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456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陈述1】

    【陈述1】

    山城五叶
    2018/08/14
    +展开

    ...啧,所以我才讨厌人多的场合    

         

    To;因为站在旁边声音太大而且太吵迫不得已听到了的黑发紫毛挑染 【陈述1】    

         

    (无视)    

         

    To;他不知道是谁但中之人知道就行的天★魔★绝★牙 【陈述19】    

         

    眼睛上伤和墙上的刀痕是同种器物造成的,不是钢筋,无论切入形状或深度,再锋利的钢筋也作不出那么平滑的切痕    

        

        

     

  • 【反论2】

    【反论2】

    柳田 柊
    2018/08/14
    +展开

    to 荒啮【陈述19】 

    等等!!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对于夏川的尸体,脖子并不是被整个穿透的吧?我不同意刺穿后颈扎到靠垫的说法呢。

    ——另外呢,钢筋上沾血的地方太少了,若是深深地扎进脖子再拔出来的话,沾到血的长度应该不止现在这样吧? 

    我是这样想的 

    评论(0) 收藏(0)
  • 【陈述5】

    【陈述5】

    明石 侑
    2018/08/14
    +展开

    TO 圣堂【陈述11】   

    我有一个猜测……如果那根钢筋本来就在沙发上,而靠垫挡在尖刺上面,此时的靠垫还不是被刺穿的状态。  

    【言弹:锋利的钢筋】  

    在凶手和夏川君的争执中,凶手推了夏川君、或者是其他什么方式,使夏川君向后倒向了沙发上的靠垫。在力的作用下,靠垫被后方的尖刺刺穿,而尖刺刚好也刺穿了夏川君的后颈。   

    【言弹:杂乱的现场】 

    【言弹:刺穿的靠垫】 

    凶手将夏川君从刺穿的靠垫上移开,留下了沙发其他地方的血迹,却发现对方已经死了。   

           

    这样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夏川君没有反抗,以及凶手移动尸体的原因了。   

    不过这样的话,钢筋又为什么会被摆在沙发上呢……   

      

           

          

         

     

  • 【陈述11】

    【陈述11】

    圣堂 麦泽尔
    2018/08/14
    +展开

    TO 天魔19

    等下……这样血迹的位置还是有点奇怪。靠垫被刺穿的位置在中部偏左,如果靠垫被正常放在沙发上,凶手在后面穿刺,那么被刺穿的位置应该更靠上才对。

    而且如果没有任何措施,直接从后面穿刺,真为什么不反抗?

    除非他真的被固定住了……

    评论(0) 收藏(0)
  • 【陈述6】

    【陈述6】

    武内 一刀
    2018/08/14
    +展开

    to 绝牙【陈述19】 

      

    嘛,老子虽然不是很懂,但是那个锐利的钢筋。从手机上来看有点点像什么架子。(翻了翻手机) 

      

    三脚架? 

      

     

    to 翼 

      

    喂,那边那个一直拿摄像机乱晃的话痨,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不开瞄准镜乱狙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0

    陈述20

    荒啮 绝牙
    2018/08/14
    +展开

    to明石  

    我也觉得侑君的说的是合理的。  

    夏君的尸体只是坐在一边,而沙发的靠垫上却都有血,这也说明了夏君的尸体一开始并不是这样,至少有移动过吧。  

    杀死夏君的【凶器】是【锋利的钢筋】,夏君被害时后颈被钢筋刺穿,钢筋同时刺穿了被夏君压在下面的靠垫,这大概也是靠垫背面只有被穿刺而并没有太多血迹的原因吧。  

    而其他的血也沾上到了另外的靠垫上,而犯人在夏君死后移动了夏君尸体,放到了沙发的一边,并把【穿刺的靠垫】也放到了另一边。  

    夏君的【死因】和杀死夏君的【手法】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我觉得现在夏君这边的事情也许会更好解决,我们大家的思路也基本比较统一,要不我们先试试看能不能知道【凶器】的来源?如果能知道【锋利的钢筋】是从哪里来的也许就能倒推出凶手的行动。  

     

       

    假装我有同意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7】

    【陈述17】

    蝶野翼
    2018/08/14
    +展开

    To gm【陈述4】 

     

    我跟小侑想的一样,感觉每边都有人在讨论的,匿名版、小真的死法等几个点大家都各执一词,还是先从手上有的证据开始吧 

  • 【陈述5】

    【陈述5】

    武内 一刀
    2018/08/14
    +展开

    to 明石【陈述4】

     

    哇哦!主持人说得好,流石主持人!

     

    好像夏川那边更加有东西可以推理,那么咱们先推理那边?

    说起来老子一直很好奇放送室的门是不是破……久……初音茶太郎踢坏的!

    居然没人怀疑哦!

    写作陈述,读作同意
    评论(0) 收藏(0)
  • 【陈述4】

    【陈述4】

    明石 侑
    2018/08/14
    +展开

    嗯……匿名版、眼部伤口、靠垫、凶手数量……

    同时进行的话题太多会让讨论变得有些混乱呢,不如先集中讨论一个话题吧?

    关于夏川君那边,之前麦泽尔君也提了不少有意思的观点。刺中后颈的凶器是沙发垫后面的钢筋似乎没人有异议,但是具体的手法却有待商榷。

    【言弹:锋利的钢筋】

    照现场来看,夏川君是靠在没有被刺穿的靠垫上,而被刺穿了的靠垫是保留着“被刺穿的状态”被放置在另一边的。

    【言弹:穿刺的靠垫】

    两个靠垫上都有血迹……比起凶手用其中一个靠垫挡血,把夏川君从右边被刺穿的靠垫移动到左侧的靠垫、因此左侧靠垫才沾到了血的可能性有没有呢?

    【夏川真的死亡档案】

       

       

       

  • 陈述10

    陈述10

    小林阳真
    2018/08/14
    +展开

    to 石原【陈述22】

      

    可能是判断了自己一个人救不了吧?那个情况,即使有医学知识也不一定能说救得回来……吧。说不定只是出于良心上的,一厢情愿的求救。极端情况下的人做出的事,并不一定都是理性且逻辑化的。

      

    我可能习惯了从人情方面开始考虑事情吧。

    评论(0) 收藏(1)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