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魇都市A.D.-永恒与终结
影魇都市A.D.-永恒与终结

影魇都市A.D.-永恒与终结

一个大坑,感觉要死了大纲都想完了还没填完前面的

===============故事概要===============

影魇——拥有人类的形态的,魔物的一种。或许会像真人类一样形成组织进行一场人魔战争。

现在,2039年3月,人类与魔物展开了全新的战场。

===============简单粗暴的总结===============

脑子有坑于是这个世界观的故事就诞生了【嗯??

【反正没人看有什么bug先不管我就连着世界观一起放飞自我了(……)】

影魇都市A.D.-影之器篇:http://elfartworld.com/groups/1482/

影魇都市B.C.-苍穹篇:http://elfartworld.com/groups/1481/

自己搞了个影魇都市wiki:

http://shadowmare-city-wiki.wikidot.com/start

  • 25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19 角色数
  • 7 关注人数

总体概要&通知

短篇番外-史前的孽缘故事

其他细节设定(正在考虑把补充设定转移到人设组中)

  • 【2016/12/11】雨宫明补充设定【不定期更新】

    雨宫明(主页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7355/

    ※据称是回到故乡雨川市进入雨川市医科大学学习的法医本科国际生

    ※侦查、推理能力强,经常辅助见习侦探刃(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7356/)进行调查

    ※虽然看上去无可挑剔,但是是个毒舌

    ※胆大到可以轻松地上怼老板(礼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41339/)下怼搭档(刃)的境界

    ※虽然只有21岁但是各方面能力的确比一部分人强出一大截

    ※时而思维缜密时而行动暴力

  • 【2016/12/11】影川礼补充设定【不定期更新】

    影川 礼(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41339/)  

    ※传说中的大忙人礼总,基本不会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经常找不到踪影但又让人觉得无处不在 

    ※非常不务正业,涉及到的工作非常多 

    ※被Aki(雨宫明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7355/)称作指挥官,但是特别抗拒被人叫名字以外的称呼 

    ※其实有点闷骚 

    ※作为上司,礼总费尽心思想变得亲近一点,但是下属的反应却都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礼总对丛云的关爱不是三天三夜可以说完的  

    ※曾经被丛云的朋友塞了两张游乐园情侣票,至今礼总还不知道原因  

    ※想体验过山车的刺激?让礼总开车带你去山路转转吧。【序幕第一集的梗】  

    ※在全员料理排行中排名前三☆  

    ※周围人都觉得礼总和丛云的关系不简单,但礼总自己全然不知  

    ※平常给自己调制咖啡的配方是1/3杯黑咖啡+2/3杯牛奶+2块方糖 

    ※关于臂力,礼总可以单手拎起69kg的刃(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7356/)【同样第一集的梗】  

    ※礼总不擅长包扎伤口(于是被学医学的妹妹和下属嫌弃了)  

    ※特别受未成年人欢迎,但是本人经常被小孩子围着并且感到尴尬和困扰 

Log&其他杂项

序-日常与非日常

  • 第三集:人际关系

    阅前请look→http://elfartworld.com/works/122427/

    我居然更新了,天哪

    =================正文================= 

    刃看到眼前的青年,突然兴奋了起来:“Aki你回来啦!!!”刚想上前抱住就被对方拦了下来,“就这么抱的话你会感冒的,忍着点。”

    黑華听了,有点讶异地问:“啊?你们俩……认识啊?”说着他指了指旁边的刃。“原来你是打算和他住一起?”礼看了一眼一上来就靠的那么近的两位,青年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指挥官。”“都说了叫我名字你们两个怎么都不听。”礼有些没辙地看向别处。

    “……指挥官??”刃拿自己的外套给明披上,转过头来讶异地看着礼。礼盯回去,解释道:“我担任他和另一个家伙的队长而已,之后会跟你解释的。”

    黑華被金发青年无视之后听到这段对话更加懵了,歪着头看着三个人:“……你们三个都互相认识啊??”

    “话说既然都是熟人……我也没必要介绍自己了的样子,不过还是意思意思吧,”青年放下手提箱,向三人鞠了个躬,“雨宫明,请多指教。”

    不知不觉电梯已经到了16楼,明拿着手提箱,同时推着身旁的行李箱到走廊上,顺手摸进刃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了门钥匙,打开了刃的家门。

    “等等Aki?!”

