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邪教+

+后妈邪教+

总之欢迎各位后妈组团卖孩子(。没事虐虐孩子,高兴了直接发馊便当嗯(´・_・`)

q群:【370241085 】作者我们来谈人参(。话说你们倒是加个群……这边十八九号人了群里一个没有……

  • 9 投稿数
  • 42 参与人数
  • 24 角色数
  • 49 关注人数
  • 【弹丸WB2】5.9章 图书馆日兔里的空想

    一瓶奈奈汁
    2015/03/04
    +展开

    既然男盆友都死了就把这段儿扔后妈组里好了_(:3"∠)_

    -------------------------

    说好的摸尸体但貌似没怎么摸() 

    语序错乱的流水账 

    应该有BUG 

    BGM 二宫和也 - 梦 http://v.yinyuetai.com/video/53676 

    ↑其实跟这文没啥关系_(:3"∠)_主要是我写分手()都听这首() 

     

     

     

    0. 

     

    撇捺横撇竖横折勾竖。 

     

    点横竖折撇横折勾横横横横竖横。 

     

    希望。 

     

    明明是很简单的两个汉字。 

     

    然而日兔里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此时的她只觉得眼前的希望比这笔划还要更零碎,零碎到让自己眼花缭乱不能直视。 

     

     

     

    1. 

     

     

     

    “嘎嘎嘎嘎嘎嘎嘎,没错这次的凶手就是超高校级的导演和超高校级的保育员两位同学没错啦!”企鹅助欢快的语气让它原本聒噪的声音更加让人烦躁,与现场的气氛造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企鹅倒是一脸不怕事儿多的神情继续搭着话,“这次投票有同学并没有按投票键哟——不过老师我大人有大量,这次就先不计较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了,但以后就——” 

     

    日兔里握紧了怀里厚重的字典,没有投票的人就是她。 

    投票处决这种事她本身还是有一些排斥,但毕竟之前的人与自己也没有太大交情,于是也还算能不会过分纠结的按下按键。 

     

    但这次不一样,虽然本人一脸释然的笑容,甚至有带着些期待着被处决那一刻的神情,如此这般的帕夫.柴可夫斯基,也是自己最喜欢的人,是这次学级裁判的主角。 

     

    “呐呐日兔里酱、我可是都看到了哟——你怎么可以不投票呢,不怕那个企鹅处罚你么?”隔着一个空位,帕夫君带着些许责怪的表情看着日兔里,“明明给凶手投票也是这个世界的固有规律,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充满了主观观念的举动呢——还是说这里的剧本就是让你不去投票?” 

     

    “日兔里才不管什么投票呢……反正这里是帕夫君口中的虚拟世界,那就算因为没投票而被惩罚——按你的理论只要重新读档就好了……!” 

     

     

     

    2. 

     

    不知是不是因为童年就习惯于独处,日兔里有意无意的与人群都保留着一定程度的距离。 

     

    不说话、不接触,问题就能与自己越来越远直至不见——也不能说是消失,只能说是自主性的无视而已。 

    好像只要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什么都就都不存在了。 

    所以最初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日兔里甚至产生了一丝愉悦的情绪。在这个相对密闭的环境里,自己需要面对的只有29位并不熟悉也没必要过分亲热的[同学]和一只企鹅,而地球上剩余那七十亿和自己便完全没了关系。 

    独自一人不去接触一切,默默地旁观着所有却又不参与其中。 

    如果可能,一直生活在这儿就好了。 

    然而有个人—— 

    “别再沮丧了!开心起来吧!” 

    带着仿佛带光的闪亮微笑—— 

    “比起企鹅的话,我更愿意相信大家能团结起来。” 

    这样对自己说—— 

    “如果一起努力,一定能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如此闪亮的人,高高在上的人,仿佛是哪个神明送来的人,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日兔里也不敢直接看过去,涨红着脸偷偷瞟过去一眼然后小声回答着自己也相信。 

    如果是和他一起的话,也许——只是也许——离开了这里也能生活得下去吧。 

    虽然当时就觉得,离开这里——就和做梦没什么两样。 

     

    3. 

