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6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賦格(十四)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09/23

    ——第十四章——        

    博瑞斯沒有見過旅者,他見到的是叛國者的首領,兩個人很像,經常被搞錯。澤儂見到過旅者,只是旅者跟整個悲劇都沒有任何關係,他也沒辦法恢復任何人的記憶。        

    事情是這樣的,澤儂出了旅店準備去魚市旁邊的港口,他跳上在城市裡繞行的馬車,上面只有另一個乘客,澤儂並沒有覺得太奇怪,另一個乘客穿了黑色的斗篷,他看了澤儂一眼,澤儂看得見深黃色的眼睛。        

    “這不是西港的工匠嗎?”那個人說,他的聲音有些沙啞,雖然見著是年輕的樣貌。        

    澤儂轉頭向對方,他思考著這是誰,他不記得認識這樣的人。“請問你是……”        

    “噢你不知道我。”乘客說,“我知道你的朋友,格倫?是叫這個名字嗎?”        

    澤儂點點頭。        

    “準確的來說我的朋友認識他。”那人皺了皺鼻子,“不過我想他也不記得了吧,幫我跟他問好啊。”        

    “嗯好。”澤儂回答,過了幾秒鐘他意識到一些剛剛被自己忽略的東西,那種感覺好似全身的血液都往腦袋裡衝,胸口就像被敲了一棒一樣難受。“你知道格倫的事情嗎?”他問,這次有些急促地傾身。        

    對反笑了,“知道啊。”他這麼說,“前些時候還因為朋友死了很傷心呢。”        

    前些時候,澤儂對自己說,格倫來到這裡已經一年了。        

    那個人突然歪了歪頭,“話說你長得跟他真像。”        

    “誰?”        

    “奧托。”對方回答。        

    澤儂不知道奧托是誰,不過能猜測可能是格倫死去的朋友,他本來想要問更多,但是眨眼之間另一位乘客就消失了,這個時候澤儂知道自己遇到了旅者,帝國里的人基本都知道旅者和旅者的故事。澤儂僵在原地,周圍逐漸有了別的人,可是他不是很在意。        

    他從來沒有對格倫提起這件事情。        

    澤儂責備自己的自私。        

            

    工作室重建完畢已經是冬天了,還好在冬天前得以完工,因為冬天的十四城基本上是被雪完全覆蓋的。西港已經關閉了大部分,剩下稍微比較靠近城中部的部分還能夠停船,有時候會有人來清理薄冰。澤儂在送出第一批貨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生活步上正軌了。格倫還是跟著漁船隊捕魚,他期間捕到過一次鯨魚,那次他差點被甩下船去,最後拿著長刀直接截斷了那魚的脊椎,才將它拖上船。格倫能捕的鯨魚都不大,都是些年幼的,如果要捕到大型的成鯨,就需要更多的人手和更大的船。        

    總之這次漁獲給格倫帶來一筆不小的收入,他沒有直接回到工作室,而是轉身進城。事實是,格倫覺得怪怪的,不是他自己怪怪的,而是澤儂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有些煩惱,他直覺告訴自己跟自己有關,他從那天澤儂去了漁港以後就一直在想自己做錯什麼事情,澤儂似乎又回到剛開始那樣拘謹的樣子。        

    格倫這幾天都有點不想回家。        

    外頭是越發的冷,格倫的鞋陷進雪裡,他的腳和鼻子有些麻。        

    “格倫!”他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於是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才意識到自己走到市集的花店門前,花店現在因為季節是不賣花的,現在在販賣的都是一些工具和材料。        

    “你好。”格倫點點頭,略顯不經心。        

    “聽說你們的工作室弄好了。”花店的老闆說,“很忙嗎?”        

