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orisland

Calorisland

文力图力执行力力力需要卡路里    

肝岛粮岛创作岛岛岛环城脑洞地    

    

横批:0点就睡    

     

     

是原创小故事和脑洞集合!     

    

   

  

 

  • 2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2 关注人数
  • 朝你的心上用力来一斧子

    一口五十卡路里
    2018/05/03
    +展开

    1.

    小幽灵战战兢兢地躲在树丛间的茂密叶子里,尽全力控制着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幽幽光芒,透过叶间的缝隙看着树下缓缓走过的断角恶魔和她手上的巨大斧头,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胸口处的水晶球偏偏在这时候好死不死地发出了光,小幽灵尖叫一声,看着水晶球投射出来的影像本尊朝着自己的方向偏过了头,稳稳地和她对上视线的那刻,差点哭了出来。

    那位断角恶魔满身都是血液和伤痕,长发杂乱,遮住了一只眼,紧皱眉头的不爽表情却无法让人忽略,她持续保持着臭脸,一步一步走到了小幽灵漂浮的树枝下,仰头举起了斧头。

    “我可以为你占卜!!请不要吃我!!”

    小幽灵大声喊出了自以为是最后挣扎的遗言,却发现自己差不多能够背下来的占卜景象并未发生,悄悄挪开了挡住眼睛的手,看向了身下。

    那把末端还在淌血的巨大斧头只是削掉了她身边有些不规则的树枝末梢,就被恶魔丢到了一边。

    恶魔依旧紧皱着眉毛,过了好一会才从身上摸出了一根绳子,试了几次终于勉强挂在了树枝上,她象征性地拉了拉,开始尝试在它的末端打结,但很明显手法非常糟糕。

    小幽灵被这种奇妙的场景震住,一时间居然忘记了逃跑,等回过神来,恶魔已经摸索着拿绳环套住了自己的脖子,但还没等她双脚离地多久,粗糙系好的绳子无法承受她的重量,突然断裂,恶魔摔了下去,刚好擦过斧头的刀刃处,肩膀被切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液瞬间飙到了树叶上。

    “噫!!——————”

    小幽灵看到溅到身边的血,再次大声尖叫起来,迅速飘到树下准备溜掉,却突然被恶魔沾满鲜血的滑腻的手抓住了尾巴,在觉得自己胸口的水晶球都快被吓得碎掉的时候,身后的恶魔缓缓开了口。

    “麻烦帮我占卜一下,我怎样才能死。”

    “欸……欸??”

    “我怎样才能死。”

    小幽灵抖抖索索地转过了身子,重新看向了断角恶魔。

    时间已经很晚,目之所及只有自己身为幽灵散发出的微弱光源,恶魔脸朝下趴着,墨蓝色的长发仿佛和深绿色的草地融成了一体,只有布满了伤疤淌着血的惨白手臂显得十分视觉冲击。

    胸口的水晶球一闪一闪,小幽灵认命地眨眨眼,看向了水晶球的投影,断断续续地解释道:“最……最近我好像只能占卜到你一个恶魔的情况……但是以前不是这样……所以我也不知道准不准……”

    “我好像看到了毒沼泽……”小幽灵说着说着,语调带上了哭腔:“已经……已经告诉你结果了,请不要吃掉我……”

    周围安静得过分,恶魔既没有回话,也没有松开抓着自己尾巴的手,小幽灵觉得莫名其妙提出占卜请求的恶魔只是有一些餐前恶趣味,自己肯定必死无疑了。

    “为什么我占卜不了自己的命运呢呜呜呜……”

    小幽灵再次泪眼朦胧地看向了恶魔,却发现对方已经毫无动作,壮着胆子稍微飘近了一些,通过微弱的光,看到了她闭着的眼睛和极缓起伏的胸膛。

    这个恶魔紧紧抓着自己的尾巴,昏过去睡着了。

    胸口的水晶球又开始投射出恶魔站在毒沼泽边缘的画面,小幽灵尝试着占卜起其他对象,但毫无办法,自己被抓得太紧没法开溜,只好尽可能地飘到距离恶魔最远的位置,绝望地等待着黎明。

    我可能不会有明天了。

    小幽灵看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慢慢捂住了眼睛。

    2.