    结束了投票后便开始了企鹅最期待的处刑时间。 

    就在日兔里发呆的那么一会儿,刚刚还在身边的帕夫已经被带到另一个地方,而裁判场的眼前只剩下了不知何时出现的屏幕显示着实况画面。 

    喧闹的场景,欢快的音乐,而配合出现的则是一地鲜血和身首异处的尸体,看着这些的日兔里忍不住感觉到了一阵反胃。 

    转眼行刑结束,大家都纷纷离开,日兔里捂着肚子酝酿着感情让自己别在人前留下个不雅的模样,磨磨蹭蹭的退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却又迟迟不想离开,最后终于忍不住又跑回到企鹅的位置上质问起来。 

    “呐、企鹅桑……帕夫君的尸体最后会怎样……会被带出去么……” 

    “嘎嘎嘎嘎嘎——老师我可不能告诉你这件事儿呀毕竟涉及到商业机密呢嘎嘎嘎嘎嘎嘎。” 

    “是么……”日兔里微微点了点头,“也是呢——企鹅桑你也没必要……把这个告诉日兔里……” 

    “不过啊——”企鹅的声调诡异的提升了起来,“经过这件事想必老师我也能成功教育你了吧?可不能轻信任何人哟——毕竟这里的大家只是互相杀戮杀戮杀戮杀戮的同伴而已啊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可是这样的话,就连他是否真的存在过也没法确定了呢。 

     

    4. 

    日兔里也不是没有过其他执着的人,不过蛮神奇的,那些人总会不声不响的消失不见。 

    且不说连脸都没见过的亲生父母,也不提多灾多病的图书馆大叔。年幼时的玩伴到最后都嫌弃自己而逐渐离开,过去的同学也逐渐与自己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就连难得有好感的男生也在没什么交集就转学从此再也不见。 

    日兔里曾经有过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对她说名字就像个和你纠缠不清的诅咒一般,从生到死都跟着你。日兔里有时候想自己的名字应该就是个蛮厉害的咒语,日兔里(hitori)一人(hitori)独(hitori),不管怎么解读都是独自一人的意思。就连那个向自己灌输了这个思想的人最后都说着“日兔里果然是一个人啊”而消失不见。 

    日兔里晃晃荡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既然是hitori,那就一直hitori好了。 

     

    5. 

    日兔里再回过神来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 

    其实一直闷在屋里的她并没有什么时间观念,不过毕竟企鹅的早安铃声依然存在,所以姑且应该是早晨没错。不过此时的日兔里没闲心也没余力来搭理一向聒噪的早安铃声。 

    不过时间也没容得她继续清闲下去。原本只想继续闷在屋里的日兔里听到了敲门声。 

    其实日兔里倒是挺想无视这敲门声——尤其是当得知门外的人是那个没什么魄力的哭哭前辈后让她更加坚持来这个想法。 

    “那个……图书馆同学……不知道是哪里捡到的东西……我觉得交给你比较好……”宇佐美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拿捏着措词,“应该是帕夫同学……留下来的东西吧……” 

    房间里依然没有回应让宇佐美有些打退堂鼓,但毫无成果又怕企鹅会怪罪下来,弄得他紧张的都想咬指甲,却又在下一秒钟看到眼前的房门拉开了一道缝。 

    “……是什么东西…?” 

     

    6. 

    淡蓝色的领巾,沾着些许已经变暗了的血迹,就这样出现在日兔里的面前。 

    日兔里当然是记得这东西的。帕夫有空没空会对自己开些无伤痒痛的玩笑,比如捏脸蹭鼻子摸摸头之类的。在这种时候日兔里会觉得那个人距离自己有那么近,鲜亮颜色的领巾也在自己眼前晃啊晃。 

    一起逛夜市的时候,一起坐摩天轮的时候,一起看电影的时候,一起打牌的时候,感觉两个人就是这样一直在一起。 

    “……如果日兔里带着这东西是不是就不算是一个人了……” 

    突如其来的开口把宇佐美弄得一愣,虽没太明白眼前学妹是什么意思但也条件反射的嗯了一声。 

    “总之我们下去吧……企鹅老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说……” 

    日兔里不声不响的把手上的领巾绑在头发上,然后跟着宇佐美出了门。 

     

    7. 

