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万千

明日万千

自娱自乐的故事  

以日后谈和日常为主 

  • 55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5 角色数
  • 2 关注人数

夏红莲&结城凛(罗西临)

双子刀

东篱烟&剪烛(叶剪烛)

IF结局

【黑历史】大将×祭司

游夜咏(御狐神深夜)×青华

罗西家

  • 17生贺补完
  • 双子时间线

    再复制一遍    

    已经发在了lof!!    

    http://babarin.lofter.com/post/1d1ed8cc_f8256c7    

        

    以下内容为我家双子Rey·Rossi和结城凛的时间线    

        

    主要内容为后者    

        

    一个大纲流而已    

        

    他们最初诞生是我初中的时候 并且之后只是丰富细节 真正的主线改动不大 所以有些地方的设定之类的一言难尽……如果有人看的话请多多包涵    

        

    *注意*含有令人反感的设定、情节 如未成年*侵    

        

    没有心理准备和接受度请不要看 我也不想负责的 我都先行说明了    

        

         

        

    舞台——    

        

    现代但没有我们的世界这么和平     

        

    地处盛产黑手党的意大利     

        

    双子主线[不是骨科]     

        

         

        

    【幼年期】[和平期][属于父辈们的RossiFamily风头正盛]    

        

    弟:胆小、听话、比起乱跑更喜欢看书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学习情况都比哥哥差非常憧憬哥哥    

        

    兄:冒失、少爷性子、很喜欢弟弟在家里天天带着弟弟闯祸[其实就算是他一个人也照常闯祸] 基本上都是父亲的亲信一类在善后    

        

    父母:十分恩爱对两个孩子不管宠爱还是严厉基本都是一碗水端平    

        

    家族:当时强盛的黑手党家族之一有意洗白    

        

    *哥哥被问起理想时说过长大后想保护妈妈和弟弟 在被追问“爸爸呢”时觉得爸爸是最厉害的 自己跟他一起保护这个家就好了    

        

    *兄弟俩姓氏都是随父 但名字是父母各起了一个 哥哥是父亲起的Ray 来自东方的母亲给弟弟起了Rin    

        

         

        

    【幼年期】[冲突变化][家族形势可形容为树大招风 对家们开始频繁的骚扰][8岁-]    

        

    由于弟弟的一个偶尔的任性要求母亲单独带了他出门途中遇袭离世    

        

    [对家原本不打算处理人质 由于母亲保护孩子的反应过于激烈而错杀]    

        

    由于母亲“保护孩子”的姿势 弟弟极近距离目睹母亲的死状 从此以后开始对与女性[特别是成年女性]接触产生剧烈排斥    

        

    *兄弟俩的家庭教师是位很有气质的成熟女性 不例外的也被排斥了    

        

    事后虽被救回但从此被父亲区别对待[认为是他害死自己妻子]    

        

    [有监禁、打骂等情况]    

        

    哥哥在这期间没有受到波及非常不认同父亲的做法安慰过弟弟“还有哥哥”“哥哥说过会保护你”之类 并为之反抗父亲    

        

    [[但父亲不为所动 于是弟弟在此之后的一年左右出逃]]    

        

         

        

    【幼年期】[离家出走][分歧点1][盯着Rossi家的人蓄势待发]    

        

    父亲虽然发出了寻找的指示但并不关心仅仅是“死在外面丢脸”而寻找    

        

    哥哥多次央求时常看着以前的全家合照祈祷不希望在失去了母亲以后紧接着又失去弟弟    

        

    弟弟方面出走期间是寒冬根本坚持不了几天濒死之际被佣兵团的人捡走[起初便别有用心 查明其出身后更打算利用]    

        

    Rossi家方面 搜查无果 最后以“次子已经死亡”为收尾 草草举办了葬礼     

        

         

        

    【过渡期】[大致9-17岁左右]    

        

    哥哥被作为唯一继承人培养学习如常时时挂念弟弟    

        

    弟弟从被佣兵团收容开始以结城[母亲的姓氏]为姓 名字始终不肯换 因为这是母亲起的 他十分珍惜 [并且为了不引人注目 佣兵团从收容他不久之后就离开西西里周边 在更北边的地方活动]    