    恶魔醒来的时候,觉得非常懵。

    太久没有睡过觉,恶魔对于睡眠的概念已经非常模糊,以至于以为昨天自己睡着就等于死掉了。

    结果还是没死成嘛。

    恶魔有些晕晕乎乎地想要爬起身,却感受到了手的麻痹感,因为视力奇差,只能看到手边一动不动的白色影子。

    “……嗯?”

    自己昨天上吊自杀失败后,好像的确是抓住了什么东西,还要对方占卜来着,但是还没等听到结果,自己就睡死过去了。

    “……你醒醒。”

    恶魔轻轻拍了拍那团模糊的白影,小幽灵因为感受到了晃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对上了恶魔奶白色的瞳仁和严肃的脸,立马全身颤抖着结巴起来。

    “我怎样才能死?”

    “毒……毒毒沼泽……”

    小幽灵几乎快要放弃抵抗,却发现预想中的餐前准备行为并未发生,眼前的恶魔点点头,松开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几步,摸索着握住了那把巨大的斧头,随后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朝着小幽灵身边的树的方向鞠了一躬。

    “谢谢你。”

    小幽灵满头问号、目瞪口呆地看着恶魔缓缓走远,过了好一会才重新找回思绪,迅速飘向了幽灵聚集所。

    3.

    小幽灵到达目的地,胸口的水晶球依旧断断续续投射着恶魔的未来影像,她似乎真的离毒沼泽越来越近了。

    身边的同类飘了过来,有些好奇地盯着水晶球投射出来的恶魔,开口说道:“你的占卜还在出问题?都几天了?怎么一直是这个恶魔?”

    “我也不知道……”

    “假设真的一直都是这样,你岂不是连最后自保的手段都没了。”

    小幽灵呜咽着低下了头,身边的同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没事,只要还没遇到这个恶魔,暂时就先别担心啦。”

    “我昨天遇到她了……”

    “什么!?”

    “该……该怎么说呢……她好像根本不想吃我……”

    “??你说什么?不吃灵魂的恶魔?认真的吗?”

    “她只是一个劲地问我怎么才能死……我就按照占卜的结果,让她跑去毒沼泽了……”

    “等一下……”

    “很奇怪吧……?对着食物说想死的恶魔……”

    “重点不是这个啊……你难道不知道……”

    “嗯?”

    小幽灵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身边的同类,随后跟着对方的视线,再次看向了水晶球的投影。

    恶魔继续着前往毒沼泽的行进路线,跟最开始占卜的情况没有丝毫差别,小幽灵并不知道身边同类突然惊慌的理由是什么,有些迷茫地偏了偏脑袋。

    “魔界的毒沼泽和天堂的仙女湖是一个道理!!!魔物跳进去会被治愈的啊!”

    “什……什么!!?”

    “你快点去阻止那个奇怪的寻死恶魔啊!!要是被发现按照你占卜的方法跳了毒沼泽,不但没死而且还被治愈了,你马上就会被重新找到逮住吃掉的!马上!”

    “啊啊啊啊啊啊!”

    魔界的午后十分炎热,小幽灵的身影在日光的照耀下几乎透明,她看着即将到达毒沼泽的恶魔,已经不知是第几次绝望地护住了胸口的水晶球。

    我可能见不到今晚的月亮了。

    小幽灵一边朝着毒沼泽的方向飞速飘着,一边如此想道。

    4.

    恶魔站在毒沼泽的边缘,思考着自己该以怎样的方式跳下去。

    “拿绳子把斧头和脚捆在一起,应该沉得更快吧……或者先拿斧头对着脖子抹一下,应该死得更快?”

    恶魔看不清毒沼泽的全貌,只有刺鼻的气味显得格外清晰,她想起昨天晚上上吊失败的经历,皱了皱眉毛,放弃了再次使用绳子的不靠谱提案。

    “先拿斧头抹脖子吧。”

    恶魔轻松举起了巨大的斧头,挥动的瞬间,听到了耳熟的声音,语调颤抖,似乎非常着急。

    “请等一下!——”

    “?”

