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Recollect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6/01

    “嘁。”

    五十六腋下夹着一卷公告,狠狠摔上教导处的门。他脸上挂着绝对不服的表情,怒气冲天。巨大的碰撞声响彻寂静的走廊,教室内正在进行期末考试的学生纷纷皱着眉头望窗外,像看瘟神一样看着打破他们神圣思维的五十六。五十六回以小混混常用的标准关你鸟事的眼神,大踏步向教学楼大厅走去。

    主任你大爷的。五十六越想越来气,一脚把垃圾桶踹出个坑。老子不就迟到了两分钟,他妈的竟然教育到还有十分钟考试结束。五十六愤愤地想。本来天天在社会上鬼混不学习的他连及格都困难,再加上最后一科缺考——看来这次补考名单上铁定又有他的名字了。

    五十六却对成绩毫不在意,盘算着向往常一样翘掉补考。他径直来到公告栏前,拿出被手臂挤得皱皱巴巴的公告,仿佛怄气一般,猛地抠下旁边海报下方的图钉。由于动作过疾,尖锐的图钉刺伤了五十六的手指。五十六却做出了与常人大相径庭的反应——嘴角上扬至不自然的高度,将手指在公告上一抹,在自己的名字上留下血印。只有一颗图钉固定的公告被他搞得歪歪扭扭。

    五十六依然不在意,他不是信奉歪门邪道的人,他不觉得血会带来不幸;他也不是宣传委员,他没有义务必须将海报贴得工工整整,况且那还是他自己的违纪通报。

    好你个狗主任。糊弄完毕,五十六又暗自骂了一句。真是别有用心,让老子自己贴自己的通报,自取其辱么。想到这,他努力克制住想砸了公告栏的冲动。

    虽然五十六是个问题学生,但他却意外地在意自己的面子。不过他本人坚称这是人之常情。

    “‘五十六同学今日考试迟到,不服从教师命令并恶言顶撞老师,甚至尝试对老师进行身体伤害,情况严重,特此进行批评通报。介于该同学多次违反校规,品行不正,屡教不改,特此进行最后一次警告。请该同学好自为之,尽快步入正轨。’哇五十六你又成名人了~教导主任真是对你关怀备至嘛,羡慕羡慕。”

    五十六的身后,凌零正器宇轩昂地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站立。

    “槽,大妈你什么时候滚过来的,考试考的屁滚尿流逃出来啦?”五十六瞟她一眼,划过一丝欣喜,嘴上却毫不留情。

    “你觉得可能吗,五十六同学?”凌零偏头,“我们两个人名次相减可是近似等于年级人数啊。”

    “学习好了不起啊?”五十六撇嘴。

    “啊啊,对于那样的你来说应该是件很了不起的事吧。还有我大概提前半小时交了卷,看到你被主任骂得狗血淋头出门又破坏公物,然后一直跟着你过来了。”凌零陈述着她这半小时经历的事情,仿佛在讲述一部引人发笑的故事。

    “祝你名落孙山。”五十六瞪着凌零,蹦出他之前从永纪那学来的成语。

    “每学期你都这么说,每学期我的成绩都好的出奇,我是不是该说句承您吉言?”

    “闭上你的臭嘴吧大妈。”五十六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时钟,转身离开,“槽要收卷了,没空跟你瞎扯,我先撤。”

    “等下。”凌零伸手拽住五十六的长发,后者疼得大叫,差点一拳揍过来。“等等永纪,我们一块走。”

    “等他干嘛?!有他在我还玩个鬼啊!”五十六用力打掉凌零的手,凌零则不甘示弱,继续拽着。

    五十六咬牙切齿地喊道:“还有学生要出来了,大妈你难道要让我站在自己的通报下面被大家当猴子看吗?!”

    “你那所谓的玩不就是找一帮人打上几架,然后搞得遍体鳞伤大喊好爽么?!”凌零鄙夷道,“等永纪出来,我们商量下你的事。还有让全校学生看看你那引以为傲的还只有一半的棕色大波浪秀发不好吗?”

    “滚!”五十六大吼,把陆陆续续从走廊里出来的学生吓得楞在楼口。“你丫想打架啊?!还有我从来都没参加过补考商量个鬼!”

    “我可是好心啊,”凌零指着通告上的一行文字,“最后一次警告就意味着你再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要被退学了哦?”

    “那跟补考有什么关系啊大妈?”

    “不参加补考会记过一次啊,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卧槽还有这么一回事?!”

    “所以五十六,你大概将是这所学校因为记过满十次被退学的第一人。”

    五十六脸色少有地发青了,说:“退学还是饶了我吧……我会被老头子和老哥搞死的。那两个政界人士说起话来简直他妈的要人命。”

    “这么出色的家庭出了你这个渣滓,嘛。”凌零怜悯地笑笑,同情五十六。

    “恰恰相反,死老头子觉得豪杰后代一家一个就够了,这样可以避免很多兄弟战争和将来的财产纠纷。”五十六摇着手指,无视周围学生异样的眼光,“他们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读完高中。”

    “你还真心甘情愿啊?”

    “放纵自由何乐而不为?”

    “你能引用古文真令我意外。”

    “跟永纪以牙学牙。”

    “……我收回前言。你这种无可救药的文盲怎么可能说出文人的话。”凌零无奈地看着五十六,他一定不知道词语的意思就随便改了字。

    “永纪出来了,我们可以离开这个死地方了吧?”

    五十六仿佛得到解脱一般,立刻上前拉着不明所以的永纪向外跑。

    “诶?五十六?”永纪身上还背着弓箭袋,跑得气喘吁吁。“发生什么了?”

