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世界之网

                【嘿,是新的造访者们吗?】                 

                【欢迎来到“世界之网”。】                 

      【如果愿意听我讲故事的话,就请留下吧。】                 

  【其实也没什么的。那些故事你们应该会觉得很无聊吧。】                 

   【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神明所创造出来的“故事”们。】                 

  【毕竟这只是那个自私的神想要守护的唯一的东西了啊。】                 

                

         

         

        

               

*WLⅢ工程绝赞坑品中。等我高考完再说。【         

*WLⅡ是存在的,不过暂时失踪了。         

*不招收外部人员。含有亲友投喂的同人。     

*目前WLⅠ一周目等待装修中,WLⅢ前日谈不定期更新,关注感谢(,,・ω・,,)       

  

 

  • 53 投稿数
  • 3 参与人数
  • 13 角色数
  • 11 关注人数
  • 【天星】前篇上-兄长与老师

    纸片子

    纸片子

    学习去了 微博@书签学充
    2015/02/28

    5894字//标题感谢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伙伴//   

    ===================================================   

     一。   

       

        

       

     长达一周的军训终于结束了。新学期正式开始的第一天,晚上九点四十,舒谦拎着只装有寥寥几本课本的书包随着人群走出了教学楼。   

     两个月前的中考舒谦发挥得还算不错,成功地考上了这所市里的重点高中——天星私立高校。与此同时,他那个师范大学本科毕业后在大学生就业前线奋斗了一年的哥哥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在高中任教的职位,真是个可喜可贺的新开始啊对不对。舒谦正琢磨着要不要顺路去学校的小卖部买点吃的来垫垫肚子,肩膀就突然被谁拍了一下。   

       

     “呜哇!”舒谦吓得浑身一抖。      

       

     是同班的吕叶,正巧还和他住在同一间宿舍。   

       

     “哎舒谦啊,你这是要去小卖部买吃的吗?饼干还是泡面?——啊正巧我也有点饿了,一起去吧?”吕叶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搭起了讪。   

       

     “啊——是啊,虽然晚自习之前吃过饭了但果然还是会觉得饿呢,哈哈。”果然突然被搭话还是会觉得有点尴尬啊,舒谦这么想着不由得摸了摸自己口袋里仅有的十来块钱,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跟着吕叶一起往学校小卖部的方向走去。   

       

        

     十五分钟后。   

       

     “不愧是开学第一天啊,作业真少——已经没有需要带回宿舍的作业了呢。”舒谦把校服一脱,三下两下爬上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上铺,随手撕开了刚刚在小卖部里买的一个果冻的包装皮,对着果冻表面猛吸了一大口。“嗯——还是果冻最好吃!”   

       

     “别在床铺上吃东西啊学弟。还有你那么吸很容易整个呛住的。”下面床铺的一位高三学长伸出了头,望着上铺的舒谦淡定地吐槽道。   

       

     说来这所学校还真是独特啊,宿舍安排还是打乱了年级的,比如这间宿舍里就有三名高一新生和一位高三的学长。不过真不愧是再独特也不能男女混宿啊——舒谦正这么想着,宿舍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回来了。”刚刚进门的是这间宿舍里的第三位高一新生,和舒谦与吕叶同班的李雨化。   

       

     “啊啊啊李雨化你来得好晚啊!干嘛去了啊你——把门关好!——难不成你也去小卖部了?”依旧是正在宿舍的小桌子旁预习的吕叶先开口招呼了对方,然后他顺手从放在桌子上的塑料袋里摸出了一个果冻然后向李雨化扔了过去,“刚刚我和舒谦在小卖部凑钱买的,接着!”   

       

     “啊!”结果李雨化不但没接到还被那颗果冻爆了头。   

       

     与此同时宿舍房里响起了一声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说好的咱俩分的果冻呢!!!吕叶爱呢!!!”   

