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公告五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4/07/18

    2   

         

    这场所谓的「游戏」让心空荡荡的,往日的自信、希望被无尽的惶恐取而代之。一直抱着凌驾一切态度的我无疑被打了当头一棒。    

    我倚在床头上,什么都不想做,仿佛一下子失去目标的壮志凌云之人。    

    就在我朦胧间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哪位?”我走到门前,问道。    

    “海藤白辑!十七君现在有空吗!”门对侧的海藤君似乎很激动。    

    “啊……”我打开门,“海藤君有什么……”    

    话未说完,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便把我向后推,最后摔在墙上。迟了一些,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有液体在胃部翻滚,涌向咽喉。    

    “咳咳咳……”我剧烈地咳嗽着,手扶墙壁勉强站起来。“海……藤……你……”    

    ……为什么我会被莫名其妙打了一拳啊?!    

    我努力回想着自己是不是做过惹怒别人的事,但来不及回忆,海藤君就大摇大摆地踏进我的房间冲着腹部打了第二拳。    

    “咳啊……”将近一天没有吃东西,胃部收到强烈刺激的我只是吐了些酸水,我跌靠在墙角,痛苦地捂着腹部。    

    ——怎么回事?!难道我……    

    我努力抬起头,海藤君正露出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看他的动作,似乎离第三拳不远了。    

    ——我的事被……?!    

    我惊恐地看着对方,腹部的强烈疼痛迅速辐射到四肢,平日就缺少体育锻炼的我此刻更是手无缚鸡之力,更不要说站起来打回对方一拳了。    

    “海藤……君……你做……什么……”在他把我打晕之前至少也要问个原因——屈服于自己体质的我这样想道。    

    “打架呀!”海藤君兴奋地说着的同时,对着我的脸打下第三拳。    

    “十七君的脸——真是太可爱了——让人忍不住打下去呢。”    

    ——你是变态吗?!    

    被给予了可观的动能,惯性带着我的身体一下子撞到床边。头部与尖角剧烈碰撞后,温热带着铁锈味液体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啊啊,我还醒着……    

    我的脑内只剩下这一句话。    

    ——我还醒着,醒着呢……    

    “十七君?!你没事吧?!”海藤君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过分的事,用力摇着我。    

    “我……我还有意识……我看到……祖国了……红色的……海洋……无产阶级……伟大的……”    

    “十七君?!”海藤君似乎被我故意说的胡言乱语吓到,胡乱从他的口袋里翻出OK绷,“别担心我会负责的!”    

    “海藤君……”我痛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话。    

    “怎么了十七君?”    

    “能不能先把我扶到床上……再继续蜷着我的胃就……”    

    “我知道了!”说着,海藤君便元气满满地把我抱到床上,元气满满地给我贴上并不规整的OK绷,甚至连止痛药都准备好了。    

    ——合着这家伙是有备而来的吗?!    

    “打架果然是享受青春啊——”他擦擦额头的汗水,感慨道。    

    “享受个鬼啊!还有这哪里是打架明明只有我一人被揍这不是欺凌是什么?!”我严正抗议。    

    “欺倒是有啦,凌的话……十七君也想试试嘛?”海藤君看着靠着床板虚弱的我,半开玩笑地说道。    

    “你想成为阶级敌人吗?”我瞪了他一眼。    

    “开玩笑啦开玩笑,”海藤君摊开手笑着说,“果然和十七君打过架整个人都超好了呢。”    

    “抱歉我一点都不好——”我按着依旧在翻滚的胃几乎要哭出来。“海藤君你出去吧让我歇一会儿……拜托了……”    

    “那么我就不打扰十七君了,”海藤君走到门口挥手,“下次还想再打一架啊!”    

    “再打我就准备好斧子了。”我对已经关上的门恶狠狠地说。    

          

    3   

        

    房间里总算清净下来,但我的胃部依旧火辣辣地灼烧着。整个身体正受着物理疼痛与饥饿的煎熬。我躺了一会儿,决定出去吃点东西。    

    ——但愿这幅样子不会让别人看见。    

    我一瘸一拐地推开门,走向休息室。    

    ——尤其是……    

    “十君?!你没事吧?!”背后突然传来女孩子的声音,我一怔。    

    ——尤其是黄泉……同学……    

    糟糕了。不愧是「不幸」,这份不幸让我遇见了现在绝对不希望遇见的人。    

    “我……没事,不用担心啦就是有点小意外。”为了不让黄泉同学担心自责,我强忍疼痛笑着说。    

    ——黄泉同学,千万不要再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了……    

    “不可能……十君你伤得这么严重,一定又是因为我……我……”黄泉同学悲伤地低下头,再次后退几步,与我保持三米的距离。    

    “真的,真的啦!别人做什么事哪能是黄泉同学能控制的!管他是不幸还是好运,什么都阻碍不了人心不是嘛!”我扶着墙,一步步走近。只有伤过一次才体会到战士生死边缘的艰难,我现在总算体会到这一点。    

