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游之境
浮游之境

浮游之境

以学校为舞台的图文交流战斗类企划

  • 13 投稿数
  • 16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0 关注人数
  • 第三章 魍

    郁川月
    2015/01/13
    +展开

    伤逝编

     

    “沈京……在战斗中……。”

    “……”

     

    森川花司垂着手,把书丢在了一边,像是再也拿不动了一般。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吧。我看你今天都无精打采的样子。不要紧吧?”

    “……”

     

    李允墨越是靠近,越发现森川在偏着脸躲避他的目光。最后,就趴在桌面上,整个脸埋在了手臂间,蓬松的头发都压得乱掉了。

    原来……他是在哭吗?李允墨忽然明白了,站在原地默默地摇了摇头。

    是花司的话,并不感到意外。虽然,“为敌人的伤亡”而伤心这种事情似乎有点不妥,但是在他看来,他还是把这些人看做昔日的同学。不,以他的性格,就是陌生人也会介意好久的吧……

    前几天听说赫兆西受伤了,甚至还落下了听力残疾,就看见他郁郁不乐了好久。他果然还是对那个可以一起吃甜面包圈的黑兔抱有好感的,并没有把他看做敌人。以至于这一回合白方的胜利,也没让他露出多少高兴的神色。

    大家都很清楚,白狼胜利、黑兔败退,结果是沈京死在了战场上。

    不过,李允墨并无意指责森川的立场,毕竟,沈京的死也让他非常震惊。当然,比起这个,他会更担心自己的同伴多一些。

     

    李允墨轻轻地,却又是郑重地,摸了摸森川的肩膀,仿佛希望借这个动作将某种无言的力量传递给他似的。

    森川头顶那鸟羽似的呆毛好像稍微颤抖了一下。他把脸在小臂上蹭了蹭,终于还是缓缓地抬起头来。

    “我……我没关系的。但是……”

    森川深深地呼吸着空气。忽然,他大声质问道。

    “大家会为沈京伤心多久呢?是几天?几小时?还是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个消息?一次欢呼?便以这样的代价把一个人的存在抹去了?!”

    “并没有被抹去。”李允墨回答道。“但是这就是命运。浮游之境并不是永无乡啊……也许,哪一天你我也会死的。”

    “唔……”

    李允墨的话也许看上去并不像是安慰,对森川来说确实很实用。他放平手臂,把下巴压着手腕上,沉思起来。从侧面看上去,乖顺得像只小猫。

     

    “今天就用来为沈京悲伤吧。再站起来,那是明天的事。”

     

    练习编

     

    第二天的作战会议依然正常进行,丝毫没有受到干扰。

    林一见有条不紊地部署着留在行政楼进行防守的人员。意外地有领导才能、又非常果敢的女生啊,仿佛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无法使她动摇似的。又或者说,是强迫自己不动摇似的。

    随着那最后一个音节的敲定,林一见完成了她的完美的战略部署。

    等、等一下……

    完美?

    森川心里一震。自己,还没有被安排任何任务。

    果然,连林一见都选择无视自己了啊……。想到这一点,森川就感觉心里沉沉的。可是,这也怪不了别人,明明是自己总是消极怠战……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林一见说道:

    “散会。森川同学你留下。”

     

    “诶……”

    森川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其他人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心里的惊讶却没有人可以诉说。不,与其说惊讶,不如说是一种惶恐吧……就如同被老师喊去办公室喝茶的孩子似的。他低着头,不敢看林一见。

    “知道为什么留你下来吧?”

    “不……不知道。”

    “哦?”林一见挑起眉毛,“我听说了,你想学战斗的技巧,对吧?”

    “啊?!?!”森川没能忍住,就叫出了声。

    “嗯,没有这回事吗?”

    “有……。但是……”

    “但是什么?”

    “我……”看着林一见的眼神就硬生生地把“我肯定学不会所以还是不要学了吧”吞了下去,然后十分费力地说成了:“我想请你教教我……”

    “嗯,很好。”林一见满意地微笑起来。“明天开始进行特训吧。”

    “啊?!?!!”森川还是没能忍住。

    “特训啊……不懂吗?”林一见歪了歪头说道,“先声明一下啊,训练可是严肃的事情,我可从来不会同情弱者啊。所以,做好觉悟吧。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森川有气无力地回答。

     

    第二天天还没亮便下起了大雨。不过,森川不是被雨声吵醒的,而是在林一见的脚出现在面前的时候瞬间就睡意全无。

    “呃,这个……下雨了啊……”

    “对啊,下雨了。”

    “下雨也……要练习吗?”

