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Days挑战
30Days挑战

30Days挑战

▲12.21公告:因为临近年底要去旅游所以暂停更新两周,很抱歉▲    

挑战下角色30Days问卷。

12月开始,原创角色,每天一图一文,不知道能撑几天。        

关联角色大概总有一天会补上吧?        

 *每日题目见tag   

 ▲私组▲

  • 8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8 关注人数
  • 纹身

    纹身

    深海书签
    2017/12/19
    +展开

    「罗开」&「洛莱」 

    纨绔表兄弟。 

    相关角色

    有纹身角色
    评论(0) 收藏(0)
  • 寻宝游戏

    深海书签
    2017/12/19
    +展开

    冬天的阳光很好。

    这是一秒钟前出现在青年脑子里的想法。

    也是他唯一记得的事情。

    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笔记本摊开放在膝盖,打开的那一页用潦草的字体写着两个字:

    气球。

    青年抬起头,正好看见一个红色的气球从不知哪里摇摇晃晃的飘过来,挂在他头顶的树枝上。一个头戴着红色绒球帽子的小姑娘追在后面,蹦蹦跳跳的试图去抓住气球下拖曳着的长绳子。

    太高了。

    青年啪的一声合起书,站起来将绳子一端握在手中。

    小姑娘朝着他举起手,却又突然停了下来,露出有点畏缩的表情。青年向前伸了伸手。而她接过气球,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青年不明所以的收回手。在他的掌心上,有一个意义不明的图案。

    在他重新坐回椅子上思考人生的时候,小女孩又跑了回来,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不害怕吗?”青年翻转手腕,露出掌心上鲜红的图形。

    小姑娘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妈妈说身上有刺青的都是坏人,不能靠近。可是妈妈现在不在,就没关系啦。”

    妈妈的话应该不能这么理解。

    青年沉默的想。但是他也觉得自己不是坏人。

    大概吧。

    “坏人大哥哥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

    “……”

    “你住在公园吗?为什么我没见过你?”

    “……”

    “坏人大哥哥是打算做什么坏事吗?能不能带着我一起?”

    青年觉得小姑娘的妈妈真的有必要看好这孩子。

    为了避免听到更多奇怪的问题,他打开了手里的笔记本。

    这一次,上面的字换成了新的一句话:猫要从鸟巢里掉下来了。

    真奇怪。

    青年想。但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其他该做的事情。

    “我要去找鸟巢。”

    于是,他这么说。

    “我知道!”小姑娘高高兴兴的自告奋勇,“我带你去,然后你就可以带我一起去做坏事了吗?”

    做坏事就算了。

    小姑娘握着气球,一蹦一跳的走在前面。青年更在她身后,边走边研究手里的笔记。他一页一页的向后翻着,却一直翻不到末页,连剩下的厚度好像也从没发生变化。可当他从末尾开始翻起,又一下子就翻到了第一页。

    那两行字也消失不见了。

    太奇怪了。

    “在这里!”小姑娘伸直胳膊指着一颗古老的梧桐树,在最粗大的树杈旁,一个很大的鸟巢搭在上面。

    “啊呀”小姑娘又叫了一声。

    气球再一次从她手里滑落,飘飘忽忽的向上飞起来。

    尖尖的嘴从鸟巢里探出来,啄破了飞起的气球。

    一只从上面树梢偷偷溜向鸟巢的猫被吓了一跳,喵呜一声从树上掉下来。

    正好落在试图伸手去抓气球的青年怀中。

    猫轻巧的在青年怀里一蹬,翻了个身跃到地上,一溜烟就消失在草丛里不见了。

    青年低下头,小姑娘正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这次不用看笔记都知道该做什么了。

    “……我给你再买个气球。”

    卖气球的小贩就坐在公园的后门。青年发现他们围着公园转了正正的一个圆圈。

    小姑娘拿到气球,终于大雨转晴,抽着鼻子说要回家。

    “坏事一点都不好玩。”

    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软糯糯的说。

    小姑娘再一次跑掉了,在她跑过马路的下一秒,一辆跑车不顾还是红灯,在她身后疾驰而过。

    一辆红色的跑车。

    红色的气球,红色的帽子,红色的跑车。

    红色的画面在青年脑中融成一片,化为躺在红色中的小小尸体。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青年转回公园的长椅,博士早已在那里等着他了。

    你看,这就是命运运转的办法。

    将手里端着的另一杯热巧克力递给塔迪斯,博士笑着说。

    如果我一开始就等在那个路口,然后只在最后一刻拦住她?

