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456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同意1

    同意1

    荒啮 绝牙
    2018/09/05
    +展开

    to.兔兔,真司   

    准君没有去过鬼屋的话,确实不太可能自杀啊。   

    那个现场怎么看都是有所准备的吧,没去过鬼屋的话怎么会知道棺材里有白玫瑰,并且把里面的假人拿了出来,还知道鬼屋后面会有置物柜。   

    杀人现场也好,自杀准备也好,怎么说也要自己进去看一眼确认一下才对啊。   

         

    杀人后又自杀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现场那么多细节都还无法解释,手机啊血啊之类的。   

    应该在思考有别的凶手的可能会比较好?   

    而且要自杀还杀死一个人,留下那种信息,这种行为太过分了,不是很想相信那是准君会做的事情。   

      

       

       

     

  • 【陈述18】

    【陈述18】

    梨宫游兔
    2018/09/05
    +展开

    ………………

    我…我也有看过葬仪式前辈的记录…我觉得织本前辈说得对……葬仪式前辈是凶手……自杀什么的………………这种事………………

      

    【葬仪式准的行动记录:

    第一天:DRE1甜品店

    第二天:密室逃脱/桌游室/烤肉店/小吃摊

    第三天:美食图书馆/占卜屋/拉面屋

    第四天:全天候电影放映室/鬼屋】

     

     

    评论(0) 收藏(2)
  • 【同意1】

    【同意1】

    石原雾雨
    2018/09/05
    +展开

      TO真司【伪证2】 

        

      是呢,自杀的话…果然还是需要仪式感。 

      如果是预备好要自杀,不会那么仓促吧,至少会提前去看一下里面的布置。 

       

      不过人和人不一样,也许葬仪式就是喜欢临时起意的人?

    评论(0) 收藏(0)
  • 伪证2

    伪证2

    织本真司
    2018/09/05
    +展开

    …………不。

    我还是不觉得准是凶手,还有自杀……也不可能。

    我在查阅他的手机的时候看过他的APP记录,在第四天遇害之前他都没去过鬼屋,不可能知道鬼屋的布置,怎么会知道鬼屋有个刚好适于他自杀的棺材,在他不知道鬼屋的布置情况下也不可能做好杀人的计划……如果要杀人的话再谨慎一点、先确认好场所的情况不是更好吗!

    评论(2) 收藏(4)
  • 同意2

    同意2

    爱野狩绘
    2018/09/05
    +展开

    to 明石 陈述9 

      

    确实,从没有血脚印以及从黑布堆到置物柜的一小段距离没有血迹这两点来看,和乌是凶手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推理点 上杉和乌是凶手的可能性 已完成】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

    【陈述2】

    樱井 未央
    2018/09/05
    +展开

    (接同意1) 

    ——就像大家都看到的,对比上杉同学的凄惨的伤势,葬仪式同学看起来更有仪式感…… 

    …如果说凶手被抓到后会像佩露夏同学那样给予与其才能称号“般配”的处刑…那就像是,入殓师进入自己的棺材的处刑一样了。在这一点上我更倾向于凶手和葬仪式相识,并且给予他相应的死法。……啊,或许最后这个想法过于天真了吧。 

          

    ……看起来现在存在葬仪式是处刑人的推测啊。不过退一步来想的话,两人手机上没法出去的匿名版信息,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处刑人心怀愧疚而自杀的情况——   

    ——即使说,上杉是意外进入鬼屋、打断了葬仪式的自杀,那么无奈杀害了上杉的葬仪式为什么在辛苦隐藏了尸体以后在上杉的手机里也留下了没发出的信息?如果是自杀遗言的话,只要在他自己的手机里就可以了吧。    

    正解是哪边?”如果是按照大家理解的、是凶手给予的一个游戏的话…为了完成一直想问的【什么答案】而不惜把自己也赔进去,真是悠哉又疯狂啊。   

        

        

    不过,这也是大家目前没有更多【白蔷薇的处刑人】情报的情况下推想吧?或许我之前听漏了,我有点在意现在有没有猜错凶手所指代的‘正解’是什么问题的正解——是给我们去猜出的正解,还是凶手自己就在寻找的正解。   

        

         

    我也同意翼同学的怀疑:现场来看,最说得通、听起来最理想的似乎是【杀人后自杀】,但是如果这是凶手故意伪装的死者自杀呢?虽然那就会又回到【凶手如何离开现场】的问题就是了   

      

           

     

  • 【陈述5】

    【陈述5】

    破爪久茶太郎
    2018/09/05
    +展开

    TO间宫【伪证1】  

    ……  

    看来我所了解的这方面的东西还是太少了,听上去像是国中二年级病症晚期患者写出的角色设定一样的家伙竟然真的存在……  

    感谢间宫前辈您的解释和说明。  

       

    TO明石【陈述10】  

    我认为准同学不是左撇子,之前在和他一起调查不死原同学尸体的时候他下意识伸出的是【右手】。  

    同时,我赞成明石前辈所说,上杉君是凶手的可能性由此看来基本可以完全排除了。  

       