    其实梦早已经醒了,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继续发着白日梦罢了。 

    相关角色

    • Layla:

      呜呜呜呜呜呜看哭了…………摸摸日兔里,不是故意要留下你一个人的呜呜呜呜呜戴着领巾我们一直在一起!!!!!!最终章加油!!!!!!

      2015/03/04 06:47:23 回复
    • 一瓶奈奈汁:回复 Layla

      竟然不嫌弃这篇通篇语病的东西……快回家做好吃的去等老婆杀青了给老婆接风!话说我flag立得这么狠都没人来杀我一下总觉得好浪费呢……ˊ_>ˋ

      2015/03/04 09:38:07 回复
    • Layla:回复 一瓶奈奈汁

      好好好~我热好可可等你~~~

      2015/03/04 13:45:12 回复
    • Mill:

      不剪发吗【X

      2015/03/04 14:13:11 回复
    • 一瓶奈奈汁:回复 Mill

      我还打算多自闭一阵儿才不剪头发呢【】毕竟板寸不好画【】

      2015/03/04 14:32:08 回复
  • 【回り続ける 歯車には成り下がらない】

    【回り続ける 歯車には成り下がらない】

    绯翼/C.rayon
    2015/02/25
    +展开

    【入企划坑头一次画了完成度比较高的图··· 

    总之就是sodie的黑历史,凑合着看吧 

    标题是this game的第一句歌词,循环了一天了又燃又好听,安利!

    觉得挺后妈的干脆投个小组··】 

    相关角色

    黑历史 回忆杀
    评论(0) 收藏(0)
  • 限时战争—第二时段—

    晴空万里
    2014/08/24
    +展开

    完全是意外的提早杀青(点蜡)写着死亡戏第一次灵感涌现我一定是后妈【

    就算要死也要放闪光弹(不对)

    结果整个企划基本只和CP互动过是怎样囧

    ============================================================

    ―第二时段―

    TIME 0:00

    鈍感,在身体中游走。亚兰达为了温存体力坐在门前睡着了。看了一眼时钟,0时0分。完全重叠的时刻,平时的她正在酒场中东奔西跑地应对着人流,幸运的话可能有人来挑战飞镖——

    飞镖。这个曾经是她熟悉不过的词汇在短短一天异样地陌生,瞬间把她拉回冰冷现实。这里没有酒场温暖的火堆,没有热闹的高谈阔论,人心最可怕最扭曲的欲望比这个凌晨时刻的船只更为凄寒。

    而最为令人心寒的莫过于刚刚把她从浅眠中唤醒的广播。机械音难以掩饰的愉悦,抱怨着不刺激不好玩。不过死了一个人啊,比她想象中的少,也许船上和她一样曾经只是无比平凡的存在的人不少。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关系了,从上了这艘船的那一刻,他们的双手早已染上鲜血。为了自己的欲望让别人的鲜血流了一地,以自己的鲜血作为代价。没错,谁也一样,既是加害者也是被害者,只是看谁能笑到最后而已。

    TIME 2:00

    亚兰达在再次小睡了一下以后终于打算出去了。她当然没打算在刚刚那个C刺激完大家的广播完了以后马上出门,她又不是笨蛋。处于劣势的她根本不适合任何轻举妄动,只是果然不出去不行了吗。

    她活动了一下身体,温度逐渐向僵硬的肢体传达。她还是第一次完全跟着本能和直觉活动,这样的感觉也不坏。她拿上弓枪,她已经决定了,不会用就直接当钝器;至于箭,虽然比不上飞镖但是当成利器是没问题的,而且还能试着投掷一下。打开门,她的战斗开始。

    大概在十分钟之后她就认为自己做错了决定。小心翼翼地一边不要遇到人,一边向楼梯口移动。正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先客。那个每次她跟从直觉都会遇见的男人。

