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短&猎狼犬

美短&猎狼犬

私人小组。 

用来作品汇总的。 

  • 9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2 角色数
  • 2 关注人数
  •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你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2017/03/11
    +展开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3)
  • 纪念你的诞生

    纪念你的诞生

    你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2017/03/02
    +展开

    因为背景用的还是企划背景,所以也响应一下企划。

    字数:6600左右

    时间轴:晴斋上任副官一年,攻略克罗地亚到55-59%左右。

    相关角色

    评论(3) 收藏(2)
  • 咸鱼LOG

    咸鱼LOG

    你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2017/02/22
    +展开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传的(。)

    后2p是现代ABOparo

    相关角色

    评论(4) 收藏(2)
  • 新晋圣剑使惨遭恶龙逼婚,岳父圣剑感到很绝望

    新晋圣剑使惨遭恶龙逼婚,岳父圣剑感到很绝望

    你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2017/02/20
    +展开

    西幻PARO(又名官方OOC)

    封面是画手彧彧画的,文也是文手彧彧写的(………………)我只是个代发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1)
  • 好感度表格

    好感度表格

    原稿しろ
    2017/02/18
    +展开

    .......竟不知道角色要響應誰才好((

    评论(2) 收藏(1)
  • 給美短吃海蜇絲

    給美短吃海蜇絲

    原稿しろ
    2017/02/17
    +展开

    堆一堆近期的摸魚;3 

    封面是扳總畫的 

    所以說晴晴的頭髮其實是彩虹色(劃去)

    相关角色

    评论(3) 收藏(2)
  • 总得而言就是各种摸鱼1

    总得而言就是各种摸鱼1

    你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2017/02/17
    +展开

    不提.jpg 

    相关角色

    响应角色竟然如此配合
    评论(2) 收藏(3)
  • kiss 22 title

    kiss 22 title

    原稿しろ
    2017/02/15
    +展开

    算是發遲的2.14圖... 

    克總真是超可愛的 

    我:克總能借我抱一下嗎? 

    晴斋:滾w。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2)
  • 某个小片段·kiss of spirituous

    你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2017/02/15
    +展开

    时间轴:佟晴斋升为副官有一段时间了的某个夏天  

        

        

    等到人走茶凉之时,已经是深夜了。  

    此时正值夏末,夜晚的气温逐渐转凉,在“伊甸园”空旷的马路上来回送走好几个喝醉了的同事后,克罗地亚那团被酒精熏得稍微有点晕头转向的脑子终于被带着湿气的冷风吹得清醒了许多。  

    弟弟因贝圣斯在聚会的后段便因为讨厌酒精而先回家了,而某位年轻的团长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更早的走掉了,场面总是得需要有人来炒热的,总不可能让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在等的三团长代劳,于是因为异能的缘故无法喝到烂醉如泥程度的二团长克罗地亚责无旁贷的拿起了酒杯。  

    有异能做依靠,他毫无压力的放倒了好几位拼酒的朋友,面无表情的喝酒喝到喝饱为止——这场毫无意义的拼酒大会这才结束,由那些没参与却愿意作陪的清醒者来将那些酩酊大醉的失态者送回家,这便是这次聚会的尾声。  

        

    最后与奥克托普斯告别的时候,街道上只剩下军部第二团团长和他的副官佟 晴斋走在街道泛黄的灯光下,马路不同往常那样变得异常空旷,当克罗地亚往一端眺望的时候,只能见到被栽在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低垂的枝叶在随着风向而轻轻摆动,树枝与叶片摩擦得“沙沙”的响,和蝉鸣一起装点这安静下来的城市一角。  

    他把目光悄悄投到走到他身边的副官身上,不料副官也在偷偷打量他,目光不约而同的相触之后,佟晴斋大方的向他笑了笑。  

    克罗地亚并不知道这个在他眼里颇为温和听话的副官有没有享受到那个闹哄哄的聚会,至少他有注意到这人并没有离聚会中心太近,甚至连酒杯里的酒液也没见少……是不喜欢酒精?还是因为讨厌这样像是应酬一样的场面?他这个做人上司的人不得而知。  

    “晴斋……”  

    “克罗地亚团……”  

    两个人又不约而同的开口,又不约而同的闭上嘴。  

    “……我先送你回去吧。”最后还是克罗地亚先妥协,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谢谢你帮我一起送人。”  

    “没事,这是应该的。”副官的笑容无懈可击,“还是让我先送你回去吧,你喝得不少。”  

    “不用了……”结果他的团长并不领情,摆摆手,“醉酒也算中毒的一种,我中不这种毒,还清醒着……还是先送你。”  

    拗不过克罗地亚的晴斋点了点头,在这时也不一定要展现出自己的殷勤来……有时候他也蛮感谢副官这个定位的,不管做什么都能瞎掰出合理的理由,应付情商严重不足的心上人简直绰绰有余,哪怕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喜欢上自己上司了,蠢蠢欲动的想搞职场恋,然而那个被盯上的上司却还是木头一个——属于狗血言情小说里最后一个知情的男主角定位。  

        

    “今天你没喝酒,不喜欢喝酒吗?还是不喜欢应酬?”  

    听到突如其来的询问,正在瞎想乱七八糟的东西佟晴斋立马回过神来,看向领在他前面一步的克罗地亚裸露在外的侧颈:“嗯,是有点不习惯……不过既然是克罗地亚团长叫我来,我肯定是会来的。”  

    和其他人打好关系不是目的,喝酒听八卦也不是目的,只是因为想见到你而已。  

    他抿了抿唇,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要是困扰的话,不用客气直接拒绝我就好了。”克罗地亚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下属的心思,看着偶尔才闪过一辆疾驰的车的十字路口,思考着是否应该遵守交通规则去走远一点的斑马线。  

    如果他此时能回头去看的话,应该会因为自己所信任的副官那毫不遮掩的粘稠目光所惊讶吧,就好像是融化了一半的黑糖浆,炙热而甜蜜。  

    “并没有困扰,团长你能想到我,我很开心,而且今天聚会也听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说到这里,佟晴斋猛然想起在上饭后甜点时,自己喜欢的人那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捏着樱桃梗所说的话了,“没想到克罗地亚团长的弟弟也很擅长捧热气氛,不过他那句话应该是玩笑吧?”  

