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一周目最终公告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7/21

    我必须要做些什么。   

    ——要让大家知道才行,那件事。   

    我胡乱一气地把OK崩拆掉,顾不得身体尚未缓和的疼痛,一股脑冲出去。   

    ——有谁,有谁在吗……   

    “啊,言哥!”   

    我追上那个准备向马戏团深处前进的身影。   

    “怎么了十七?”言哥诧异地看着气喘吁吁的我。   

    “那、那个,有些话我想……”   

    “对了,”言哥自顾自地打断我说到一半的请求,“我现在要去休息室要不要一起吃东西?昨天我在柜子里发现了超——好吃的泡面耶,中国的压根没法比呢。”   

    “……”现在就算说了,对方也不会认真听了当回事吧。我摇摇头,失落地拒绝了他的邀请。   

    我退回大厅,希望能遇见某个意识到事态严重性能认真听我说话的人。   

    ——不,现在这种情况,哪怕只要是……   

    “海藤君!”我叫住刚从房间中出来的海藤君,“听我说……”   

    “十七君?!你怎么把OK绷都拆下来了?!这样伤根本就好不了啊!”海藤君担心地看着我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以责备的语气说道。   

    “这不重要,听我说,我们之中有黑……”   

    海藤君生气地凑上前,把我往房间方向推去。   

    “别胡闹了十七君,如果是我打的我会负责的,你现在给我去好好休息!”   

    “……”   

    ——为什么?   

    “我知道了。”   

    ——为什么,就不能听听我说话呢?   

    我关上房间的门,心灰意冷地靠在门上。   

    ——我算什么政治家啊,根本没有人听我说话,我算什么政治家啊。其实大家都把我当小孩子,觉得我所谓的话都是玩笑吧。说不定也是我自作孽,一味地要和大家搞好关系,平时那副样子,关键时刻谁会相信我?   

    ——……相信我的人……除了不能被拉入危险中的浊雨之外的……   

    还有希望!我跑到源的房门前,急促地敲着。   

    “源!你在吗,源!”   

    房间内寂静得出奇。   

    “我有重要的事想和你说,源,你在吗?!”   

    我继续敲着门,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难道是出去了……?   

    “十君?”路过的浊雨看到我这番急躁的样子,上前问道,“怎么了?”   

    “浊雨,你看见源了吗!”   

    “源君的话……落合君自杀之后就一直很奇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叫都不出来……”   

    “可恶……”希望再一次落空,我忍不住骂了出来。   

    “十君有什么事的话说给我听也可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不行,只有浊雨是绝对不能拉进来的。我咬了下嘴唇,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事啦,本来想和源一起吃饭的。那我就等他想开了再约吧。”   

    “嗯,希望源君能快点振作起来啊。”浊雨笑笑,和我道了别。   

    ——我得想想办法才行。   

    再次回到房间,我万不得已打消了找人谈谈的念头。   

    ——能让大家重视起来,认真去思考的办法。   

    ——怎样,怎样才能让大家听听我的话……   

    “啊——可恶——”我忍无可忍,伸手将桌子上摆放整齐的书一下子全部打到地上。   

    “你们这帮家伙,不出人命就什么事都不重视吗!你们是上世纪支那的封建愚民吗?!麻木不仁,得过且过,只要不关系到自己性命就什么都无所谓吗?!”我冲着门外大喊,靠着房间隔音不必担心会被听到。不,就算现在被听到也无所谓了——   

    ——等等……出人命……   

    ——调查时期的话,大家绝对不会错过线索吧……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闪过。我坐在一堆乱书中,衡量之中的利弊关系。   

    “……”我深吸一口气,做了不得已的决定。   

    父亲总是教导我要顾全大局,那么我这条贱命,为了大家搭上也无所谓了。毕竟,那件重要事如果不被大家所重视,后果很有可能不堪设想。没错,我是政治家,不是政客。我的生命,是与大家的生命牵连在一起的。古时的士人,生以践志,死以明志,我一直将它作为自己的信条。现在到了时候,我应该站出来,我必须站出来。   

    但是作为我很生气的报复——我要再带走一个人才行啊。我忍不住嘴角上扬。你们当我是小孩子,那我就依你们任性一回咯?我才不是好惹的。   

    所以现在,我需要选一个能留下线索的人,在「那个人」与我之间的人——   

    我从地上的一片狼藉中翻出笔记本,写着两张纸条。   

    ——我已经打算放弃一切了,为了真相,为了大家……   

    ——祖国也好,家人也好……还有弟弟。他们会理解我的。   

    但是……心脏仿佛缺了一部分,好难受……   

    ——浊雨……   

    我擦掉眼角快要流出的泪滴,颤抖着写下第三张纸条。   

         

    已经是晚上九点,我在门前用猫眼观察外面的情况。确认草间同学刚刚回到房间,大厅也空无一人,我便偷偷将一张纸条塞到他的门下。   

    草间同学看上去是蛮认真的人,他应该会来的。   

    ——然后就是……   

    我望着慢慢走过来的赤羽,握紧最后写下的那张纸条。   

    赤羽刚来不久,和大家还不太熟悉,让他帮忙的话他应该不会察觉到什么。   

    “吶赤羽,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十君?”   

    “我今天本来想约浊雨出来的,结果失败了呢,能帮我把这个给她吗?”我递出折成千纸鹤的纸条,“啊啊,能不能记在本子上呢?千万不要忘记啊,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诶……十君竟然会折这个……”赤羽饶有兴趣地端详着千纸鹤,然后八卦一般地笑笑问:“没问题哦!这不会是情书吧?”   

    “唔,差不多啦!总之拜托了!”我最后一次笑了,比着V的手势。   

         

    把事情都准备得差不多,我趴在猫眼上等待草间同学前去赴约。九点五十分,对方走了出去。九点五十九分,我借着最后一刻的灯光奔向鬼屋。   

    ——我必须,必须要去做。   

    ——为了让大家知道真相,让大家安全离开这个地方。   

    ——特别是浊雨,绝对要……   

    我闭上眼睛,绕到草间同学后面,趁他没有注意,砸下了金属棒。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血,血液,温热的血液。   

    我白色的西服上,我的脸上,沾满了这样的东西。   

    已经回不去了。   

    没关系,我犯下的这罪孽,会用生命偿还的。   

    我将那想用两条生命传达的信息,塞到草间同学的手中。   

    拜托了,大家。请务必重视它。   

    不要让草间同学白白牺牲啊。   

         

    回到马戏团的火圈前,我将左手沾满粘性液体。   

    要抓住三米高的火圈对我来说并不困难,我便轻轻一跃,左手粘在火圈的最高点。   

    右手已经握好了火柴,最后只剩下……   

    没想到自己会选择这样的方法结束啊……   

    等下不要疼得喊出来就好,十七。我对自己说道。   

    想想那个为了反对解禁自卫权而自焚的日本老人,我又算什么。   

    ——不,不对。   

    舍生取义是君子最高尚的情怀啊。   

    ——我……不想……   

    赎罪吧,十七。我单手划着火柴,连同整个火柴盒一起扔了下去。   

    ——浊雨……   

    温度渐渐上升,四周的一切开始灼烧起来。   

    ——对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活下去。   

    地狱的业火将我包围,发出滋滋的爆鸣声。   

    ——我喜欢你。   

    还有意识的最后一刻,我感受到的是……   

         

    泪水。   

       

         

       

      

     

    你们无视我我就报复社会系列 用生命留的线索也没人重视真伤心
    评论(1) 收藏(1)
    • 枭羽:

      不你快跟我说啊我信你(/ _ ; )!!

      2014/07/21 09:30:57 回复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