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古岱川的小插曲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9/13

       

    “垃圾,这里不是让你白吃白喝的,给我完成委托去。” 

    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正打算享受新一天的自由,姑且算是团长的苍崎空来势汹汹地对我骂道。 

    “喂婊子,你以为我乐意呆在这?是谁把我连蒙带骗地带到这里,又是谁涕泗横流求着我说直治你就待在哥哥身边吧——之类的?呵,婊子你别给我满嘴跑火车。”正在兴头上的好心情被破坏了,我也毫不嘴软骂回去。 

    “我告诉你你别拿悠真和艾斯特说事。要不是他们你这个败类大少爷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去横死街头了。”苍崎插着手,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基地维修和工资都需要费用,别给我扯你那套自由。垃圾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去岱川,要么给我滚蛋。” 

    “哈?岱川是什么鬼地方?那怎么样关我毛事。我不缺钱,工资爱给不给我照样过。”我恶狠狠地瞪着苍崎,对方则以一副对付你这样小杂碎简直游刃有余的态度贯彻终始。 

    恶心,在这样美好的早晨要我接受束缚做别人的狗,绝对不可能。我摸着腰间的短刀,准备好随时可能一触即发的战斗。 

    “我还是那句话,不干就滚蛋,我们这养不起大少爷。”苍崎抬了抬眉毛,刻意挑衅。 

    她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如果在这个时候中了她的圈套我就真的输了。没有什么比自尊和自由更重要了,我尤其不能让这个婊子践踏我的人格。我非常不情愿地忍耐着,终于寻找到一个机会。 

    “艾斯特,你给我从柱子后面滚出来!”我背对着身后的柱子,肆无忌惮地喊着哥哥的名字。 

    不出我所料,金毛犬一样的哥哥尴尬地探头笑笑,灰溜溜跑了出来。好了,这样大概就能转移苍崎的注意力—— 

    “副团长,你看看你们家那个脑残弟弟,不打算管管吗?”苍崎拽着艾斯特,仿佛向家长控诉学生罪行的老师。 

    “直治,你又做什么了?!”哥哥皱着眉头,似乎又要为我并不存在的错误生气。 

    “哈?你怎么不问问那个婊子为什么大清早就来骂我?!” 

    “直治你怎么能这么叫团长?” 

    “我愿意,怎么?她能侮辱我脑残垃圾我就不能喊她婊子了?呵神逻辑哦,这是佣兵团不是中国学校。”我极度厌恶这种因为有上下关系就可以不平等的事。 

    “多亏了团长收留你我们才能团聚啊!尊敬这种最基本的东西直治你怎么就是不懂!” 

    “她不尊敬我我凭什么尊敬她?!” 

    哥哥,再继续争吵下去无理取闹的会变成你。 

    “……”苍崎则津津有味地观赏我们兄弟二人搭的戏,“你们俩兄弟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一个模子?既然都是兄弟凭什么替婊子说话不替弟弟说话?! 

    “呸,谁和他一样!”我忍无可忍,“艾斯特这种死老头子和野女人生的杂种、新源家的未来怎么能和我——” 

    “直治。”哥哥突然平静下来,淡淡地叫着我的名字。再加上默然站在一旁的严肃的苍崎,气氛突然沉重起来,压得我喘不过气,仿佛在逼我忏悔。 

    “……哥……”我小声支吾道,心脏仿佛被像麻绳一般拧着。 

    “直治,去完成委托。”哥哥从背后推我一把,“我也陪你去。” 

    “艾斯特,顺带教教你弟弟怎么说话,怎么做人。”苍崎抬头盯着天花板,语气不知是无奈还是同情。 

    ——……婊子,轮不到你说话。 

    出于哥哥少有的消沉,我也少有地强迫自己把话闷在心里。 

       

       

    “说起来,直治还是第一次出来吧。” 

    踏下列车,沉默了一路的哥哥突然说道。 

    “啊是啊——除了耶鲁的那个笼子一样的家和少年收治所之外你和那个死老头还带我如果哪里?”我瞟了现在满脸恶心笑容的哥哥一眼,“或者说你认为我会像第一次春游的小孩子一样兴奋得跳起来?” 