    “怎么了?”明一手拎着手提箱,另一手拿着钥匙串回过头眨了下眼睛。

    “啊……没,没什么!”刃跟在后面帮忙推行李箱。

    愣在一旁的礼看着这个场面根本不知道说什么话,只能拿着雨伞默默地跟着进屋。“你……难不成是他的新室友咯?”黑華进门,询问开始整理行李的明。

    对方只是抬头说着:“是的,我按照和希姐的安排就过来了。”“姐姐的安排?!那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刃觉得有些不服气。“因为我在回国前几天我就跟和希姐说了,”明脱下了已经湿透了的风衣,“说我要给你个惊喜然后让他们不要告诉你。”

    所以姐姐早上说的惊喜……就是指Aki回国的事情吗……不对,前两天房东也打电话过来说有新室友,当时自己还在纳闷到底是谁。刃愣在一边,反应过来后赶忙说道:“Aki你先去洗澡吧!我待会儿去买菜,不要着凉了!”

    “我马上就去,你也别太勉强,我看你今天挺累的。”明一边说着,眼睛往旁边一瞄,似乎注意到了刃左臂上的绷带:“……你受伤了?”刃歪头看了眼染血的绷带,“啊,任务时被抓的,”他用调侃的语气笑着说,“没事啦,反正疼痛已经缓解了……”

    “谁给你包扎的?”

    明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他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另外三人面面相觑,随后礼指了指自己并且说道:“是我。”

    下一秒,礼似乎感受到了一股谜一般的怨气缠身。仔细一看,明两手环胸站在那边,他的眼神在湿漉漉的头发的映衬下看起来很恐怖。虽然礼表面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即使这样,他也感受到了来自对方不知名的可怕气场。“指·挥·官,”明一字一句地说着,并且瞪着自己的上司,“您的妹妹还没治好您急救能力差的病吗。”

    ……这到底算什么,被下属嫌弃了?

    明耸了耸肩,叹了口气说道:“得了,还是我来吧。”他拆开散乱的绷带,手轻轻抚上伤口。青色的微光浮现着,突然刃感到有一股暖流从伤口渗入自己的体内,回过神来左臂的伤已经不复存在。

    “啊……”他抬起头看着拿行李的明,“原来Aki的治愈还可以瞬间愈合这种伤吗!”

    明的异能和本人的性格八成不搭边——治愈。可以使非致命性的伤口瞬间愈合,亦或者是让使用对象的头脑恢复清醒。

    “废话,要是这种伤没法治的话我要这异能干什么。”听完明这句话,礼一幅心情复杂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头,“你说你异能没用那我算什么……”这么想着——他觉得他的异能才叫真正的没什么用。

    明把替换用的衣服拿出来,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两根湿漉漉的紫色丝带,“都叫你别跟魔兽站太近了,大型魔兽抓你一爪子不疼个七八小时才怪,你这算是幸运了。”说完把这两根丝带放到刃的手里,走进了浴室。刚打开浴室门,他又回头喊了声:“刃,你待会儿把手机号发给我。”

    “好的!”刃这么一口答应了。

    礼沉默地在一旁拿着雨伞,对刃说:“你们的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对方似乎对这句话没有任何的意见,他颇为高兴地反问道:“看出来了?我和Aki的关系可不只是很好啊——”“打住,我之前跟明听说过关于你的事情,你们的关系我也清楚。”

    “诶?!”从刃的脸上就能看出他的兴奋,“Aki跟你提到我了?!”

    总感觉刃这幅样子好像从明那边听说过,自己曾经听过明抱怨刃在通讯软件上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明自己也习惯了。礼心情复杂地回想着,但还是要保持面无表情,“好了,我该去买菜了。”他转过头去打算离开,刃叫住了他:“等等!我换件衣服一起去!”

    “……你不累吗?”“没事!等我一下!”他跑进卧室把丝带放到床头柜上,从衣柜里拿了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和新的衬衫,迅速地穿好之后拿上钱包、雨伞和手机就跟着出门了。

    结果黑華就被一个人晾在了一边。

    黑華满脸疑惑地看着兴冲冲地跟着礼出去买菜的刃,又纳闷地瞅了眼紧闭的浴室门,出去关上了大门,回到了隔壁的自己家。

    礼和刃回到车上,开了一段路到达了超市。大概是因为下雨再加上傍晚时分的缘故,超市里的人不多。两人把雨伞放在购物车里,礼推着购物车,看着刃不知道在手机上敲打着什么,“给谁发短信呢?”“你觉得还能是谁呢?”这猜都不用猜……礼想着,看着旁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仍然一脸兴奋地对着手机屏幕,都懒得猜了。

    半小时后,明裹着浴巾,顺手从水池旁边拿起自己的毛巾擦了擦头发。洗了遍热水澡后仿佛瞬间放松了下来,甚至变得有点困。他穿上衬衣和裤子来到客厅继续整理行李,想了想,决定给刃打个电话。

    另一边,两人刚买完菜回到停车场的时候刃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起来,“喂?”只听电话里传来了明的声音:“刃,家里有红茶吗?”

