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未来存在且唯一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10/04

    “最后的凶手是法官……”  

    另一个世界的有栖川明一——也就是另一个我,战战兢兢地说道。那是我第一次与他打照面时送他的《无人生还》的内容:正义的法官策划了一个又一个的局来惩戒那些逃过法律的罪人们,最终自己也葬身海岛的故事。他并不明白我的意图,与我再次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书中的内容。  

    他在犹豫。爱丽丝预料之中的反应让我更加确信自己会胜利。但他已经被逼无奈,时间就快到了,我们之中,只能留下一个。  

    “你想问我为什么要给你那本书么?”我恣意地靠着墙,摆出一副对付他游刃有余的姿态。不过一直以来我的上风优势也是事实,这样总是唯唯诺诺的他,不可能敌过我。“没什么意思,碰巧书店打折,买给你打发时间而已——哦对了,你是根本买不起书吧!不懂得变通的假善良真懦夫,妄想从贫民窟中脱身简直笑死人。”  

    “你……”他轻易就被我激怒了,“你这家伙就好吗?对谁都在欺骗,从不正当的勾当中获取利益——”他攥紧胸口的衣衫,抬高另一只手指着我大喊,“你这种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活着有什么意义?”我向前踏了一步,“爱丽丝啊,事实是这样的——”我将食指放在嘴边,贴近他的脸。他慌张地向后退了几步,最后整个身子抵在墙上,没了退路。我愉悦地笑着,感受彼此的吐息,继续说道:“我啊,虽然比不上那些少爷小姐们,生活也还算富足;身旁所有的人都可以利用,只要稍加言辞,他们都对我言听计从。这样一帆风顺的生活是多么赏心悦目啊。”  

    “你呢,每天都痛苦得不行吧。明明自己的钱少的可怜,还去资助那个颓废的佐佐木——对方根本不会报答你吧,连感激都没有!”我慢慢地把手放上对方的脖子,爱丽丝却厌恶地立即掰开我的手。  

    “你够了没有?!”他狠狠把我推开,“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应该问你想做什么吧?”爱丽丝的问题让我觉得非常可笑——他果然太过单纯,太过懦弱。“你是来杀我的吧?”  

    如果是我的话才不会有这么友好的开头。在不动刀子的情况下,谁先使用能力,谁就有更大的可能性活下来取得胜利。但我现在倒不打算用它,爱丽丝的反应实在是太有趣了,让他绝望还太早——他还会有更可笑的「希望」展现出来的。  

    “我……”爱丽丝把手伸进口袋,颤抖着拿出小刀,“我是来……杀……”  

    “哦呀STOPSTOP!”我一把躲过他的小刀,扔到一旁。他过分地恐惧着,整个人几乎快要瘫倒。让他这样的人来杀了不知强多少倍的另一个自己,着实太为难了。“拿刀子什么的太见外了吧?有「人间失格」这种能力不就够了嘛。所以说,我们用能力一决胜负如何?反正世界的规则也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嘛。”  

    爱丽丝恶狠狠地瞪着我,但他什么都做不了——我打赌,他从来没有使用过那个能力。  

    “吶爱丽丝,你十字架的中间还是空着的啊。”我指了指锁骨间的十字架。那是小时候父母留给我们的东西,在抛弃我们之前。但在一次欺凌中,镶嵌的宝石脱落掉,再也找不回来了。“前些日子,琳恩帮我嵌了一块新的进去呢!我就那么稍~稍地拜托了一下。”  

    他立即摆出担忧的表情,抓住我的肩膀,仿佛重要的人被伤害一般。“你对琳恩小姐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跟你关系不大吧?”我总是不明白他何必总是偏袒他人,自己却总是从中受到伤害。“琳恩她本身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利用就利用了。你难道不知道她之前是怎么被杀的嘛?”  