    一切发生得太快,恶魔还没来得及停手,斧头就已经挥了下去,预想中的脖子一凉并未发生,反而听到了清脆的碎裂声响。

    “???”

    恶魔摸了摸斧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搞错了握着斧柄的方式,连带着搞错了斧刃的朝向,刚刚好像不小心砍到了什么别的东西。

    有些疑惑地低下头,恶魔在自己的脚边发现了和今天早晨一样的模糊的白色影子。

    5.

    小幽灵躺在地上,意识朦胧,胸口碎裂的水晶球发出噼啪的嘈杂声音,投影也在慢慢消失。

    身边的断角恶魔蹲下了身,表情依旧相当可怕,自己明明是为了不被事后吃掉才来的,结果现在简直就像是自己把自己洗干净了摆在恶魔面前请她吃掉一样。

    自己到底在干嘛啊。

    小幽灵的视线愈发模糊,身上散发出的光芒也越加微弱,恶魔想晃晃她的身子,但是伸出的带着鲜血的手却穿过了小幽灵已经透明的身体,直接碰到了水晶球的碎片。

    在碰到水晶球碎片的一瞬间,原本快要消失的投影突然爆炸式的重新跳了出来,小幽灵努力扯回远去的意识,睁大眼睛看着面前飞速倒放的恶魔的影像,有些吃痛地咳嗽起来。

    恶魔对面前发生的事情浑然不觉,依旧不解地轻轻碰着水晶球的碎片,在听到小幽灵的咳嗽声后停下了动作。

    水晶球的投影随之停止,暂停在了断角恶魔魔生中段的某天。

    投影中的恶魔浑身是血一动不动,被巨大的圣光裹住了眼睛,小幽灵和恶魔一起听到了从画面中小声溢出的低沉阴森的骇人低语。

    ‘在死亡的黑暗浑沌中永远徘徊吧。’

    “?”

    恶魔浑沌的记忆仿佛拨开了浓厚的迷雾,慢慢显现了出来,小幽灵艰难地张口,缓缓说道:“你……是已经死掉的魔物吧?”

    是啊。

    我看不见东西,被暗示着不停自杀却无法死去。

    都是因为,我早就死掉了,在好久之前,被诅咒着死掉了。

    意识到这点后,恶魔的视野瞬间清晰起来。

    自己的身后是翻滚着泥泡的深紫色沼泽,脚下是寸草不生的坚硬土地,脚边几乎透明的小幽灵扎着两个可爱的麻花辫,缓缓眨着褐色的眼睛,微弱地发着光,像是非常难受地憋着脸。

    恶魔皱了皱眉毛,终于想起了自己身为灵魂猎食者的本职工作,她快速抓起斧头,将斧刃对准了小幽灵胸口的水晶球,就像自己被诅咒之前的壮烈战争中,拿斧头对着被杀死的天使的心脏。

    小幽灵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被快速吸进恶魔的斧头里,如同无数被吃掉的同类,在几乎要沉睡过去的意识中,小幽灵突然感受到了包裹着自己的柔软暖意,看到胸口逐渐愈合的水晶球发出的耀眼光芒。

    小幽灵迷茫地看了看周围,发现吸附着自己灵魂的斧头已经被丢进了毒沼泽里,自己在被治愈的过程中,已经脱离了斧头的束缚,逐渐恢复了原来的形状,发出了幽幽的光。

    “嗯?嗯??”

    小幽灵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瞬间就被一只手提了起来,断角恶魔盯着自己,看上去丝毫不介意难闻无比的沼泥气味,开口问道:“活过来了?”

    “…………死了?……活着?马上又要死了……?”

    小幽灵看着面前的恶魔的脸,脑子混乱地胡言乱语,恶魔像是觉得有趣地笑出了声,缓缓说道:“我不吃你。”

    “嗯?嗯嗯?”