    “废话。”

    被林一见瞪了一眼,森川没敢多说什么,只好默默跟着她往外走。

    两人冒着雨来到了操场上。

    “嘛……这个操场也不是很大的样子啊。你先去跑十圈咯。”

    “什么……?!十……十圈?!”

    “你没听错啊。”

    林一见挑着唇角微笑着,雨水顺着她的头发流下。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第二章 魅

    郁川月
    2015/01/13
    +展开

    续·战时编

     

    ——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呢?

     

    一直以来,森川花司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以前,只是从书中看到些许硝烟弥漫的影子,这大概是人类最糟糕的发明了吧,但同时又是最残忍的艺术。

     

    艺术……?森川花司紧盯着书本上一行一行的字迹,却感到它们在一行一行离自己远去,一点也不愿进入自己的脑海。真是糟糕。艺术是什么呀……不过就是人们美化污秽的事的一种托词罢了。

     

    讨厌原来的世界,所以想要留在这里。

     

    加入白狼的时候是这样想的。这不是一时冲动,感情用事,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比起预先告知的灾难,不确定的事情则更加可怕。原先的世界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与其每天在末日的恐惧里等死,还不如在乌托邦里生存。学校无疑是最适合自己的地方。只要安心读书就好,安心读书就好。

     

    ——只是个一味逃避的胆小鬼罢了。

     

    森川合上书本,深深地呼吸起来。

     

    现在这空气里,不仅有令人安心信赖的油墨味道,更有隐隐约约的炮火味。似远似近的,像个不安的钟摆似的反反复复摇动不停。

     

    这里已经不是乌托邦了。

     

    从看到丘比特老师死去的那一刻起。中立医者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像是被游戏用过就任意丢弃的棋子一样。白狼们陷入了恐怖的阴云中。仿佛一切只是为了向他传达一个信息:

     

    面对现实吧。

     

    这里虽然没有世界末日的危险,但是这里有更为危险,更为不安定的因素,那就是战争。不是板结在书页上的斑斑点点的油墨,也不是简单几笔就能勾画在画布上的油画。稍有不慎,是会死的,真真切切地,会死的。

     

    自己打着和平主义者的旗号又能骗过谁呢?只是看书不问世事又能蒙混过关多久呢?身边的人,可都在战斗啊。

     

    那些人,是同学,是朋友,更是战友。他们在各自努力战斗,虽然最后的结果是白狼输掉了第一轮战争。自己没有参与,那么失败就和自己无关了吗?不,不是的,果然还是自己的消极给白狼方拖了后腿啊……

     

    明明、大家都那样努力……!

     

    我……

     

    想要变得稍微强势一点呢……。

     

    森川默默地摸出了口袋里的裁纸刀。这是他身上常常会携带的唯一有点攻击性的东西了。他十分中意这种小巧单薄的工具。把手指放在有着凹凸不平的圆点以增大摩擦的推钮上,稍一用力,就可以将薄薄的刀刃推出来,同时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很有节奏。他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危险的声音刺激着听觉,然而这种危险又是完全可控的,这刀刃用来切割书页也好,切割血管也好,完全可以主宰。闪着金属光泽的刀刃被划分为若干小格,一定的危险的背后,又储存着可预知的一定的危险,发生的时机也完全取决于使用者的意愿,真是方便又安心。

     

    森川渐渐地将薄薄的裁纸刀握紧,推出,向着那存在于空气中的假想的某物……

     

    手指停住。

     

    可笑得像小孩子玩闹,对手可是使用着枪械的人啊。如果真的与敌人交锋了的话,裁纸刀恐怕还不够在被敌人杀掉之前自裁的吧。

     

    得想点什么办法让自己变强才行。

     

    李允墨的脸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脑海中。他应该是个最值得信赖的人了。“没关系的,森川君就由我来保护就行了,不用勉强自己的。”他应该会这样说的吧。一直以来,他都会不断地安慰自己、鼓励自己。两个人在这个世界里彼此依赖着。也正是如此,自己才会任性地做个所谓的“和平主义者”,当真两耳不闻身边事,一心只读枕边书。这事情不仅不能靠他,甚至不能告诉他,因为只要他一句话,自己就会立刻动摇了那微不足道的勇气吧。

