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538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8 关注人数
  • 【伪证1】

    【伪证1】

    灰鹅
    2018/11/18
    +展开

    TO 茶【伪证1】 

    ……。 

        

    TO 棗【陈述8】 

    还除了最后一句。 

        

    案件还有些疑点尚未解决,决定性的证据也还未找到,现在就指认凶手未免操之过急。 

    ……必须慎重、更慎重些才行。 

    继续讨论凶手的行动吧。 

        

    凶手想要让各位误以为吊着的人影是雪斗的话,除了身着同样的服饰以外,外貌差异也需尽可能减少。 

    体型差异可以用本就宽松的工作服遮掩,既然凶手当时是背对着各位,只需再改变发型就可以了。 

    舞台后台有假发。 

    所有伪装用的东西都需要凶手在与各位会和前处理。既然雪斗坠落的地方在钟楼西北侧,凶手为了不被发现而选择往东侧移动并利用东侧绳梯下来的可能性最大。 

    我所能想到的放置使用过的道具的地方,除了钟楼一楼以外就是东侧的楠竹林了。将道具丢弃在楠竹林可能会判定作丢弃垃圾,不过这几次似乎都没有以往的垃圾丢弃通报了。 

    真是“公平”啊,海豹。丢弃垃圾会通报批评是校规上的内容吧? 

        

    【舞台艺者工作场景介绍:位于曾经的体育馆位置的能乐舞台,虽然稍显陈旧,高层舞台也还没搭完,但底层似乎还算结实,应该不会在表演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表演时所需要的服装、面具、假发等道具可以在后台工作间尽情挑选。】 

        

        

        

    评论(0) 收藏(1)
  • 【陈述6】

    【陈述6】

    破爪久茶太郎
    2018/11/18
    +展开

    TO麦泽尔【陈述14】 

    ………… 

    抱歉。 

    非常的抱歉。 

      

    TO蝶野棗【陈述8】 

    ……这对我而言可真不是个好消息。 

    不过,是个很明智的做法。 

  • 【陈述8】

    【陈述8】

    蝶野棗
    2018/11/18
    +展开

    To 茶【伪证1】  

    对不起啊、我是个性格有点恶劣的人,只要你还是嫌疑人、只要没有其他人替你作证,那么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To 鹅【论破1】

    那我可以当除了这几点以外你是认同我的吗?

      

    To 麦【陈述13】

    需要我特地指名吗?他自己跑出来说了哦,超高校级的替身演员同时天职是城墙巡逻员的破爪久茶太郎先生。

    不止一个人的话还请指名一下都有谁吧,我的话还能推荐一个能轻松获得缝衣针和线的木匠哦。

      

      

  • 【陈述14】

    【陈述14】

    圣堂 麦泽尔
    2018/11/18
    +展开

    to茶 

    ………… 

    他………… 

       

    …… 

    有能力和条件作案的人的确不止茶太郎一个。 

    还有天职是舞台后台整理工的人。 

    并非有意地端起水盆
    评论(0) 收藏(0)
  • 【伪证1】

    【伪证1】

    破爪久茶太郎
    2018/11/18
    +展开

    ……我可以认为蝶野你是在怀疑我吗? 

    当然,也没有除我以外的其它人这么“一眼看上去”就符合条件。 

      

    确实从体能好、熟悉城墙和去过后台的角度而言,我非常的可疑……不过符合条件的人并不只有我一个。 

    这件事暂且不提,从“佐藤太一”的事情之后,你还绝对相信在场的人中没有人“隐瞒”自己真实的能力或信息吗? 

    顺带一提,我的天职要求可不包括你所提到的两件事。 

      

    天职线索 

    【城墙巡逻】:每日8时、12时、16时、20时各巡逻城墙一圈。 

      

      

    这水好冰
    评论(0) 收藏(0)
  • 【论破1】

    【论破1】

    灰鹅
    2018/11/18
    +展开

    TO 棗【陈述7】

    烽燧被点燃的原因应该是让看到黑烟的各位以为钟楼那边的确着火了、然后更加迅速的赶往现场吧,和工作内容无关。

    【被点燃的烽燧】

    【收到的信件】

        

    还有,凶手回宿舍的话……恐怕没有这个机会。在钟楼内部或者其他附近的地方脱掉工作服并处理绳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钟楼】

       

       

       