    「西泽尔。」她轻声如同叹息,溶解在紧绷的空气中。不知道是不是这声如同棉絮的声音起了化学反应。在气氛进一步进入一瞬即发的地步之前,突然不可思议地缓和下来。

    是眼前这个男人,他放下了戒备。为何,她根本不懂。却迎上了他审视的视线。她不怕他,至少希望之前的见面不要让他有这个误解。

    「怎么知道的?」西泽尔如同在喉头挤出声音一样,困难地问着。这么说来她还是第一次和他对话,略带嘶哑的声音第一次向着她。

    她不说话,又是一阵沉默。「名字?」他丢来了第二个疑问。这次她回答得爽快,「亚兰达。」

    她感觉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只是最后只听到他说:「开战吧。」正合她意。

    她握紧手上的弓枪,感受着别在腰间的箭。真是不公平,这家伙的体积让她只能拿在手上,相信他也看见了,只是到现在她还不知道他的武器是什么。

    只看到西泽尔用仅有的左手迅速地拿出了鞭子,马上向亚兰达袭来。她左手一举就用弓枪去挡,对于习惯了看着直飞的飞镖的她这样的速度并不是难事。这么一来一回她虽然没有进攻,但是倒不是处于劣势。

    只是她很清楚,她没有出全力,拿着弓枪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不知道有没有被对方发现。她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冷静,可是在感受挡下鞭子的触感只是愈发恐惧。

    只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眼前这一个人同样没有出全力。就是这样她才没有办法拿出弓箭。

    突然她觉得很不爽。他才不是这种货色。她不会看错!不会看错他的眼神,那个足以压倒她的斗志,他眼中的生存欲望才不止是这样的东西。为什么要手下留情,她不懂,更不满。

    她咬了咬牙,「来啊,你要活着,不是吗?」完全地挑衅。她在赌,连她也说不出原因地,拿她的生命去赌他斗志的真伪。如果他还是下不了手,就证明她赌输了,她便要亲手了结他。

    不知道幸还是不幸,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终于看到了被犹豫挡着的斗志在他眼中变的清晰。鞭子加快速度袭来,毫无章法可言,只是本能地挥舞着。她一下下抵挡着用鞭子呐喊着他要生存的吼叫,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一如她接受挑战的时候,自信、从容、期待。

    要这样才行,她紧盯着他的脸,就是这样。无感情的瞳孔涌出光彩,就看看谁的斗志比较厉害!

    她右手摸出一把箭,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投掷了出去。准确的轨道在经过途中鞭子引起的气流时可惜地偏差,只擦伤了他的左肩。她再投掷了几支,可惜在气流影响下加上他的戒备,只能擦伤无关重要的部位。

    她改变策略,正打算拿着弓箭当作利器使用,一下子拉近距离,让他措手不及的时候,右手突然被他的鞭子不经意的打到。

    接下来不过是几秒的事,她止不住地颤抖,右手的弓箭落下,左手的弓枪忘了防备。一下拉近距离的是他,勒住了她的脖子,抵在墙边。

    一开始他没有勒得很紧,所以她看得见他眼中的疑惑。只是随着他的疑惑烟消云散,手上施力愈发加强,她开始没有闲心去读他的表情。

    实际上她也没有这个余裕,鞭子的感触唤起了她最恶心的记忆。她的眼睛失神,掉进了自己的回忆里难以自拔。

    发生在八岁那年的事,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在酒场安家,跟着母亲四处流离失所。那时候她们在贫民窟的一角,那天她不过是想出去买点面包,这样的钱她们还是有的。只是回来的时候被贫民窟的小孩发现,不愿交出面包的她遭到了她人生中最大的屈辱。

    带头的小伙子接过小弟不知从哪找来的绳子,把她绑了在柱子上,耻笑着她。就因为她是妓/女的女儿。他们在她身上撒/尿,说是适合她的肮脏。后来他们还试着强/暴她,在她的哭喊之中撕破了她的衣服。她已经忘记了最后是怎么脱身才保住自己的清白,她记得的只有「那是妓/女的女儿啊,将来也是妓/女吧」,残酷的宣告。

    愈来愈紧的鞭子触感,和回忆中绑着身体的部分完全不同,却一样把她逼到绝境。她已经分不清哪边才是现实,难以呼吸却竭力喊着「我……不肮脏……!」视线变得模糊,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哭,有没有自那次之后第一次的哭泣。

    「我不肮脏!我不肮脏!」音节拼凑出的只剩下这一句。她极力想摆脱缠绕的感觉,却无力掉进可怕的漩涡,恍惚她还在那一天中挣扎。是不是她从来没有逃脱过,是不是她就这样成为了肮脏的女人。