     

    那么,小川君如何呢……?可惜认识的时间太短,还不是很熟。冒昧地拜托,似乎不是很妥当。林一见?嗯,绝对是很强势的啦,虽然只是一个女孩子,但是看上去非常地有军事才能,对各种武器也很熟悉。……唉,不过人家每天作战又忙碌又辛苦,自己还是不要添麻烦的好。拜托雾隐小姐也不合适。那……

     

    日野君?

     

    似乎是个绝妙的主意。给日野君准备些甜食作为回报的话,也能比较轻松地还上人情。求他为自己保密也不是难事。如此,计划周全。

     

    “诶?花司,这是……”

    “请、请收下!”

    “呜哇?!好多甜食……给、给我的?”

    “是的!日野君拜托了……!”

    “唔……”

    “那个……怎么样?”

    “……很好(吃)。”(嚼)

    “谢谢!……非常感谢!”

     

    日野抱着一大包甜食走远了,森川终于舒了一口气。

     

    第二天,森川准时来到了和日野约定的地点。在这里,请日野教自己熟悉一下如何使用武器,努力地去适应战时的生活,就从这里迈出第一步吧!

     

    等了一会儿,才看见日野背着一个大挎包走了过来。包里鼓鼓的,像是装了不少东西。森川兴奋地迎了上去。

     

    就在此时,一个身着黑衣的人走来了这边。……黑兔?!糟糕!!!森川大惊失色之时,那边的黑兔也抬起了头,正好与他目光相遇。面孔如此熟悉。

     

    这……这不是那天在甜品店见到的……好像是叫……

     

    “赫兆西?!”

     

    赫兆西也露出了一瞬的吃惊的神色,继而将手伸向了衣服。

     

    ……不好!他要拿武器出来了吧?!怎么办?……即使不会用也要好歹先装装样子吧!

     

    森川咬咬牙,突然把手伸进日野的挎包里,从里面掏出一个棍棒状物体就冲着赫兆西举了起来。

     

    ……不对。这个手感。重量。粘粘的。一股香甜的味道。

     

    接着森川就看到自己举着一根烤糖棒状面包。

     

    “哈?”

    “啊!”

     

    赫兆西一脸惊讶。

     

    “日野……你……?”

    “哦,我的包放完甜品就满了啊,实在放不下别的了。”

    “……”

     

    “你们这是……干什么?”

    “当然是……请赫兆西君一起吃甜食吧!!!”

    “啊!甜食么……!……不用了。谢了。”

    “来一点吧,赫兆西。花司亲手烤的,绝赞好评……!!”

    “……不……还是。……算了,姑且尝一点…………唔,不错。”

     

    其乐融融的,无比和平的,战时的虚伪日常。不过,这至少告诉我们很多事情是无法改变的。与其徒增烦恼,还不如接受现实。

     

    森川躲在没人的角落,任凭外面时不时传来的骚动之声,只是一边翻着带有清香的书页,一边这样想。

     

     

    梦境编·其一

     

    那一瞬间,世界只剩下一种颜色。

     

    视野一下子黑暗下来,头脑中回荡着末日般的悲鸣,仿佛一切都在碎裂崩坏一般。在令人窒息的眩晕中,我看到,倒伏在那里的花司的身体内的那一部分化为腐朽的枯枝,而身体外的那一部分则化为怒放的血色花朵。似乎用“浸”或者“染”一类的词过于文艺而缺乏力度了,红色的液体就那样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安静地流淌在地板上,仿佛只是简单地打开了水阀一样。

     

    我觉得我的精神上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当我试图挪动身体的时候,却发现它根本像是从中间被抽去了一块的积木似的,咔嗒一下就突然散成一片。无意将这一片废墟收拾起来,就干脆这样倒在地上。

     

    好累好累了,倦意涌了上来,半睁半闭着眼睛,索性连意识都碎成了一把沙子。如同陈旧映画一般在眼前模模糊糊地映出的双手,沾满了血。

     

    那是花司的。

    为什么呢?

