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嘿,是新的造访者们吗?】                 

                【欢迎来到“世界之网”。】                 

      【如果愿意听我讲故事的话,就请留下吧。】                 

  【其实也没什么的。那些故事你们应该会觉得很无聊吧。】                 

   【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神明所创造出来的“故事”们。】                 

  【毕竟这只是那个自私的神想要守护的唯一的东西了啊。】                 

                

         

         

        

               

*WLⅢ工程绝赞坑品中。等我高考完再说。【         

*WLⅡ是存在的,不过暂时失踪了。         

*不招收外部人员。含有亲友投喂的同人。     

*目前WLⅠ一周目等待装修中,WLⅢ前日谈不定期更新,关注感谢(,,・ω・,,)       

  

 

  • 53 投稿数
  • 3 参与人数
  • 13 角色数
  • 11 关注人数
  • 【限时战争】舒龙陶-第六时段

    纸片子

    纸片子

    学习去了 微博@书签学充
    2014/09/20

    5184字//和另外两位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我码文时没网你怪我吗嘤嘤嘤【。//杀青篇//结尾开虐慎//不会写打戏//以上OK,往下看↓    

    ===================================================    

    Ⅰ.    

    【DAY3  8:01a.m.】    

    “呲呲呲——嗡——”    

    那个烦人的广播在发出了一连串杂音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活着的人越来越少了。    

    昨天留下的伤口仍在不断作痛,仿佛是在以各种方式禁锢我的行动,阻碍我的生存。虽然说已经简单地包扎过了,但只要动作大了些还是会容易撕裂,这对我来说极其不利。我低头望见了自己那被撕出了几个口子、沾满血污却没能清洗的外套,右手勉强还能握住的泛着血色的太刀,内心不由得开始嘲笑自己的狼狈。    

    「明明时间才刚过半,你怎么就已经成了这幅样子了?就这样你也想活到最后吗?——痴心妄想!」    

    “……不。我要活下去。……他还在等着我。”    

    就连头发也溅上了血,发丝被血块粘结在一起的感觉简直太难受了。我在考虑着要不要先回到房间里待一会儿,虽然房间没有锁,但总比在外面游荡要安全得多,况且屋子里还有两盒盒饭和一瓶水。也许还可以小睡一会儿——只要别一不小心把八小时都睡过去了就好。    

    ……回去吧。    

                                                                

    “咚”    

    我随手关上了门,把随身带着的太刀收好,稍微清理了一下自己后,我浑身无力地躺倒在了床上。    

    虽然是白天,但是被困在这艘船上太久后也已经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了,只有房间里的挂钟和C的广播依旧能体现出时间无情的流逝。……今天是周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也许在这里,这些问题……根本都没有答案。    

    “总之,先睡一会吧……虽说能睡着就已经是万幸了。”    

                                                              

    Ⅱ.    

    【DAY3  13:42p.m.】    

    ……不知不觉就睡醒了。    

    刚刚居然真的睡着了,实在是有点出乎我的预料——也有可能是昨天一夜都没睡好的缘故吧。我有些艰难地起了身,稍稍坐着休息了一下后伸手拿了一盒盒饭,简单地吃了下去,顺便喝了点水。待体力有了点恢复后,我重新装备好了武器,打算再出门转一圈——毕竟总是呆在屋里指不定会不会被C处理掉。    

    ……只是转一圈而已,一会就会回来的。我突然对潜意识中自己的什么想法安慰道。我的左手悄悄抚上了太刀的刀柄,轻轻地打开了门。    

                                                                   

    采取了和上午一样的战术,隐蔽潜行,然后,突袭。虽然在上午这个作战计划并没能得到什么有效的实施,但现在,一个绝佳的目标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是一个墨绿色短发,拿着一根金属球棒,看起来毫无防备的女孩,正好能让我……“练练手”。那女孩刚刚走过了一个转角,我紧跟着她,在墙后悄悄地举起了太刀,然后用力地向着前方一挥——    

    “噗——”    

    意料之中的鲜血四溅,那个女孩就在一瞬间被我砍掉了头颅,金属球棒掉落在地,发出一声钝响。我在原地愣了几秒后,内心突然生出了一阵强烈的抵触,赶忙往回退了几步,转身往走廊另一边走去。也许是尸体见得太多的缘故,我对遍布全船的血腥景象似乎也渐渐习惯了。    

    ……刚刚的动作太大了,右肩的那道伤又被扯开了。……好痛。我暗自抱怨着,继续在走廊上行进。    

    也许并没有经过太长时间,我突然发觉周围好像有其他人的踪迹,我不由得警觉起来,但还没等我采取些措施,我就突然被拍了一下肩膀——    

    “……请问,我可以与你换一下武器吗?”    