    TO石原【陈述14】  

    ……一个杀了那么多人的杀手在自杀时居然还会因害怕疼痛而想让自己睡着吗?还是说是“白蔷处刑人”对死的“美丽”的执着?那样可真神经质。  

    另外,如果安眠药起效缓慢的话,还是能够感受到很大的疼痛吧?大剂量和强效的虽然无法感受到轻微的刺激,但如果在进入深度睡眠之前造成那么大量内出血的伤口……足以感受到痛苦了。  

       

       

     

  • 【同意1】

    【同意1】

    樱井 未央
    2018/09/05
    +展开

    to 真司前辈 陈述11   

    to tbs 陈述16和17    

       

    我也觉得凶手还是不能排除钻了优待的空子。   

    重新看了看校规,虽然之前学园长说(陈述7)不会帮【好学生】杀人,但是会给予违规的【优待】——第二条规则最后说的是10点后部分地区禁止进入,说不定‘凶手(们)由于准备行凶而破例让他们进入’也是可以的呢。   

       

    原来如此,传说中的杀手是超高校级的高中生…吗。   

    那【杀人后自杀】是不是就是【这个杀手给予自己的终末】这样的思路了。   

    不过我还有一些不太明白的地方:   

        

    首先,如果凶手真的是只需要一刀就可以致命的【白蔷薇的处刑人】,那么为什么杀害和乌的时候会出现淤青?   

    ——当然了,现场似乎也没有搏斗的痕迹,也没有类似“被割喉后试图反抗而撞到四周实物”的奇怪血迹,所以大概可以判定淤伤为【死前出现】或【死后血液凝固、进行搬运时才出现】。……到底为什么只有左颈侧和右胸有轻微淤青…   

    如果凶手是体能看起来还行、体重相近的葬仪式的话,应该不会出现搬运尸体时只撞擦到这两个部分的可能;但如果是双人一前一后一起搬运尸体出现的碰撞……   

    啊、如果是被割喉事撞到了刀背之类的、然后倒在血泊时是右胸先落地的话倒是有可能……   

        

          

    to 小警察 伪证1   

       

    间宫同学,关于这个杀手的具体行凶方式等细节,你还记得有什么吗?比如,推测的动机等。   

    如果没有的话,那么你所知道的就只是【杀人后会放白蔷薇】以及【一刀必死】两点细节了吧?   

        

    那么,说不定凶手是【传说知情者】——说到这一点突然想到,之前去过鬼屋的同学,棺材里的白玫瑰是一直都有的吧?说不定这就是让【知情者】联想到了处刑人,因此想出这次犯案的嫁祸方式呢。   

        

    比起【只有死者两人在鬼屋中】,我还是倾向于【有死者+凶手在鬼屋中】的说法:【葬仪式是目击者并和凶手认识,某种意义上的帮凶】   

    <

  • 【陈述14】

    【陈述14】

    石原雾雨
    2018/09/05
    +展开

      TO绝牙【陈述23】  

        

      ……睡着了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痛了呢?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0】

    【陈述10】

    明石 侑
    2018/09/05
    +展开

    TO 佐藤【陈述6】  

    那就说明是蓄意杀人了吧。  

    按照之前大家的“正解是哪边呢?”的意思是“白蔷的处刑人或者凶手是哪边呢?”的说法来看,如果两人中有一人是处刑人、而这个人是上杉君的话,他提前打好字就是蓄意要杀死葬仪式君和自己、并制造现在的僵局。可是杀人只需要一刀的白蔷的处刑人为什么要先用安眠剂让葬仪式君睡着、为此还很仔细地看了安眠剂的使用方法?怎么看都是先一刀杀死然后再慢慢处理更方便吧。  

         

    TO 荒啮【陈述23】  

    葬仪式君是凶手的可能性吗……的确有可能呢。  

    如果葬仪式君左侧衣服上的血迹是杀上杉君时被溅到的,他用的应该是左手吧?  

    他是左撇子吗?还是两只手都是惯用手?

         

    不过先不谈这些的话,假设葬仪式君是本来想要自杀的凶手,而上杉君的出现对他而言是个意外呢? 

    葬仪式君或许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杀上杉君,但是上杉君在晚上利用Master Key进入了鬼屋,两人或许发生了争执之类的,葬仪式君情急之下杀死了对方,在这期间或许就留下了上杉君身上的瘀伤。 

    然后再假设秘闻录第二卷的内容正是白蔷的处刑人的话,先不管葬仪式君本身是不是处刑人,他至少是有机会知道处刑人相关的事情的。因此他临时起意、利用自己知道的处刑人相关的内容来布置上杉君的现场也不奇怪吧。 

    【言弹:秘闻录第二卷】 

    而且他也有时间清理在干净自己身上的血迹后再来留下匿名版的留言或者处理其他事情。 

    还有,黄色的颜料瓶或许就是在争执或者搬运上杉君尸体的时候掉下的吧。以及我们发现上杉君时他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自愿割断自己颈动脉的表情、而是被其他人袭击的吧。 

        

        

        

     

    突然想起这茬
    评论(0) 收藏(1)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