    “直治好过分啊——对哥哥温柔点好不好——” 

    “不好。”我绷着脸强硬地把哥哥搭在我肩上的手臂打下去,“哪有哥哥向弟弟撒娇的,恶不恶心。” 

    “直治你怎么能对哥哥这样?!” 

    “靠你有完没完,说吧我们要做什么。” 

    “很好直治你终于提正事了哥哥好感——”哥哥装出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狠狠瞪着他,他便识相地清清嗓子开始谈委托:“岱川市长说最近市民总是人心惶惶的,警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请我们调查一下原因——” 

    “哈?”我突然感觉很失落。原来委托就是这种过家家一样的东西吗,我还以为可以去暗杀之类的。无聊。 

    “直治你听我说,这次的报酬有一万二,我们正需要修被毁的基地……”见我没有什么兴趣,哥哥连忙解释委托所谓的重要性。 

    “我不管,基地又不是我弄坏的。” 

    列车刚好准备返程,我便折回去。 

    “等等直治,”哥哥跑上来像舍不得分的情侣一样拉住我的手,“想回去可以,你有钱买返程票吗?” 

    “……”我一阵反胃,立刻抽出被攥得生疼的手,“我把刀卖了。” 

    “你舍得?”哥哥抽出我腰间的短刀,自信地露出胜利的笑容。 

    “恶心死了闭嘴。”我一把夺回自己的宝物,“一天之内完不成任务今年就别和我说话了。” 

    “直治真乖。” 

    “你他妈给我闭嘴!” 

    虽然哥哥很恶心,但是莫名地,自己竟然有些开心。 

    恶心。真恶心。 

       

      

    “艾斯特你确定那个混蛋市长没有耍我们玩?!” 

    一晚上的分头调查之后,我一脚踹开旅馆的门打算找哥哥算账。 

    哥哥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确认门没有损伤,幽幽地说:“呜啊直治你又怎么了?!被欺负快告诉哥哥我去找他们算账哇——” 

    “滚蛋你才被欺负了!”我粗暴地拉开椅子坐上去,“人心惶惶?!明明那群人活的比神仙还自在!” 

    “不可能啊?!我这边看的大家的确是——等等,直治你去哪了?” 

    “哈?就去了人很多的地方啊,整个街道都灯红酒绿的,喝得醉醺醺还在划拳赌博的垃圾到处都是,还有……”我吞了吞因为恶心而从胃里反上来的酸水,“还有一堆几乎没穿衣服的婊子直接贴上来要解我扣子……” 

    哥哥再次从凳子上跳起来大喊:“什、什么?直直直治——你你你没被怎么样吧?!” 

    “废话,我亮了刀子之后她们就吓得一跑跑过十条街。” 

    “太、太好了……”哥哥仿佛从悬崖边上被拉回来抒了口气,“真是的直治你去那种地方怎么可能调查到线索啊。” 

    “可是那里人很多啊!”我重复强调。我坚持调查理应去人多的地方。 

    “笨蛋直治你是有多缺乏常识!” 

    “你又没告诉我该怎么做!”说着,我扫了一眼房间,发现了先前没有的东西。“你买树苗做什么用这玩意回去轮苍崎么?!” 

    “那是市长塞给我我的啦——还有不能对团长这样,直治!”哥哥又以一副义正言辞的姿态护着苍崎。 

    “等等……市长?你已经……?”仔细想了想哥哥的话,我突然发现他已经完成了委托。我有一点,只有一点,对他稍微敬佩起来。 

    “是啊!直治我们可以回去啦!”哥哥张开怀抱扑过来,我连忙躲闪开,拿起一根树苗挡在我们中间。 

    “你怎么不早说?还有怎么做到的?!” 

    哥哥嘿嘿地笑着,偏头摆出兄长脸。“叫声好哥哥我就告诉直治喔——” 

    “滚蛋——”我直接甩手把树苗扔向哥哥。“艾斯特你想得美!!!” 

    我收回前言,并且在此发誓,如果我再对这家伙有半点敬佩之情,我将来就把苍崎娶了。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