    评论(0) 收藏(7)
  • 【陈述13】

    【陈述13】

    圣堂 麦泽尔
    2018/11/18
    +展开

    ………… 

    ……………… 

    …………那个人………… 

    ……………… 

    ………… 

    不过符合条件的嫌疑人应该……不止一个吧…… 

    可是我并不想泼他.jpg
    评论(0) 收藏(0)
  • 【陈述7】

    【陈述7】

    蝶野棗
    2018/11/17
    +展开

    只要在调察开始前回到来就行了,实际上花了多长时间也很模糊吧,毕竟是等到全员来齐了才开始的。 

      

    ……那么从圣堂君说得种种可能中取出一些我同意的来做个总结吧。 

    凶手、即机关布置者,这两个身份都是同一人这点我相信大家都达到了共识。 

    日隈前辈因为天职即使被关禁闭也得在清晨五点时出来完成天职,我是记者所以有去采访过他,在作业中、他的行动还是……很简洁快速,敲完108下是不用花费太多时间的,按圣堂君的话、如果日隈前辈的工作结束了应该是直接回去禁闭室吧。所以我想凶手应该是跟日隈前辈一样、是需要早起的人或者会早起的人,这是跟天职有关的。 

    既然我们看到的被吊起的人可能不是日隈前辈的话,前辈就有可能在五时接触到了凶手并与其搏斗、最后被凶手制服并被对方从上方扔下了城外,死亡。 

    杀人到底花了多长时间就不知道了,从五点到我们起来的七点最多有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给凶手完成他的布置,绑上两组绳子、将自己吊在城墙上,当我们触发了机关的时候,绑在凶手身上的一组绳子断去,另一组挂在东北侧栏杆上的绳子继续将其吊起,当时因为拒马的存在不能确认清楚但是也足够让人认为有人掉下城外了,虽然很匆忙人也可以说是多但是推开沉重的城门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凶手可以趁着这段时间爬回城墙上并回收绳子、甚至可以移动火盆吧,接着可以借助烽燧的烟雾返回宿舍把衣服换下,大家身上多少都有受到伤,但是凶手身上的伤只有日隈前辈给他留下的刀伤、我认为还是挺显眼的,而且既然凶手是在上面、那么他肯定不会在下面被畜生伤害,最后再与大家汇合。 

    烽燧几时被点燃的就不细指哪段时间了,因为我认为这可能跟工作内容有关…… 

    而凶手、需要符合体能好、对城墙很熟悉和有去过舞台后台的人……这种人、我似乎只认识一个。 

      

    以及灰鹅前辈的视力并不能做出这些事、所以请不要自己跳出来。 

      

    【鸣钟人】【缝隙里的血迹】【掉落的刀】【磨损痕迹】【被点燃的烽燧】 

      

      

      

    评论(0) 收藏(1)
  • 陈述15

    陈述15

    荒啮 绝牙
    2018/11/17
    +展开

    调查开始前清点过人数,不会是在这之后混入人群的。 

    言弹:【官方非日常】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2】

    【陈述12】

    圣堂 麦泽尔
    2018/11/17
    +展开

    ……

    在城墙上安置吗…………

    …………

      

    ……凶手拴在自己身上的另一根绳子挂在东北侧栏杆上,在下落之后,他应该先是被挂在偏东的城墙外,与升降机近似对角的位置。要掩人耳目地和大家汇合的话……我能想到的大概有三种可能性:

    1.那根绳子有足够的长度,可以让他不会受重伤地落在城墙外,与冲出城墙的人汇合。但这样的话,似乎很难回收那根挂在城墙栏杆上的绳子。

      

    如果被挂在城墙外的凶手先是回到了城墙上的话:

    2.躲藏在钟楼附近,等大家上来调查之后,再悄悄汇合。钟楼堆着各种闲置的木材与杂物,且三面都有纸窗遮掩,加之南侧有比人高的拒马遮挡,很难看清钟楼里面的状况。唯一的门在北侧,因为拒马的缘故,我们刚刚登上城墙的时候也无法进入调查。

      

    3.从城墙东侧下至城墙内。东侧有一个绳梯,下去刚好是城墙内的竹林。而且那边城墙上又有烽燧冒出的浓烟……应该可以遮蔽行动吧……

      

    【磨损痕迹】【被点燃的烽燧】【城墙】【钟楼】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