    那句话——指的是因贝圣斯在哄着哥哥玩了用嘴让樱桃梗打结的游戏后,似笑非笑的赞了一句克罗地亚吻技超群。  

    说真的,当这家伙若有若无的瞟着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佟晴斋心里还是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面上捧场的微笑倒是没僵化,这似乎多少有点让因贝圣斯失望。  

    这小混蛋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克罗地亚吻技会好?他不是没有恋人吗……居多疑问在一直追人未果的青年脑内一闪而过,最后抛出了可以解释一切的论点——  

    他是开玩笑的吧……?  

        

    所以,当克罗地亚带着一点无奈准确无误、字音清晰的告诉他——“没开玩笑,是真的。”——的时候,绕是因为异能副作用可以算作是活了44岁的佟晴斋一时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  

    最后,他只能干巴巴的跟着重复一句:“噢,是真的啊……”  

    大概是他那没什么投入情感的语气引发了克罗地亚的警觉,他突然停下脚步,偏过头斜睨着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自己这位战斗能力一般般的副官一眼:“啊……你不相信吗?”  

    身高停在十六岁而情商干脆停在六岁的第二军团团长狐疑着,自己的下属是否因为自己看起来也只有十六岁而小看自己的能力,这对他来说好比男人被说那里不行一样让人上火。在这样的目光扫描之下,佟晴斋垂下眼睛,尝试辩解:“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以为——”  

    我以为团长你跟我一样。这句话要是能成功说完的话,应该会打消克罗地亚的怀疑并且极大的取悦他吧,习惯性为自己找退路的副官不愧对他善于战策的名号。  

        

    然而这句话的尾声消融在一个带着酒精气味的吻之中。  

        

    该如何形容呢?就算是无数次在别人的人生里走过,不断看过、体验过五光十色的世界之后,对这些事情开始觉得疲倦厌恶了的小孩儿在想要掩盖自己匆匆睡去之时,也能因为这一吻而瞪大眼睛跳起来程度的惊吓,好似那氢弹爆炸那样让佟晴斋得意的思考能力炸得粉碎碎骨。尽管这一吻的触感,就像与果冻相触一样轻柔,甚至比那个更柔软,鹅毛落在唇上似的——原来这才是接吻的感觉吗?  

    大概是真的有点喝醉了的克罗地亚大人拽着小自己一岁的副官的衣领,这样蜻蜓点水的亲吻有点让他不得劲,他皱了皱眉,退开一些距离后任性的下了命令:  

    “把嘴张开,舌头伸出来。”  

    大脑蒸发的晴斋下意识的照做了,当然,现在让他干什么他估计都能不带着任何想法去做了,包括杀人灭口。  

    属下的听话让长官非常满意,他闭上眼睛再次附过头去,不知羞耻的用舌尖在对方舌上画圈,唇舌相交,好一番撕磨,用上可以轻易将樱桃梗打结的技巧,吸吮着晴斋偏薄的下唇。带着一些酒的甜味,比黑糖浆更加毫无顾忌的火热简直叫人胆颤心惊,磨人到让人窒息。  

    这一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副官只觉得度秒如年,但他不介意再久一点,让他在这美梦成真的现实里再留恋一会儿。  

    等到克罗地亚松开他已经布了不少皱子的衣领时,佟晴斋只觉得魂魄也出窍了一半,双腿像是踩在云上一样软,即使不用照镜子也可以得知自己脸上此时呈现着怎样的绯红,甚至连耳朵也变得烫手了。  

    “……我以为我和你一样……”他低声呆呆的将之前那句没能说完的话说完了,心怀着几分真情实意的愧疚感,天知道他现在能保持衣冠禽兽的直男模样有多么努力,多么不容易。  

    “现在一样了。”克罗地亚耍完流氓后脸也不红气也不喘,看着自己的副官那副样子才迟钝的觉得有点不对劲,“我觉得实际让你试一次就会相信……不过我没有跟人对比过,我算擅长吗?”  

    “……请克罗地亚团长下次不要轻易对别人做这种事情了。”佟晴斋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正在追求的人,“我家也不远了,就送到这里吧……明天见,团长。”  

        

    说完他也没等克罗地亚跟他道别,失礼的率先走开,好在克罗地亚也不在意这个。  

    他盯着晴斋的背影,神差鬼使地想起刚才二人分开时,副官被自己吮红的唇,在灯光下的映衬下多了几分带着水泽的娇艳……看起来……  

        

    ……很美味?  

        

    克罗地亚被自己的想法惊吓到了一下,但作为一个男人的前提来说,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回味刚才的事。  

    亲上去的感觉也不坏,不过应该没有下一次了吧,毕竟两个人可不是什么恋人关系,而是纯洁的上下属……更何况最后离开得那么着急,说不定是因为自己失礼的行为而恼火了吧。  

    莫名觉得烦躁了起来的克罗地亚抬头看了一眼在路灯下飞舞的蛾子,开始头疼起明天要如何向自己的副官道歉才能取得原谅。  

        

    ——ooc小后续——  

        

    “……我第一次接吻就是和你啊,你记起来了吗?”  

    “……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  

    “对不起,真的。”  

    “所以请你不要做鸵鸟状好吗?”  

     

    相关角色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