    因为我刚刚失手杀死了他。

     

    好可怕。

    啊——

    我想咆哮。

    但是发不出声音。

    仿佛身体的一部分也随之死去了。

     

    悲哀啊,请让这悲哀安息,在这悲哀的末日。

    孤独啊,请放过孤独的人,别让他独自安眠。

     

    地板的凉意几乎要沁透衣服的时候,我终于从那坚硬的不适中获得了一点点行动能力,我得做点什么,即使脑子里一片混乱,却没有一刻是停止思考的。我硬是支撑着身体试图从地面上挣扎着站起来,多年练习造就的多多少少算是健壮的身体在这一刻发挥了那么一点积极的意义。

     

    可是花司躺在那里,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样的念头就不断地涌进脑海里,像在风暴中不断地摇曳、翻滚,一刻也无法停止。这都是我的错,无论如何也偿还不了的过失。

    怎么办。怎么办。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一个人了。再也没有花司。

    为什么。为什么。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好绝望。想要死去——

     

    对啊,死亡是这样的事情。

     

    花司一个人孤独地死去了。正如我孤独地活着那般孤独。得有人陪他才行。

    因为花司是个好孩子。好孩子不应该孤独的。

     

    去陪他吧。

    你们这些人。

     

    我从花司的尸体上跨了过去,沿着走廊笔直地向前走。在拐角处,遇见了一个人。他看着我沾满血的手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而我则露出了微笑。

     

    去死吧。

     

    他倒下了。姿势和花司完全不一样。真是令人作呕的死亡啊。

    我提着滴血的佩剑,将我所遇上的人,不论黑白,全部刺杀。

     

    去死吧。

    花司都已经死去了,你们还有什么资格活着呢?

    一起死去就好了。

    这样大家就能在一起了。

    还不够。还不够。

    还要有人……

    啊……

    这里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在大楼的玻璃门上,清晰地映出了我血迹斑斑的几乎不像人类了的身影。

     

    梦境编·其二

     

    砰——

     

    一声巨响。手枪的后坐力几乎要把我的胳膊震碎,脚尖被砸中的剧痛提示着我,枪已经脱手掉到了地上。我却没有叫出声。

     

    眼前的允墨胸口被子弹穿过。那里的空洞似乎再也不会被任何东西填满。血汩汩地流出来,仿佛总也流不完了一样。

     

    我为什么会对允墨开枪呢?我不知道,就像事先安排好的剧本一样,我就是那样做了而已。

     

    人往往总是要到既成事实了之后,才会思考那样是不是对的。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是无法挽回的。

     

    允墨倒在那里不动了。我意外地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始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不能让允墨就这么躺在这里。我试着上前去拖起了他的身体。有点重,对于我这种平时不怎么锻炼的人来说,是过于艰辛的劳动了。我拼命地使着全身的力气,一面不受控制地哭泣着,一面剧烈地颤抖。

     

    我在花园里用手边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包括树枝、石头以及手指,挖了一个浅坑。不知道用了多久,我早已丧失了时间的概念。无所谓了。无所谓了。反正真正的我的时间在允墨死去的那时就停止了,结束了,走到尽头了。剩下的都是多余的。

     

    我把手边那本心爱的书也埋在了他的身边。

     

    口袋里的裁纸刀使我犹豫了一下。那东西的用途除去了裁纸,剩下的那个才是最主要的、我随时携带着它的真实的原因。我把它推了出来,又好好地推了回去,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这样的我没有自杀的资格。我必须赎罪,为这一切付出代价。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找到了战斗中的林一见。

     

    “我杀了李允墨。”

     

    我按照本来打算的,直截了当地对她说。

     

    她果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过很快地,变成了冷冰冰的嗤笑。

     

    “所以呢?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想被你杀掉。”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丝毫不能松动,就那样强迫着自己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着她表情的变化。她似乎并不是气愤、悲伤或是失望,也或许是复杂情绪的交叠。她突然扼住了我的脖子。

     

    我没有丝毫的抵抗,只是本能的紧闭着眼睛剧烈地咳嗽起来,从颈部传来的已经麻木的痛觉袭上大脑,心跳越来越快。这时,她忽然放开了手,只一下就把我打得倒在地上。

     

    “咳……为什么……”

    “我不会杀掉自己的同伴的。”

     

    林一见就那样走远了。我却仿佛刚刚感受到几乎吞噬心脏的恐惧,我坐在地上不断地喘息着,就像出生以来从未呼吸过一般。

     

    梦境编·其三

     

    “醒醒,允墨。”

    “啊……”

     

    允墨从地上撑着上半身坐了起来,揉着还不太清晰的睡眼。旁边森川蹲在地上,看着他。

     

    “我刚才……睡着了吗?”

