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Days挑战
30Days挑战

30Days挑战

▲私组▲       

挑战下角色30Days问卷。       

12月开始,原创角色,每天一图一文,不知道能撑几天。       

关联角色大概总有一天会补上吧?       

 *每日题目见tag  

 

  • 26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3 角色数
  • 2 关注人数
  • 迷途

    迷途

    深海书签
    2017/12/08
    +展开

    「维勒」

    警探。

    非现代角色
    评论(0) 收藏(0)
  • 破碎

    深海书签
    2017/12/08
    +展开

    雷音大作,闪电划破天际,照亮赤红天穹。

    密云不雨。

    污浊黄土如被鲜血染透,随处可见新旧枯骨曝尸于路左,腥臭刺鼻。墨色靴底踏于其上,本应泥泞难行,行路人却如踏在云上,锃亮靴尖未染纤尘。

    魔修身披玄氅,负手而立。蓬软绒羽遮盖半张面庞,亦掩去唇角三分晦暗笑意。

    “支离——!”

    怒喝自身后响起,道士委顿于尘埃泥土之中,血沫染污白衣,再不见顷刻前粲然仙姿。

    “逆天而行,背誓忤逆,你这欺师灭祖,狼心狗肺的狂徒,定然不得好死!”

    “好死?”

    似是听的好笑,支离抬目远眺,血瞳里鎏光流转,恍若看穿低垂云霾,直望三十三天之上。

    “初入山门,便听师长有言,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吾等修身,只为偷这一线生机,哪个又去求个那终?”

    “更遑论今日。”

    “我支离只知,便是死,也要那高高在上的‘道’——”

    “与我同葬。”

    非现代角色
    评论(0) 收藏(0)
  • 生存

    生存

    深海书签
    2017/12/07
    +展开

    「老王」

    丧尸王。

    已死亡角色
    评论(0) 收藏(1)
  • 朋友是很重要的哦

    深海书签
    2017/12/07
    +展开

    伊藤林奈绪错过了电车。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起值日的尤佳绘和别人有约。虽然很不情愿,可尤佳绘都已经合十双手拜托她了。当她好不容易做完两人份的打扫工作、努力赶到车站时,电车刚好驶出站台。

    或许也不全是坏事。林奈绪想道。

    这几天,在站台上,总能看到一个年纪很小的男孩子,让她非常在意。

    林奈绪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一旦错过电车,就要等很长时间。所以即使很挂心,她也只是每天隔着电车的窗玻璃注视着那个孩子。

    今天说不定是和他搭话的好时机。

    男孩和之前一样,依然孤零零的坐在车站角落的长椅上。他身上穿着像制服一样的棕黄色裤子和衬衫,上衣被罩在外面的毛背心挡住,看不清学校的标志。朴素的黑色短发稍微有些长,额前碎发因为垂着头的动作遮住了双眼。应该还是小学生吧。林奈绪今年三月才成为了向往已久的女子高中生,对附近国中生的制服都还有印象。而男孩身上的虽然看起来很眼熟,她却不记得有这样款式。

    林奈绪轻手轻脚在椅子的另一边坐下,斟酌着开口。

    “……这么晚还不回家,没关系吗?”

    男孩幅度很小的摇了摇头,用林奈绪需要秉着呼吸才能听见的音量回答:“功课做完之前,老师不许回去。”

    “啊……”林奈绪小心的打量着男孩的样子。纤细瘦弱,虽然在小学生里算是高个子,可是这样反而糟糕。刘海太长,看不清楚面孔,但看起来太过乖巧,以至于总让人觉得有些阴沉。她很熟悉这样的孩子。

    涂抹着浅浅指甲油的手指下意识的卷动染成茶色的披肩发尾,她犹豫了很久才问出口,“你……没有朋友吗?”