    “我不知道。”格倫回答,“我現在在捕魚。”        

    “哦……噢。”對方聽了似乎有點尷尬,“吵架啦?感覺你們很少一起出現了。”        

    格倫愣了一下。“沒有……”但這是事實,本來他常常跟澤儂到市場去,可是這幾週來連相處的時間都變少了。他們沒有那麼忙,雖然比起火災之前是有更多單子要補貨,可是真的沒有那麼忙。格倫想要說是澤儂變得怪怪的,可同時他又覺得是自己的緣故。“只是……”他思索著怎麼說比較好,“澤儂好像不太高興。”        

    “是嗎。”花店老闆摸了摸下巴,“這倒是很稀奇。外面冷死了,要不要進來?”        

    格倫走進店鋪,“謝謝。”他說。        

    “我一直很喜歡你們兩個年輕人。”花店老闆遞給格倫一杯熱茶,“你們一直都是我最好的顧客之一。”        

    格倫緩緩地啜了一口茶,覺得舒服多了,“你認識澤儂很久了嗎?”        

    “嗯,從他剛到這裡來的時候就認識了。”老闆坐下,“他可不是很容易不高興的人。”        

    格倫不知道要怎麼回應。        

    對方聳聳肩,“當然我不是說你很厲害,但……的確是種成就。”接著他突然傾身,一副很有興致的樣子,“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        

    “誒?”格倫被突如其來的詢問嚇了一跳,手裡的杯子差點沒扔出去,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會被問這樣的問題,他要是被邀請進某個房子裡大多都是邀請者想要聊些有的沒有的,只是沒想到這麼直白。“我不知道發生什麼……我還在想。”        

    “你問過他嗎?”        

    他搖頭。        

    “那小子畢竟自己一個人生活了很久啊。”花店老闆擺出一副很喪氣的樣子,“還以為能聽到什麼很厲害的故事呢,你們這些年輕人總是會做些很刺激的事情不是嗎?就算看起來都正經八百的。”        

    格倫只是無心地笑笑,聽對方講一些他聽說的年輕人做的瘋狂的事蹟,比如說一些年輕人因為追求了不該追求的東西而失去了很多,像是家人朋友,或是身體上某個部位,重要的記憶,諸如此類的。格倫沒怎麼聽進去,他小聲對自己說,我可不是自願的。        

    “先前在你剛到這裡的時候,在南邊的羅爾帝,也不知道是喝酒鬧事還是什麼的,等士兵到達,一整個酒館裡面全都是鮮血,那樣的場景你想想看,所有的屍體都被挖走了眼睛,而那些眼球就被裝在一個玻璃盆裡面。”他頓了頓,“簡直瘋了,你說是不是?”        

    “嗯……嗯是啊。”格倫回答。        

            

    “我想該回去了。”花店老闆這樣說,“現在是收市的時間,趁外頭人還很多,要不然再晚一點回去可能會惹上麻煩。”        

    格倫瞥向窗外,積雪還是很深,並沒有融化的跡象,天空是灰色的,再過不久太陽便會落山——這種北邊的地帶在冬季總是日落的特別早,日出的時間也會順延——這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晚上匪徒盜賊會變得更加猖獗。他曾經差點被搶過一次,但是他身上什麼都沒有,而夜巡的士兵又正好趕到,士兵幾乎都認識他這個外來者,所以也會施以特別的關注。澤儂還是告訴他日落以後少待在外面,他不會每次都這麼幸運。        

    澤儂一直是一個很小心的人。        

    於是格倫向花店老闆致謝,接著就走出店鋪,已經有幾家點上了燈,所有人都忙著在天黑之前把東西收好,鎖起門。但格倫沒有按照建議直接回家,他仍舊在路上晃蕩,在這裡住了一年間他認識到宵禁要午夜才會實行,所以他不用急著跑回家。        

    他需要時間整理思緒。        

    格倫就這樣慢慢地走出市場,經過了車站,他準備晚一點自己走回去。        

            

    這是格倫現在有的想法:        

    或許是自己在工作室裡賴太久了。        

    或許自己應該搬出去。        

    或許他做了什麼事情讓澤儂不高興。        

    或許是因為自己回到海上。        

    或許……        

            

    還剩下一年。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