       

     “舒谦闭嘴啦。”又有一颗果冻准确无误地砸中了舒谦的额头。   

       

     “啊啊啊啊啊——”舒谦被砸到后一脸幸福地倒在了床铺上。   

       

     宿舍里寂静了几秒后。“啊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舒谦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从床铺上翻身坐了起来,说道。   

       

     “怎么了你是被刚刚那粒果冻砸开窍了吗。”下铺的学长吐槽道。   

       

     “才不是!”舒谦没去管那颗果冻,俯身将半个身子探出了床铺,“李雨化——借我手机用用行吗?我要给我哥发短信——”   

       

     “……你自己没有手机吗?”正在对面下铺坐着慢慢咬着果冻的李雨化回了一句。   

       

     “……抱歉,真没有……”说完这话舒谦感觉自己好像是脸红了一般。真是的,这年头哪还有个高中生没手机的啊……不过这真不能怨他,是家里的确不好再拿钱买什么手机了。毕竟这四年来一直都是靠哥哥在外面干兼职挣来的钱当生活费,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钱再去添置这种东西了。其实就连哥哥自己的手机也是几年前的老型号……舒谦甩甩头,命令自己忘掉这些事,一低头看见李雨化已经拿着自己的手机站在了床铺边,正仰着头往上铺看呢。   

       

     “……给你。用完要赶紧还回来哦。”说着他就把自己的手机丢在了舒谦的床铺上,自己回去继续咬果冻了。   

       

     “啊啊啊李雨化你真是个好人!那个果冻就算是我谢谢你啦!”舒谦拿到手机后三下两下打开信息,开始啪啪啪地敲字。   

       

     “原来你直到刚才还在纠结那颗果冻的事吗舒谦……”安定的学长。   

       

     新建信息,在收信人那栏里打上自己倒背如流的那个手机号,顺利地发出第一条信息:“哥!我回宿舍了!”   

       

     仿佛是手机那头的人正守在跟前一般,第一条信息发出后十几秒舒谦就收到了回信:“借到手机了啊舒谦,给我汇报下情况呗?w”   

       

     最后还笑一下是几个意思啊。舒谦开始回忆起今天一天的课程:上午共四节,数学,语文,英语,体育;下午四节,历史,物理,生物,信息。不知为何昨天哥哥还要求他特别记一下老师的长相,说是对这个蛮感兴趣……在意老师的长相干什么啊。虽然不明白哥哥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不过舒谦还是稍微记了一下的。因为老师的长相都很有特点……舒谦慢慢回忆着,开始在手机上打字:语文老师是个黑色长发的女人,还穿着旗袍,看上去蛮凶:数学老师是个粉毛斜刘海的杀马特;英语老师是个长头发的男生,看上去蛮年轻;体育老师像个大学里的校队运动员;历史老师也是长头发,是个戴眼镜的大叔;物理老师是个粉毛骚包,还挑染了一撮白毛;生物老师也是粉毛——怎么那么多粉毛啊,还都是男的——不过看上去比数学和物理老师正常多了。   

       

     “……还没上化学课啊?”点下发送键后约半分钟,舒谦看见哥哥给他回了这么一条。   

       

     “还没呢,我记得化学好像是明天上午的第三节。”舒谦犹豫了一下,接着又敲了一句话:“说起来你这几天干得怎样啊?”   

       

     “很好啊,学生们都很可爱,同事们也都相处得很好呢。”   

       

     “……所以说你到底在哪所学校教书啊?!怎么一直都瞒着我啊,现在总可以说了吧!快说快说!”   

       

     “就不说☆”   

       

     真是服气了。   

       

     舒谦拿着手机,一时没想到接下来要说什么。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哥哥已经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你……期待明天的课吗?你应该还没见过政治、地理和化学的老师吧?”   