    冰冷的触感在脸颊上落下,一下,一下。慢慢地她眼前的贫民窟一角终于散去,换成了黑色的发丝以及放大了的脸庞。他的吻一下下落下,很冰冷,可是她却感受到温暖。「没关系。」如同他的吻一样轻的呢喃。「你不肮脏。」

    突然她就看到了那日的记忆破碎,他的轻柔洗刷着当日那群人的粗暴。她恢复了神志,看着他也停止了动作。在意识朦胧的最后,她用尽力气说了最后一句话,直视他的眼睛,满意地看着他眼中不灭的火。

    「……活下去。」

    相关角色

    企划 正文 杀青
    评论(4) 收藏(1)
  • 【古伊三人】&【阿克斯二人】第二时段互动

    伏七与咖喱蓝
    2014/08/24
    +展开

       DAY 2-[00:00]

       

       ——兹拉——

       

       “目前的死者:Iron,以及F。”

       C的声音带着令人厌恶的笑意,从船内广播扩散到游轮海腥味的冰冷空气。

       

       ——嗡——

       

       ……不认识。不过话说回来这船上认识的都在身边,那么这个广播不听也没关系吧。

       古伊搂着和一的肩膀,满足地笑起来。

       “呐呐小和一,我这才想起来问,你的武器是什么来着?”

       “……一盒图钉。”少年没心没肺又像是有些委屈地耸耸肩,然后一把推开古伊。“喂你好重的,别压着我啊。”

       旁边的西泽尔任劳任怨地帮他俩提着选好的盒饭,惯常冷漠的脸也显出一点微微的柔和。

       “什么嘛小和一,我这可是为了保护你哟♪”古伊不依不挠地又把和一揽在怀里,凑在耳边吹了口气:“乖啦,我这是怕你有危险,才不是……”

       “想占便宜啊或者想占便宜啊之类的呢。”西泽尔面无表情地接着话。

       “西泽尔你好烦啦——?!”

       古伊抱怨,然后哈哈哈地笑起来。

       

       ——兹兹——

       

       古伊忽然摇晃了一下。眼睛有一瞬间的失焦。

       不适。

       他扶着护目镜没有盖住的额头部分,对着发现异常的挚友动作浮夸地晃了晃脑袋。

       “哎呀西泽尔我好像晕船了☆怎么办头好晕啦,小和一借我靠一下~”

       “啧,别闹。”西泽尔放下了心中的疑窦,鄙视地看着他,“以前一起出来那么多次也没听说过你晕船?”

       “呼呼呼这次是真的啦~”

       古伊没骨架一样倚在和一身上,满意地看着少年脸上担忧的表情消失。

       眼底浑浊一片。

       

       「小和一小和一小和一……和一和一和一和一和一亲爱的——」

       

       ——嗡嗡——

       这种不适的感觉。

       有点……熟悉。

       

       「但是不行。」

       「我还要……保护他们呢。」

       

       古伊握紧手中的刀,依然充当三人中最活跃的那个。

       走廊的空间在灰白的灯光下诡异地扭曲着。

       

       [SOMETIMES]

       

       他们,是有多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呢。

       尽管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尽管大概终将面对互相残杀的结局。

       不过反过来说的话……这艘船反而意外地单纯。

       弱肉强食就够了。——除了自己以外都是敌人。

       不断杀人就对了。——欺骗背叛偷袭什么都好。

       啊当然啦,如果你觉得人性比什么都重要的话也可以缩在自己的房间里哦。或者出去救人也可以,不过要小心会被自己救下来的人在背后捅一刀呢。

       

       「哈哈,如果有人性的话……就不会来到这船上了吧。」

       

       ——兹——

       

       所以,如果有谁是你重要的、最重要的……一定要小心呀。

       广播的杂音一点点扭曲地变了调子,如同恶魔的低语在耳边响起。

       古伊的眼睛从锐利的暗银变成污浊的灰黑。

       

       「要、保护好……西泽尔……和一。」

       「其他的人……杀死。全部……」

       不同的声音这么说着,在他的脑中回荡。

       ——不行。

       和一会害怕。不能……不能让他看到。

       和一是最重要的。和一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会帮你善后的。——记忆里有人这么说着,微笑着轻揉少年的头发。

       