        

    期间是难以承受的训练以及涉及未成年*侵的情况     

        

    这期间的一些事情——    

        

    *大概从能自保开始就被丢上战场了 因此身上旧伤很多[其中有过几乎致命的程度]    

        

    *虽然在被佣兵团捡来饲养着的同地位的人里面算好用 但在被“优待”的同时 地位实际上毫无改观    

        

    *上一条里涉及R18的内容大致说来 基本被当做物品分享使用 初夜是当初捡回他的“师父” 时间其实没有定过 大约是十五岁之前    

        

    *[15岁左右]看见被遗弃的姐弟[2岁左右] 想到当年的自己被捡走之后的生活 完全没考虑过怎么养他们就捡了回去    

        

    *捡回孩子之后一段时间都是完全懵逼 在想办法解决时与远野风[前男友 当时21岁 外来的小酒馆经营者]相识 最开始是被嘲讽了一个小孩子还要带两个崽子 结果又莫名其妙受到了远野的帮助     

        

    *远野店里的酒保姐姐很喜欢弟弟[大概是出于喜欢可爱的小弟弟那种理由 不过弟弟一开始无条件恐女很怕她] 后来也基本是她在代管两个崽子    

        

    *一开始会对远野有亲近之意是因为他跟母亲来自同一个国家 有讲起过关于母亲的祖国的事情    

        

    *远野第一次提出那方面的要求后 两人就开始看似交往的关系 频繁来往[在弟弟看来大约是作为回报维持了肉体关系 远野很大程度上是单箭头 这以后的两年内弟弟多数时间在远野那里 和两个崽子一起 一开始教孩子喊的哥哥甚至被远野乱教成了爸爸 弟弟似乎也已经默认了两人关系    

        

    *因为还是少年时期 体型也比不上队友高大 所以被以“个子小长得漂亮”为理由在不同的、需要乔装潜入的任务中穿过女装[有女仆长裙和礼服裙等]所以后来对裙子基本习以为常没有特别抗拒    

        

         

        

    【分歧点2】[灭门案][Rossi家不比全盛时期 被对家下手导致覆灭 后被哥哥重建][17-19岁]    

        

    Rossi家的本家宅邸被多方势力攻入[包含弟弟所在的佣兵团] 由于对方过于清楚这里的地形与用作紧急情况的路线 本家无人幸免    

        

    [父亲在死前大笑 说了自己小儿子的名字]    

        

    [实际上宅邸中唯一的幸存者是哥哥]    

        

    哥哥曾被截住 但对方走神就反杀逃脱了[差不多是第一次真正的开枪杀人][17岁]    

        

    之后哥哥幸存一事被发现 与同样幸存在外的父亲亲信一起逃亡 [弟弟不知道这件事]    

        

    [昔日几大家族之一的Rossi家一夜覆灭]    

        

    等他想清楚缘由是很久以后 在为重振家业而奔波的途中能停下来松口气的时候[大约已经过了两年]    

        

    对方不仅走神还很震惊和松懈→像是看见很熟悉的人的反应[很熟络的表示了惊讶“你不是该在养伤吗?”“他们强迫你的?”]→对方不可能认识他→认识的可能是他的脸→他有一个双胞胎弟弟生死不明→对方知道太多关于宅邸的事情→知道这些的弟弟在对方阵营 并且看那人表现不像是胁迫关系→弟弟是灭门助力 说不定是真心希望他们去死    

        

    对弟弟产生复杂的仇恨——让他失去家族和至亲的人也是自己的至亲。    

        

    [同时 这时候的哥哥已经有了一定能力 开始暗中查看弟弟情况]    

        

         

        

    [[真实情况——弟弟是在佣兵团提出条件的情况下 将自己知道的作为了‘一定程度上的自由’的交换 在得知父亲和哥哥确实是死了以后 的确有一瞬间感到“太好了”  对后者可能包含了一些嫉妒]]    

        

    以当时弟弟的心态来讲他本来不会再有什么追求 但这份自由也许能通往远野所说的未来 于是他选择交换    

        

    但等来的是远野的死讯    

        

    被告知远野是代替他参战的     

        