       

     “当然期待了,我对新老师还蛮感兴趣的呢。我赌五毛你会让我特别关注一下化学老师。”   

       

     “反正我的五毛给了你也是我的。那么就好好期待一下吧,明天别忘了再跟我聊一下哦w”   

       

     你又笑。“好了好了十点多了我该睡觉啦!喊过晚安之后就别再发信息啦,这可是我舍友的手机!晚安!”   

       

     “……晚安w”   

       

     舒谦收到了最后一条回信后松了口气,删掉了整个会话后再次把半个身子探出了床铺:“李雨化!手机还你!”说着就把手机往对面的下铺上一扔。   

       

     李雨化听见此话后抬起了头,却正好看见手里拿着手机的舒谦扬手要把手机扔过来。“啊……啊等等别扔!…啊啊啊!!”话还没说完一个手机就直直飞了过来,他连忙伸手去接,手还滑了一下差点把手机摔下床铺。“都说别扔了……”李雨化一脸无奈地说。   

       

     “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不借我手机用了啊啊啊!”舒谦急忙道歉。   

       

     “好啦好啦,这都十点多了,洗洗睡吧都。”之前在桌子旁看书的吕叶现在早已收拾好了书包,一脸轻松地走进了洗手间。   

       

     “好好好睡觉睡觉!早睡明天才有精力学习嘛——”舒谦伸了个懒腰,转身从上铺爬了下来,准备去洗刷了。   

       

    ===================================================        

     “明天……没错,高一(1)班的课……是上午第三节呢。”   

       

     按下了手机的关机键,舒龙陶望了一眼窗外的学生宿舍楼,便坐在了教职工单人间的床铺上,嘴角勾起了一丝浅浅的弧度。   

       

     “好好期待吧……明天的化学课,给你一个大惊喜哦。——我亲爱的弟弟。”   

       

        

       

      二。   

       

        

       

     第二天。   

       

     上午做完学校那傻乎乎的韵律操后,学生们陆续都回到了教室。   

       

     “啊——呼!”舒谦一进到教室就直奔自己的位置,拿起桌子下的水壶猛灌了几口后整个身子“咣叽”一下倒在了椅子上。“下节就是化学课了——!啊啊啊稍微有点小期待呢,是个怎样的老师呢——”为了把这份悬念留到最后,昨天他还拒绝了同学一起去偷窥理化办公室的请求。据班里一些比较八卦的女生的小道消息称是个帅哥……啊啊啊不想了,等看到了不就知道了吗!耐心,耐心——舒谦一伸头看到了同位的手表,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   

    ===================================================       

     “还有五分钟。”理化办公室里,刚看完时间的舒龙陶将手机放回了衣服口袋里,随后转头对邻桌的物理老师任幸说:“据我所知,已经有学生说你很骚了呢。真的不考虑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吗?”   

       

    “从娘胎里生出来就长这样啊,还怎么改。”任幸爱理不理地回了句。   

       

    “比如说,把耳环摘掉。身为教师,本来就不应该戴好几个耳环耳钉的嘛。更何况你连头发都带挑染的,没人说你是杀马特才奇怪吧。”舒龙陶轻笑两声,拿起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化学书,“我该上课去了,先走一步哦”这样说着,离开了理化办公室。   

       

    “杀马特又怎么了……”任幸把胳膊支在桌面上,一手托腮,默默地吐槽道。   

       

    ===================================================   

       

     舒谦从桌洞里摸出了化学课本和准备好的笔记本,和笔袋一起摆好,然后就趁着老师还没来转头和后座的森繁聊起了天。   

       

     “森繁——诶你看的啥?”舒谦一转头,正巧看见森繁手里正拿着一个谜之小本本,森繁吓得赶紧把那个小本本收进了桌洞里。“啊不不不没没没什么。”森繁强装镇定的回了一句。   

       

     舒谦一见森繁是这种反应,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便摆出了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说:“诶——别唬我绝对有啥的啦!难道……”他摆出一副十分八卦的笑容,怪里怪气地说:“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才才才才才不是!别乱说啊你!”森繁急了,一把掏出了刚刚的那个小本本,——是一位学姐借给他的课堂笔记。“都说了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啦!”   

