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538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8 关注人数
  • 【陈述14】

    【陈述14】

    石原雾雨
    2018/09/05
    +展开

      TO绝牙【陈述23】  

        

      ……睡着了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痛了呢?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0】

    【陈述10】

    明石 侑
    2018/09/05
    +展开

    TO 佐藤【陈述6】  

    那就说明是蓄意杀人了吧。  

    按照之前大家的“正解是哪边呢?”的意思是“白蔷的处刑人或者凶手是哪边呢?”的说法来看,如果两人中有一人是处刑人、而这个人是上杉君的话,他提前打好字就是蓄意要杀死葬仪式君和自己、并制造现在的僵局。可是杀人只需要一刀的白蔷的处刑人为什么要先用安眠剂让葬仪式君睡着、为此还很仔细地看了安眠剂的使用方法?怎么看都是先一刀杀死然后再慢慢处理更方便吧。  

         

    TO 荒啮【陈述23】  

    葬仪式君是凶手的可能性吗……的确有可能呢。  

    如果葬仪式君左侧衣服上的血迹是杀上杉君时被溅到的,他用的应该是左手吧?  

    他是左撇子吗?还是两只手都是惯用手?

         

    不过先不谈这些的话,假设葬仪式君是本来想要自杀的凶手,而上杉君的出现对他而言是个意外呢? 

    葬仪式君或许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杀上杉君,但是上杉君在晚上利用Master Key进入了鬼屋,两人或许发生了争执之类的,葬仪式君情急之下杀死了对方,在这期间或许就留下了上杉君身上的瘀伤。 

    然后再假设秘闻录第二卷的内容正是白蔷的处刑人的话,先不管葬仪式君本身是不是处刑人,他至少是有机会知道处刑人相关的事情的。因此他临时起意、利用自己知道的处刑人相关的内容来布置上杉君的现场也不奇怪吧。 

    【言弹:秘闻录第二卷】 

    而且他也有时间清理在干净自己身上的血迹后再来留下匿名版的留言或者处理其他事情。 

    还有,黄色的颜料瓶或许就是在争执或者搬运上杉君尸体的时候掉下的吧。以及我们发现上杉君时他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自愿割断自己颈动脉的表情、而是被其他人袭击的吧。 

        

        

        

     

    突然想起这茬
    评论(0) 收藏(1)
  • 陈述23

    陈述23

    荒啮 绝牙
    2018/09/05
    +展开

    to.明石 

    嗯嗯,我觉得侑君说的比较有道理,【和乌是凶手的可能性】看着实在是不高呢。 

      

    那接下来要假设准君是凶手啊。他如果是凶手的话在没有第二个凶手的情况下,他的作案过程便会是用【瑞士军刀】杀死和乌酱,使用黑布包扎止血,然后将人搬入置物柜,留下手机信息,给和乌酱戴上假花,关上置物柜后盖上布,将沾血的黑布扔到教室后面的叠堆中。 

    然后自己也在手机上留下信息,躺入棺材中,给自己注射药物,用【瑞士军刀】刺向自己的心脏,完成自杀。 

    而且如果准君是凶手且是唯一的凶手的话,如何进出鬼屋的问题也可以迎刃而解。 

      

    ……单单只是推论过程的话,看着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主要的疑点大概是血迹,【置物柜】的外侧门把手上留下了血迹,然而和乌酱的手机上却没有,实际上准君的手上也没有血迹,瑞士军刀的刀柄上也没有。

    另外就是,如果准君是从正面杀死和乌酱的话,和乌酱的伤口处在左侧,先不考虑准君是不是左撇子这种事,喷溅出来的血液也应该在身体的右侧,并且血量应该也不止这些,墙上也应该会有没被喷到血的轮廓。

    所以我想可能是从后面制住和乌然后右手吃刀造成的伤口吧,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血液在左侧。 

    但是血迹这种东西之前也说了,不确定性非常高,会溅到哪喷到哪谁也不知道,想擦掉随时都可以擦掉,拿着和乌酱的手机用一度离开鬼屋洗掉血都是有可能的,血迹并不能够当做绝对的根据。 

    还有,反正都是要自杀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注射药物?为了减少自己的痛苦吗。以及自杀的话为什么还要杀死和乌酱,还在双方的手机上留下那种信息。 

    不过这些也全都是只有本人才知道的事,只要不是必要为之,那大概不过深考虑也没问题。 

      

    总之,我认为【和乌是凶手的可能性】比较低,但【准是凶手的可能性】我认为还是有的。 

    言弹填装:【置物柜】【瑞士军刀】【和乌死亡图】【准死亡图】【和乌的手机】【一支白玫瑰】 

       

       

      

    评论(0) 收藏(2)
  • 【陈述6】

    【陈述6】

    武内 一刀
    2018/09/05
    +展开

    to GM【陈述9】 

      

    不愧是主持人啊,老子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呢。 

    手机上没有滴到血,如果是受伤前就打好字了呢? 