    “嗯,是呀,睡得很熟。想必是做了什么好梦吧。”

    “啊……”

    “怎么了?”

    “其实……我刚才做了一个超级糟糕的梦啊!”

    “诶……其、其实……我也……。我甚至还梦到你死掉了……之类的,好可怕。”

    “嗯……嘛,人们都说,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嘛。”

    “真的么?”

    “应该是真的吧。放心吧,没关系的。”

     

    李允墨依旧微笑着,如同暖洋洋地照耀在身上的现实。森川也轻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林一见说要一会儿开战会了,一起去吧。”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森川花司人设

    郁川月
    2015/01/13
    +展开

    出生于东瀛,10岁时随亲人来到中国学习了一段时间。喜欢汉字和食物。为了脱离严苛的父母,装作与亲人走散,于是留在中国,靠打工生活。过得很拮据。

    受过非常严苛的家庭教育,所以做事谨小慎微。讨厌循规蹈矩但自己是个格外刻板的人,对所有人都很恭敬,对比自己级别高的人格外尊敬,甚至有些自我嫌恶和抖m倾向。不擅长与人交往,讨厌面谈和电话,宁愿用写信来代替讲话。被认为说话少得不会把秘密说出去,看上去是个很值得信赖的人。其实是对别人的事缺乏兴趣和同情心。对于保护学校这种行为并不在意是否“正义”与“合理”,只是任性而为罢了。

    和李允墨曾经是校友。偶尔会和他说出心里话。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第一章 魑

    郁川月
    2015/01/13
    +展开

    回忆编

     

    今天,也在闹铃响起之前准时醒来。然后在闹钟发出第一声响动的同时把它按掉,从来没有失手过。轻轻地探起身,寻找着不会让床铺发出响声的着力点,小幅度移动着身体。屏息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宿舍里的其他人都还在熟睡着,他才松了一口气。

    摸索着穿起衣服的同时,他开始思考着今天的计划。

     

    唔……果然还是去图书馆吧……毕竟现在好像是开战了啊……外面超级不太平的吧!乱跑的话说不定就被流弹什么的击中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死了……!不,不行,绝对不行!!!去行政楼的据点吗?别开玩笑了啊!自己哪里是参加战争的样子嘛……去了也是给大家添麻烦……真是……

    躲到图书馆就好了吧……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二楼的阅览室。嗯。还有一直在牵挂的书……

     

    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

    从上铺爬下来的时候一脚踏空——然后就哀嚎着摔倒了地上,发出了无法挽回的巨大响动。

     

    “没事吧?!花司君。”

    “早啊……花司……”

     

    李允墨关心地探出头来,日野正斜靠在枕头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诶……那个。没事。对不起……”

     

    连忙从地板上爬起来,鞠躬道歉不巧又碰到了床柱子上——

     

    呜啊啊啊!!!!!

     

    揉着头痛苦地悲鸣。然后咬牙切齿地捂住嘴。

     

    “请,请不要管我,继续睡觉吧!”

     

    说罢,转身要走,却被李允墨叫住了。

     

    “又去图书馆吗?等一下我陪你去吧。”

    “呃……嗯……。”

    “又去图书馆吗?……为什么啊。又不能吃。”

     

    日野兴致缺缺地靠在枕头上剥着修长的指甲。

     

    这副似曾相识的场景,令人不禁回想起初到浮游之境时的情形——。

     

    呀,好多书……。

    森川花司站在比自己高出了好多的巨大书柜前默默地感叹着。这算是迄今为止也莫名其妙的人生境遇中的唯一一件好事了。

    宿舍可以没有空调彩电独立卫浴但是图书馆里不能没有纪德马尔克斯波德莱尔啊……。

    指尖在一册一册的书脊之间划过的感觉简直——

    人间仙境啊。

    一面出神地昂着头看着,一面顺着书柜后退,享受着如同弹奏钢琴键一般的快感,然后……

    踩到了什么东西。

    还没有收住脚步。

    就整个人撞了上去。

     

    啊——!!!!