       ——嗡——

       晕眩。

       黑暗无一丝光亮的空间里,难以计数的声音残片一般响起。

       「谁、在靠近」

       「会危害到 和一」

       「和一 西泽尔 会 受伤」

       「会、死」

       「杀了 他们 会伤害和一的」

       「保护好……保护好西泽尔 和一」

       

       “古伊,怎么了?”“喂,你没事吧。”

       「啊啊,是他们……」

       青年一下子清醒过来,扯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都说了我晕船你们还不信?来来来小和一给我靠一下,就一下嘛♪”

       “……哦。”

       

       在他醒过来的刹那,古伊终于听清了。

       那些声音,都是——他自己啊。

       

       [1:08]

       少年捡起小刀,出于礼貌把刀刃对着自己,把刀柄递给对方。

       “啊这个……掉出来了。”

       

       刀刃的寒光在古伊眼里闪成一片。

       「是的和一。我会为你善后,所以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然后少年在这危机四伏的船上,把利刃对准了自己。】

       

       对面金发的青年同样礼貌地点了点头,谨慎地伸手想接过武器。

       【对面金发的青年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顺势把小刀推进了少年的身体。】

       

       古伊松开手,刀鞘滑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眼前」的景象与「记忆中」的什么重合。

       他矮身绕过和一,对他面前的陌生人挥刀。刀刃的破空声冲击着他的鼓膜,引起连锁反应般的一片杂音轰鸣。

       

       “这是……唐刀吗!?”金发青年露出猝不及防的惊诧神色,一把抢过和一手中的银质刀具,身体几乎躲闪不及。

       【“嗤,弱小的废物!”金发青年说出与记忆中一般无二的台词,抽出刀子,鲜血染红了银色的刀刃和少年的外衣。】

       

       古伊脸上涌起一片病态的潮红,空洞的瞳孔周围满是血丝。

       「杀了你」

       「伤害和一的人,绝不 放过」

       “小心——”

       刀锋被不知什么材质的簪子架在金发青年的头顶。金属摩擦使得簪子上爆出几个微小的火花,古伊握刀的手指微微一麻。

       

       “喂,古伊!快回来!”西泽尔稍显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们伤了和一!杀了他们!”挚友在身后这么说着。杂音巨大,发出有节奏的嘎嘎声——像是在笑。】

       

       “……死。”

       古伊的身形摇晃一下,握刀的手又紧了几分。他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意识中只剩下C那恶魔一般的笑声和「杀死他们」。一把一米长的唐刀被他挥出了惯用的短型匕首的架势,——不断地朝着对方的要害处挥刀!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谁附耳轻笑,“我是怎么教你的?即使现在不是用短型匕首应该也能做到吧?”

       “你现在在做什么?跟敌人打闹吗?”】

       

       “我在……做什么。”

       古伊的表情一片空白。

       

       【“你这个,什么都保护不了的废物。”

       有谁握住他的手臂,操纵着他抬手,——然后重重落下!

       鲜血带着温度,溅了他一身。嘴里满是血腥的味道。】

       

       “好了赶紧住手吧古伊!”少年从背后抱住他。

       「——和一……?」

       熟悉的温度让他条件反射般的安定下来。握着刀的手渐渐收了力气。

       

       没有血,没有笑声,没有挚友仇恨的咆哮。他在他的少年怀里。

       一切都是幻觉。

       

       古伊几乎是感激上天地松了口气。他看着对面由于自己收刀不及时而终究受了点伤的青年,扯扯嘴角。

       “算了……”毕竟主动攻击的是自己。古伊挑起眉,察觉对方由于这神展开而怔愣的表情,一点都不心虚地嗤笑:“还在愣着呐?这次算是饶过你了吧,之前是我的错。”

       “啊看来是这样呢。”对方青年不服输地顶了一句,随即被同伴敲着脑袋训斥。

       西泽尔发觉了他在没诚意的道歉下潜藏着的心有余悸,无奈地帮忙开口,“嘛总之就是这样了。”黑发的挚友伸手抓住古伊的胳膊,“虽然很抱歉但是这件事是古伊的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请你们谅解。” 

       “在下是西泽尔……那么,请多指教。” 

       “……喔。”

       