    塔迪斯喝了一口巧克力,热度和记忆一起涌回身体里。

    “你不会想知道的。”

    有刺青角色
    评论(0) 收藏(0)
  • 不作不死

    不作不死

    深海书签
    2017/12/18
    +展开

    「伊丽傻白二世」

    左思轩的社交账号。

    有尖牙角色
    评论(0) 收藏(0)
  • 猛兽之口

    深海书签
    2017/12/18
    +展开

    “颤抖吧,猛兽的獠牙将对尔等降下死之裁决。”

    当小麦色肌肤的男人冰冷的做出宣告后,战争的号角正式吹响了。

    违逆者从此受到了最冷酷的惩罚——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香甜的梦乡还是安逸的午后,总有被猎食者追捕的恐惧笼罩在他们头上。   

    埋伏在阴影里的猛兽拱起脊背,利爪在地板上留下深深的抓痕,它耐心的静待着猎物失去警惕,那便是报复到来的时刻。

    流畅的肌肉线条伴随着奔跑舒展收缩,巨大的力量在四肢中聚集,它高高跃起,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凌空扑击而下,锋利的獠牙在阳光中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彩,向着胆敢挑衅它威严的无知者施以残酷的制裁————————

    “喵喵喵喵喵嗷——————————!”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脑袋!我的脑袋!不要咬我头啊你这只蠢猫!救命!阿莱救我哦哦哦哦哦哦!”

    “你别动!别转圈!哎喂!小开你停下你别动!你转成陀螺我根本逮不住这只猫它快拿后爪子踩死我了!”

    “呜呜呜不就是不小心踩了它尾巴一脚吗!又是撕坏衣服又是挠穿沙发现在还咬我头!疼疼疼疼啊!”

    “有空说话你先站着别动!别转了!站住!你在和猫使用合体技吗它在边咬你边用喵山无影脚踹我啊!快停下!”

    “换你头上扒着一只猫试试……!我的头皮!头皮快要被扯下来了呜呜呜呜我要秃了!!!”

    “我也快被踩死了这猫长这么胖怎么还这么灵活!……米奇!你别看报纸了快过来救人啊——!!”

    坐在只有老祖母才会喜欢的扶手椅上安详吸猫的埃及人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团闹剧,干脆的给出拒绝援助的答案:

    “这是贝斯特女神的意志。”

    他怀里只比黑猫更胖的橘猫死沉死沉的压在主人腿上,赞同的摇晃着圆滚滚的大脑袋,赞同的说道,

    “喵。”

    相关角色

    有尖牙角色
    评论(0) 收藏(0)
  • Error

    Error

    深海书签
    2017/12/17
    +展开

    「萨斐」

    未采用的初始形象。

    未采用角色
    评论(0) 收藏(0)
  • 无有之地的旅行者

    深海书签
    2017/12/17
    +展开

    在白沙与月光之间,青年睁开了双眼。

    这是在无尽里重复的循环,过去的回忆早已化为混沌的泡影,唯一留存下的,只剩下关于此地的认知:在这片荒芜的乌有乡,一切都不会到来,万物都没有终结。

    但这一次,他却听到了呼唤。

    微卷黑发的青年俯视着他,朝着他伸出了手。他说,你该出发了。

    那是熟悉又陌生的脸庞。青年试图从被遗忘的记忆里打捞出关于他的碎片,却最终一无所获。所以在不知多久的沉默之后,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问,去哪里?