    “有!我记得冰箱冷藏柜还有一些茶包!”明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打开冰箱门,蹲在冰箱前面翻找着,“嗯,我找找……啊,找到了。”果然,如同刃所说,在下层翻出了一盒茶包。明拿出一包红茶,然后拿起旁边的电水壶灌进水,他又问:“话说刃我那些行李放哪里啊。”“啊……回家我帮你整理!”刃坐在副驾不亦乐乎地跟明打电话,礼在一旁专心地开车看上去毫不在意对话的内容。

    明按下电水壶的按钮,“啊对了,待会儿给我发一下黑華的手机号,我有事要跟他聊聊。”另一边的刃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确认没事之后挂断了电话。

    烧完水泡好红茶后,明打开了手机发了条短信:“门没锁,来隔壁一下。——雨宫明”敲下这几个字后,他按下了发送键。半晌后,明只听家门打开,黑華一脸不知所措地冲进来,一脸惊恐地大声询问:“你哪里拿到的我的手机号?!!”对方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觉得呢?”

    “这家伙……”黑華咬牙切齿地扭头回去,过了一会儿,他又拿着一罐汽水进来了。他打开易拉罐的拉环,看着坐在沙发上搅拌着红茶的明,而对方则是抬起头看了回去,“怎么,不坐吗?”

    “……我站着就行。”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沉默了,客厅安静得不像话。明看上去比较平静,相对的,黑華皱着的眉头透露出了一些不安。

    “像你这种恐怖的人居然还能这么平常地出现在这里,真是难以置信。”黑華手握着汽水的易拉罐,紧紧地盯着仿佛像是眼中钉一样的雨宫明。明只是端起了茶几上的红茶抿了一口,“反正我都辞职了,他们还来管我干什么。”

    黑華皱着眉头,他看着对方从容的心态感到内心非常复杂。他在为明的平淡反应生气吗?还是说……他为了什么事情会对明有那种态度?“但你还是赤血狼牙的A级判定危险人物啊。就算你当年辞职了,你给那些佣兵造成了恐慌也是不变的——雨夜暮鬼。”

    回复给黑華的是沉默。从面部表情上,明的确是没有任何反应。片刻之后,他默默地开口道:“还是一如既往地敏锐呢,前辈。”黑華明显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冷静地继续说下去:“自从上次那个‘镜灵事件’后,我一直都提防着你这家伙。”他饮下汽水,似乎是想缓一下,“你应该自己心里清楚你是个怎样的人吧?”

    “那是当然。”明表面上仍然是毫无起伏,但从语气上可以明显听的出来他非常理解黑華的反应,“如果是对以前的我带有警戒,可以理解。我现在想一想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也非常反感。”明一眼就知道了,黑華对自己带有恐惧。镜灵是可以拟态人的真实内心的,他在害怕自己会像镜灵一样展开杀戮,所以一直把自己当做眼中钉来看。

    “但是,”明眯起眼睛,注视并观察着对方的神情,“我记得你可是因为太危险了导致被除名了的家伙啊。”

    这句话好像把黑華说怔了。他的视线向别处歪去,脸上尽是不甘和罪恶感。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于是又说下去:“其实你不用在意人家怎么看你啊,你看,你连魔法都不敢用了。”“……和你有关系吗。”“没有,就是让你放心一下而已。比起这个,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明若无其事地从行李箱里翻出了一个小本子,然后又靠回了沙发上,“来,算个账。”

    糟糕,是不是被发现了什么事情,黑華的内心十分紧张……而且还被记下来了?

    “咳咳,”明翻开笔记本干咳了两声,读了起来,“其一,你在去年刃的生日送了一根项圈当礼物——”“停一下停一下!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要记起来?!”黑華赶紧上去拦住了对方,结果突然被一把拉过来按在沙发上强行坐下。

    “我就知道不用这办法你不过来坐会儿。”明皱着眉头盯着黑華,怨气十足地念叨着:“你觉得我到底有多可怕啊还不敢离我三米以内近?”