     

    什么?

    被那个人扶住了。

    一个,穿着白色校服的黑发少年。个子很高挑,笑起来却很温柔。

     

    “非……非常抱歉!!!!”

    “你没事吧?诶?!是你?”

     

    看清他的脸的同时,发出了小声的惊呼。

     

    “花司……!!还记得我吗?以前跟你一个学校的李允墨。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你啊。不过,有个认识的人也就安心多啦。说起来,我们正好被分到一个宿舍你知道吧……?”

    “李……李允墨,我……”

    “现在知道了就行了。没关系的。”

     

    像是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似的用话语阻止了他的道歉。

    森川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点什么。

     

    “那个……花司君要借上面的书吗?我帮你拿下来?”

    “诶?!嗯……是的。谢谢……劳驾。”

    “……是这本吗?”

     

    就在李允墨摸到最上面一排书架中一本塑胶封皮的书的时候,突然,一只修长的手毫不可客气地将它一下子就抽了出来。

     

    “Nice!☆”

     

    校服穿得乱七八糟,好像随便一扯就可以全部掉下来。浅金色的微微泛白的短发,软蓬蓬地贴在脸颊上。无论是手指还是四肢都显得格外纤细,肤色白皙的少年。

    随意地哗啦啦翻看着书卷,露出了意外的阳气的笑容。

     

    李允墨看了看已经呆住的森川,上前说道。

     

    “这位同学……”

    “呜哇啊啊啊……!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好好吃!!!!!!”(狂喜乱舞)

    “诶?!那是什么?”

    “不知道么?我找了很久的校内指南啊~里面有一章专门介绍这附近能get的美食……”

    “……是吗……?”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食堂只在固定的时间供餐,这简直是反人类……呜呜呜呜……”

    “等等……。哭、哭了?”

    “才没有……呢。是……饿了……给我食物……快……”(气若游丝)

    “可是……”

    “有食物才有战力!这是我的座右铭。今天晚饭请给我第三食堂的特制黄金土豆泥,大份的谢谢。”

    “什么?!你是谁啊你?”(太过分了啊……)

    “……日野 ロン。”(忽然认真了起来)

    “日野……好像听说过……?对了!名单上,你是我们的室友啊。”

    “真的么……”

    “日野君你好,我是李允墨,这位是森川花司。”

     

    李允墨拉住了一直在后退的森川介绍道。

     

    “……你好。初次见面……请……”

    “李桑好!花司酱好!很高兴认识你们,明天的回锅肉盖浇饭就拜托了……”(鞠躬——)

    “等……等一下……。”

     

    于是森川又呆住了。

     

    为了打破僵局,李允墨从书架上随手抽下两本书塞给了森川,把他拖到了阅读区。此时阅读区已经有不少人了,李允墨绕了几圈,才看到角落里有张能坐四个人的桌子,一位女生独自坐在那,书包也占了一个位置。

     

    “请问……这里有人吗?”

    “诶?啊,没、没有的……”

     

    女生慌张地把书包拿起来像是害怕被人夺去似的背在了身上,然后合上正在看的书,挪进了最里面的位置。

     

    “你竟然在看这本书?”

     

    森川偶然地瞥见了书皮,忍不住问道。

     

    “……什么书?……诶,是《人间失格》?”

     

    李允墨也好奇地凑了上来。

     

    “嗯……唔唔。”

     

    女生有点不知所措地把书又摊开在桌面上,面无表情地呆在那里。

     

    “我也很喜欢呢……。”

    “啊?”

     

    眼看着森川跟女生就要开启学霸交流模式了,李允墨觉得自己是时候提醒一下他们什么才是正确地交流方式了,免得回去森川再痛哭“天哪我居然连那个人的名字都没问我的交流障碍一定是没治了我还是死掉比较好……”之类。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吗……?”