    是的,这样的孩子,在学校里,通常是被欺负的类型。就像是……

    必须改变才行。少女不安的想着。隐形眼镜戴久了眼睛很痛,但是比起因为带着老土的粗框眼镜被人笑话,要轻松太多了。

    男孩却再一次摇了摇头。他的声音流畅了很多。

    “不是。但是和朋友们吵架了。”

    “诶?”林奈绪被从回忆里带回了现实,她说不清楚算不算松了口气,继续追问道,“那个,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他们想做的事情,我觉得不太对。我不愿意,可他们很坚持。所以就吵架了。”

    男孩转过了头,仰起脸看着林奈绪。碎发滑到了耳后,他的面孔暴露在车站昏暗的路灯下。和林奈绪的想象不太一样,他看起来确实有些阴沉,但并不懦弱。实际上,男孩有一张非常干净的脸,眼睛的形状很好看,鼻梁又挺又直,睫毛也很长、很浓密。相信再过几年,就会有很多女孩偷偷的喜欢他吧。

    “大姐姐认为呢?我应该怎么做?”

    “这……”林奈绪有些犹豫。她想要说,‘做你觉得正确的事’,可这话说起来太轻松了。她知道最后会有多难。知道的非常清楚……太过清楚了。

    “我觉得……还是,不要和朋友吵架。”

    “就算朋友们做的是错的?”

    “……就算朋友们做的是错的。大家都那么做的话……就没关系了吧。”短裙的边缘在少女捏紧的手指里打起了褶,因为太过用力,指节都有些发白。她小声的说着,更像在努力说服自己:

    “因为朋友……是很重要的。”

    “是这样啊。”男孩沉默了很久,终于笑了起来。他跳下了长椅,站在了月光下。那双很大,很漂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林奈绪。“我明白了。”

    “大姐姐你,真温柔啊。”

    “大姐姐,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林奈绪觉得有点头晕。她忍不住也站了起来,膝盖勉强支撑着身体,像是刚出生的小鹿一样微微的发颤。她的心跳的很厉害,好像在警告着她有什么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可,可以……但是我现在必须……走……”

    就在这时,杂乱的,细碎的,七嘴八舌充满活力,却让人从心里感觉到寒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咦……

    ……这里有……

    ……这么多人吗……?

    “早就说嘛……这样做就才对,你太固执了。看吧看吧,连这个姐姐都说你做错了。”

    “但是有新朋友增加是很开心的事情啊。”

    “我说啊,满口姐姐姐姐的,好恶心啊。”

    “不能这么说话,要好好的称呼人家。老师说过啦,要讲礼貌,才会有更多人和我们一起玩。”

    而且是不是……

    ……有哪里不太对呢?

    “不可以逃跑,大姐姐。”

    林奈绪的脸色越加苍白起来。她终于注意到了,月光下,在男孩的脚边,看不到影子。而在他的身后,在黑暗里,更多的,小孩子的身影走到了他的身边。从其他人的制服里,林奈绪终于认了出来,那不是属于小学生的制服,而是,而是……

    “你和我们是朋友吧?”

    ……在几年前,因为事故造成大量学生惨死而废校的,国中的制服。

    “——朋友,是很重要的哦。”

    已死亡角色
    评论(0) 收藏(0)
  • 捉迷藏

    捉迷藏

    深海书签
    2017/12/06
    +展开

    「梅连」

    警探。

    带武器角色
    评论(0) 收藏(0)
  • 捉迷藏

    深海书签
    2017/12/06
    +展开

    一、二,小羔羊,快躲好。

    灰尘漫天飞舞,将世界包裹在阴霾内。木质家具陈旧的异味,破败的织物腐朽的气息,和浓重的鲜血腥甜混杂在一起,充斥整个空间。

    三、四,捂住嘴,别出声。

    歪斜的螺旋楼梯直通向最高层,来自天穹的光芒透过玫瑰玻璃铺满阶梯。十字架竖立在窗边,上面泼溅着沉浸的黑红血点。

    七、八,快啊,快啊。爬进床底下。

    厚重的木门被一脚踹开,在轰然巨响里倒落地上,杂乱的脚步声打破沉寂。不知从哪里传来飘忽的圣歌里,圣洁的女高音和女人凄厉的求救纠缠。

    儿歌反复被哼唱,伴随着压抑不住的低笑。

    九、十,他来找你了。

    “住手,梅连——!”