    “十君,别走了!你现在……”黄泉同学担心地看着我,她似乎想伸出手扶我一把,却又犹豫着将手缩了回去。    

    我这次依然主动伸出手,“吶……如果黄泉同学无论如何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的话——”    

    “十君……?”黄泉同学终于上前扶住摇摇晃晃的我,把我的手搭到她柔弱的肩上。    

    “——扶我去休息室,帮我煮份咖喱好不好?”    

    “十、十君你确定要吃我做的饭吗?”黄泉同学脸上写着“吃了我做的东西会更不幸”的表情,为难地劝我。    

    “没办法呀……”这个时候如果说我不在意云云,黄泉同学恐怕不会接受,我便扯出之前被源调侃嘲笑的理由:“我……连煤气灶都不会开啊。”    

        

    吃过黄泉同学热腾腾的咖喱——当然也是把胡萝卜全部挑出来的——我感觉自己一下子活了过来。    

    “谢谢你啦,黄泉同学。”    

    黄泉同学少有地换下那副扑克脸,微微笑着,“我才是要谢谢十君啊,十君对我这么……”说到一半,黄泉同学的眼眶通红,几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第一次见到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我有些慌了神,顾不得还不太听使唤的身体,猛地站起来擦掉她的眼泪。    

    “别,别哭啊黄泉同学……”    

    “对不起……十君……我……”黄泉同学的眼泪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打湿我的衣袂,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身体抢先于思维行动,我抱住了黄泉同学。    

    “没事的……我不会再让浊雨一个人了,我保证。”    

    浊雨一瞬间露出安心的表情,但下一刻,一直以来的本能使她推开我后退数步。    

    “十、十君……”浊雨低着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在地面绽开水花,“我……”    

    浊雨继续后退着,随后跑出休息室。我愣在原地,早已忘记身体的疼痛。    

    ——到底,到底怎样才能让她走出自己禁锢自己的不幸啊……    

    我向着休息室入口迈出几步,无力的虚脱感使我踉跄着失去平衡。我正做好撞向地面的准备时,却倒在一个人的怀里。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我扶到休息室的床上,然后拿出一块板子写起来。    

    「没事吧?」    

    泽城哥竖起板子让我看清上面的文字。    

    “嗯……抱歉让你担心了。”    

    「刚才黄泉路好像哭着跑出去了,发生什么了?」    

    “……大概是我的错吧。”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了……浊雨一定很困扰吧。我自责地想。    

    「年轻真好。」    

    泽城哥带着羡慕写道。    

    “泽城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十七你还太小了。」    

    “所、所以说不是那样的啊!”我胡乱摇着手,拼命解释,但对方似乎认为那只是我害羞而已。    

    「加油!」    

    写下这两个字,泽城哥便把剩下的咖喱盛到饭盒中带走了。    

    我叹气,看来自己因为身体的问题搞砸了不少事,改天一定要找那个罪魁祸首算账才行。    

    勉勉强强把自己撑死来,我打算先回房间休息。出了休息室的门,我却看到泽城哥倒在了那里。    

    “泽城哥?!”我拼命摇着他,但对方雷打不动地死死趴在地上。试了试发现他还有呼吸,我松了口气,暂时无视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深一步浅一步好不容易把他拖回房间。    

    ——是有某种疾病吗?休克症?!    

    “这到底算什么啊,一连串的事。”我筋疲力竭,瘫坐在泽城哥的床下。    

    意识逐渐远去,一切都仿佛笼罩着浓雾一般,模糊而恍惚。    

         

    远远地,仿佛听见有谁在说话,声音隔着一层屏障,只能依稀辨别出少量词语。    

    ——“这家伙……什么……”    

    ——“倒下……扶过……”    

    ——“……觉得……学生……杀戮……”    

    ——“……继续……保持……”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回到了我的房间。我坐起来,思考着方才的对话是否是真实。    

    尽管只听到了少量的对话,但如果将事实串联起来那将是——    

    我……    

    我竟然……    

    身体的疼痛减轻很多,我翻出带来的笔记本,写下文字。    

         

    我得做些什么。    

    我必须要做些什么。    

        

        

       

      

     

    火车信号喂狗 海藤君人干事
    评论(4) 收藏(1)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