       啊哈哈西泽尔连社交恐惧都克服了……看起来的确是很生气的样子呢。

       古伊尴尬地被他扯着,眼睛忍不住看着两个同伴脸上如出一辙的愤怒样子。

       ——这下惨了。

       

       [SOMETIMES]

       

       在不易察觉的时候,广播播放器再次「嗡」地响了一声。

       

    相关角色

    精神污染 表【里】不一
    评论(7) 收藏(2)
  • #限时战争##20题#

    #限时战争##20题#

    伏七与咖喱蓝
    2014/08/02
    +展开

    #限时战争##20题##后期虐心向##不同的结局总之都是虐##大家好我是BE之神哈哈哈哈哈哈【滚#题XX.并不是不写,只是觉得这一句话就已经够了。——其实是写BE收不住手写不出来HE了哈哈哈哈哈不要在意(。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1)
  • BE30题-到死都没有说出口

    BE30题-到死都没有说出口

    enaqiu
    2014/06/01
    +展开

    相关角色

    医生 天才土豪卓 记者 BE30题
    评论(0) 收藏(0)
  • 【二设】记者的官方生平介绍

    enaqiu
    2014/06/01
    +展开

    利奥波德•劳伦斯(1899~1970),爱尔兰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负盛名的传奇记者之一。中学时曾经历过一战时德国对伦敦的飞艇空袭,于上世纪20年代初成为《泰晤士报》的一名摄影记者,30年代因反对《泰晤士报》当时所支持的英国绥靖政策借外出采风和友人一同离开伦敦。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脱离《泰晤士报》成为独立摄影师并活跃在欧洲西线战场。在此期间,他发表了大量第一手的珍贵摄影资料。40年代中期,受《泰晤士报》邀请为战争撰写专稿。二战结束后,离开英国在世界各地继续着身为记者的职责,展现和揭露战争为人们带来的伤痛,代表作是1948年出版的影集《战争为我们带来了什么》。40年代末曾受邀前往苏联,此后一直致力于阻止新的世界大战的爆发,呼吁世界性的和平。60年代美国宣布介入越南战争后前往越南,因感染疟疾滞留在当地,于1970年11月不幸在帕齐台风中遇难。同年3月,由59个国家共同签订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正式生效,愿他所企盼的和平可以真正到来。

    相关角色

    BE 天才土豪卓 记者 二次设定
    评论(0) 收藏(0)
  • 记者&医生的伪结局【二设&BE慎】

    记者&医生的伪结局【二设&BE慎】

    enaqiu
    2014/06/01
    +展开

    医生的BE的后续情节……

    实际投骰测试了一下~\(≧▽≦)/~

    相关角色

  • 【忍法帖】难知如阴【第三点五章】

    【忍法帖】难知如阴【第三点五章】

    Wi♑gs
    2014/05/14
    +展开

    BGM【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3509376】角色补完,前情【http://elfartworld.com/works/8025/】……我区区一个死人就不用什么完成度了吧?!画质陡然掉到盗摄水准不要在意!谢谢伊贺好对手弥七郎w!嘿嘿大家决战加油ヾ(。`Д´。)ノ

    相关角色

    忍法帖
    评论(34) 收藏(32)
    • 艾欧泽亚贫民:

      沙发——————!!!!!!!!!!

      2014/05/14 21:21:33 回复
    • 失踪章鱼:

      狭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4/05/14 21:22:28 回复
    • 安静海带:

      狭云啊啊啊啊啊啊啊————————————————悲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后一张破坏气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4/05/14 21:24:52 回复
    • 艾欧泽亚贫民:

      QAQ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狭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去接你啊啊啊啊啊——————!!!!!

      2014/05/14 21:26:13 回复
    • 煌煌: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狭云啊!!!!!