     

    女生踌躇了一下,迅速地从书包里抽出纸笔写下了“雾隐”两个字。

     

    “雾隐同学,你好。我叫李允墨,这位是森川花司,那边趴着的是日野ロン。”

    “你、你们好……”

     

    雾隐又闭上了嘴,好像每说一个字都无比费力似的。冷场了一会儿,雾隐突然又拿起纸笔狂写起来。

     

    『对不起……我……不太擅长说话……请不要介意……。很高兴认识你们……』

     

    “没关系的,不想说也可以不必说啊。”

    “其实花司这家伙也是个交际死,只是他被戳到了兴趣所在之后会好一点哦~”

    “……李允墨!!”

    “……”

     

    李允墨露出了专注卖队友三十年的笑容。

     

    “谢谢……”

     

    雾隐小声说着。

     

    “嗯,那以后也可以一起来看书。也可以多和我们交流啦……没什么好怕的吧?”

     

    雾隐点点头,随后就把头埋进了书本里。

     

    突然,身旁传来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掀起的气浪让森川手里的书都飞了出去。从那阵爆炸产生的烟雾里突然跳出一个人。运动装的袖口挽到了胳膊上,头发束在脑后,动作干脆利落地落到四人面前。

     

    “你们还在看书,好悠闲啊!!很快就要开战了不知道?!”

    “……”

    “别怕,白狼是自己人。”

    “哼,白狼里面怎么净是你们这样的家伙啊?真是的……”

    “……那个,刚才那个爆炸是……”

    “我干的。林一见。要不要上报你们随意啊。说起来本想用来炸掉原来世界的学校,可是为了不要回去只好用来保护这里的学校了。刚刚试了一下,还不错啦。”

     

    林一见潇洒地拍了拍手套上的灰土。

    四个人仍然是呆呆地看着她。

     

    “怎么了,有意见?你们叫什么名字?”

    “……森川花司……”

    “花司你……(的骨气呢)”

    “……雾隐。”

    “日野ロン。”

    “好吧…………我叫李允墨。”

     

    似乎一出场就被这个叫做林一见的女孩子的气场镇住了呢。不过,这作为在“浮游之境”的非日常生活的开端,倒不失为一个华丽的开场。

     

     

    战时编

     

    “花司你听说了没有!黑兔方已经派代表向校长提交开战申请了!!”

    “……”

     

    李允墨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却看见森川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书就像根本没听见一样。

     

    “诶,那个……开战期间食堂会受影响吗?”

    “……不会吧。”

    “那就好。”

     

    日野翻了个身又倒在了床铺上。

     

    “……我说你们……。”

     

    砰——

     

    宿舍的门被林一见一脚踹开。后面跟着的是雾隐同学。

     

    “喂!你们还躲在这里?!大家可都进入战备状态了啊!”

    “……林一见?雾隐?”

    “……没有食物,没有战斗力。”

    “等一下我还有三页就看完了。……啊!!!”

     

    手中的书被夺走了,森川才好像刚刚回到现实世界里一样,不知所措地看着大家。

     

    “很好。森川,写战书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写……什么?!”

    “占领商业街。给你四十分钟好了,很宽裕吧。”

    “等……等一下?”

    “从现在开始计时,超时一分钟你的藏书就会少一本咯……”

    “好、好残忍?!……救命……”

    “没办法呀森川君……你说过的,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东西嘛。”

    “……(´;ω;`)”

     

    就这样,战争开始了呀,虽然,像做梦一般没有实感。

    说到底,来到这个世界,也是这么没有实感的事情啊。

    将来又当如何,是无法预知的事情。然而幸好,还有名为“同伴”的战友们,多少是件值得宽慰的事。

     

     

    日常编外·其一

     

    美术课上。

    某同学:“蒙娜丽莎老师!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做一幅宣传画,开战以后能激励大家、保卫学校!”

    蒙娜丽莎老师:“好啊。这个任务交给谁呢……?”

    李允墨:(站起)“老师,不如交给森川同学吧!他很擅长油画的!”

    森川花司:“啊?!我……我不行……”

    蒙娜丽莎老师:“森川同学唔……我觉得可以。那就拜托你了。”

    森川花司:(惊)“什、什么?!”

     

    后来,那幅画就被挂在了走廊里。

    林一见:(指)“喂,森川,你这画的什么啊?”

    森川花司:“呃……这里表现了战争的形态……。几时代有了茶褐色的战争……所以我画了这团雾气……”

    林一见:“雾气?!……那,这是什么?”