    “……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我还没说完呢,接着继续——”“我错了!”

    “让我说完!”明实在忍不住吼了一声,这么一句话直接让对方吓得闭嘴,接着金发青年又很冷静地接着说下去,“我是说,项圈蛮适合他的,算你干得不错。”

    “……啊?”感觉此时“我到底有没有听错”这句话写在了黑華的脸上。明无视了对方的表情,继续念下去:“其二,你在和刃吵架的时候动用了异能把刃吊在了天上——”“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啊!!”黑華不知所措地问,对方只是这么回答着,“我又不是没看到你们网上发的动态,这么说来你当时还拍照了对吧。”

    “是又怎样!”“那好办了,你把手机给我。”明伸出手示意让黑華把手机交出来,对方不禁身子远离了几厘米,“你,你到底想干嘛……”

    “不给?那听我说,”明假装正经地干咳了一声,“把照片原图传给我。”

    ……问了半天你只要这个??黑華彻底傻在了一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默默给对方发送了照片。明收到后看了眼,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好了,接下来你可以把照片删了。”

    这下黑華更懵了。明在旁边静静地观察着他满脸疑惑不知所措的神情,接着催道:“删了吧,我以后就拿这个让他安分点了。”

    “你就为了这事儿?!”对方质问着,明点了点头,黑華在手机上按着按键,选择照片,删除——还差最后的确认时他停了下来,“万一我不答应你怎么办?”“噢这样啊……”明坐正了,突然朝着门口大喊了一声:“哎刃你回来啦!”黑華瞬间慌了,手滑按到了确认按钮把照片删了。

    场面一度安静了下来。大门并没有打开,黑華在沉默之中瞅了眼手机,又瞅了眼对方。“……你逗我啊!!”黑華一激动唤出了一条锁链打算瞄准对方的手腕,结果不料,发着冰蓝色光芒的锁链居然束缚住了自己的右手臂。

    “我回来了——诶等等门没锁?”刃真的到家了,他拎着几袋食材打开了门,映入他的眼帘的是被锁链缠住手臂并且看上去很慌张的黑華,以及看上去非常镇静的明,“呀,真回来了。”他假装乖巧地探出头望向门外。与之相反,旁边的黑華使劲拉扯着锁链,甚是狼狈。

    刃看着这个尴尬的场面眨巴眨巴了眼,“两,两位……感情不错的样子?”“诶不是刃你听我解释!”黑華想喊住对方,结果刃回头吼了一句:“我还要做饭啊!Aki我吃完饭帮你整理行李!”

    黑華“哦”了一声后又想了想,突然不顾锁链的拉扯转过身来朝刃喊:“哎等等——我晚饭还有份吗?”“噢这点你放心好了,”刃将食材放在厨房里,从厨房拉门旁边拿出围裙,“这点事不算什么,你们俩慢聊!”

    “……你的份?”明有些迟疑地看了眼黑華,又转过头去看刃。

    “呃……他一般晚饭都在我家蹭饭的。”刃这么解释道。

    两人突然沉默地对视了半晌。

    明慢慢地拿起了行李箱旁边的漆黑直刀,从鞘中拔出刀后双手握住刀柄绕过茶几朝着还被锁链捆着手臂的黑華走来。“等等,暮——不对,明你听我解释……”黑華慌张地闭起眼睛。只听“咔”的一声,明将束缚住对方的锁链一刀砍断,失去了力量根源的锁链瞬间化为乌有。

    黑華还一脸惊恐地看着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明松开左手后一手刀劈在黑華的胳膊上,“你怕什么啊,好歹比我大五岁吧怎么看到我就怂了?”

    说实话,虽然明是右撇子,但是用左手打人还是特别痛。黑華拿另一只手捂着手臂这么想着。

    “那个……”明把刀收进刀鞘里,用那略微懒散的眼神看了看黑華,“你以后想蹭饭我也没意见,只是——”黑華歪着头看回去,明默默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买菜交给你了,还有买菜的钱你自己付没问题吧。”黑華思考了一下,回拍了明的肩膀:“成交……!”

