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怅然若失的第二天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4/06/10

    目睹真正死亡的那一刻,五十六才觉得自己在城巷中经历的打打杀杀根本不值一提。死亡所携的沉痛代价,是那些社会青年靠本能的怒意支配而起的争端无法比拟的。伤痕可以治愈,而逝去的生命却再也无法挽回。   

    现在,五十六在他十九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恐惧,以及,沉痛的悲哀。   

    三十分钟前,他还懒懒散散从睡觉的地方爬起来。   

    一刻钟前,他还优哉游哉地在颓圮的游乐园中晃荡。   

    直到五分钟前,他听见了Seth的哀嚎——   

    随后,他默默看着Siren狠狠摔下手边的医药箱,远远站在一旁。闻讯而来的人们纷纷驻足于一米外的界限,那仿佛是被硬生生分开的两人生死间无法跨越的距离。这样的距离,或许远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加悲痛。   

    这些突如其来的事变让之前对一切都不在意的五十六动摇。   

    不久之前,Seth和苏九还卿卿我我地赖在一起,说着让五十六后背发麻的情话;秋月一边叫着五十六大姐姐,一边和整日目中无人,准确来说是目中无猴的古屋吵吵闹闹;有些害怕的小明江被铃安慰着;Siren很贴心地问大家有没有受伤;山崎和斋藤虽然看上去不容易接近,但也和大家说说笑笑的……虽然被带进了奇怪的游乐园,五十六看到他们也便相信,这只是个恶作剧,再过不久大家就能回去了。   

    那时候,他还盘算着和他的学婊友人以及上了观赏人鱼的船现在还没有联系他的朋友抱怨抱怨。   

        

    现在,他忘记了一切。   

        

    他茫然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回应。双眼无神,被动接受着,认知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古屋忘我地肆意大笑,仿佛一个孩子得到了心仪已久的玩具。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一旁的斋藤同样兴趣盎然,但不同于近乎疯癫的古屋,他的嘴角有意识地上扬。   

    一直低着头的Seth脸上写满了怒意,向丝毫对生命消逝没有痛惜之情的二人大吼:“你们够了吗?!给我闭嘴!!”   

    Siren也同样愠怒地看了看疯狂的二人,转而默默收起他那散落一地的医药品。而斋藤似乎另有打算,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俯身帮助Siren。  

    “为……为什么会这样……”明江紧紧抓着铃的衣袂,缩在她怀中。  

    “这都是谁策划的?!告诉我啊啊啊——”秋月和山崎颤抖着,失声痛喊。  

    “一定,一定要惩罚凶手。”铃拥紧明江,坚定地说。  

    “一定。”Seth的脸上写满毅然决然的神情,“苏九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无论如何,都要凭它……”  

      

    五十六深呼吸,闭上眼睛,将自己置于深邃的寂静。  

    ——这样的死亡,真的不想接受啊……  

    ——可是,不做不行了。为了死去的苏九,也为了我们自己,必须,必须把那个罪孽深重的凶手抓出来。  

      

    会是谁呢?五十六仔细端详着八位同伴。思考了很久,他最终还是锁定了一直很可疑的那个人。  

       

    ——死亡,带来悲痛的死亡吗……  

    ——如果死的是我这种人,就没有人会伤心了吧?  

    ——如果我这种人也可以保护大家的话……  

       

    那是不可能的吧。  

    五十六在卡片上输入那个名字,随后,自嘲地苦笑着。  

       

    第二天
    评论(12)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