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456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同意1

    同意1

    荒啮 绝牙
    2018/11/18
    +展开

    大致就是这样的吧。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0】

    【陈述10】

    灰鹅
    2018/11/18
    +展开

    TO 兔【陈述9】 

    不是楠竹林,也不是钟楼一楼的话……东北角的烽燧。 

    想要不留下证据,烧掉就好了吧。 

        

    TO 麦【陈述15】  

    TO 绝牙【陈述16】  

    ……也是。  

    雪斗身上没有划伤,那么被刀划伤的就是凶手。凶手在钟楼一楼伏击雪斗,却没有想到雪斗随身带着突击刀。两人打了起来,其结果是凶手被划伤,雪斗被制服,而刀可能被打飞之类的、落在了城外的城门门口。  

    【掉落的刀】  

    血迹滴在地上,凶手特意清理过现场,因此只留下缝隙中无法清理的那些也说得通。  

    【缝隙里的血迹】  

    雪斗被制服后,凶手利用绳子将他绑起,并在绳子末端故意留下烧断的痕迹,随后直接把他从钟楼西北角那里扔了下去,而不是利用绳索机关。 

    雪斗坠落到拒马上,其中有根拒马的尖刺刺穿了心脏。  

    【城外的拒马】  

    当然,即使不是心脏的刺穿,刺穿伤的大量失血或高空坠落的内脏破裂也足以致人死亡。从结论上来看,还是坠落致死吧。  

    ……。  

         

    凶手既然将自己吊在城墙上假装坠落,随后再在处理完道具后与各位会和,那么凶手没有出城,也没有被动物攻击受伤。  

    因此身上只有新的刀伤的人是凶手。  

    当然,凶手也可能在调查时出城受伤,但那些伤口和划伤直接的区别会很明显吧。  

    那么……  

         

         

     

    评论(0) 收藏(0)
  • 【陈述9】

    【陈述9】

    梨宫游兔
    2018/11/18
    +展开

    to鹅【陈述9】  

    我在想,会不会日隈前辈带有刀以及刀掉落到城外这点其实是凶手没有想到的情况? 

    就像大家说的一样,凭借刀上的血迹可以察觉到凶手可能被刀割伤了,那如果就这样留下这把刀,对于凶手来说很不利吧? 

    感觉还是像之前大家所说的,因为意外情况刀脱手掉在城外,但是城外很危险,所以凶手才无法回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to鹅/棗 

    凶手原来是这样伪装成日隈前辈并离开现场的吗,灰鹅前辈还有蝶野前辈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东北边的楠竹林应该也有人搜查过了才对,似乎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线索? 

    但是直接带着伪装道具回宿舍也很危险…… 

     

    …………  

    还有,从大家所提出的种种矛盾看来的话,导致日隈前辈的死亡的并不是触发机关的升降台,而是被其他的某人从城墙上推下然后死亡的可能性也存在。 

    或许判断一下究竟是怎样的情况比较好?

         

    【关键推理点

    1.坠落的原因

    2.死亡要素

    3.机关的作用

    4.机关布置者的行动轨迹

    5.死亡要素·再讨论 开启】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6

    陈述16

    荒啮 绝牙
    2018/11/18
    +展开

    地板缝隙里的血已经是暗红色的了,不会是刚滴上去不久的东西。

    刀上的血迹是怎样的就不知道了,没看过。

    言弹:【缝隙里的血迹】

  • 【陈述15】

    【陈述15】

    圣堂 麦泽尔
    2018/11/18
    +展开

    to茶

    ……不用道歉,你说的是事实。

      

    to阳真

    嗯……!

      

    to鹅

    如果是因为割断绳子的时候划伤而滴落血迹的话,应该会从割开绳结的地方断断续续延伸到钟楼门口……?只有钟楼门口一处的话好像有些奇怪……

    评论(0) 收藏(0)
  • 【陈述9】

    【陈述9】

    灰鹅
    2018/11/18
    +展开

    我在想,凶手是如何快速挣脱绑住自己的绳索、并取下东北侧的绳索机关的,如果是要吊住自己,绳结应该十分结实吧。

    用刀割开,然后再将刀丢下去?