    怎么感觉两位关系莫名的好啊……刃穿上了围裙有点呆愣地看了看两位,慢慢地往旁边一步一步挪到了厨房。

    ……

    另一边,站在家门口的礼把袋子放下,腾出手拿钥匙打开了门,“我回来了,椿。”

    客厅里坐着的身着黑白渐变色风衣的白发青年似乎注意到了男子的归来,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前来欢迎:“礼你终于回来啦!外面在下雨没淋到吧?”

    这位看上去挺开朗的青年就是椿原丛云,礼从小到大的挚友,同时也就是礼天天念叨着的“椿”。礼把手里的一堆东西放了下来,“我带着伞……话说你饿不饿?估计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开饭——”“比起这个你不先休息会儿吗?”丛云叉着腰,假装一副赌气的样子看着礼。

    “吃完饭就可以休息了。”对方慢聊斯里地边换鞋边说。丛云看着拎着若干袋食材的礼走进厨房,想了想,跟着跑进厨房,“我来帮忙!”

    “哎等等等等,”礼一放下袋子就拦住了想要进厨房的丛云,“不用你忙了我自己来就行。”

    “我帮忙洗菜啊我又不碰灶台!”

    “……行,”礼纠结地答应了,随后把一袋土豆推到一旁,“说好要吃薯饼的,我买了土豆回来。”丛云拉开袋子看着一堆土豆,“居,居然真的买了啊……”旁边的礼一边穿上围裙一边对丛云说:“椿,帮我系一下带子。”说完一边拿着大碗把土豆装进去,打开水龙头往里面装水。

    丛云听了之后,果断答应了一声:“啊,好的!”随后凑到了礼的身后双手拿起围裙的系带打起蝴蝶结来。礼一边站着不动一边看着凉水哗啦啦地冲洗着土豆。

    =================To Be Continued================= 

    看到这里的时候序章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要正式进入严肃向的正章了

    然后讲个鬼故事,礼总、黑華和刃合称序章三傻,嗯,没看错【……

    日常惯例,感谢关注的小天使们!

    【临时通知】以及关于人设补充方式的变动,所以以后此处不会放出出场角色的人设图,请自行点击相关角色来查看人设表!谢谢天使!!

    =================花絮=================

    《你们怎么看Aki的》

    礼总:虽然看上去很难相处但实际上还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大概。

    黑華:表面看上去纯良实际上是个大魔王!

    刃:他就是个天使!!

    前两人:……???

    Aki:你们三个在干嘛。

    =================特不正经的预告=================

    序章终于结束了你们开心吗!!

    接下来是正式开始的第一章,接下来正经的肯定要多了,做好准备~

    礼总说好的第二天要去佣兵协会报告任务的情况,结果遇到的居然是区区一位黑发少年?!而且昨天看到的修珐利尔也出现在了协会中!

    Aki起床打开大门,看到了一个有着和自己一样显眼的金发的少年拿着一块巧克力蛋糕,说是要送给Aki,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刃也围着围裙过来开始解释……

    而对于黑華,今天正好是自己的二弟——白葉的生日!要认真起来了噢!!

    看似平凡的日子,但同时又出现了什么异样……

    正式进入第一章【森林、武装与黑发青年】

    下集:第二天的忙碌

    不管是谁都加油吧!

  • 第三集配图

一-森林、武装与黑发青年

  • 第一集:第二天的忙碌

    阅前请look→http://elfartworld.com/works/122427/ 

     

    我鸽了一年回来了【…… 

     

    =================正文=================  

    嘈杂的声音将金发的少年从梦境唤醒,他皱了皱眉头,伸手将旁边的闹钟关掉。

    今天是星期六,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照射在地板上,耀眼至极。被闹铃吵醒的明缓慢地睁开了眼睛,似乎还有些恍惚地翻过身——旁边没有人。“已经起床了啊……现在几点……?”他又翻身回来从床头柜拿起手机拔掉了数据线,一看:早上9点。

    明明是周末也真够勤快的……少年迷糊地起身拿起裤子,内心感叹道。

    “咚咚咚……”

    刚刚系好皮带的明抬起头,打开卧室的房门朝外面喊,“谁啊?”问完一边顶着还没梳好的凌乱的长发走过去开门。转下门把手打开后看到的是端着一块蛋糕站在门口的,看起来是比明年龄小一点的,高中生的金发少年。那个少年注意到了明那不耐烦的眼神,小心翼翼地打了声招呼:“呃……您好?”