    “啪。”爱丽丝猛地扇了我的右脸。脸上火辣辣的痛着,却又传递出活着的真实感。  

    “你懂什么?!像你这种只知道利用的家伙懂什么?!”爱丽丝竟然哭了,“琳恩小姐……她不知帮了我多少忙……每次帮她做完事情,她总是会觉得我太辛苦多给我一笔钱;生病没能去工作的时候,她还会派人送来药……”  

    “等下,爱丽丝,”我皱了皱眉头,“这些东西不是这样解读的。琳恩会多给你一笔钱只是她钱多没处花而你很好打发,给你送药嘛……你要是病死了她不就少个老实干活的人了?”  

    “你……为什么……”他攥紧我的外套,“为什么……总是不相信他人……”  

    “相信?别搞笑了!”我抬起他的手,并在一起抬高按到墙上。“哦对啊,我们还没说说你心爱的巴洛。”  

    “你……心爱的……?!”爱丽丝奋力挣扎着,但他薄弱的气力对我来说只是不痛不痒。  

    “没错啊,「你心爱的」。”他注意的没错,说实话,我对巴洛着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那家伙说到底也就是个欲望的奴隶,我就陪他玩玩咯?让他去那种地方赚钱他似乎还很乐意呢!”  

    “你……!”爱丽丝恼羞成怒,但双手被我禁锢,他只得做些无谓的挣扎。  

    “啊我忘了两边的巴洛也不一样来着……据说那边的巴洛,是个像我这样的家伙吧——喜欢那样的他的话,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听罢,爱丽丝的表情变得有趣起来,越来越有趣。我低下身子,靠近他的脸。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似乎预料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啧,无聊。”  

    太天真了,天真到无趣。我往后退了一步,突然感到恶心至极。过家家玩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认认真真除掉他了。  

    “不可能!”他还在拘泥于我刚才说的话,“别把巴洛跟你这种人比!巴洛一直在自责,而你——”  

    “「人间失格」。”  

    这种话我听够了。所以,请你赶快从我的未来中消失掉吧。  

    我捡起地上的小刀,放到爱丽丝手中。  

    记忆与七岁那年的自己重合,爱丽丝露出绝望的神情,摇摆不定,悔恨以及失落失望。其实像他这种人,早晚是要自杀的,只是我没时间再继续等下去,这太无趣了。  

    爱丽丝的眼神失去先前恶心的希望光芒,像九年前的我们一样,刀尖对准心脏。  

    “没错没错,下去之后你就解脱啦!”我压着眉毛,期待地看着他一点点颤抖地将刀尖逼近。  

    “不对,不对……”他突然哭着摇头,停下手上的动作。“不是这样的……!”  

    清脆的金属落地声萦绕在耳畔。爱丽丝一把抹干眼泪,拽住我的衣领,把我提高一定高度。  

    “解脱?我为什么要解脱?!就算这样痛苦……我也……我也想活下去啊!我有巴洛这样爱我的人,我有琳恩小姐和Kerwin少爷这样关心我的朋友,我为什么要寻死?!”  

    “喂你这家伙别得意忘……”我猛地推开他,一瞬间无法对他突如其来的异变做出反应。  

    “你这家伙才是「人间失格」!”我踉跄着后退几步,接着撑起身子,把刀子捡了起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心脏附近传来剧烈的疼痛。我的力气渐渐随着血液流失掉,最终连呼吸都仿佛要被阻塞。  

    “……什……么……”我拼尽力气,却只能支吾着破碎的话语。  

    ——他……竟然……自己……  

    “这是我的未来!这是唯一属于我的东西!你就——给我让开吧。”  

    “呵……”说话越来越费力,意识也渐渐要远去,我自嘲地笑了笑,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你这家伙……  

    ——还真是……  

    ——……  

    ——……啊……  

    最后看了这个无趣的世界一眼,我释然地闭上了眼睛。  

    我才是……要解脱的人啊。  

    不对。

    弥留之际,我强迫自己用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

    我不能在这里结束,我还有最后能反转一切的方法。

    那就是——  

      

     

    骂队友系列 爱丽丝=有栖
    评论(4)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