    青年皱起了眉。那是比起愤怒,更像被人从睡梦中吵醒的起床气,不会让人感到威胁,只会本能的压低嗓音迁就他的不满。他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说道,随便哪。

    四周的一切似乎鲜活了起来,青年第一次在沙漠里听到了风吹过的声音,看见了月光流淌在沙丘之上的涟漪。他忍不住笑了,追问道。总该给我个方向,否则我怎么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

    青年没有笑。他的嘴角向下撇的更加厉害,越发像个赌气的孩子。可他的面孔是那么成熟,气质也像是经历了世界末日的智者。他挥了挥手,无数的道路在他身后展开,割裂了沙漠,通向未知的远方。他说,不正确又怎么样?只要你前进,总能走到什么地方。

    青年又陷入了沉默。即使在这个没有时间的世界,他也沉默的太久了。沙海在不安的躁动,月色也黯淡无光。而青年没有追问,他们只是如同海面上下的倒影,互相凝视着对方。

    终于,他迟疑着开口,那你呢?

    青年紧皱的眉梢被抚平了。一切再一次恢复了宁静。他朝着月光伸出了手,说道,我该入睡了。

    青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者该追问什么。他朝着其中一条荆棘丛生的小道迈出了小心翼翼的第一步,第二步……一步又一步。他的步子逐渐坚定了起来,属于过往的回忆也随之被心的海洋归还。

    在还能看得清青年面孔的时候,他转回头,凝视着在沙丘上躺下,盖着月光昏昏欲睡的青年问出了那个问题。

    “你……是谁?”

    青年笑了。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有了答案。

    “德克西亚。萨斐 德克西亚。”

    “——和你一样”

    未采用角色
    评论(0) 收藏(0)
  • 采访

    采访

    深海书签
    2017/12/16
    +展开

    「钟梅」

    对超自然事件避若蛇蝎。

    短发女性角色
    评论(0) 收藏(0)
  • 呼唤

    深海书签
    2017/12/16
    +展开

    塔娜是个快活的小姑娘。

    和族里同龄的女孩一样,她能歌善舞,又勤劳能干。她的歌声像天边飞来的百灵鸟一样动听,当她挥动马鞭,最桀骜的烈马也要乖乖听话。

    但她却有一个秘密:那个声音,一直在呼唤着她。

    在每一个深深的睡梦里,在每一次她驱赶着羊群放牧时,总能听见那个声音从天边,或是从心底,一遍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只有老祖母和小姑娘分享了这个秘密。老人告诉她,那是阿吉塔哈卡(Azi Dahaka),是恶魔的儿子,古老的大蛇,他的三个脑袋分别代表着苦难,折磨和死亡,他长着三只手,十八只眼睛,生着羽翼和獠牙,体内充满了蛇蝎毒虫,一旦放出,世界就会迎来终结。

    老人用拗口的古语诵念那个名字,年幼的女孩没有听明白,只能懵懂的记下祖母循循劝导——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一旦你回答了呼唤,大蛇就会找到你。

    她小心的遵守着跟老人的约定,任由那个声音一遍遍呼唤着她。无论声音是多么的动听,多么的亲切,都始终沉默不答,好像她不曾听到那个呼唤。

    直到那一天。

    女孩顺着藤蔓轻巧的攀爬到悬崖顶端,坐在月亮湖边梳理自己蓬软的短发,将雏鹰的羽毛做成发饰,装饰在自己雪白的鬓发上。那个声音再一次从湖面上响起,像是泉水奏响的乐曲声。女孩陶醉在歌声里,情不自禁的回应了呼唤。

    刹那间,一切都改变了模样,狂风大作,黑云低垂,野兔奔进洞中,老鹰也飞回巢穴,万籁俱寂,只留下可怜的女孩在湖边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黑色的影子从湖水中升起,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黑发垂落在身后,铺满了整个湖面,蓝色的眼睛清澈又明亮,比湖水更加动人。她的模样是那样美丽,就像月光照射在桂树的树冠,让女孩忘记了呼吸,更忘记了恐惧。

    来自水中的女人微笑着,比春夜里的微风更温暖。然后她抓住了女孩的手臂,像那些梦里和旷野里的呼唤一样倾吐出女孩的名字:

    “我找到你了。”

    短发女性角色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