的方向前进。

    相关角色

    评论(1) 收藏(1)
    • 一 一口气全发了吗(一惊

      2017/07/30 19:34:08 回复
  • 【旧图】自家板子拟人

    【旧图】自家板子拟人

    2017/04/30
    +展开

    今年一月份的东西……感觉还挺有趣,就拿出来发发吧。

    评论(0) 收藏(0)
  • 【PV预告】那什么的巴别塔!

    【PV预告】那什么的巴别塔!

    2017/04/16
    +展开

    先预告……希望能鞭策我挥舞感压笔将它飞速完成。

    但也可能会从此一动不动……

    评论(2) 收藏(1)
    • 一根dalao毛坐上了沙发(?!

      2017/04/16 10:56:49 回复
    • 加油加油()

      2017/11/04 12:54:24 回复
  • 【PV】Vanilla(浅羽利树中心)

    【PV】Vanilla(浅羽利树中心)

    2017/04/15
    +展开

    【传死我了,共44P】   

    由于pv师忙碌,至今都没把视频搞出来……可以通过手动拉滚动条获得假视频体验。  

    前面都很草,很辣眼睛,后面找到感觉了要好很多。  

    谢谢观赏后面是两张没用的图。  

    歌词显示不完……百度吧【靠 

    Vanilla-ハルカトミユキ 

    下一个pv计划是《那什么的巴别塔》。   

     

     

    评论(2) 收藏(1)
    • 跑完步刚上来先来一波沙发

      2017/04/15 18:42:49 回复
    • 缓过来之后跑回来评论一发诶嘿【。

      首先先抱抱树宝宝,妈妈们爱你

      啊,用笑容作伪装的树,真好【恍惚【醒醒??

      在找到了无数碎片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独一无二的那一块,光是那个幸福的眼神我整根毛都不好惹……一想到后面就更加ry而且这个部分是整个PV唯二有色彩的部分,嗨呀……

      然后另外一个有色彩的部分是他一生的执念啊……。

      三人合照爆哭会儿。曾经三人一起前行的部分也爆哭会儿。

      最后是中间,哭泣之后的树回头看向窗户的背影……朱【ry

      但是再也没有什么光照进来了。

      …………爆哭十分钟。隔壁世界线夹心饼见【?!

      2017/04/15 19:40:00 回复
  • \结婚!/

    \结婚!/

    2017/03/19
    +展开

    意念响应帕戎小姐姐

    并不是cp关系,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感觉。

    这个笔刷实在是太反人类了。

    bug超多不想改了,摔笔。

    相关角色

    评论(3) 收藏(2)
    • 好好看啊!

      2017/03/19 12:06:05 回复
    • 回复

      谢谢!

      2017/03/19 12:15:08 回复
    • 就这么结婚也没问题哎23333

      2017/04/15 21:23:25 回复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