    走之前是有道别的当时弟弟正在养伤 只是说了有工作要去很远的地方[远野也明白自己本来就不算战力 但不明白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只觉得自己有可能回不来]    

        

    远野本来就跟佣兵团有关 同样是想为弟弟争取自由 但没想到两个人都被算计了 参与灭门是对方提出的 他只是觉得很奇怪    

        

    *远野并不知道弟弟就是已经宣布死亡的rossi家次子 看见哥哥的第一眼以为是本来还在躺着养伤的弟弟来了这里 在最后才明白佣兵团对弟弟看得这么严的原因    

        

    *对当时的弟弟来讲远野的死是足够让他崩溃的    

        

         

        

    已经没有去处以后弟弟对换回的自由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其实也并没有被兑现] 于是糟糕的情况照旧    

        

    浑浑噩噩过了很久突然被告知他已经没有作用了 才得以离开但因为几乎什么都没有带走只能接受酒保姐姐的帮助开始把孩子们留下自己去找私活    

        

    同时哥哥方面虽然应付得焦头烂额但略有起色 重振家业的想法不再渺茫    

        

    补充:    

        

    *实际上两个人来往频繁时远野被佣兵团告诫过不要动这孩子的心思    

        

    *远野说过带弟弟回去他们常常提起的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 但弟弟的回应是自己出不去 但心里开始愿意相信这个未来[这里算是起因]    

        

    *远野曾为弟弟小小庆祝过生日 但两人差着年龄并且远野较为老成 一直把弟弟当孩子看    

        

    *弟弟从出走开始就很少笑过 并且越来越少 所以 虽然其他表情算是不少 但远野几乎没有见过他笑 这是远野临死前最遗憾的事情之一    

        

    *关于远野的死因 旧设是爆炸 这版是哥哥未击中其要害便匆忙逃走 最终无人救助失血至死    

        

    *弟弟没有见到远野最后一面 最后看到的只是蒙着白布的样子[掀开看了] 确认死讯那次是弟弟第一次在两个孩子的面前哭 也是最后一次[回到和远野一直以来的住处就没忍住眼泪抱着他们哭]    

        

    *要说弟弟对远野的感情 只能说那时候也只是个半大少年 并且远野也还算是会撩 不可能没有什么感觉 但弟弟真的明白远野对自己的感情到了什么程度 是在远野死了以后    

        

    *因性格原因和并不抱有希望 弟弟没有直接回应或是表露过这方面的事情 这也让他在最后非常后悔    

        

    *哥哥在观察后有过暗自矛盾想要出手帮弟弟的想法    

        

    *远野最初只是觉得很有意思而已 也没有什么拐骗早未成年还搞了别人的罪恶感 所以最后为了弟弟能丢了命大概也是一开始想不到的    

        

    *Rossi家可能有祖传减龄脸 父亲和兄弟俩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这个问题也给兄弟俩带来很多麻烦    

        

         

        

         

        

         

        

    【过渡期】[各自奔波并无转折][19-23岁]    

        

    这几年中哥哥终于对处理家族事务和外交谈判得心应手起来 新的Rossi家也差不多回到了往日的位置     

        

    期间没有间断过对弟弟的观察 并且多次帮助 这在哥哥内心其实很矛盾     

        

    他也查到了他最后开枪打中的那个人姑且算是弟弟的恋人 心情开始更加复杂    

        

    在似乎是监视弟弟伺机报复的同时 他也在自己这里为弟弟找过理由 [也许是有什么苦衷]     

        

    但也明白是弟弟出卖了所知道的信息才让本家全灭 不光是父亲的命这里面人太多了 这样的理由说服不了他自己    

        

         

        

    而弟弟为了两个孩子的生活教育以及留下些积蓄过得非常的勉强 也因为没有了那群至少作为队友还很靠谱的人 出事受伤变得频繁起来     

        

    弟弟接受教育的时间只持续到出走之前 更不可能懂对孩子的教育 虽然如此他还是尽力给孩子们更好的生活 至少让他们不亲手沾染一丁点黑暗或者血腥 这种想法也许是一种寄托     

        

    他也对姐弟俩中的姐姐尤其呵护 像是出于本能一样 可能是虽然排斥女性但骨子里还是个意大利男人[?]    

