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片段五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11/16

    【3888年】     

    厄裡西斯,背信棄義之人,出賣者。     

         

    厄裡斯走上熟悉的街角,他曾經是這街上,甚至這個小鎮最令人害怕的存在,就因為他可以下手奪取生命而毫無猶豫。現在他也沒有變,只是立場如今已經不同了,國王承諾如果他能交代出城裡所有惡黨的位置,厄裡斯就能被赦免並且在首都間城區取得一個位置。     

    他個人是對國王和帝國沒什麼興趣,但是王子眼中的一抹黑暗足以說服他留下。     

    只是為了想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大事。     

    出行前他已經指出城鎮裡所有的據點,計算着士兵已經紛紛到達,他現在帶著六個人準備端了街尾的那個藏匿點——同時也是他原本居住的家。深夜的街道沒有人,一般居民在晚上是基本上不敢出門的,雖然位於首都附近,但這裡毫無治安可言,也看不到士兵在巡邏。     

    被遺忘之地,人們這樣形容。厄裡斯並不同意這種說法,是被記得的,他說,只是名聲壞而已。     

         

    他們停在一棟廢棄的建築前面,厄裡斯能感覺到身後的士兵有些猶豫。“就是這裡?”一個人問。     

    “啊。”厄裡斯應道,他要身後的人安靜,自己走進宅邸的殘骸,焦黑的木頭早已坍塌破碎,又因雨水沖刷而腐爛,這本來是一個小貴族的宅子,十幾年前被大火吞噬。     

    他當然知道火是誰放的。     

    聲音在笑。歡迎回家,它低聲說道,厄裡西斯。     

    閉嘴。他在心裡回答,他一點都不想念這個家。     

    厄里斯往建築深處走了幾步,白色的軍靴上沾染了灰塵和灰燼,最後他蹲下,摸到地上一個暗門,他用自己鑰匙將門打開,底下亮著燈,表示人都還在。     

    聲音數著那些名字,都曾是厄裡斯的同伴。同伴嗎?它又說,真的?厄裡西斯?你自己信嗎?你可曾有過同伴?     

    他爬下梯子,下面傳來的談話聲戛然而止。     

    “是厄里斯。”他聽見維洛妮卡首先打破沉默,她曾經是自己成為女友的人。“只剩下他有鑰匙。”     

    “你蠢嗎?”另一個人說,厄里斯認得出來是伊利修,最先跟他一同作案的人——事實上他都不記得多少,這幾年來他跟聲音不斷地來回搶奪主控權,他一直到踏進城堡才真正能讓聲音閉嘴,這表示他能記得的並不多。 “他被抓了,被帶去首都受審了,你以為士兵不會拿走他身上的東西?”     

    “但士兵不知道這裡。”     

    “他們會問出來的。”     

         

    他們都不用問。聲音說,走啊,厄裡西斯,為何停滯不前?怕了嗎?那就讓我來處理吧。它笑起來,反正總是我在處理這些事情不是嗎?     

    他邁開腳步,鞋底在地板上敲出清脆的響聲,而走廊另一端再次沉默。     

    “厄里斯?是你嗎?”     

    “我回來了。”他回答,然後轉身面向客廳的門口,擺出他能夠做到最親切的樣子——這是個笑話,聲音這樣說,你即將要背棄他們,為何還要如此大費周章?它嘆息,要是是我,他們已經死了。     

    閉嘴。     

    維洛妮卡倒吸一口氣,跟其他六七個人一樣幾乎無法相信,伊利修也不例外,但他下一秒就皺起眉毛,他伸手拉住想要奔向門口的維洛妮卡。     

    “你想幹嘛?”她回頭。     

    “我們要逃出去。”伊利修說。“現在。”     

    “這樣很讓人受傷啊,伊利修。”厄里斯說,“這麼快就忘記我們的交情了嗎?”     

    “交你個頭。”伊利修站起身,拿起桌上的匕首,將刀尖指向厄里斯,“你別以為我是瞎子,”他將匕首稍稍向下傾斜,“士兵的靴子?你回來幹什麼?”      

    “我想他會有解釋的。”維洛妮卡說,她的眼神告訴厄裡西斯她自己都不信。“是嗎?”     

    厄里斯聳了聳肩。“事實上,我還沒有想出一個好的解釋。”他低下頭思考了一會,“這樣說吧——我要改過向善了。”     

    伊利修發出苦澀的笑聲。“你在開玩笑。”     

    “沒有,我是認真的。”厄里斯也收起微笑,他裝得有些累。這場荒謬的戲演得夠久了,聲音說,它開始躁動。“你們想見見我剛認識的幾個朋友嗎?”隨後他傾身向後,對著另一端點點頭。     

    恐懼瞬間在房間裡所有人的臉上漫開,除了伊利修之外他們幾乎是跳起來想要逃離這個地下室,厄里斯側了側身將路讓給他們,他知道這些人跑不掉,樓廊大概只能讓兩三個人同時通過,而梯子一次只能爬一個人——這些人甚至都到達不了梯子,士兵早就在走廊尾端等候。接著尖叫和混亂從那一頭傳來,證明了厄里斯的想法,他靠在門框上,靜靜地看。     

    “你……”伊利修憤怒地手握著匕首,關節發白,“你怎麼能做這種事。”     

    厄里斯再一次聳聳肩,“我說過我已經改過向善了。”他抬抬手阻止剛剛走來的一個士兵,示意那人等一下。     

         

    “魔鬼不會改過向善。”伊利修看厄里斯的眼神是厄里斯見過最充滿憎恨和責備的,但這對他來說並不是少見的反應,對方揚起嘴角,“你——你這個混蛋,我跟你夠久,帝國答應給你什麼?估計免你一罪你就被收買了吧?”他向前走一步,“你,厄裡西斯,你這個叛徒!你知道你的罪比任何人都重,就算國王今天赦免你,你終究要死在牢裡你知道嗎?我詛咒你要死於最殘忍的刑罰——如果還有人能比你更殘忍的話……”聲音有些不耐煩地嘆氣,在周圍徘徊,伊利修的字句就這樣在厄里斯耳裡成為嗡嗡的背景音,這令厄里斯開始煩躁,他這次決定同意聲音的決定。     

    厄里斯伸手抽出身旁士兵腰間的劍,後者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厄里斯已經走到伊利修身邊,他比這個人高了一個頭,他捏著他的臉,硬生打斷他的話並且逼迫他張開嘴,手中的長劍順著伊利修的喉嚨被往下推,血立刻湧出,他抓著的人只能痛苦地嗚咽。     

    門口的士兵什麼都不敢說,似乎也是被這種景象所震驚,卻也沒有準備阻止。     

    厄里斯最後將長劍抽出,聲音的笑聲在耳邊遊轉,他蹲下,用屍體的衣服擦乾淨長劍的刀刃,然後還給那個士兵。“沒了,這是最後一個。”厄里斯說。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