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嘿,是新的造访者们吗?】                   

                【欢迎来到“世界之网”。】                   

      【如果愿意听我讲故事的话,就请留下吧。】                   

  【其实也没什么的。那些故事你们应该会觉得很无聊吧。】                   

   【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神明所创造出来的“故事”们。】                   

  【毕竟这只是那个自私的神想要守护的唯一的东西了啊。】                   

                  

           

           

          

                 

*WLⅢ工程绝赞坑品中。等我高考完再说。【           

*WLⅡ是存在的,不过暂时失踪了。           

*不招收外部人员。含有亲友投喂的同人。 

*主创的lof:http://shuqianz.lofter.com/ 可以来这里提问!       

*目前WLⅠ一周目等待装修中,WLⅢ前日谈不定期更新,关注感谢(,,・ω・,,)         

    

**纸片子高三了,更新随缘吧【躺平   

  

 

  • 62 投稿数
  • 3 参与人数
  • 13 角色数
  • 14 关注人数
  • 【同人】黎明

    纸片子

    纸片子

    学习去了 微博@书签学充 再参企自爆 立志总有一天要把自家娃子送上春晚
    2018/03/21

    代发/未公开剧情捏造有

    ——————————————

    周昊然蜷缩在床的一角,眉头深深蹙着,有薄薄的冷汗沁在额角,手紧紧攥住被子的一角,骨节泛青,嘴唇翕动着,吐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不……不要……不要啊!!”

    他蓦地睁开眼睛,还保持着喊叫的口型。

    僵直的身子慢慢放松,他注视着天花板,黑夜将它吞噬了个干净,留下无边的尽头,像是个时刻窥视他的眼,深邃中是怪诞的讽刺。

    他深深呼了口气,四周很静,似乎整个世界都只有他一个人一样。滴答的时钟声音被放大了好几倍,叩打着他的神经。

    他睡不着了。自从两天前楼上的徐谙一家突然没了音讯,手机里58个未拨通电话的红色提示让他愈发焦灼。母亲出差,父亲在外喝酒彻夜不归,明明不是很大的家对他来说就是未知的世界,他不敢踏入一步。

    那个有着世界上最温暖笑容和最温暖怀抱的人,那个说过会一直一直陪着他的人,那个如此优秀如太阳般耀眼的人,在他两天前某一夜安眠中,将他抛弃在荒丘的黑夜里,消失了。

    他黯淡生命中唯一的光,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但实际上,压死周昊然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那个这两天重复梦见的,他一闭眼还历历在目的,让他窒息的梦魇——

    周昊然穿着白色的衬衫站在红绿灯口,手里提了两个纸杯,一杯焦糖摩卡,一杯香草星乐冰。徐谙不能沾苦,一点也受不了,小时候生病喝中药也是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下去,再忙不迭地塞两块周昊然剥好的糖。——所以他的笑容比糖还甜啊。周昊然那般想着,冲那边两个一直在对着他窃窃私语的两个姑娘报以礼貌的微笑。

    “昊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周昊然笑着抬头,马路对面的男孩穿橙色的灯芯绒卫衣,耀眼得让他移不开视线。徐谙提着一个牛皮纸袋,兴致勃勃地冲他跑过来。

    周昊然笑着看着徐谙边招手边跑过来,笑着看着徐谙下一秒被一辆疾驰着的货车撞出十余米。

    “砰。”

    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货车没有刹车的意思,直直从徐谙身上碾过,然后消失在周昊然的视线里。

    “啪。”

    手中提的饮品摔落在地上,褐色的液体在他脚下聚成汪洋,浸染了他白色的运动鞋。咖啡的苦香随着空气涌入肺部,一阵翻江倒海。

    恶心,想吐。

    真奇怪,明明隔得那么远,怎么自己还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景象呢——仰面躺在地上的橙色卫衣少年,赤色的浓稠从后脑汩汩流出,掺了白花花的脑浆,在柏油路上触目惊心。货车并没有碾压到身体,但那张好看的脸——在周昊然心中描摹多遍的脸,被底盘划得血肉模糊,深可见骨。

    周昊然被深深的疑惑所淹没。眼前这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可真是那个阳光俊朗的少年?怎么可能,会不会他根本就不是徐谙,徐谙还没来……

    不可能。

    掉落在一旁的牛皮纸袋,徐谙常常用的素描本掉了出来,风将它吹开,纸页簌簌地响,停留在那一页上的是个长发的少年,着白衬衫,笑得温柔。

    周昊然看着纸上自己的画像出神。

    “徐谙!!”他听见自己歇斯底里的声音。

    他醒了。

    第二个晚上,他仍梦见自己站在街角,一杯摩卡一杯香草星乐冰,身旁的两个女孩子仍在那看着他窃窃私语。

    周昊然却发现自己无法行动了。

    “昊然!”仍是那欢快的语调。

    “徐谙!别过来!别过来啊!!”可他无论叫得多大声,对面的徐谙仍仿佛什么也听不到似的边跑边向他挥手。

    “砰。”

    他瘫在地上。

    他又一次经历了他的死亡,却束手无策。

    醒了。

    周昊然躺在床上,像搁浅的鱼。

    门响了,有人在敲门。凌晨三点。

    黑暗中,只有沉重的敲门声。

    他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面无表情。

    “咔嚓——”

    他打开门,想看一看究竟还有什么妖魔。

    门外的少年着一橙色卫衣,头发有些乱糟糟的,眉宇间有几分倦意,但一看见周昊然,少年的唇边就扬起了笑。

    “……徐谙?”周昊然定定地望着他,单薄的身子有些颤抖。徐谙身后的光亮涌进他的眼眸,屋里终于不再是漆黑的夜了。

    “徐谙!”他和小时候一样,扑进徐谙的怀抱,手紧紧的环在他腰间,生怕他再一次消失。

    徐谙揽紧他,揉了揉他柔顺的长发:“对不起啊,昊然,昨天老家临时出了点事儿,爸妈带我走的急,手机也落家里了。我刚回来就赶紧来找你了……”

    周昊然用力点点头,将鼻涕眼泪一股脑都抹在徐谙的衣领上:“我害怕你……”

    “笨蛋。”徐谙温柔地笑笑,“我都说过了,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的,拉过钩呢。”

    “我答应你的,不会食言。”

      

    ……

    “现在播报一条新闻。昨日Z路段上午10点,一辆大货车闯红灯后撞飞一名行人,后碾压尸体驾车逃逸。受害人徐某当场死亡。警方正在搜查中,望目击者前去派出所提供线索,助警方早日破案。”

       

    文/颜殊

    评论(2) 收藏(0)
    • 纸片子:

      【其实是颜殊小姐姐给纸片子的生贺(……)粮好吃 呜呜呜】

      2018/03/21 17:52:10 回复
    • 纸片子:

      【呃还有,相关剧情马上就能写到了。至于马上是多久嘛自己意会(???】

      2018/03/22 00:28:41 回复
CONTENT

总述

WLⅠ-1st lap 无法得到救赎的故事

WLⅠ-2nd lap 追随往昔记忆的故事

WLⅢ-本篇 神明与死灵祭的故事

WLⅢ-前日谈 导向绝望深渊的故事

Another Story-世界夹缝λ

Another World-WLⅢ ∥

The Chaos-可能性的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