    【掉落的刀】

    血迹可能是在反手割绳子时划伤了自己,毕竟刀上的血迹集中在其中一侧,是划伤的结果。

    如果是这样,钟楼一楼门口的血迹难道是后来凶手进入钟楼处理绳子时不小心滴落的?因为在缝隙里,所以凶手没有发现。

       

    当然,凶手也可能自己本身就随身携带刀一类的挣脱绳子的道具。

       

       

       

    评论(0) 收藏(0)
  • 陈述2

    陈述2

    小林阳真
    2018/11/18
    +展开

    to 麦 陈述14  

        

    我吗?  

    确实是挺合理的怀疑……这个阶段我也还想不到什么确实的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所以我想反驳的也只有,能接触到道具的不只是后台整理工的我,以及“我没有做过这些事”这样了。  

         

    to 鹅 伪证1  

    “假的日隈君”确实被大家目击到从吊着的地方掉下去了吧?他是如何着地的……或者说,他并没有着地,毕竟真的掉下去就会和日隈君一样了。  

         

    假设东北面的磨损是因为系着第二根绳子/绳梯而导致的。  

         

    是不是把这条绳子/绳梯事先系在了自己身上,这样西面的绳子烧断,“假的日隈君”坠落,但因为东面的绳子/绳梯而悬挂在城墙外。拒马挡住了大家的去路,所以无法在城墙头上确认墙外的情形。待大家都转身下墙的间隙,再利用绳子/绳梯从城墙外爬回城墙头,回到城墙的内侧来。  

    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做到避免被大家发现了?  

            

    言蛋:【磨损痕迹】 【城墙上的大量拒马】    

          

     

    评论(0) 收藏(0)
  • 【陈述9】

    【陈述9】

    蝶野棗
    2018/11/18
    +展开

    To 鹅【伪证1】

    ……

    …………。

    ……是么、但是我没有改变最后一句的想法,直到真相出来为止都会继续相信的,就跟你之前说的一样,这就是我的回答。

     

    啊啊、那个通报,虽然垃圾就是垃圾但是连一张废纸都不存在的话还是有点假所以还请报告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

    可是没有目标的物品存在就有点麻烦吧,不过我记得丢弃物的是扔在地上、垃圾桶内的物品来着……?

      

      

    评论(0) 收藏(0)
  • 【伪证1】

    【伪证1】

    灰鹅
    2018/11/18
    +展开

    TO 茶【伪证1】 

    ……。 

        

    TO 棗【陈述8】 

    还除了最后一句。 

        

    案件还有些疑点尚未解决,决定性的证据也还未找到,现在就指认凶手未免操之过急。 

    ……必须慎重、更慎重些才行。 

    继续讨论凶手的行动吧。 

        

    凶手想要让各位误以为吊着的人影是雪斗的话,除了身着同样的服饰以外,外貌差异也需尽可能减少。 

    体型差异可以用本就宽松的工作服遮掩,既然凶手当时是背对着各位,只需再改变发型就可以了。 

    舞台后台有假发。 

    所有伪装用的东西都需要凶手在与各位会和前处理。既然雪斗坠落的地方在钟楼西北侧,凶手为了不被发现而选择往东侧移动并利用东侧绳梯下来的可能性最大。 

    我所能想到的放置使用过的道具的地方,除了钟楼一楼以外就是东侧的楠竹林了。将道具丢弃在楠竹林可能会判定作丢弃垃圾,不过这几次似乎都没有以往的垃圾丢弃通报了。 

    真是“公平”啊,海豹。丢弃垃圾会通报批评是校规上的内容吧? 

        

    【舞台艺者工作场景介绍:位于曾经的体育馆位置的能乐舞台,虽然稍显陈旧,高层舞台也还没搭完,但底层似乎还算结实,应该不会在表演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表演时所需要的服装、面具、假发等道具可以在后台工作间尽情挑选。】 

        

        

        

    评论(0) 收藏(1)
  • 【陈述6】

    【陈述6】

    破爪久茶太郎
    2018/11/18
    +展开

    TO麦泽尔【陈述14】 

    ………… 

    抱歉。 

    非常的抱歉。 

      

    TO蝶野棗【陈述8】 

    ……这对我而言可真不是个好消息。 

    不过,是个很明智的做法。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