    握枪的手不断颤抖,瞄准镜后,泪水模糊了视线。

    屋子中央的青年终于回头。他的面孔被黑袍遮盖,只露出尖尖的下巴和堆叠在脖颈的金发。

    手里的巨大镰刀垂在地板,鲜血从刃尖滴落,在地淌出一小片暗沉的红。

    他笑了。

    “你又来晚了,维勒。”

    梦醒了。

    可噩梦还在继续。

    这是维勒永远的梦魇。

    带武器角色
    评论(0) 收藏(0)
  • 回忆

    回忆

    FCnixe
    2017/12/05
    +展开

    「冷小花」

    爱丽丝学园高中二年级生。

    相关角色

    制服角色
    评论(0) 收藏(1)
  • 正义的伙伴

    深海书签
    2017/12/05
    +展开

     “你肯定不相信我昨晚遇到了什么。” 

    一般而言,人们说出这句话是为了勾起听众的兴趣。在等到充满好奇的询问之后,才会满怀成就感的继续这个话题。 

     

    不过顾史知道他不太可能从同伴嘴里得到回答。所以当他看见年轻人放下手里的文件,将视线投到他身上之后,就自顾自的开始讲了起来。 

     

    前一天晚上,当顾史回到离学校不远的出租屋,发现自己身上的临时警员证不见了。如果被上司知道,不仅这段时间的实习积分全都要泡汤,他还会有大麻烦。 

    他努力回忆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证件是什么时候,然后终于想起,是在结束巡逻之后,路过某个阴暗的小巷,他曾经掏出证件吓唬两个躲在小巷子里抢劫中学生的小混混。 

     

    顾不上已经是深夜,顾史抓起大衣,匆匆忙忙的跑出门。 

     

    街上没什么行人,更不要提偏僻崎岖的狭小暗巷。就在他仔细搜索小巷肮脏腌臜的地面时,突然感觉到,黑暗里,有什么东西盯上了他。 

     

    那是很难描述的感觉。就像潜伏在人类古老本能里的危机感被唤醒,巨大的恐惧降临在顾史身上。说不清楚是因为恐惧,还是什么更加不妙的原因,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移动,只能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瑟瑟发抖的感受着黑暗里的东西朝着他逼近。 

     

    就在这时—— 

    变身战士出现了。 

     

    “…………” 

    “…………” 

    “……变身战士?” 

    “……对,变身战士。” 

     

    气氛陷入了微妙的尴尬之中。 

    顾史试着形容那个突然从天而降,救了他一命的英雄。 

    有点困难。 

     

    那突然充斥了整个小巷的闪亮光彩,穿着和特摄片——或者更准确的说,魔法少女动画里一样华丽的战斗服,轻而易举挥舞着足有一人高的长刀,和笼罩着黑雾的怪兽噼里啪啦夸张战斗,从小巷一直打到了空无一人的街道,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被那些音效吸引,打开窗户张望的战斗身影实在是…… 

     

    太闪了。 

     

    “呃,总之就是,PikaPika,光芒四射,闪闪发亮,稀里糊涂,哐里哐当,DuangDuangDuang的……你懂吧?” 

    恐怕懂不了。顾史绝望的想。因为换他自己听到这,肯定完全搞不懂。 

    不仅搞不懂,还要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替对方给精神病院打个电话。 

     

    “应该是个男人……毕竟那个变身战士个子比我还高。但是变身战士既然存在,说不定真的有身高一米八几,胸跟搓衣板一样平,还满身肌肉的魔法少女什么……” 

     

    ……这么说的话,一个成年男人穿着露腰的华丽战斗服,浑身笼罩着七彩光辉战斗,确实有点奇怪。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再一次凝滞了。 

    顾史坐立不安起来。虽然他一直知道同伴是个寡言到让大部分人第一次见面会产生错觉,认为这是个冷酷无情不好相处的家伙,但这次的沉默比往常还让人心里没底。 

     

     