    帮GM断句
    评论(2) 收藏(1)
  • 【陈述9】

    【陈述9】

    明石 侑
    2018/09/05
    +展开

    TO 梨宫【陈述16】 

    游戏……吗…… 

        

    …… 

    假设上杉君是杀死葬仪式君的凶手,那么流程应该是在注射安眠剂后用瑞士军刀杀死葬仪式君,但是这与瑞士军刀是同时杀死两人的凶器相悖。如果葬仪式君死于上杉君之前,那么需要先把瑞士军刀从葬仪式君身上拔出再插回去,而正如同我之前说过的一样,尸体上并没有拔出刀时应该溅出的血迹,所以两人的受伤顺序应该是上杉君早于葬仪式君。 

    【葬仪式准的尸体档案】 

    同样,既然葬仪式君身体左侧的血迹来自上杉君的话,那么上杉君的颈动脉被划伤时,葬仪式君并没有躺在棺材里,毕竟棺材上没有血的溅痕。而花朵上沾血也很少,那些血大概来自身上有血的葬仪式君。 

    【言弹:棺材】 

    【游戏地图】 

        

    如果只有上杉君一位凶手,而他是自己划破自己的颈动脉的话,在上杉君先被划破颈动脉的前提下,他需要先给自己包扎好伤口,然后再将葬仪式君搬到棺材里,并用瑞士军刀杀死对方后自己走去置物柜里,那么门把上的血迹就是上杉君留下的。 

    在撕下黑布的过程中,他需要用手捂着自己的伤口走到布景的地方,但是这一路的地面上并没有多少血迹。而且,如果靠他自己一个人走到置物柜那边并把自己关进去的话,在他给自己取下包扎用的黑布、并将其塞入堆叠的黑布后,血应该会从伤口迅速涌出,但是教室后方的地板却很干净。除非在这些行动里他一直用手捂着伤口,不过动脉出血的出血量那么大,上杉君的手上却只有薄薄一层血。 

    并且手上有血的上杉君也做不到打完字后又把手机放在自己旁边时只让它沾到屏幕上的那一滴血吧。 

    【言弹:沾血的黑布】 

    【置物柜】 

    【游戏地图】 

    【尸体档案】 

       

    虽然这么说,不过血迹这种事情……没有真的杀过人的话也不知道到底具体会怎样呢。 

        

        

        

     

    言弹填装 支离破碎的发言
    评论(1) 收藏(2)
  • 【陈述5】

    【陈述5】

    灰鹅
    2018/09/05
    +展开

    to brk 5

    ……确实也可以说得通……

    不过我觉得石原先前的推论也足够有说服力了。

    评论(0) 收藏(0)
  • 【陳述5】

    【陳述5】

    Breaker
    2018/09/05
    +展开

    TO 絕牙醬 陈述22

    那說不定兇手正穿著女裝呢?

    誰穿的衣服最多
    评论(1) 收藏(0)
  • 陈述22

    陈述22

    荒啮 绝牙
    2018/09/05
    +展开

    刷手机就好了啊……拿着和乌酱的钥匙开个门然后在还回去后再离开,反正大晚上警报声也听不见,被拉去穿女装也无所谓啦。 

    而且还难说根本就不用刷手机呢,直接不离开就行了呗。

  • 【陈述7】

    【陈述7】

    山城五叶
    2018/09/05
    +展开

    to 隔壁的小黑人【陈述4】

           

       

    直接刷手机啊...是呢。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9】

    【陈述19】

    圣堂 麦泽尔
    2018/09/05
    +展开

    to brk4

    是哦……正常来说鬼屋内已经有人的情况下,需要等候前一批人立场,后一批人才能进去。但是master key却不受这个鬼屋出去规则的限制。但是反过来会怎样的确不清楚……

    master key并不会在鬼屋系统留下记录,那么使用master key的人先进入鬼屋,鬼屋会被算作使用中吗?

    白豹豹,能不能解答一下这个问题?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