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嘿,是新的造访者们吗?】                 

                【欢迎来到“世界之网”。】                 

      【如果愿意听我讲故事的话,就请留下吧。】                 

  【其实也没什么的。那些故事你们应该会觉得很无聊吧。】                 

   【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神明所创造出来的“故事”们。】                 

  【毕竟这只是那个自私的神想要守护的唯一的东西了啊。】                 

                

         

         

        

               

*WLⅢ工程绝赞坑品中。等我高考完再说。【         

*WLⅡ是存在的,不过暂时失踪了。         

*不招收外部人员。含有亲友投喂的同人。     

*目前WLⅠ一周目等待装修中,WLⅢ前日谈不定期更新,关注感谢(,,・ω・,,)       

  

 

  • 53 投稿数
  • 3 参与人数
  • 13 角色数
  • 11 关注人数
  • 【限时战争】舒龙陶-第三时段02

    纸片子

    纸片子

    学习去了 微博@书签学充
    2014/08/30

    2555字//前几百字的打戏十分之烂如不希望狗眼被毁可直接跳过//分割线处为人称转换//第一部分还没产出来【。//前方高能,请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  

    【DAY2  12:54a.m.】  

    刚刚回到了房间里吃完了午饭,我再次出了门,在船上进行着十分无聊的兜圈子运动,看到有人挑衅就干一架——本来我以为会是这样,没想到我才刚走了没几步就感觉到身后忽的传来一股杀气——  

    有人袭击!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俯身避开了这次攻击,同时迅速拔出腰间的太刀并转过身准备迎击。对方是一个蓝色长发的男人,金黄的瞳孔里好像能读出某种奇怪的情绪——现在哪还能再去观察这些啊!他再次挥起了手中的刀,以一种相当凶狠的架势向我砍来,我只得迅速退后,挥起太刀格挡。几回交手下来,他的攻势虽然凶猛,但每招都很直白,只需拼点力气就能挡住。那家伙拿的刀好像是类似双手刀的其中一把,刀尖好像还撞歪了一点,是从谁那里抢过来的吗?  

    见自己的攻击次次都能被挡住,那个蓝发男有点气急败坏,稍微冷静了一下过后又对我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和上次不同,这次的攻击明显有了条理,力度更强了,我一边努力抵挡着他的攻击一边伺机反击,战局开始出现微妙的僵持。  

    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被那家伙打破了。  

    他突然改变了进攻的方法,开始频繁快速地挥刀,似乎是相当具有迷惑性的战术。我完全处在了被动的状态下,只得跟紧他的节奏尽量抵挡攻击,甚至都插不上手去还击了。  

    ——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意外发生了。   

    那个蓝发男突然趁我的动作出现破绽的时候冲到了我的面前,迅速扬起了手中的刀——  

    ——他想干什么?!  

    “刺啦。”  

                                                         

    左边脸颊被划伤的刺痛。  

    从眼前晃过的一片刀光。  

    慢慢飘落在地的白色布料。  

    冰冷的空气如同恶魔的手掌抚上了了无遮挡的面容。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紧紧捂住了本该是口罩遮挡住的脸,一抬头却对上了蓝发男人那散发着毫不掩饰的震惊与恐惧的瞳孔。  

    太刀掉落在地,发出一声钝响。  

                                                       

    眼前的场景似乎和记忆中的什么重合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  

    过往的黑暗记忆再一次被强迫着唤起。  

    「不要——还给我!!!」  

    「哪里……要躲起来躲起来躲起来——」  

    那些恶魔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好,好恐怖……一定要离他远一点……」  

    「你听说了吗?隔壁班那个孤僻的口罩男其实是个丑八怪哦。」  

    「没错啊,就像个怪物一样呢。」  

    恶魔涌了上来,将(怪物)的心撕成了碎片。  

    「快逃快逃快逃——但是逃不走啊——」  

    「……为什么这样的命运会降临在我的身上?」  

    「认命吧,命运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  

                                                 

    “……哈。”  

    他感觉胸腔就像被掏空了一样。这种感觉好难受。  

    “哈、哈哈哈。”  

    他颤抖着慢慢直起身,右手捡起了掉落在地的太刀,扭曲变形的视野里出现了华尔茨的脸。  

    华尔茨从刚刚起就被舒龙陶的表现吓住了,直到现在还依旧愣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舒龙陶咧开了嘴,布满烧伤疤的脸上是狰狞的狂气笑容。   

    “——怎样,满足了吗?看到了这样的我、的真面目——你们这种废物的好奇心,总该被满足了吧?!”  