      2014/05/14 21:26:22 回复
    • 北极的大马哈鱼:

      我要哭死了………………………………………………………………………………………………………………………………………………………………………………………………………………………………………………………………………………

      2014/05/14 21:29:22 回复
    • σ_σ:

      卧槽是人吗……………………………………………………………………一边吃着CP的糖,一边被虐梗心塞得慌………………(吃草猫.jpg

      2014/05/14 21:32:30 回复
    • 八一二:

      狭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2014/05/14 22:07:15 回复
    • Wi♑gs:回复 失踪章鱼

      呵呵,还不把披风烧给我(X

      2014/05/14 22:47:55 回复
    • Wi♑gs:回复 安静海带

      为了答谢红薯长久以来的支持还是得叫它出个场……

      2014/05/14 22:48:19 回复
    • 失踪章鱼:回复 Wi♑gs

      烧给你烧给你 备用的也烧(大哭

      2014/05/14 22:48:23 回复
    • Wi♑gs:回复 艾欧泽亚贫民

      呜呜彩姐——一起走————

      2014/05/14 22:48:45 回复
    • Wi♑gs:回复 煌煌

      和你竞争忍法正太宝座的人少了一个(X

      2014/05/14 22:49:22 回复
    • Wi♑gs:回复 北极的大马哈鱼

      别哭死,哭活(X

      2014/05/14 22:50:11 回复
    • Wi♑gs:回复 σ_σ

      嘻嘻嘻

      2014/05/14 22:50:32 回复
    • Wi♑gs:回复 八一二

      回来找NINI了——

      2014/05/14 22:50:45 回复
    • 北极的大马哈鱼:回复 Wi♑gs

      活活活呜呜呜呜呜我还在疯狂大哭【………… 等下星期我死活也要把和尚的画完 然后一起步入杀青的世界【……………………

      2014/05/14 22:57:07 回复
    • チョメチョメさん:

      QAAAAAAAQ!!狭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着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

      2014/05/14 22:59:26 回复
    • 煌煌:回复 Wi♑gs

      不不不,你是美正太!我是老人家!!

      2014/05/14 23:18:44 回复
    • Wi♑gs:回复 北极的大马哈鱼

      艾玛好开心啊竟然还有和尚的补完看!!在黄泉烤着红薯等等等

      2014/05/14 23:24:19 回复
    • Wi♑gs:回复 チョメチョメさん

      让敌人心塞的目的达到啦——耶耶——(不

      2014/05/14 23:24:58 回复
    • Nec♉ya:

      好感动啊!!!!!!!!!!!!!!!!!!!!!!!!身为甲贺人死为甲贺鬼!!!!!!!!!!意境好棒!!!!!!!!!配词都好棒!!!!终于是自带BGM的男人了!!!(x 还有我的CP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觉得龙也真是男前!!!我又可以两天不睡!!!!!

      2014/05/15 01:54:12 回复
    • Nec♉ya:

      啊还有散发!!!!!终于散发了!!!!!!!!!!!一定要画帮狭云梳辫子的梗!!!!!

      2014/05/15 01:55:28 回复
    • 酱油:

      狭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起来吃杀青饭!!

      2014/05/15 02:10:01 回复
    • Elica: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本来感慨万分的思绪被最后一张。。(。为什么这么虐。。

      2014/05/15 08:32:13 回复
    • Wi♑gs:回复 Nec♉ya

      哈哈哈哈龙也给人感觉挺沉稳的所以总是会画的可靠一点2333散发一开始就准备画的结果你当时在群里一提我还很诧异…!竟然被看透了!梳辫子想想好萌啊wwwwww想看!

      2014/05/15 09:16:46 回复
    • Wi♑gs:回复 酱油

      来啦!!!!

      2014/05/15 09:16:59 回复
    • Wi♑gs:回复 Elica

      哈哈哈哈哈死了也要特意给红薯下马威(X

      2014/05/15 10:02:48 回复
    • Yina:

      阿云!!!!!!!!!!!!!!!!!【悄悄的拿出纸】七郎的表情也好虐我心。以后我们去一个不死人的企划玩吧!!幸福的生活!【擦眼泪。【最后的简直破坏泪点。

      2014/05/15 15:50:52 回复
    • 薯总:

      你好幼稚啊东狭云

      2014/05/15 20:08:52 回复
    • Wi♑gs:回复 薯总

      幼稚有什么错!!!火火火火你!

      2014/05/15 20:35:09 回复
    • usami:

      我的天使们啊啊啊啊啊啊?!哭瞎。。。!

      2014/05/15 20:42:28 回复
    • Wi♑gs:回复 usami

      少主么么哒!!!

      2014/05/15 21:01:53 回复
    • 推定陷阱:

      虐得我肝胆俱裂..............【哭死

      2014/05/29 19:49:00 回复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