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终焉的第五天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4/06/15

    “五十六,你是守夜人吧?”  

    被关进游乐场的第五日,最后三人聚集在被烧焦的旋转木马前。伴着刺鼻的焦炭味道,Seth叫住了一言不发的五十六。  

    本已荒废的游乐设施历经一场火雨后更显的惨惨戚戚,而那深处,是早已死亡的斋藤千木。  

    五十六已经不需要回答。在他沉默的表情中,恰恰存在着存在能凌驾于语言选择的真正雄辩。  

    五十六的目光停留在面目全非的斋藤身上,长发遮盖住半边脸,许久,他讽刺地说:“原来你是狩猎者啊……苏九真是留了一手好棋。”  

    “这样啊,那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吧?”铃见五十六默许,便拿出卡片,投下五十六。  

    “是啊,”Seth步步逼来,“自从查出你的身份我无时无刻都在忍耐,现在终于可以把你揪出来了。为了小九我必须赢。”  

    “为了我这种人忍耐?Seth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为了我这种虚假的人何必啊?”  

    ——我这种人啊,实实在在的没救了。  

    ——正因如此,我这种人做出什么事才都不奇怪吧!杀人也好,欺骗也好,装作事不关己也好,反正是【我这种人】——  

    五十六扶着额头大肆苦笑。他在他拿到身份卡的那一刻就撒了谎:第一天晚上,他和塞壬亲手杀了苏九;第二天装作惶恐和震惊,在夜晚将明江残忍地分裂开来;第三天晚上杀掉古屋,而在塞壬被揭出身份之后,第四晚放火烧了不断向他挑衅的斋藤。  

    他早已不觊觎回去,回到他牵肠挂肚的友人身边。他早已没有了资格,在他接到身份卡不得不去杀人的那一刻开始。  

    “所以说……我这种人早就……”五十六点下投票框上自己的名字,“早就……”  

    身份卡随着断断续续的温热水珠洛在地上,咔地一声轻响,仿佛为悲痛哀嚎。而它的主人似乎早已接受了命运。  

    “……回不去了。”  

    ——所以,永纪,凌零,永别了。  

       

    一切谎言与虚伪皆是真实。  

       

      

     

    评论(1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