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538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陈述14】

    【陈述14】

    日隈 雪斗
    2018/08/15
    +展开

    to麦泽尔【陈述20】知晃【陈述9】 

    像知晃说的那样,幕布上那两条绳子的确是比较整齐的切口。 

    磨损痕迹的话……两条绳索大约都是从中段到靠近切口的部分有磨损,而不是切口部分有磨损? 

       

    toGM【陈述10】 

    关于持刀者也是在放送室杀死夏川君的人这个可能性,我也有这么想过。 

    他可能是察觉了舞台机关与放送室之间的联系,随即前往放送室找布置机关的人——或许就是夏川君对峙,通过蛮力破坏了门之后,在与夏川君的争执中将他杀害。

    这么想的话不死原君应该是在夏川君之前死亡的吧。

       

    不过还是有些弄不清楚舞台机关的具体布置以及持刀者留下刀痕的原因…… 

    大致回忆了一下从别人那里听说的以及印象中的舞台的现场,刀痕似乎距离舞台有1.56米左右的高度吧。 

    虽然只是没有根据的猜测,不过机关的布置还有刀痕产生的原因跟后台会有联系吗。 

       

    毕竟舞台后台的门正对过去差不多就是刀痕的位置吧。 

       

       

  • 【陈述10】

    【陈述10】

    明石 侑
    2018/08/15
    +展开

    TO 爱野【草叙完结】 

    谢谢。 

        

    既然不死原君的真正致死因是眼部的伤口的话……那么他是先中了某人——很有可能是夏川君——设置的舞台上的机关、并被两根钢筋贯穿导致无法行动,不过并没有立即死亡。 

    【言弹:钢筋】 

    接下来,有另一个与设置舞台机关无关、但是携带了刀具的人来到了体育馆,出于某种原因用刀朝不死原君的左眼刺去杀死了他,并留下了舞台右侧墙壁的刀痕。 

    【草叙完结】 

    【言弹:刀痕】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使用刀的人也是在放送室意外杀死夏川君的人吧。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不死原君遇害前发生了什么,还有两起案件的先后顺序了呢。 

    石原君,你有什么头绪吗? 

        

        

        

  • 【草叙完结】

    【草叙完结】

    爱野狩绘
    2018/08/15
    +展开

    机关和刀痕、伤口之间的区别、精确布置机关和精确用刀、再加上死者留下的痕迹……

    既然都已经得出这么多指向明确的推论了,这里就应该按照“死因是机关发动后,死者重伤时受到从眼部直入大脑的锐器刺击”这个方向推理下去吧?

     

    【爱野的NPC技能说明:学级裁判中爱野可使用技能“草叙完结”,可以将跳过话题中的不明之处强行得出结论。】

    【角色可以通过立场对该结论产生质疑,但玩家须知此结论为正确即可】

    评论(0) 收藏(17)
  • 【陈述9】

    【陈述9】

    尾間 知晃
    2018/08/15
    +展开

    TO圣堂 麦泽尔 【陈述20】

    当然这个故事只是我一时间想到的!大家不要当真,哈哈。

    关于绳索,听说断面只是有一点磨损而已,整体还是很利落的呢。倒是用刀割绳子,也不一定就会切的很完美,除非是屠龙宝刀之类的?

     

    TO石原雾雨 【陈述24】

    请您不要再吃泡面了!味道都飘过来了,好饿……………………

    不如石原君还是先讲一下自己的推理?

    液化眉毛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8】

    【陈述28】

    蝶野翼
    2018/08/15
    +展开

    To 茶茶太郎【陈述9】   

       

    嗯?不会长皱纹?真厉害啊,小茶能永葆青春吗,不愧是超高校级的替身演员呀!   

       

    To 明石【陈述9】   

       

    不如说只有小真是最符合能够改装电脑的条件的人,虽然我也略懂一些电子设备操作,但还做不到改装,小现斗的才能虽然跟电子有关系应该也是仅限于了解吧?   