                                                                 

    Ⅲ.    

    【DAY3  13:58p.m.】【第三人称】    

    “我要是死了的话,你能不能帮我把日记送回家啊。”    

    在船上的某处,一个扎着浅色马尾的女孩淡然地说着,把手里的一个小本子交给了身旁的棕发男子。    

    “敢私自拆来看的话就杀了你哦。”    

    “……明白。”棕发男子温和有礼地微笑着,稍稍观察了一下本子的封皮,“……陈怿纯?这是您的姓名吗?……地址也有写。”他谨慎地把那个本子收到了怀里,随后微笑着向面前的女孩伸出了手,“既然要一起行动的话,不如先交换姓名吧?……我叫罗尔夫,您也可以直接叫我罗。”    

    “叫我怿纯就好。”陈怿纯面无表情地开了口。    

    “……乙醇?”    

                                                          

    “我的武器为什么会是菜刀啊……根本不能杀人吧喂。好想要一个新武器啊……”陈怿纯抱怨着,把手上的菜刀挥了几下。“……对了罗尔夫,你杀了几个人啊。”毫无感情色彩的发问。    

    “……我吗?大概……四个,没记错的话。”那一瞬间罗尔夫脸上的微笑僵了一下,但立即就被他掩饰过去了。    

    “我还一个都没有呢……”话音未落,突然从船的另一边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两人立刻定在了原地。    

    “……那边,有人哦?说不定……有你想要的武器哦?”罗尔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悄悄伏在陈怿纯的耳边轻声说。陈怿纯愣了愣,突然开始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罗尔夫紧跟在她身后。    

    消音移动,这是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所必需的技能,而对于面前这两个人来说,这点能力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当他们来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后,两人才看见面前的尸体身旁只有一个金属球棒——毫无用处的武器,还会制造不必要的声响——就像刚才那样。    

    罗尔夫盯着尸体颈部的切口,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他轻轻拍了下陈怿纯,小声说:“凶手还没走远,继续找——那家伙的手里,可能会有你想要的东西哦。”    

    两人越过了那具尸体,继续在走廊里行进着,还没走多远,两人就看见了一个伤痕累累的黑发青年,手里拿着一把沾满血迹的长刀。    

    「……没猜错,果然是你。真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罗尔夫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一般的眯了下眼,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抬手指了指前面不远的那个人。「你先上,待会我帮你打。」似乎在传达这样的信息。    

    「……啥?让我上?你没在逗我?」陈怿纯腹诽道。但看看那人手上的长刀,再看看自己那挫爆了的菜刀,陈怿纯咬咬牙,轻声向那人的身后走去,然后抬起手,拍上了面前那人的肩——    

    “……请问,我可以与你换一下武器吗?”    

                                                             

    身后突然响起了别人的声音,舒龙陶转过身,看到了那个发话的人:那是一位看上去比自己小的少女,脑后梳着浅色的马尾辫,从着装看像是个女子高中生,脸上似乎还有些紧张的神色。    

    舒龙陶向后退了退,看到了女孩的手上拿着一把菜刀,好像是想拿那把菜刀去换他手里的长刀的样子。菜刀的实用性自然不如长刀,倒不如说菜刀根本不能用来杀人——他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武器去换一个更难用的回来——舒龙陶顿了顿,正打算直接回头走掉,却没曾想那个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    

    “等一下……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会武力夺取的。”    

    此话一出,舒龙陶停住了动作,犹豫了片刻后慢慢转过了身,重新将面前的少女打量了一番——虽然看上去不像是很能打的类型,但是她的身上竟然没有明显的伤痕,衣服上的血迹也只有寥寥几处——这不禁令他想到了昨天下午,他就是差点被一个这样的人杀死的。万一这个女孩的战斗力也很强的话?……所以他只得想办法尽量和平解决,毕竟他也不想死。    

    “……我同意。”舒龙陶有些艰难地开了口,伸手将自己的长刀递给了面前的少女,她也一样把那把菜刀递了过来——但是他却忘记了解下身上的刀鞘,而那个女孩也并没有去提醒他。直到舒龙陶转身打算离开时,那个少女却举起了刀,向着对方的背后砍去——    

    “中计了!”    