        

    于是他的大部分时间在任务途中和黑街小诊所的病床上度过 哥哥的暗中帮助也确实帮到他很多    

        

    这几年孩子已经完全把大不了他们太多的这个人当做爸爸了 但他们几乎全由酒保大姐姐照看 很担心爸爸的同时也有些畏惧疏远这个每次回来都带着淡淡血腥气与药味的人    

        

    *虽然弟弟对酒保姐姐一开始挺害怕 但这几年差不多只信任她了 交给她的除了孩子还有银行账户 如果自己某次没能回来那么孩子的未来也稍有保障    

        

    *大姐姐本身也是远野的好友 所以她其实受到的不只是弟弟的托付 远野在离开前也说过“那三个孩子可能就得交给你了” 后来她也对弟弟感叹过“你是个幸福的人”    

        

    *弟弟每次回到孩子面前是尽量不带着伤的 所以每次都不会立刻回到住所    

        

    *他没去墓地看过远野    

        

    *偶尔有不错的收入其实也会休息得久一点 从酒保姐姐那里把孩子接回去自己照顾 期间大概在努力和孩子们亲近 也会一起去玩 好像还是有一点当父亲的样子的[虽然在别人看来根本是哥哥]    

        

    *也正是从捡到孩子开始慢慢的把烹饪和家政点满的[比如会为了做他们想吃的东西专程去学 他对待自己的话就随意过头根本不可能好好做吃的] 被孩子说了“也像妈妈”*为此笑过    

        

    后来因为觉得需要更好的环境准备去更平静的地方为孩子们找个合适的学校而不是继续聘请家教 于是告别酒保姐姐和远野去到某个北欧的小镇开始真正的独自抚养[大约在22岁上下]    

        

         

        

    【转折变化】[新的相遇产生出不一样的事物][23+]    

        

    哥哥对家族的洗白已经基本完成了毕竟社会不如从前一样动荡以正经的“家族企业”为设定会让道路平坦得多    

        

    他开始花更多时间在弟弟身上也想过带他回来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心软    

        

    他很明白他们俩不是当初的小少爷们了    

        

         

        

    弟弟大约在镇上过了两三年 虽然是很想完全的私生活混乱但是因为孩子们收敛很多[。] 但是脾气不太好揍过些人 虽然被找麻烦的时候基本上也能摆平    

        

    但因为外出时间大大减少 暂时没出现敢牵扯到孩子们的 并且他也因此与孩子亲近了    

        

    孩子们就在镇上的学校上学 因为爹没啥文化基本自力更生 还是很努力的[他的文化水平基本上停留在还没有排斥小时候的家庭教师之前 后来在佣兵团零零散散学习了一些 多数是外语 所以也尝试过看孩子们的教材自己学会后辅导 毕竟这个阶段他还是能行的www]    

        

    ========接下来是遇见夏红莲的部分 毕竟他不是我生的了 这样的单方面构思的剧情我觉得肯定ooc很多就顺便看看吧=========    

        

    某次心情不好也遇上对方很缠人以后再一次被找麻烦了    

        

    准备像平时那样摆平的时候 被突然钻出来的东方少年有点莽撞的“帮忙”    

        

    结果发现他帮了的这人才是不太占理的一方 对他还一脸非常不高兴的大爷样其实对这个真相夏红莲一开始是有一点点不爽的www    

        

    弟弟这边 虽然对这个少年觉得眼缘不错 但认为毕竟是个路人 找机会还了人情就也不会有什么交集的    

        

    后来发现这家伙是两个兔崽子的学长[高中]    

        

    夏红莲也是吓死了这人居然孩子都上初中了超失望的[??]    

        

    结果夏红莲也不太懂为什么后来就提出了帮兔崽子们补习 可能是想多见见他们爹而已[。]然后因为在帮他们补习 也经常可以待他们家蹭蹭饭蹭蹭点心什么的 也就发现这个家里其实没有女主人 兔崽子跟他们爹也没有血缘关系    

        

    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    

        

    [兔崽子:我们以为你是真心帮我们补习 你却只想泡我们的爸爸!!!]    