    “哈,哈哈,可能是我把梦当成现实了……”顾史干笑着,决定在对方真的给精神病院打电话之前先开溜。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讲到那个不知道是能证明那一切并非幻想,还是相反,正好说明这都只是个梦的后续:当他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的在自己床上醒来时,发现自己穿着外出的衣服,鞋底上满是泥污,而他丢失的警官证正好好的摆在他床头。 

     

    “说的也是。毕竟变身战士什么的……” 

     

    “太奇怪啦。” 

     

     

    许久之后。 

     

    当顾史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的转角,始终沉默不语的同伴,像是受到极大的打击一样,把脸埋进了双手掌心里。 

    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虚弱的在掌心里响了起来。 

     

    “……变身战士,哪里奇怪啊。” 

     

    制服角色
    评论(0) 收藏(0)
  • 「你好,初次见面」

    「你好,初次见面」

    深海书签
    2017/12/04
    +展开

    「安赛特」?  

    游戏管理员。  

     

    戴眼镜角色
    评论(0) 收藏(0)
  • 二息步行

    深海书签
    2017/12/04
    +展开

     

    “看着验光镜,先不要眨眼。”配镜师格罗里安抬起头。他的目光越过验光机硕大的漆黑外壳顶端,看向另一端的顾客。那是一个年轻人,自称已经近视了七八年,可惜原本的镜片在一次事故里被压坏了。病人的脸被机器遮挡的严严实实,仅仅能看见头顶蓬松杂乱的金发。年轻人没有抬头,只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 

     

    配镜师重新低下头。他熟练的调整着机器校准位,记录下测量出的瞳距和屈光度。当他再一次看向年轻人的时候,对方已经站到了他身边。格罗里安看见一双盈满笑意的眼睛。绿眼睛。瞳色很漂亮,就像名贵的宝石,让他这样老练的配镜师都忍不住在那大概千分之一秒里觉得有些可惜:这样的眼睛实在不该被遮挡在镜片后面。 

     

    后来,当他握着化验单,看着姓名栏上的花体签名,才想起为什么当时脑子里会冒出绿宝石这样更适合出现在隔壁百货大楼橱窗广告上的描述来。 

    安赛特。绿松石。这就是客人的名字。 

     

    格罗里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当他将树脂镜片镶嵌到细框眼镜的镜框里时,仍然在琢磨着谜题的答案。雾视读数?散光轴向?红绿平衡加球测?没有问题,每个步骤都清楚准确。不是这些,不是技术上的问题。那会是什么? 

    配镜师的直觉告诉他,这里确实有什么东西让他止不住的感觉,这位绿松石先生,和他的任何一个顾客都不一样。 

     

    一天之后,配镜师仍然没有找到那个答案。 

    而绿松石先生已经上门来取眼镜了。 

     

    当他将眼镜架上鼻梁,试验新眼镜戴着是否还算舒服时,格罗里安终于想到了。他的鼻梁上没有镜架留下的痕迹,梳成单马尾的金发里也没有眼镜腿压出来的折痕。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常年戴眼镜的近视患者。 

     

    还有更多不对的地方。 

    就像此刻。本应该正好合适的眼镜显然让年轻人头晕了,他摘下眼镜,眨了眨眼,那双明亮的绿眼睛上并没遮挡着任何雾霾,反而灵活的和任何一个健康人一样。 

     

    格罗里安在长时间的犹豫之后,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您……是不是并不需要眼镜?” 

    可这说不通。配镜师发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机器上的读数不仅早已经给出了回答,甚至还是个精准到度数的答案—— 

     

    ——年轻人却笑了。笑容里带着惊讶和赞许,还有几分让人说不清楚的味道。“是啊,我不需要。” 

    他说着,调转手腕,拇指在胸口戳了戳,留下一句让人意味不明的话语。 

    “可‘他’需要。” 

     

    配镜师并不理解那句话的意思。可这已经不重要了。绿松石先生是他今天预约的最后一名客人,之后的整个下午,他都能够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悠闲时光。 

     

    玩游戏或者是个好主意。他这么想着,打开了年轻客人留下的网站,输入对方作为感谢送给他的游戏测试账号。 

     

    谁都有点小秘密。 

    而他说不定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他想的没错。 

     

    戴眼镜角色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