    他近乎失控的喊叫着,眼底翻腾着的绝望似乎要将一切吞噬。华尔茨盯着他,更用力的握住了微微打滑的刀柄。  

    “不过我说啊,揭别人的旧伤疤就是那么好玩的一件事吗废物?!恶狠狠地在别人的灵魂上划上几刀,然后欣赏别人痛苦的表情,很有趣是不是啊?!”  

    他的理智已经被记忆里的那群恶魔吞噬殆尽,在他清醒的意识里只剩下了「复仇」。  

    「现在只需要在这里,把面前的这个废物干掉,让他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将我所遭受过的痛苦和绝望加倍返还给他——」  

    “知道吧,做错了事的人,是要受到惩罚的哟?”  

    舒龙陶狞笑着,将手中太刀的刀尖对准了华尔茨的眉心。  

    “作为惩罚,现在,就请你——”  

    “去死吧。”  

                                                      

    最后一个音节干脆利落的落下,舒龙陶的笑容更疯狂了,他猛一蹬地,如离弦的箭一般向华尔茨冲过去,手里紧紧抓着沾着不知是谁的血迹的太刀。  

    「这是个不可见光的秘密。」  

    他挥动着手腕,快速精准的攻击逼得华尔茨连连后退。  

    「只要看到了这个秘密,要么忘记,要么去死。」  

    在舒龙陶近乎疯狂的攻击中华尔茨处在绝对的下风,现在的他由于在一开始耗费了太多体力,现在几乎要连抵挡攻击都做不到了。  

    「况且现在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反正早晚都是要死的——」  

    太刀撕裂空气的声响刺激着耳膜,带着血色的刀光在两人眼前闪成一片。  

    「不如就在这里好好的被我杀掉吧?!」  

    ——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有的只剩面前那家伙负隅顽抗的身影和一片扭曲的血色。  

    ——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有的只剩记忆里恶魔们的笑声和自己一片黑暗的内心吐出的字句——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舒龙陶扬起手,迅速地在华尔茨的右手腕上留下一道又长又深的刀伤,满意地看着他因疼痛减轻了了握刀的力度,随后挥起左手,将对方的刀打落在地,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他伏下身,抢在华尔茨之前捡起了那把掉落在地的双手刀,随后再次用那把太刀封住了华尔茨的行动,使他无法拿回自己的那把刀。  

    华尔茨见事态急转直下,试探着向后退了几步,开始尝试逃跑——  

    「——不会让你逃走的!」  

    舒龙陶右手抓着那把双手刀,径直冲了过来——  

                                                   

    “噗嗤”  

      

    两人的身影就此停住。  

    “滴答”,鲜血顺着暴露在外的刀刃缓缓滴下。  

    华尔茨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那把刺入自己心脏的利刃。  

    他缓缓抬起头。最后映在眼底的,是面前那个“恶魔”扭曲的微笑。  

    「——再见啦。」  

    舒龙陶嘲讽地勾起了嘴角,握着刀子的手狠狠地把华尔茨的尸体甩到了一边。  

    “废物。”  

                                                   

    ////////////////////////////////  

                                                 

    ……脸上沾了血浆。好黏。  

    我大口喘息着,直勾勾地盯着溅满鲜血的地面。  

    “……哈。”  

    「终于,除掉了吗。」  

    我依旧维持着嘴角僵硬的弯曲,松开了手上的两把刀。  

    “咣当”  

    我抬起手,注视着我沾满鲜血的双手。  

    啧……好脏。  

    「你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呢,太过专注于‘复仇’而把‘自己杀了人’的事实忘记了吗?」  

    我粗暴地抹掉了脸上的血迹,嫌弃地看了看我的右手,然后把手上戴的手套揭了下来。  

    手心没有任何异常,手背却遍布着被硫酸腐蚀后留下的疤痕——就和我的脸一样,这些疤都是在同一起事故中留下的。  

    我自嘲地笑笑,将手伸进了我的外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还没开封的医用口罩,撕开包装,取出重新戴上。  

    「已经不想在这个肮脏的地方再多呆一秒了。」  

    当初扭曲的笑容已经从我的脸上消失了。我捡起那两把刀,沉默着向走廊另一侧走去。  

    ——而那个蓝色头发的男人,则静静地躺在墙边,再也不会起来了。  

      

     

    互动 肝没爆起来【。 临开学犯懒癌【
    评论(2) 收藏(1)
CONTENT

总述

WLⅠ-1st lap 无法得到救赎的故事

WLⅠ-2nd lap 追随往昔记忆的故事

WLⅢ-本篇 神明与死灵祭的故事

WLⅢ-前日谈 导向绝望深渊的故事

Another Story-世界夹缝λ

Another World-WL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