    “凌零那个死婊子又散发婊子细菌,我们得及时回避。”

    “混蛋我听到了!说谁婊呢违纪九次的问题儿童?!”凌零快步追上来,将两人在校门口拦下。

    “九次?五十六你又做什么了?说起来前几分钟好像听到有人摔了门不会你又……”永纪担忧地问五十六。

    “哈?!我不就晚了两分钟那个狗主任就把我拦在校门外还扬言要办我你觉得老子能忍吗?!”五十六说得盛气凌人,引得一群学生频频回头看热闹。

    “你怎么能这样对老师啊五十六……”

    “这不是大妈天天和我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

    “你又扯到我身上做什么?!你这不分场合处世的人渣还赖到我头上了哦?”凌零的忍耐到了极点,高声回骂。

    “两位……我们是在大街上啊……”永纪挤进二人中间,做起和事老。

    “怎么?大街上才好啊让路人看看这个泼妇男人婆!”

    “滚吧你怎么不说让人围观一下你这空前绝后的奇葩发型!”

    “靠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你们俩趁我睡觉给我剪头发搞出来的?!”

    “才剪了一半就醒过来发飙到处扔剪刀差点捅死人是谁的错啊?!”

    “你们两个……”永纪一直微笑的表情暗淡下去。

    “你丫信不信我下次也玩这套给你搞成秃子啊!出家去吧大妈!!”

    “……闹够了吧。”

    突如其来的钝响给两人的争吵画上休止符。永纪一边手刀一边弓箭袋,用力砍在二人头上。凌零识相闭了嘴,五十六却嗷地大叫。

    “永纪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那弓箭几百斤沉啊!”

    永纪恢复笑脸,仅仅收回手刀,用他的弓箭袋在五十六头上翘了第二下。

    “……五十六,安静点。”

    五十六看着永纪染上黑色的笑容,毛骨悚然。凌零趁机绕到他身后狠掐他的胳臂。

    “五十六,听永纪的话哦。否则后果……嘛你知道的。”

    五十六下意识的笑着,瞪大眼睛回头小声对凌零说:“大妈,你除了趁火打劫还会做什么?”

    “做让你开心的事啊M同学,或者你更想让永纪来?”

    “滚蛋我还想好好活着。”

    永纪看着窃窃私语的二人,奇怪地歪头问:“你们在说什么?”

    五十六汗颜,瞪了一眼凌零打哈哈道: “……大妈说她又在厕所里用冰水泡了西瓜等我们去吃呢!”

    “厕所?”永纪不解,“凌零你吃的下去吗?”

    “五,十,六——”凌零又在背后狠狠掐了五十六,五十六早有防备,灵活地避开凌零,从她面前绕开跑掉。

    “喂五十六?”永纪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用弓箭袋挡住他的去路,“你要去哪?”

    “我……”见逃跑失败,又不能承认自己想从快要发飙的永纪那逃难,五十六便指着不远处的小店说:“有点饿了去买点吃的……”

    “哦呀,你要请客嘛?”凌零说,“那我们俩的也拜托咯。冰淇淋可丽饼不谢。”

    “谁他m……谁要请你啊?!”五十六看了看笑着黑了半张脸的永纪,硬生生将脏话挤了回去。

    “谢啦五十六。从那么多女孩子围着的店去买甜点什么的……加油!”

    “你们……”既然永纪也发话了,五十六别无他法,只得殒身前往。凌零鼓着脸看他一副赴汤蹈火的表情差点笑出来。

    “说起来凌零,你不会真的在厕所里泡西瓜吧?你上次给我们吃的不会就是……”

    “才不是啊!那是用浴室的冰水泡的!浴室和厕所是分开的……”凌零连忙摆手解释,暗自想着等五十六回来怎么和他算账。

    另一方,摆出小混混架子散发离我远点气场的五十六很容易地让女孩子们开道买到了甜点。

    “永纪,你的份。”五十六递给永纪还有些温度的可丽饼。

    “我呢?”凌零问。

    “大妈,我考虑了一下,决定大方地请你——”

    五十六擎起手臂,像投棒球一样将可丽饼甩到凌零的脸上。

    “——的脸吃。不用谢我。”

    早有报复计策的凌零淡定掏出手帕擦掉奶油,又在报复帐上添上一笔。

    “吶五十六,你不是得补考嘛,就来我家补习吧。现在。”

    “哈?你让我学习还不如杀了我!老子才不去啊!”

    五十六见凌零如此反应,不由得后退几步。

    “五十六你这样怎么行!凌零我和你一起。”

    永纪绕到五十六身后,截断他的退路。

    “那监督就拜托你咯。”凌零满心愉悦。

    “你们这群……”五十六从怀中拿出兜割,咬牙切齿。

    “嗯?”永纪歪头盯着五十六。

    “……”

    五十六拿着兜割的手微微颤抖。

    “…………”

    “……辛苦你们了。”

    “呀,五十六真听话(´・ω・`)”

    永纪和凌零笑着说。欣慰地,以及,胜利地。

      

    F(T)I(B)N(C).

      

    突发奇想码的 时间线是三人17岁的时候 论三人的相处方式
    评论(3) 收藏(1)
    • 枭羽:

      23333333真是微妙的相处方式(・Д・)其实我有点担心五十六会不会被打死【从此走向he【不

      2014/06/01 15:48:32 回复
    • 枭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滑成九。。。。。我这个蠢_| ̄|○

      2014/06/01 15:49:13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56才不会被打死hhhhhhhhhhhh 

      2014/06/02 20:12:23 回复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