    森川花司:“那个……唔,我觉得,这个世界的战争是自暴自弃的战争……所以逼近末日的世界……就像是下沉的斜阳……”

    林一见:“好……吧……那……这……个……是……?”

    森川花司:“是战争中的人。”

    林一见:“哈?!!”

    森川花司:(深情地)“战争中的人,已经不再是人类了。作为人的肉体与精神,被摧毁……诶?!林一见呢?”

    林一见:(在远处)“再见——”

    森川花司:“等等?……”

    林一见:“I don’t know you!!!!”

     

     

    日常编外·其二

     

    在自习(聊天)室。

     

    话题一:军装

    林一见:“要开战的话,才不想穿着这么土的校服呢……。我说,不如我们弄套军装吧?!!”

    李允墨:“军装吗……听上去很帅的样子呢。”

    森川花司:“唔……还是李允墨穿起来比较好看啊……。个子高很适合长款呢。”

    雾隐:(点头)“其实……我也蛮喜欢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呢……”

    林一见:“日野呢?”

    日野ロン:(趴着)“……好饿……。要是……迷彩的话……就用西兰花、黄瓜、青豆和生菜的颜色吧……请多放点沙拉……”

     

    话题二:武器

    森川花司:“诶……那个……我不会使什么武器啊。怎么办啊……”

    李允墨:“没关系,你可以在后方做文书工作嘛。”

    森川花司:“那样好吗……?我……我其实可以拿得动精装书……当武器!”

    林一见:“不用了。你以为消灭敌人像拍死一只虫子那么容易么?!别开玩笑了。我的话,至少也要配上AK47跟短刀嘛。”

    雾隐:“对了……!我虽然不太能打架,但是我可以背上药品和工具什么的……给大家帮忙……”

    李允墨:“那样就太好啦。我比较擅长冷兵器……枪什么的就不必了。呀……带上佩剑什么的不错的样子。”

    雾隐:“那……日野君怎么办呢?”

    日野ロン:“……什么……事?”

    李允墨:“日野君用什么武器?刀吗?”

    日野ロン:(呵欠)“……别叫我拿刀啊,会没手拿薯片。”

     

    END

    相关角色

    浮游之境
    评论(0) 收藏(0)
  • 哼唧浮游有elf我不造!?

    哼唧浮游有elf我不造!?

    对不起我是傻吊
    2014/07/24
    +展开

    以往的立绘

    相关角色

    浮游之境
    评论(2) 收藏(0)
  • 庄生迷蝶

    庄生迷蝶

    中秋紫月
    2014/05/13
    +展开

    之前想到的庄周梦蝶的脑洞,其实大概只是英沢无意中和允墨共享梦境之后看到(允墨的)梦中记忆而已,也有可能并不是实际情况,恩……最后一句其实是个双关,既指这个梦本身,也指英沢和花司虽然看起来很像但其实不是同一个人。最后的蝴蝶是大紫蛱蝶(日本国蝶)

    相关角色

    浮游之境 MEF
    评论(4) 收藏(0)
  • 回到真实世界

    回到真实世界

    中秋紫月
    2014/05/01
    +展开

    官方设定是大家失忆回到了真实世界,时间倒退到自己去浮游之境的前一天。允墨忘记了大家,但是因为手上拿着花司的那本人间失格,所以想起来了。

    相关角色

    浮游之境
    评论(3) 收藏(0)
  • 裙底[[。

    裙底[[。

    櫻井政子
    2014/04/25
    +展开

    和UID104532的鬼二大大合绘!

    好像不能关联画师......

    线稿by 鬼二大大!

    被闪闪发光的女孩子的裙底狂魔鬼二威逼利诱给女儿穿上了粉红色的衣服[[。

    相关角色

    合绘 海芒 鬼二大大
    评论(0) 收藏(0)
  • 海芒初设

    海芒初设

    櫻井政子
    2014/04/25
    +展开

    初设的海芒看上去要文静多啦www

    相关角色

    海芒
    评论(0) 收藏(0)
  • 幻想到现实崩塌的瞬间

    幻想到现实崩塌的瞬间

    中秋紫月
    2014/04/16
    +展开

    黑兔赢了……失去了花司后儿子的结局。回到真实世界,记得浮游之境的所有人和所有事,唯独忘记了森川花司。

    相关角色

    浮游之境
    评论(3)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