       

     “什么嘛——我还以为是会长的小本本呢。”舒谦装作很失望的样子,再次凑了过去,说:“那你刚刚被我发现时为什么那么慌啊?~”   

       

     “因为是我的秘密武器不想让你们发现而已!”森繁赶紧抢着解释道。一转眼却发现舒谦正伸手想把那本笔记从他手上抢走,他急忙把那本笔记往自己的怀里一掖,舒谦整个人便“砰”的一声趴在了森繁的桌子上。   

       

     “起来啦你!”森繁把舒谦推了回去。突然班里响起了一声喊:“老师来了!”同时在后门处闪过了一道黑影,吓得两个人赶紧坐回了位置上。   

       

      舒谦打起精神,坐正,心里默默想道:“好的老师要来了!会是个怎样的——”   

       

      他还没来得及在心里把那句话说完,他们的化学老师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诶?”   

       

    ===================================================   

       

     还有一分钟。   

       

     冷静,冷静,这时候不能紧张……舒龙陶现在正在前往高一(1)班教室的路上。一想到马上就能在教室里以一名教师的身份与他的弟弟见面,他就忍不住地心跳加速。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再慢慢吐出来,心里不断想着,要冷静,不要慌,拿出自己前几次的状态来,放松,放松——他伸手扯了扯自己的黑领带,不由得开始对舒谦的表现有些许期待了起来,前进的脚步也随之加快了些。   

       

     前面就是高一(1)班的教室了。舒龙陶最后行了一次深呼吸,稍稍放缓脚步,脸上再次挂上那幅职业性的微笑,最后几步站定在敞开的教室门前,稍稍探头望向了教室内部。   

       

     ——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那个孩子,此刻正呆呆地与他对视着。   

       

     舒龙陶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怎样,对我带给你的这份惊喜满意吗,舒谦?”   

       

    ===================================================      

     诶?   

       

     …………哎哎哎哎哎?!   

       

     在与那位化学老师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舒谦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整个人呆在了原地。此刻他的心中就像是千万头羊驼在空旷的大草原上狂奔——不不不这样的比喻还远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震惊。   

       

    “哥……哥哥?!”   

       

        

       

     他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没有干出“当着舍友的面发誓'如果带我们班的化学老师是我哥我就当场食翔'”这样的蠢事。舒谦突然注意到化学老师的神色有了变化,似乎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脑内还说着“计划通”……这是赤裸裸的嘲讽啊嘲讽!似乎就是在同一时间他又回忆起了昨晚短信的内容——什么哥哥明明还说了让我期待一下化学老师——我有期待啊你怎么能这样欺骗我的感情?!或者说你其实下了好大一盘棋还是挖了坑等我来跳?!不不不现在是上课我要冷静冷静——发生了这种事情还冷静个头啊!   

       

     其实刚刚舒谦所有的心理活动都是在那一两秒内发生的。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他的哥哥——不,应该说是他们的化学老师——就已经迈步走上了讲台,而舒谦却依旧是一幅石化的表情呆呆地盯着教室门口。   

       

     但舒谦自己无法冷静的话自然有事情能帮他冷静下来。坐在舒谦旁边的一个女生发现了舒谦的异样,稍稍偏过头,然后捅了捅舒谦,小声向他提醒道:“嘿嘿嘿舒谦,你怎么了?老师都来了诶,快点坐好啦——”   

       

     “诶诶诶?!”突然被同桌捅了一下的舒谦被吓得不轻,愣了半秒钟后他猛地一下子回过神来,赶紧摆正姿势,夸张地深吸一大口气然后再猛地吐出来,努力装出一副“我很淡定我真的很淡定我已经不能再淡定了”的样子,虽然他自己的动作一点都不淡定。同桌的女生偏过头,用一股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舒谦,随后无奈地转回了头。   

