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公告四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7/18

    1  

         

    学级裁判结束之后,我没有片刻停留地返回自己的房间。嗡嗡作响的大脑一下子将我拉入虚无。    

    突然出现的尸体,调查,学级裁判,自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确,的确没有人夺走他人的生命,但是小丑他自己却……    

    为什么?    

    我仰面倒在床上,茫然地盯着天花板。    

    自杀,然后伪装成他杀,随后言论被误导,大家险些搭上性命。    

    该死,如果能在那之前和他说上话就好了。或许如果能知道他在想什么的话,现在也能理解他了吧——那个看上去很孤独的人。    

    最后能够推理出真相,多亏了海藤君和源——没想到源那家伙竟然这么厉害。    

    ——源……    

    我一直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从他的言谈举止来看,对方绝非善类,就像言哥说的一样。谁知道那种平时装傻卖呆实际上一直在观察分析别人的人会干出什么事来——虽然我也是大差不离。    

    啧,说到底还是同性相斥。不过对方似乎表现着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他完完全全没有在乎我的敌意。或许他知道我因为个人目的不会做得罪别人的事。    

        

    就像昨天那样。    

        

    马上就到夜晚时间,大部分的学生早早回到屋子,无事可做的我便找出第一天早上费尽千辛万苦才买到的报纸看了起来。    

    已经和外界断绝联系的第三天,即便是早已没有时效性的报纸对我来说也是弥足珍贵的。不过如果有出去的那一天,我这个算不上政治家的政治家也一定要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都补习一遍才行。    

    这样想着,我先将报纸翻到国际新闻——那里说不定有我家乡的消息。    

    会是哪个领导人又出访了吗?我这样想着,但映入眼帘的却是——    

    「中国■■遭遇特大群发自然灾害」    

    怎么可能——受灾地正是我祖父母居住的地方——我机械一般地读完触目惊心的伤亡损失数字,忧虑煎熬的心情将大脑冲击得一片空白。    

    ——我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待在这里?!    

    我把手中的报纸狠狠摔到墙上,无视宣告夜晚时间的广播,撞开门狂奔出去。    

    ——出去……让我出去……    

    已经顾不得被别人看见我这样慌张样子的后果,我疯狂敲打着紧闭的出入口。夜晚无法射入月光的漆黑与无声的寂静渐渐拉扯着我,将我与心中挂念的家乡活生生地剥离。    

    我蹲坐在门下,埋头于两膝间。眼眶灼烧般地疼痛着,心灰意冷的我却哭不出来。    

    “……你没事吧?”不知是谁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随后黑暗中人影小心翼翼地靠过来。    

    糟了……被别人看到自己这幅样子……我往最好的方面想着,轻轻问了声:“言哥?”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你损失最小的人的是言雨吗?”对方小声喃喃道,“很遗憾,我对你来说应该算是个陌生人。源夏树,我是个心理医生。”    

    听到对方的名字,我下意识猛地起身后退一步,想到有些不妥,我只好维持站立。    

    “……晚上好。”我淡淡地搭了一句。    

    “没关系,你没必要对我这样防备。”借着昏暗的光,我看到源脸上善意却让我毛骨悚然的笑容。“就这样害怕在我面前暴露弱点吗?还是说,唯独不能让我抓住?”    

    显而易见地,对方将我细微的动作和表情变化全部翻译成了心里活动。可怕,这样的人非常可怕,在他面前我藏不住任何秘密,我的目的、我的一切都会被他知晓。    

    “找不到和我相处的方式吗?”源顿了顿,“没关系,十君用十君本来的自己和我交流就好。”    

    “都被你看穿了我也就不套伪装了,”既然心理战敌不过对方,我只好退步,“刚才的事,你不会说的吧?”    

    “当然,”源向我伸出左手,“不愧是懂得变通的政治家。”    

    “你不拿这说事的话我倒还能保持最基本的友好。”    

    “对我就不像对其他人一样装出一副温和的样子博得信任呢,不过这样的选择倒是很明智。”    

    “哼,伪装对你来说跟看笑话差不多吧。”我伸手用劲握了一下,“请多指教。”    

    “原来政治家的真面目是这样的。”源收回被握得有些发红的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    

    “小看我的话把你打成阶级敌人也没有问题。”我认真地冷笑道。    

    “那还真是特殊待遇,不胜惶恐。”    

    我对源无法解读的、似乎是伪装的温和态度有些不耐烦。“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回去了,我可不想被电视里的人逮到违反校规。”    

    “嘛十君又在撒谎了,”源继续微笑着说道,“这样淡定的你,肯定发现校规的漏洞了吧?如果因为不想和我说话就盼着赶快回去的话,说实话我有点受伤啊。”    

    “你想怎样?”    

    我看着对方略显单薄的身影,心想这不会又是个因为性格而孤独一人的家伙吧。    

    “你想的没错,”源指指远处的休息室,“一起吃个夜宵如何?”    

           

    “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会做饭。”我恣意地把手搭在椅子的靠背上,哼着歌晃来晃去。    

    “我看上去是那种生活无能的人吗?”源煮着速食咖喱,回头问道。    

    “嗯?我只是用家乡的思维而已。”    

    “政治家,你这副随随便便的样子没问题吗?”    

    “反正平常根本不可能这样咯,难得的机会为什么不试试?”我跳下椅子,从水池里摸出两个盘子。“试了之后,遇到需要以这种方式相处的人也能应对自如了。”    

    “你觉得我需要用这种不良一样的方式相处?”源接过盘子,借着燃气灶微弱的光源开始盛咖喱。    

    “呵,你希望换成别的也没问题啊。”我抬起下巴斜视对方,“杂碎,把东西端过来。”    

    “独裁者大人还是算了吧,我可是好心好意煮了你喜欢的东西啊。”源随手把盘子向我面前一推,拉开椅子坐在对面。    

    “哦?你倒是蛮清楚的嘛。”    

    “是啊,我晚上的时候可是看见一位生活残废的大少爷想煮咖喱但死活不会开煤气呀。”源露出报复一般地笑容,扬着语调说道。    

    “啊啊啊闭嘴说出来太耻了啊啊啊——”我满脸通红,拍案而起,身体伸过半个桌子,“不会又怎么样有谁规定高中生必须会做饭吗!”    

    “没有是没有啦,你以后想吃我给你做就是。”    

    “你这家伙……”我低头,尴尬地坐下往口中狂塞咖喱。“……你把胡萝卜挑出来了啊……”    

    “晚上的时候你不是也把炒面面包里的胡萝卜都挑出来了?不喜欢吃嘛?”    

    “你这家伙为什么对我的事这么清楚啊——”    

    “因为我一直在观察你啊~”源用手撑着下巴,笑笑说道。    

    “讨、讨厌啊你。”    

    “你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闭嘴啊!!!”脸上有种燃烧的热度,我迅速收拾餐具扔进水池。“我、我回去了。”    

    “嗯?吃好了嘛。那我也回去好了。”源也同样收拾好,跟上我。    

    “姑且说一声……谢谢款待。”什么都不说觉得不太合适,我勉强挤出一句谢谢。    

    “那么十君,家人的事也不要太担心。”源在大厅挥挥手,“晚安。”    

    他怎么知道——?!    

    源望着意料之中的我的惊讶表情,关上了房门。    

    看来对这家伙的印象要重新组建了……    

    我复杂地看了最后一眼大厅,回到房间。    

          

    命运总是捉弄人的东西。在这夜晚之后的时间,那名叫落合设的少年便正式给这场游戏拉开了帷幕。    

        

        

       

      

     

    火车上干事系列
    评论(2)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