    后颈部的一阵剧痛使舒龙陶的意识瞬间清醒了,他立即意识到了自己先前做了一个多么荒谬的决定——在这里,为了活下去当然要不择手段,自己居然还想要和平解决,怎么可能!那个女孩,是想要骗到他的刀,然后用那把刀把自己杀掉的!现在重伤的他已经几乎无法应付任何战斗了,更何况在那个女孩发动攻击之后,从墙后又闪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罗尔夫?!”    

    那个曾与舒龙陶见过两次面的外国人此时正举着一把手枪并瞄准了他,明显是女孩那一方的,而此时罗尔夫的身上也只有寥寥的几道伤,战力已折损大半的舒龙陶明显不是他们的对手。    

    少女又一次挥起了长刀,以相当凶猛的攻势朝舒龙陶挥砍过去,他只能举起菜刀进行防御。“噹!”刀刃猛烈的碰撞发出了相当响亮的声响,两人都被震得后退了几步。那个少女刚稳住了身子,便再次朝对方冲了过去,趁着舒龙陶想要自卫的空当,迅速用没有握刀的那只手抓住了青年的手腕,顺势狠狠地将他摔在了地上,同时往他的腹部踩了一脚。    

    “呜!咳咳……”    

    脊背在狠狠地受到冲击之后又从腹部传来了一阵剧痛,少女的那一脚正好踩在了舒龙陶的旧伤上,痛觉一阵阵的刺激着大脑皮层,像是在一遍遍的催促他趁机反击——舒龙陶挣扎着伸出了手,抓住了少女的脚踝后使劲一拉,使得少女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舒龙陶趁机爬了起来,紧紧抓着手上的菜刀,正准备朝少女的胸口刺去,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敌,此刻那个战局外的棕发男子终于要动手了——    

    “砰!”    

    仿若是凭空出现的子弹刺进了右臂,舒龙陶的手松了一下,突如其来的攻击令他差点摔倒在地,菜刀也从手里脱落,落在了少女的身旁。少女迅速起了身,握住了手上的长刀再次向舒龙陶挥砍过去。舒龙陶俯身躲过了这次攻击,冲过去捡起了菜刀,却又被罗尔夫的子弹打中了——这次是左臂。    

    面前的少女正不断的挥刀进攻,猛烈的攻势在刀刃闪出的光影之间明确地表现出了少女浓烈的杀意。刚刚打中了胳膊的子弹似乎还在不断向里钻,一阵阵猛烈的刺痛使舒龙陶的防御越来越困难。而隐蔽在走廊另一端的罗尔夫正不断的向舒龙陶开枪,先是双臂,接着双腿也中弹了,就连维持站立也似乎变成了一项艰难的任务。舒龙陶很明白,现在这种状况已经连逃跑也不可能做到了,因为走廊对面的那家伙随时可以用一颗子弹结束自己的生命。没过多久,舒龙陶最后的战斗力也即将耗尽,此时身上并没受多少伤的少女挥起手,将舒龙陶手上的菜刀一下子打落在地,同时在罗尔夫那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目光注视之下,将右手握着的太刀狠狠地向前刺去——    

                                                             

    “噗嗤”    

    长刀将肉体刺穿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时间似乎凝固了。    

    舒龙陶的动作被强制终止在了尽头。他缓缓低下了头,呆呆地望着那柄刺穿了自己腹部的太刀。    

    面前的少女冷哼一声,挥手将太刀抽出,重伤的青年立刻就像是被抽光了全部的力气似的瘫倒在地。胜局已定,少女身后的棕发男子缓步走上前,平静地注视着这场战斗中的“失败者”。    

    在倒地的瞬间,痛觉好似汹涌而至的洪水一般淹没了他,就连移动一下躯体也变成了极难完成的任务。由于失血的原因他的眼前一阵阵扭曲发黑,大脑也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剩下内心最后的夙愿在不断呐喊:    

    「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恍惚间舒龙陶似乎听见了有人走近的声音。罗尔夫放下了手里的枪,走到了瘫倒在地的舒龙陶的身边,并伏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你很顽强,能看出来你有着存活的决心,这也是我为什么尊重你的原因。但是很抱歉,你的实力还不够强——所以这样的你,只能够成为更加强大的人的‘踏脚石’。……那么,在和你永别之前,就让我最后再见证一次,你内心的那份‘希望’吧?”    