    明眨巴了下眼睛,对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孩感到好奇,“你好。”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少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呃,诶……那个……”他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一般,支支吾吾地想着如何继续说下去,“我是隔壁1601室的邻居,听说有新的邻居搬进来了就想你会不会喜欢蛋糕啊什么的……”说着说着,少年勉强尴尬地笑了笑。

    明盯着这个少年,似乎是看呆了一样突然脱口而出:“居然那么贴心的吗。”“哈?!”少年似乎对面前这位前辈感到不可思议。“你先进来。”明转身走到洗手间门口,落下少年一个人站在门口不知所措。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转身又催促起来:“进来啊,没事的我先刷牙洗脸。”少年突然被回过头来的明吓到了,他走进客厅,把蛋糕放在了餐桌上。

    当明在洗手间里刷完牙后洗脸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奶油打好了吗?”

    “来了来了——”

    明迅速地用毛巾擦干脸后打开了卫生间门,“你们在干嘛?”话音刚落,他看到刃拿着裱花袋听着初七的指挥在蛋糕上挤巧克力奶油。

    同时两人也回过头来,刃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非常爽朗的笑容,将裱花袋递给初七后上前迎接道:“Aki早上好哇!”

    “早。”明点了点头示意,随后又转回话题。他指了指桌上的蛋糕,“你们做的?”刃和初七对视了两秒,然后互相指着对方,异口同声地说:

    “他做的。”“他来找我学的……??”

    初七似乎对于脑电波既对得上又有点哪里不对的感觉感到有些反应不过来,迅速转过头来看了眼若无其事的刃。

    明盯着这两个人,撇了撇嘴直切正题:“直接说一下大概什么情况不就行了?”

    “哦哦,是这样的!”刃拍了下脑袋,开始解释起来,“是我让小初七给你做蛋糕的,想给你个惊喜然后让他也熟悉一下你——”

    “怎么了是觉得我很吓人吗?”

    ……

    空气瞬间凝固了起来。

    “呃,没,没这回事!”刃被吓得咽了口唾沫。

    “你这种态度反而会暴露诶。”明皱了皱眉头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刃后退了两步靠在椅子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在两人僵持片刻后,初七已经在蛋糕上挤完了剩下的奶油,抬起头开口道:“那个……我不觉得雨宫先生很可怕啊?”

    明单手扯着刃的衣领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少年。

    “我,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可靠的人很喜欢吃甜点,感觉意外地有很好相处的地方?”初七补充说明着。

    “对我就是说他要是知道你这一点肯定会觉得你其实很可爱……好痛?!”“叫你多嘴。”

    雨宫明没等刃说完就伸手一个爆栗弹在对方额头上。照这么看刃似乎早就忘了一个事实——在明的面前,说他可爱是绝对禁止的事情。

    “呃……先吃蛋糕吧?刚起来正好吃早饭。”初七十分没辙地对大白天就在打打闹闹的两位笑着——虽然是明在单方面地欺负刃。听初七这么一说,明才放下衣领端端正正地坐到椅子上,看着已经切出来一块的蛋糕,里面似乎还有巧克力碎。

    刃看了一下明的脸,对方的眼睛似乎像是闪闪发光一样地盯着蛋糕。

    还是老样子啊,刃傻笑着继续盯着明。然而刃的笑声让明提起了注意,对方突然转过头来瞪了一下刃,青年被吓了一跳,尴尬地干咳了一下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赶紧吃吧,小初七可是在甜品店打工的哦?他做的蛋糕很好吃的!”

    “还,还好吧,刃先生你这么夸我会不好意思的……”

    明拿起叉子切出一块小角,将蛋糕送进自己的嘴里。入口即化的口感使他感到非常意外,他又赶紧切了一小块吃了下去。

    “好吃。”明边吃边说。

    “啊……好吃就好!”初七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安心地笑了出来。

    “小初七——”黑華突然从门外探出头来,“要走咯——”“啊我马上来!”少年解下围裙急匆匆走出去,“那个,我们要先去白葉先生家了!打扰了……!”话音落下后,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与此同时,礼在停车场停下了车,拿起副驾座位上的资料,走进佣兵协会的前厅。

    “呀,早上好啊叔叔!”走进去就看到迎接礼的是一位扎着高马尾的,身着制服的,外表貌似16岁的少年。

    虽然,对方热情的态度和豁达的性格跟看似优雅的外表根本毫不相干。

    又是叔叔……礼只是干咳了一声,打了一声招呼接下来捧着报告书询问:“那个,委托人……白棂在不在——”“不用找了,你要找的人就在你面前!”少年打断了礼的问话,并且上前拍了下对方的肩膀。