       

        

       

     说实话刚刚那整整一节课的时间舒谦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糊里糊涂混过去的。大概就是一边在心里大喊卧槽一边装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哦”的普通学生样子就混过了一节课。老师刚刚离开教室,舒谦就像一只漏气了的气球一样一脸死相地瘫在了桌子上。后座的森繁戳了戳他的后背,问他:“刚刚那节课你怎么了?刚上课就见你跟被吓飞了魂似的,那老师没什么问题吧?还是说你见鬼了?……我就随便一说。”   

       

     怎么可能没问题。   

       

     舒谦慢慢坐了起来,认真地转过身和森繁解释道:“我只是今天早晨去食堂买早点的时候和那个老师见过一面而已。当时我见到老师就赶紧问好了没想到老师他居然还笑着回了我一句'早安',然后我买完早点就走了,没想到他居然就是带我们班的老师——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你别想那么多。”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今天早上他根本就没进食堂,因为昨天手贱买了太多果冻把今天早饭钱给花掉了,所以今天的早点是吕叶帮他打的。幸好森繁没看见。   

       

     “什么嘛,这种事的话你根本没必要如此大惊小怪啊。”森繁抱怨了一句,“——对了舒谦啊,我才注意到咱化学老师跟你一个姓诶,'舒'这个姓应该不常见吧,难不成你跟老师有什么亲戚关系?…………当我没说。”他见舒谦脸色有点不正常,赶紧识相地闭了嘴。   

       

     卧槽。舒谦紧张地吞了口口水,你可千万别乱猜啊森繁。   

       

    ===================================================      

     “我回来了。”   

       

     下课几分钟后,刚刚回到办公室的舒龙陶正在收拾教案,正准备去上课的任幸就凑了过来,瞥了眼舒龙陶贴在桌前的课程表,随口问道:“刚才是一班的第一节课啊,感觉怎样啊小舒?”   

       

     “我比你大,你该喊我哥的。”舒龙陶收拾好了桌面,微笑着回应了一句:“感觉不错啊,毕竟昨天也已经上过几节课了……而且弟弟他当时看见我后的反应也很有趣呢。”   

       

     “……弟弟?”   

       

        

       

     三。   

       

              

       

     当天晚上。   

       

     “李雨化……再借我手机用一下好吗,拜托了。”   

       

     从舍友那里借来手机后,舒谦和往日一样在新建消息的收信人一栏里填上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却许久不知该如何开口。迟疑了约一分钟后,他才慢慢的往手机上打了两个字,随后按下了发送键。   

       

    ===================================================   

       

     当晚早早就回到了寝室的舒龙陶已经等了十多分钟了,却依旧没有等到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正当他心不在焉地翻看着一本自己带过来的学术周刊的时候,放在桌旁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他像是触发了条件反射一般迅速拿过手机,正好看到了昨天晚上的那条会话下又有了一个新消息提醒,他便急忙点开了那条会话,却看到对方发来了这么一条短信:   

       

     “老师……”   

       

     ……噗。   

       

     糟糕了啊我是不是有点玩得太过了……没问题吗舒谦一副三观受到了冲击的样子。本来我真的只是想让弟弟惊喜一下的啊现在好像反而变成惊吓了,这绝对不会没关系吧……舒龙陶无奈地笑了笑,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   

       

              

     “从今往后请多指教啦,我的学生。”   

       

        

       

        

       

    =====================前篇上    END=====================   

      

     

CONTENT

总述

WLⅠ-1st lap 无法得到救赎的故事

WLⅠ-2nd lap 追随往昔记忆的故事

WLⅢ-本篇 神明与死灵祭的故事

WLⅢ-前日谈 导向绝望深渊的故事

Another Story-世界夹缝λ

Another World-WL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