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456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陈述9】

    【陈述9】

    蝶野棗
    2018/10/04
    +展开

    …………恩、是呢,不可能是皇同学或者是荒啮前辈呢。我想去游乐园所以也不希望皇同学会干傻事呢。

    如果不管怎样都想要回收那个哔哔君的话,大概是会要求加入线上搜查组吧……但是线上组没有一个是在医务室登入的,所以这样我们的嫌疑也被清了吧?还是说这么想会太天真吗……不过、既然没有登上来,那是不是说想回收哔哔君的人不在了?是死者之中的一人……?还是说没有回收的必要……

    评论(2) 收藏(3)
  • 【陈述6】

    【陈述6】

    遊佐町天真
    2018/10/04
    +展开

    TO 灰鹅【陈述2】

     

    虽然灰鹅前辈说的没错……

    但还是忍不住想说……前辈下线后是看不见的状态吧。

    那种状态根本不可能布置杀害宫城前辈用到的机关啊?

    从根本上来说就算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有嫌疑,灰鹅前辈也是最清白的那个哦。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8】

    【陈述28】

    梨宫游兔
    2018/10/04
    +展开

    TO 枣 陈述8

    医务室……

    那就不会是绝牙哥呢!

    因为大家上线的位置应该与下线的一样,但是我晚上醒来之后就一直在医务室门口呆着,直到重新上线的大家来找我。在这之前没有人在医务室呢!

     

    啊,当然,一起上线搜查的大家也都不会是这么做的凶手呢!皇前辈也是!

  • 【陈述8】

    【陈述8】

    蝶野棗
    2018/10/04
    +展开

    to 灰鹅

    ……………………你不会是凶手的。

      

    没完没了啊,只要是会出现的医务室的人都可疑的话,雪之下前辈也是嫌疑人,他应该才是最有可能待在医务室的人。可是那晚在大家认识下留下的只有织本前辈和两名患者……

    那个哔哔君原本是放在柜子里打算将它藏起来的吧?还有录音笔会收在哔哔君里也是打算藏起来的吧?不知道可不可能,我觉得那个哔哔君是织本前辈自己带进去的吧?不、说真的想这个到底有没有用呢……

    ……如果是想回收那个哔哔君的人,下线的地方应该是医务室或者附近吧?

      

      

      

    思考混乱
    评论(0) 收藏(1)
  • 【陈述27】

    【陈述27】

    梨宫游兔
    2018/10/04
    +展开

    那个,那个,我想问,凶手下线的地方……应该在哪里呢?

    评论(0) 收藏(0)
  • 【偽證2】

    【偽證2】

    皇 現斗
    2018/10/04
    +展开

    說起來荒啮在之前好像是在武器室那邊發現了另一個录音笔呢–!說因為會有自殺的風險所以不建議我打開。

    為什麼那個時候的荒啮會有這樣的認知呢–?

    啊,不過會這麼爽快把录音笔給我的荒啮應該不會是凶手吧–!

    评论(0) 收藏(1)
  • 【陈述17】

    【陈述17】

    圣堂 麦泽尔
    2018/10/04
    +展开

    to知晃和他的给蜜们

    诶?啊……也对,康复之后立刻去有些牵强呢!

    大家相信的心情真是美好……

    那我也相信你们!

      

    to灰鹅

    灰鹅如果是凶手,应该今天晚上说什么也要代替真司留下才对。

    我相信你不是凶手。

       

      

    评论(2) 收藏(1)
  • 【陈述2】

    【陈述2】

    灰鹅
    2018/10/04
    +展开

    to阳真

    …………我觉得并非只有患病的人有嫌疑。

    患病人数和次数这么多,又存在反复患上的,对比前后经过就能发现联系吧。

    要怀疑的话,我也可以被算入内吧?

    评论(0) 收藏(1)
  • 【偽證3】

    【偽證3】

    八木三郎
    2018/10/04
    +展开

    to 將軍卡尤【陳述16】

      

    知晃或許真的是在那兩個人之前進行治療,但案發前他確實在寢室內休息,這點睡在他下層的我可以作證。

      

    …再說知晃不可能會殺人的。

    來拯救GAY蜜囉 相信的力量
    评论(2) 收藏(0)
  • 【陈述5】

    【陈述5】

    破爪久茶太郎
    2018/10/04
    +展开

    TO麦泽尔【陈述16】

    最后一个被治好,知道有两人还未康复,于是行凶……康复后立刻去?

    确实他会理应清楚医务室最后的情况,但才刚经过治疗的人应该没有那么清晰的头脑和足够的体力吧。

    刚刚被治疗好的他要怎么在那种状态欠佳的情况下把我们提到的所有行凶的准备都做好呢?

    我并不反对你的怀疑……

     

     

     

     

     

     

     

    只是我执拗地相信着我所认识的尾间知晃绝不会那样做。

     

     

     

    我真的有在为知晃说话!
    评论(2) 收藏(0)
    • 尾間 知晃:

      呜呜呜抱抱茶茶 可我怎么觉得bmr在怀疑我.jpg

      2018/10/04 18:07:21 回复
    • 破爪久茶太郎:回复 尾間 知晃

      没有的事~

      只是茶茶出了点问题,所以最后那句话的意思是【虽然我相信他,但是他如果豹变了我也没有办法】.jpg(x

      2018/10/04 18:11:02 回复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