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456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陈述5】

    【陈述5】

    蝶野棗
    2018/10/24
    +展开

    ……原来如此。

    那来假设一下吧,如果吹野同学是在明石前辈死亡之前进入医务室的话,他会遇到要布置陷阱的雪之下前辈吧?然后他还要自己脱下自己面罩,如果是强行脱下的那么面罩可能会有一些损坏的地方吧……那有什么状况能让他自己脱下来呢,喝东西吗?雪之下咲乐做了瓶毒药骗他喝下去吗?这太蠢了还是算了吧,嘛、但我认为有人诱导他是有可能的……

    如果是之后的话,他又会为了什么脱下面罩呢?再说我认识的他是很胆小的人呢,他敢跨过尸体进去医务室吗?嘛、当然我不排除他在遇到这些事之后产生了改变的可能。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2】

    【陈述12】

    圣堂 麦泽尔
    2018/10/24
    +展开

    ……  

    …………  

    ………………  

        

    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雪他…………  

        

        

    操。  

        

    另一个可能会造访医务室、并且在事后给手机动手脚的人,不是在那边站着吗?  

        

        

    评论(0) 收藏(1)
  • 同意1

    同意1

    原野山笑
    2018/10/24
    +展开

    to 绝牙 陈述17 

      

     明石他……大概就是这样逝去的吧。 

        

    【推理点 明石侑的死亡真相 证明完成】 

    评论(0) 收藏(5)
  • 陈述17

    陈述17

    荒啮 绝牙
    2018/10/24
    +展开

    那要不先把侑君那边的情况重新整理一边吧。

    由于侑君很可能是因为打开了医务室的门出发了陷阱,面具被破坏后吸入毒气而身亡的,这说明了毒气在这之前便已经存在于医务室中了,而爆炸炸开了门和破坏了侑君的面具,成为了致死的原因。

    言弹:【明石的物品】【爆炸的痕迹】【机关的残骸】【毒气证言】

    而从现场来看,毒气的来源很有可能是桌上玻璃瓶中的药品,药品可产生了化学反应制造出了毒气,残留在瓶中的白色物质和沸腾痕迹还有水垢可以证明药瓶中的物质发生过化学反应。

    言弹:【桌上的玻璃瓶】

    而在大家都普遍配有防毒面具的情况下,单纯的配置能产生毒气的药品是没有意义的,于是凶手还需要设置能破坏防毒面具的陷阱,因此配置毒气和制作陷阱的应该是同一个人,这么看拥有能配置出毒气能力,并且拥有制作陷阱工具的人应该只有咲乐君一人而已。

    言弹:【武器列表】

    【明石侑的死亡真相】

     

    以上是我对侑君这边情况的判断,至于死于医务室中的夏至君到底是在侑君死亡之前还是之后死去的还不明了,我暂时得不出结论。地面上的玻璃容器的碎片到底在这个事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我也还不是很明白呢……根据容器的位置和爆炸的范围威力,也许容器的爆炸和陷阱的爆炸是分开的?

    也有可能夏至君的死对于布置了毒气陷阱的人也是个意外?或者除了他们三人在还有人造访了医务室……不然那个手机上的信息到底是……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

    陈述2

    灰鹅
    2018/10/24
    +展开

    to 兔 

    …………。 

    ……有哪怕一点点不适,也请马上说出来。 

    别再做这种事了。 

     

    to 天魔 

    给海豹是没用的。 

    这样的情节……是不被允许的,并不会如愿啊。 

     

    虽说既使如此,药的毒性也不能决定吹野是否自杀……毒气致死,若吹野自己做了什么导致死亡提前了,不知是怎么判定呢。 

    如果被判定成自杀的话,凶手就能多杀一人了吧,这次的情况看起来确实是只要最后只有一人存活就行。 

    如果判定成他杀,凶手有幸活下来的话也有机会利用这可能会被认为是自杀的状况胜出。 

     

     

     

  • 陈述16

    陈述16

    荒啮 绝牙
    2018/10/24
    +展开

    啊顺便我刚刚吃掉的是之前现斗君给我的糖哦,并没有真的把药吃掉,我还不打算用这种鲁莽的方法来找真相啦!   

        

    to.虾饺   

    哎呀真遗憾,最后一颗你给我的糖刚刚被我吃掉了。   

       

    to.兔兔  

    嗯我觉得这也挺好的,只是方法太糟糕了。  

    比如我觉得喂给那边的海豹吃也是可以的,虽然办不到。  

    但总算是知道了那瓶药并非是毒药了,所以还是谢谢游兔啦。  

      

     

    突然开始相声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5】

    【陈述15】

    梨宫游兔
    2018/10/24
    +展开

    我脑子不好用,又很笨,除了这种方法已经不知道该怎样证明了!!!

    大家无论是怎样的大家,无论是怎样的真相我都接受!但是要把这份信任传达给大家本身,仅仅是靠我的话语根本无法做到啊!

    我已经不想再什么都做不到了!如果再连大家都失去,我……

  • 【陈述14】

    【陈述14】

    皇 現斗
    2018/10/24
    +展开

    至少吹野手上的不是毒藥吧?那隻小兔子也證明過了。

    ……

    啊啊–我需要糖分……。(小聲)

    评论(0) 收藏(1)
  • 陈述15

    陈述15

    荒啮 绝牙
    2018/10/24
    +展开

    啊,稍微有点甜,但似乎不是毒药呢。  

    那么下一瓶呢?下一瓶的下一瓶呢?  

    是不是把所有的药都吃过一遍我还活着的话就一定能证明那瓶产生毒气的药不是咲乐君做的?  

    是不是我在这里中毒死了大家就一定可以毫无顾忌的怀疑咲乐君了?  

    如果我在这里打开了一瓶会产生毒气的药大家是不是都要和我一起死了?  

    原来我对咲乐君的信任和试图找到真相需要用这种危险的方法来判断吗?  

    我不是因为咲乐君不是凶手,没有杀过人而和他成为朋友,相信他的。所以现在我也不会因为他可能成为了凶手,可能杀了人而不当他是朋友,抛弃对他的信任。  

    我是做好了能够接受咲乐君一切结局的准备而站在了这里,为了能找到真相,为了能和这里的大部分人存活下去。

       

    to.游兔  

    你在担心我吗?明明我和你一样有一半毒药一半普通的药的概率,明明我也像你相信夏至君那样相信咲乐君,明明我也像现在的你一样担心你。  

    但你却无视了我和大家的担心。  

    这样真的好吗?连看得见的东西都看不见了。  

        

         

        

    评论(3) 收藏(6)
  • 【陳述5】

    【陳述5】

    八木三郎
    2018/10/24
    +展开

    TO 蝦餃

     

    天真的是你吧?少自以為是了,皇。

     

    我說過我會照我的意思來行動,並沒有要保護你的意思,如果你真的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的話……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