    说完这番话后,罗尔夫起身,向身后的陈怿纯命令道:“去把他的刀鞘解开,然后和长刀一起放到他的手边,现在就去做。别问为什么,不执行的话我就销毁你的日记。”    

    “……哈?”听到对方竟然拿日记来要挟自己,陈怿纯虽然满心疑惑,但还是只得乖乖照做了。做完这一切之后,陈怿纯和罗尔夫站在了一起,却看到了出乎两人意料的一幕:    

    其实刚才罗尔夫说的那段话,舒龙陶全部都听见了,他勉强睁开了眼,看见的是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太刀,和两个对手那似乎带上了些期盼的脸——    

    「我,不能,死在这——」    

    在内心最强烈的意志呐喊之下,舒龙陶竟然颤抖着爬了起来,右手紧紧握住了太刀的刀柄。他最后望了一眼那两位对手,然后身体的一侧死死靠住了墙,左手紧紧捂住了腹部的致命伤,缓慢地走向了走廊的尽头……    

    眼前是一片血色弥漫的漆黑,逐渐变得麻痹的痛觉仍在不断刺激着精神,由于失血过多四肢也像是要坏掉了一样。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嘴角流出,就连鼻腔里也充斥着血的腥气。那约莫十几米的路程,现在却好像变成了一场生命的马拉松。这是他曾经连想都不敢想的。    

    在这期间,陈怿纯曾多次想要冲上前去阻止他,但都被罗尔夫拦下了。直至最后,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舒龙陶走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里。    

                                                               

    Ⅳ.    

    【DAY3  14:07p.m.】【第三人称】    

    耗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力回到了房间,顺手带上了身后的门后,舒龙陶眼前一黑,背靠着门板无力地滑坐在了地上。    

    太刀从他的手里脱落,掉在了他身旁的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我……不想……死……」    

    他颤抖着双手,把又脏又破的塑胶手套摘了下来,紧紧地攥在了左手掌里;然后艰难地抬起右手,揭下了脸上那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口罩,并用它捂住了腹部的伤。    

    血流不止。从遍布全身的大小伤口里流出的血,已在他的身下形成了一片小小的血泊,他身上的白衣,已经被鲜血彻底染红。    

    「他……还在……等我,回去……」    

    四肢冰冷。持续的痛感已经麻痹了知觉,身体就像被冻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快而浅的脉搏,涣散的双瞳,一切都在昭示着死神毫不留情的降临。他缓缓张开了口,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呢喃着:    

    “呐……如果我,回不去了的话……咳咳、你,一定会伤心的吧?一定会……责怪我撒了谎的吧?”    

    他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原本微弱的心跳就已经彻底消失了。他的呼吸骤然变得短促,四肢开始轻微地抽搐,嘴唇还在不断地一张一合,似乎是在重复那些没能说出口的语句:    

    「真是抱歉……我这次,食言了呢。」    

    在双目闭合前的最后一刻,他了无神采的灰蓝色眼瞳里流露出的,却是在船上从未出现过的神情——那是满到要溢出了的,无尽的温柔与歉意,仿佛在倾听这最后话语的,就是对他来说无比重要的,那个人——    

    「看来这次是真的,不能再回到你身边了呢……」    

    呼吸平静地停止了,头部无力地歪向了一边,那最后温柔的眼,也无法再看到任何东西了——有什么东西,从他冰冷的脸颊上划过,滴落在地。    

    「——对不起。」    

                                                              

    最后出现在他记忆中的,是那个人灿烂的笑脸。    

                                                             

    一切重归死寂。    

                                                            

    =================== 舒龙陶 全篇 Fin. ===================    

                                                                  

    附:【罗尔夫篇:http://elfartworld.com/works/24475/】    

          【陈怿纯篇:http://elfartworld.com/works/24536/】    

        

       

      

     

    杀青 别问这个小组是怎么回事 冰锥刺穿我的心【。
    评论(3) 收藏(0)
CONTENT

总述

WLⅠ-1st lap 无法得到救赎的故事

WLⅠ-2nd lap 追随往昔记忆的故事

WLⅢ-本篇 神明与死灵祭的故事

WLⅢ-前日谈 导向绝望深渊的故事

Another Story-世界夹缝λ

Another World-WL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