        

    俗套的日久生情然后就在某天表白了    

        

    *我单方面的设想是——郑重其事地喊出来喝个茶 然后非常认真地对一脸茫然的爹[我不想喊弟弟了]提出了求交往这件事 被惊慌地拒绝了并且感觉很耻想跑 虽然只是提出交往但他反应蛮大的[。]大概态度是“对方太年轻可能是冲动欠考虑”“年龄差快十岁而且是黑户还有两个拖油瓶”“自己这种人都不知道哪次就会回不来了”    

        

    红莲:“我对你一片真心你却想我去找个姑娘谈恋爱”    

        

    却被夏红莲意外有男友力地逮住说要单方面追求    

        

    谈恋爱部分——    

        

    其实就是双箭头的。    

        

    其实就是双箭头的。    

        

    其实就是双箭头的。    

        

    不然你觉得爹在慌什么    

        

    这部分的细节:    

        

    *年龄差快十岁的年下[爹-25 夏红莲-16] 被追的时候 特别是被反将一军的话 爹整个人就特别耻 然后因为是白皮 一脸红就特别显眼 整个谈恋爱过程非常有趣[……]    

        

    *出于对未成年的严格保护[?]同居得意外正直 红莲成年前什么都没有 然后成年礼物之一才是大人夜间教学[这个被我跟二哥当车梗玩了很久 因为红莲一窍不通全程是爹一边觉得耻得不行一边在手把手教他 很刺激呢!!!!想想唧唧硬硬呢!!!!]    

        

    *兔崽子们其实是很不服气的 爹被一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人从眼皮子底下抢走了 毕竟女儿是扬言有这么好的爸爸的话今后就没有其他男性能入她眼了的人[←可是你爸爸恐女啊]    

        

    *红莲抱怨过这里的菜吃不惯好想家[这件事其实原型是二哥] 爹有开始找中式菜来学 红莲尝着总有哪里不对但是憋着没说 但是中式点心貌似学得像点样子    

        

    *夜谈会讲讲以前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是有意无意 好像每次说得有点关键了都会被爹命令到时间了睡觉    

        

    *交往之后没再接危险的私活    

        

         

        

    【平稳日常】    

        

    毕业后就很顺理成章地结了个婚然后把一大两小带回国了    

        

    此处顺接的大概是life人设的部分了    

        

    夏红莲做了法医爹是个路过的家庭煮夫[这是个梗] 兔崽子们读高中    

        

    中文苦手的一大两小分别出现了一些情况 放爹一个人出去的话经常买错东西 也听不懂当地人说话所以很麻烦 遇到会英文的才是得救了[。] 兔崽子们因为学费问题读了当地高中 并不是国际学校的那一类 就很吃力可能留级    

        

    *哥哥这些年还是保持观察 甚至在打钱 听说弟弟结婚并且跟人回国后心情很微妙 感觉好像被抢走什么但是仔细想想这样东西不属于他    

        

    *两个兔崽子在学校很受欢迎 并且听说学校演出可以邀请家长以后策划秀一把他们的爹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关于爹的艺术[?]细胞设定 1.声音好听但是唱歌平平常常 在调上的水平 没有更多 2.会乐器 钢琴小提琴这种 都只是小时候练过几年的程度 要他再捡起来勉强还是能行 3.不会画画 如果画地图算的话 会一点点 4.字写的挺好看的 中文除外    

        

    *学了很多以苏菜为主的中式菜 已经能做一桌年夜饭了 可见其勤奋[?]     

        

    *第一次过春节的时候兔崽子们很喜欢看春晚的相声 后来变成了专门搜索相声视频来看    

        

    *红莲的工作方面 因为过去经历和环境的原因 爹稍稍能帮到他一些 所以有时候会带材料之类的回家讨论    

        

    *关于骨头之类的兔崽子一开始被吓到过后来习惯了 关于那方面的教育 虽然被爹这种不明状况的一教有点太[ci]早[ji] 但至少教全了也不是坏事    

        

    *但是女儿作为唯一的女性 生理期什么的还是把除了红莲以外两个人搞得很不知所措不明状况[?]    

        

         

        

    总之就是这样的平静日常    

        

    今后的事情还不知道 所以希望就这样继续吧w    

        

    谢谢观看【?    

       

      

     

罗洛×罗杰【内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