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2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3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乏的故事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6/06/23

    【拖了一萬年】    

    第二個使者此時上前,他朝旅人鞠了個躬,長長的袖子掩蓋住危險的手指,他說:    

    “祭司預言,當門第五次被敲響的時候,我會死去。    

         

    清晨我來到一棟房屋門前,見門上畫了領主的圖樣。一晚的長途跋涉讓我疲累至極,於是我敲響了門,回應的是一名祭司,他有著溫和的臉和親切的聲音。祭司看著我,藍色的雙眼深處閃爍着奇異的顏色,他伸出手,迎我入內,皮膚底下隱約可見灰藍的紋路,像是血管。    

    ‘我是南邊來的信使,主人是伐納的商人,來自河的對岸,正要將包裹送到港口。我已經行路了兩日,今晚本打算在下一個城鎮歇腳,卻碰上了秋日的大霧,不知能否在此稍作停留?’    

    ‘南上的路越發險惡了,聽說許多人在途中死去,早就不是稀奇的消息,我來的時候繞過了大道。主人曾囑咐我不要偏離大道,可是人們說路上有車隊被燒毀了,無法通過。’    

    ‘我稱雇主為主人,因他在我將死的時候收留我,視我如己出。我承諾要獻上一切,就算路途再艱難,這封信必須到達。’    

    祭司點點頭,他說若是我需要明日他能駕車送我一程,並且邀請我在此過夜。    

         

    午時門又被敲響,門口站著的是一個乞丐,看起來落魄可憐,身上堆疊了層層破損的麻布,彷彿用盡一切在試圖阻擋大霧帶來的寒氣,那布也將他的臉覆蓋了,但我仍能感覺到他銳利的眼神。那人瘦弱的雙手顫抖,開口卻是稚嫩的聲音。    

    ‘啊——年輕的兄弟。能否慷慨地捨我一些食物?我許久沒有吃東西了,連站著都感覺困難,更何況前方還有長路要趕。’    

    ‘我?我從不曾擁有任何東西,將我帶來這世上的人並沒有繼續他們的職責。平時我會在城鎮的廣場周邊紮營,但是最近我被驅離了,正在前去下一個城鎮的路上。’    

    ‘這可憎的大霧,掩蓋起路途的險惡,也是讓惡人大膽起的元兇,你見到了嗎?沿路滿是屍骨!車隊被洗劫燒毀,丟棄在路中央,人們害怕得不敢前行,周遭已經見不到旅人。’    

    他接過了祭司給他的麵包,卻拒絕了祭司的挽留,他的語氣帶著緊張,似乎在逃離什麼似的,說著就走了,消失在大霧中。    

         

    下午門第三次被敲響。祭司說平時並沒有這麼多客人。打開門,對方向他們鞠了個躬,他穿著整潔得體,淺藍的襯衫繡了精細的花紋,像是個有錢人的僕人。他攤開手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惡意,整了整領結後開始訴說自己的目的:    

    ‘你好,祭司,家中的大人差我前來,請你到宅邸一趟。他的孩子病了,急需你的幫助,還請祭司不要耽擱。我本能再往前走去尋找醫生,但還原諒我對安全的顧慮。’    

    ‘這是你的客人?這標誌,不是來自伐納的商人嗎?你必是旅行很久了,但南方的道路一樣可怕,你的主子居然仍舊派你北上?是什麼如此重要值得賭上性命?’    

    ‘聽人說有個白衣的人,猶如幽靈,在他手下濺的血能流成一條河!小心啊我的朋友,大道和小道一樣危險。我和你一樣對主子忠誠,可是沒有什麼比不必要的風險更可笑。’    

    他等祭司準備好了,兩人向我告了別,祭司承諾不需要多久便能回來。他讓我安心,只要待在屋內,便沒有什麼需要擔心。    

         

    日落時門被敲響,這已經是第四次。我從門眼往外看,對方是一個穿了斗篷的旅人,他取下帽子讓我能看清他的容貌,並且讓我知道他沒有武器。旅人諒解了我不能隨意開門的理由,他左右觀望,彷彿在提防着周遭似的。他緊靠門板,隔著木板向我說話:    

    ‘我是一名信使,跟你一樣,正往北邊旅行,但我並沒有被指派任何工作,我離開我的雇主已經幾天了,那種人不值得我去服務!要不是我腦中擁有重要的秘密,他也會樂意讓我離開的。’    

    ‘那個人!一想到那可惡的臉我就噁心,一方面待我如同友人,背後卻把我當作棋子操弄。我看清了他的計謀,就連夜逃跑,他必要派出追兵的!但在這大霧中之中,就連鷹都難以見物。’    

    ‘若要繼續向北,那就好好聽我的忠告:大路和小路已經沒了區別,有個瘋子正在附近徘徊!人們說那是個白衣的幽靈,見人就殺,他可能還沒到到此地,你啊,還是快點逃——’    

    旅人沒有說完,他的話語被粗暴地打斷,張著口,滿臉驚愕。從嘴裡伸出的矛尖直抵門眼,將視野染成鮮紅,我往後退了一步,不敢出聲。    

         

    最後一次門被敲響,撞擊的聲音讓人害怕,木板應聲碎裂,白衣的幽靈走了進來,他手裡的長矛還滴著血,在地上畫出一條路徑,跟著我一起後退。那人笑著,將我的恐懼用作他愉悅的柴木。    

    ‘我終於找到你了,伐納商人的信使喲。’他這麼說,好像已經認識我許久,‘你怎麼在這?為了你我取走了比計劃中更多的性命,你的主人不是囑咐你不要偏離大道的嗎?’    

    接著伴隨著哀求和眼淚,他舉起他的長矛,向我刺來。”    

        

       

      

     

    里拉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