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6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賦格(十七)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10/12

    ——第十七章——     

    “你還好嗎?”格倫聽見熟悉的聲音就睜開眼,那說話的人的手在自己的眼前搖晃,一邊笑著,讓格倫心裡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天氣這麼好,要不要出海?”     

    格倫揉揉眼睛,“出海?我……不是很想……”     

    “你這樣很傷腦筋啊。”那人說,蹲下來,“身為出身在海邊的孩子怎麼能怕海呢?”     

    “可是……”格倫低下頭,向後縮了縮,卻被對方拉著朝房子外面走,格倫不情願地掙扎,但是那個人顯然比自己有力許多。     

    “我剛剛成為正式的捕鯨人了。”那個人回過頭說,“等你長大一點我也能教你捕鯨。”     

    格倫沒有說話。     

    “高興一點吶,不要每次一靠近海就一副要死的樣子。”那個人最終將格倫拉到了一艘小船前面,“上去吧,我們可以一直駛到港口看看。”     

    “我不是很舒服,可以明天再去嗎?”格倫小聲地說。“而且我覺得那裡的雲有一點厚。”     

    “不會的。”對方確信地說道,“今天絕對不會下雨,你不相信我嗎?”     

    “我只是……”格倫本來想說有點擔心因為感覺出海就會有危險,就算不知道為什麼,可是此時他已經被對方抱起來扔進那艘小船,他驚恐地想要跳回岸上可是那人已經將船踢離岸邊,自己隨後跳上船,這個動作令船劇烈地搖晃,格倫緊緊抓住船的邊緣。     

    “放心,只要待在船上總是安全的。”那人的手覆上格倫的手,因為經常拉扯粗繩而長了繭子,他將格倫的手帶離船緣。“總有一天你要走出來。這樣吧,只要跟我在一起,我就絕對不會讓你出事。”     

    格倫答應了,但是他心裡有一些酸酸的,他覺得有些想哭,於是手裡握著那雙手不想放開。     

         

    “你還好嗎?”格倫聽到熟悉的聲音就睜開眼,覺得眼裡有些濕潤,他並不知道為什麼,也不記得剛剛的夢,他看見澤儂在他面前,擔心的樣子。     

    “沒事……”他從床上爬起來,“沒事。”為了證明自己的話他給了澤儂一個微笑。     

    “我們靠岸了。”澤儂說,一邊將衣服扔給格倫,“外面不冷,可以不用穿外套。”     

    格倫點點頭,開始準備下船。     

    坎伯璃的氣溫比雅國舒適許多,至少讓格倫覺得這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他來自的地方跟北邊更相似,雖然有陽光,但寒冷永遠不會消退。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商業城市,不同於十四城是交易的終端,這裡是一個中轉站,離海岸只有幾分鐘的車程,看起來比十四成更乾淨許多,也更為安全。他們在旅店落了腳,澤儂先去拜訪了幾個師傅的朋友,澤儂說他參加過一兩次這樣的活動,他希望自己還記得那些人住在哪裡。     

    格倫這一次沒有跟著,他往市中心走了去,沿路受到了幾個士兵的關注。     

    不同的士兵問了他一樣的問題,比如:     

    你是誰?     

    你是鄰國人?     

    你怎麼來的?     

    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諸如此類。     

    格倫都一一回答,並且將公民證給他們看,他們看到上面簽了元帥的章,就會默默地離開,格倫想他得一輩子被這樣詢問,這是個排他的國家。格倫想的並沒有錯,他一輩子都得被這樣問話,儘管是很短的一輩子。     

    但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與此同時澤儂拜訪了師傅的老友,大部分都是正經的人,澤儂也很高興能與他們共處。“今年為了集市來到城裡的人特別多。”有幾個這樣告訴他,“南下北上的都有。”     

    澤儂也是知道的,他沒有跟那些人聊很久,就離開去下一個地方。接著又去拜訪了那些並不是很正經的朋友。     

    並不是很正經是指那些人跟黑市有來往。     

    就像先前說的,澤儂是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他拒絕和黑市來往,就算他認識一些裡頭的人,但這都無關緊要。他回到旅店的時候並不是很舒服——心裡不太舒服——格倫已經在房間裡面等他,自從他說好早回來他就真的天天都很早回家,雖然他並不需要這樣,只要趕在宵禁之前就可以了。     

    “有一些人我不喜歡,”澤儂解釋道,疲憊地坐到椅子上,“但是必須要去見。”     

    格倫不知道要說什麼。“沒關係,”他最後決定說,“過幾天就能回去了。”     

    澤儂點點頭。     

    這是澤儂對於旅行和活動的看法:在被邀請的時候他還是比較期待的,然而真正到了出發的那一天所有的壞想法就一擁而上,讓他變得非常不想離開家裡,但已經來不及了他必須要出席。     

    這種心情上的變化每一次都必定發生。     

    “明天,”澤儂又說,“早上會開放市集,傍晚他們會在城中央的酒館開會。”     

    “好盛大的感覺啊。”     

    那是因為澤儂的頂頭上司是個舊貴族大家,全帝國各地有上百個工匠為那個家族工作。“不是每年都有。”澤儂說,“今年對外開放了。”     

    格倫心裡帶著期待。     

         

    本來工會的會議是讓工匠們交換信息,並且討論接下來的工作分配和物價之類,有時候也會展示新的商品和原料,今年他們決定對外開放,所以就算不是工會的一員也能夠參與,於是許多人北上南下。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在北上的人群裡有兩個人,他們是一對可愛的情侶,最近不久從學院退了學,他們的理由是太無趣。七年前,在學院裡面,這兩個人向澤儂問了方位,並且邀請他和他們,跟另一群同學一起去喝酒,澤儂算是勉強地答應了。     

    那天澤儂沒有跟很多人說話,儘管那裡有很多的同學,聚會的地方對他來說有些太吵了。那對情侶之中的女孩找到了他,跟他聊了一會天。     

    那個女孩叫做佩琪,她的男友叫作舒,也是一個不怎麼說話的人,雖然說是不一樣的安靜。事實上,這兩個人非常喜歡跟人交朋友,見到了人都像是熟識一般。     

    澤儂沒有太放在心上,大概知道以後也不會有機會再見面。但是他們卻把他放在心上了——他們會把見過的任何人都放在心上——而且和澤儂當時想的相違,他再一次見到了這一對情侶。     

    就在坎伯璃北邊的城市市集上。     

    他們仍舊把澤儂放在心上。     

    澤儂卻什麼都不記得。     

    誰也想不到。     

         

    澤儂自己覺得這是他一輩子最尷尬和恐慌的一天。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