    “麻烦帮我占卜一下,我怎样才能活过来。”

    小幽灵看着断角恶魔的笑容,胸口的水晶球闪烁着发出了光,依旧投射出了恶魔站在毒沼泽边缘的画面。

    “这样吗……谢啦。”

    恶魔瞬间松开了手,小幽灵晃了晃,飘向了岸上,身后的恶魔突然提高了音量,对着自己的背影喊道:“今后,你可不要被我当作为了活下去必须的口粮吃掉了哦。”

    小幽灵被吓了一大跳,颤抖着加快了飘浮的速度,突然听到了身后沉闷的声响。

    转头一看,已经没有任何人,毒沼泽依旧像往常一样吐着无数黏稠的可怕泡泡,水晶球投射出从没见过的接近毒沼泽的恶魔的影像,小幽灵万幸它恢复正常的时机,迅速调整逃跑方向,飘向了远方。

    6.

    小幽灵背靠着低矮的树丛,困倦地控制着水晶球,开始了新的占卜。

    水晶球投影出的场景似乎是在深夜,画面黑而模糊,小幽灵将脑袋凑了过去打算仔细看看,却被景象中突然亮起的光源吓得一惊,悄悄将脑袋缩了回去。

    “好像又是没见过的新的恶魔…………欸,等等。”

    小幽灵仔细盯着画面中恶魔的脸,反复确认了一下那把巨大的斧头,和唯一见过的奶白色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又是她!”

    小幽灵几乎想要抱头尖叫,却发现恶魔只是轻轻趴在了树下,将斧头放到了一边,其中一只手紧紧攥着一盏散发着微弱光源的灯,随后闭上了眼睛。

    “欸?这里不是……”

    小幽灵看到了那棵树上已经凝固的飞溅血痕,和挂在树枝上有些残破的老旧绳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停下了占卜。

    水晶球灭了几秒,轻轻闪烁着亮了起来,莫名其妙地投射出了恶魔好几次抓住自己的布满伤疤的手,和微微眯起眼的可怕笑容,再次暗了下去。

    “出,出问题了。”

    小幽灵捂着眼睛,开始了语速极快的碎碎念。

    “肯定是上次在我心上用力砍的那一斧头,我的水晶球出问题了,占卜根本就不准。”

    小幽灵沉浸在自己都搞不懂的奇怪情绪中,并没有发现身边的动静,当断角恶魔的声音突然响起时,被吓得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刚准备逃跑,就像之前每一次那样,被瞬间抓住了尾巴。

    “请不要吃掉我!!!”

    小幽灵哭着转过了身,视线转向了恶魔干净光洁的手臂,和一双奶白的洋溢着笑容的眼睛。

    “吃掉你太可惜了,干脆把你当成小夜灯,改善一下我的睡眠质量好了?就像第一次那样。”

    小幽灵眨了眨眼睛,胸口的水晶球又开始投射出新的占卜影像,画面中是辽阔的海边,自己飘在恶魔手边的斧头上,和她一起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

    “试着一起活着看看明天的太阳?”

    小幽灵撤回了盯着恶魔的脸的视线,顾不上水晶球闪烁的影像,有些犹豫地捂住了自己的脸,耳边传来恶魔的低语,似乎带着笑意。

    “海边的气味比毒沼泽好闻多了。”

    她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可怕,就算是餐前恶趣味,花样也太多了。

    不过,这么想的自己是什么情况。

    小幽灵还没作出反应,恶魔就已经走了起来,抓着自己尾巴的手巧妙地转了个弯,牵起了自己的手。

    “这样会方便一点?”

    水晶球再次开始闪烁,小幽灵少了一只手的自由,没法完全捂住脸,只能拼命护住胸口,努力不让恶魔看到再次投射的影像。

    没错,肯定是那一斧子的原因,水晶球坏掉了。

    小幽灵看着恶魔的表情,迷迷糊糊地想道。

    ===END===

    calorisland
    评论(0) 收藏(1)
  • 灵感来源

    灵感来源

    异岛
    2018/05/03
    +展开

    小幽灵和恶魔

    calorisland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