    不过我一开始还是赞同是小真执行了杀人计划之后被凶手B在放送室发现,再与凶手B起争执……但小侑说的有道理,这样的话就不能解释那个刀具去哪里了   

       

    To 和乌【陈述4】   

       

    嗯…………你是想说,小五叶吗?   

    小五叶在我的认知里不像是会杀人,但暂时找不到第二个擅长于用刀的人,会是他吗………   

    不过,如果是小五叶做的,他应该没必要跟我们解释刀痕跟钢筋痕的差别吧,那样不是徒增自己的嫌疑吗?   

      

     

    评论(0) 收藏(1)
  • 【陈述20】

    【陈述20】

    圣堂 麦泽尔
    2018/08/15
    +展开

    TO 知晃8

    还会有这么戏剧的事情嘛!

    不过砍断绳索的话不会在绳子末端留下磨损痕迹吧?那样的话绳子末端应该是漂亮的切口才对?

    不过如果真是布置舞台的人,那放送室里的那个奇怪的夹子会不会也是属于舞台机关的一部分呢?

      

    TO 樱井同意2

    菖蒲有夜盲症的话,能不能准确到达人体模型前都是个问题。某人在知道他有夜盲症的前提下用人体模型欺骗他来到舞台上,并布置好了舞台的大机关,就感觉不太可能再布置那么纤细的机关了……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4】

    【陈述24】

    石原雾雨
    2018/08/15
    +展开

     

     ……似乎杀死不死原的机关如何运作并不影响推测两人的死亡顺序。我对机关没有什么头绪,等你们讨论完…我讲一下有关死亡顺序的事。

    该吃早饭了
    评论(1) 收藏(0)
  • 【反论2】

    【反论2】

    尾間 知晃
    2018/08/15
    +展开

    TO樱井 未央 【同意2】

    狙中眼睛的机关怎么说都太难设置了,不死原同学也没有驼背之类的身体残疾,站立状态等变量太多了很难射中,而且如果是机关的话,凶手为什么不设计两个发射点同时刺中他的两只眼睛呢?不仅如此,事后凶手还需要回来损毁机关回收刃器,很不方便。

    评论(0) 收藏(0)
  • 【同意2】

    【同意2】

    樱井 未央
    2018/08/15
    +展开

    to 太一-陈述18 

     

    我觉得佐藤说的几个有一定可能性! 

     

    比如【目的为导致不死原的判别能力下降】这一点感觉或许有机会在不死原犯夜盲症的情况下使用、出现“既看不清又看不见”的状态——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不死原还会继续前行,那还能假设出说不定不死原有‘即使受伤了也要在舞台找到会面人/什么东西’的可能…抱歉,散发性思维有些过远跑题了。 

       

    你所说的另一条【为了方便继续作案】也是很有可能的。 

     

    …并且我突然觉得。说不定【坏掉的人体模型】就被设置了类似的装置:引诱不死原接近以后,引发了陷阱(暂称眼睛陷阱)后的人体模型由于发射了什么(暂称刺物B)而使得头身分家。(比如,不死原把人体模型转过来后触发眼睛机关;在不死原接近一定距离时脚下绊到而触发了眼睛机关,等)在触发了这个致使不死原站在原地的眼睛机关后,远程监控舞台的凶手立即启动钢筋机关行凶。 

     

    …当然了,这样的连环机关情况挺麻烦的。如果犯人是谨慎派的话,或许会选择这样比较确定能杀死人的机关? 

     

    (感觉自己都被自己绕进去了.jpg(还是去睡吧)) 

      

  • 【陈述4】

    【陈述4】

    上杉和乌
    2018/08/15
    +展开

    制造刀痕的凶器暂时还没有决定性的线索,而且也没有制作刀具的迹象——不过,如果是平时就携带锋利刃器的人,即使是搜身也不需要丢弃或者是遮遮掩掩了嘛~眼部伤口其实还是会对视力有影响,用单眼对前方物体距离不能好判断,但也并不是完全失明的程度。一般来说刚好需要趁着盯着一处或者静止不动的契机,但如果凶手本身操作这种凶器的能力就很好就另当别论了。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