    虽然之前电话里的的确是少年的声音,但是居然是个学生……?礼原本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或者是工厂管理人家的孩子,没想到委托人的的确确是眼前的这位少年而不是其他人。不过,眼前自称“白棂”的少年似乎在哪里见过。礼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这身制服似乎是雨川市第三中学的校服,而之前似乎有几次都看到白葉身边有一个穿着同样的校服的小子……倒不如说,是同一个人。

    “叔叔你不记得我啦?”“叫我礼就行了。”

    说实话,礼对于“叔叔”这个称呼还是有点抗拒,不过自己也都快30岁了好像也找不到其他理由了的样子。

    看着男子的反应,白棂不禁笑出声来:“啊哈哈哈~好啦不闹了不闹了,”他一把拉着礼的手臂到旁边找了个座位坐下,“于是,直接讲正题吧!”

    礼应声将报告书放在桌上,“这是关于昨天的任务的报告,请过目。”“哎呀你对我就别说什么客套话了嘛礼先生!”白棂从容地笑着,拿起文件大致阅览了起来,“我还只是个学生,干嘛还要对我那么拘谨呢?团·长·先·生?”他保持着不明意义的微笑,一字一句地反问道。

    “……用不着那么叫我,在职业上我还是个新人而已。”

    如白棂所说,礼拥有着“影川特工团总部团长”这样令人敬畏的身份。但是说到底,礼觉得自己只是继承了自己的父亲——影川洋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况且还刚上任3年,他自认为仍然不太成熟。“少来谦虚啦……啊,黑華先生用了魔法吗?”少年翻阅着报告,突然抬起头询问对方。“你认识黑華?”“废话!我也是见过那个家伙粘着白葉老师死死不放的场面的人——啊,当然问了之后才知道他们是亲兄弟。”白棂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并拿出响了一下通知声的手机看了一眼,在上面迅速地打了几个字后又收了起来。

    仔细思考一下,好像黑華从来都不会感到丢人。不过想想也是,据说白葉的头发是染过的,所以从头发颜色上根本看不出两人是亲生兄弟——虽然两人相似的眼睛可以勉强判断得出来。

    “这么一说,黑原家以前可是群青区挺有名的魔法师家族,嗯……”白棂回想了片刻,嘴角勾起了不明意义的微笑,然后朝着礼使了个眼神,“当然不要问我我怎么知道的,我可是信息超——灵通的情报屋啊!不管多久之前的历史信息也能到手的!”礼看着白棂如此热情的样子,不禁有点想感叹对方的活力。

    不过礼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他回问过去:“群青区的魔法师?”“啊,对呀,”白棂将文件合上,放在桌上,随后身子向后靠,“白葉老师之前跟我说过他们是从群青那里来的,也是挺久之前的事了。”

    “原来如此……知道的挺多啊你。”

    “那是当然!”白棂拍了拍胸脯,“毕竟我是学编程的嘛,嗯——如果想要翻到礼先生您写的压箱底黑历史或者是新篇剧透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礼听到这句话立马干咳了一声,顺口警告了一下:“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的好。”

    “诶嘿嘿~当然是开玩笑的,我才不会为了看剧透把黑客技术用在这种事呢。”少年两手托着腮注视着些许困扰的对方。

    但愿如此……礼心底松了口气。虽然他认为白葉的学生的确信得过。

    “话说回来,”白棂又开始转移话题,“你今天要去‘EidoZ’吗?”

    礼差点被这句呛到。男子一幅没反应过来的表情瞅着看似天真的对方,“你怎么知道?”“EidoZ”是秋区一条商业街的酒吧的名字,而礼每周六的晚上都会去那边打工……先不说为什么礼会去那边打工,眼前这个16岁的少年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

    “礼先生啊你……”白棂坏笑着,“我路过也看得到你在里面穿着执事装啊,我记得上次我看到的时候应该是——”“停停停停停,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些都知道,不过今天也是像平常一样就是了。”礼不禁伸手制止白棂继续揭自己的底。

    白棂很听话地闭上了嘴,不再谈这个话题。

    “嗯?两位怎么在这里?”

    熟悉的少年音在两人耳边响起。礼和白棂同时抬起头往旁边看,在桌边站着的是十分熟悉的黑白挑染的红瞳少年。“哟,修珐尔,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