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456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陈述8】

    【陈述8】

    卢希乌斯-佩露夏
    2018/08/15
    +展开

    to 翼

    ……?

    翼你有什么在意的地方吗…?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4】

    【陈述24】

    蝶野翼
    2018/08/15
    +展开

    To 社长  

    哎呀?难得我和小现斗达成共识呢  

    脑死亡的概念如我之前所说和小麦的补充的话,失血过多也会造成的吧。眼睛的伤………  

      

    To 将军  

    我也赞成刀痕是机关之外的,之前小五叶有说过造成眼睛伤痕的和墙上的器物是同一个吧?现在这样器物没有在现场,那极可能是某样可能暴露凶手的东西,所以才会被拿走?  

      

    刀痕,失血而死…………嗯……………确实是………(小声嘀咕  

     

  • 【陈述17】

    【陈述17】

    圣堂 麦泽尔
    2018/08/15
    +展开

    TO GM8 

    的确……就算简单拼起来搭在灯架上,灯架上升的时候也会有意外坠落的风险吧……时机不对打草惊蛇的话,或许就不能完成杀人了 

    死亡档案上写了“大量出血”……或许死因是失血过多呢。不过直接刺向眼睛的话,会比身体穿刺更容易当场休克吧……就好像四肢中了枪伤还能勉强活动,眼睛中了可能会当场死亡一样。【死亡档案】 

    说起来,眼睛的伤口有多深哇…… 

       

    另外关于之前机关切断绳子留下刀痕的说法……幕布上的绳子有平整切口却有磨损,如果是通过机关运作被切断的话,或许就不会有磨损了吧?换言之,那个刀痕是不是机关之外的东西呢……? 

       

       

       

       

    瞎逼逼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7】

    【陈述27】

    皇 現斗
    2018/08/15
    +展开

    哼———老實說看不死原的傷勢,就算不在眼睛補上一刀,只要放著不理也會失血過多而死吧?

    如果害怕人沒死透也應該會多補幾刀,而不是單單只在眼睛補一下呢

    那看起來眼睛那刀不是意外就是別有用意呢!

    评论(0) 收藏(0)
  • 【陈述3.0】

    【陈述3.0】

    上杉和乌
    2018/08/15
    +展开

    ......

    (补发一版在P2)

    启动奥义 时间回溯
    评论(2) 收藏(5)
  • 【陈述23】

    【陈述23】

    蝶野翼
    2018/08/15
    +展开

    那么总之舞台的结构差不多是清晰了,毕竟我和小知晃都没去舞台,记错也是难免的啦。我觉得比起还未知的机关,不如先看看小菖蒲的死因? 

     

    Togm 

     

    单纯眼伤也不会造成死亡吧,伤口过多失血而死的可能性呢 

    评论(0) 收藏(1)
  • 【陈述6】

    【陈述6】

    尾間 知晃
    2018/08/15
    +展开

    TO柳田 柊【反论4】 

    啊是吗,看来是我记错了呢抱歉抱歉!谢谢前辈指正!  

    呀,话筒的事前辈怎么现在还记得呀,在意太多细碎小事头发会变少哦~ 

      

     

  • 【陈述7】

    【陈述7】

    卢希乌斯-佩露夏
    2018/08/15
    +展开

    我也觉得幕布大概无法这样把钢筋这样固定住…而且现场似乎也没发现类似可以把幕布固定成这种方式的痕迹……?

    评论(4) 收藏(3)
  • 【陈述26】

    【陈述26】

    皇 現斗
    2018/08/15
    +展开

    TO 和鳥【陈述3】

    那個呢!

    繩子系在了的是布的開口位喔。

    這個思路是不錯啦,但是如果系在了的地方不是外則而是裡則的話會有足夠的力把灯架扔下嗎–?

  • 【陈述8】

    【陈述8】

    明石 侑
    2018/08/15
    +展开

    TO 上杉【陈述3】 

    幕布支撑得起那么多4-10kg的钢筋吗……? 

    不知道先简单的将桁架拼起来,搭在灯架上可不可行呢。 

        

    虽然舞台的现场很惨烈,但是造成不死原君死亡的真正原因真的是两处钢筋刺穿伤吗?还是只是眼部的刀伤呢? 

    还有,现场的刀痕或许也并非凶手所愿?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