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真理」②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11/22

    「人类的精神生活一片繁荣,可那些到底仅是一片虚空。用以救命的绳索最终只施行捆绑,繁荣后的反思终究是彻骨的绝望。  

        所以说,大家认为那份力量之中究竟有没有希望?」  

      埃德加靠在堆得比他还高的箱子上,用手机登陆前几天得到的BBS网址——据说一直不明身份的管理员还是「真理」阵营的一员,这个BBS也是真理闲聊和交换情报的地方。他简单做了浏览,尽是些异形们捕猎时的吹嘘记述,又或者聚成一团嘲笑人类把这一切当做都市传说的愚蠢。往后翻了几页,有几分沉沦硝烟意味的文字吸引住他的眼球。 

      "先生,后面的箱子快倒了请不要再倚上去——"抱着一些杂物的搬家工小哥慌慌张张跑过来,提醒埃德加身后有危机。青年突然踩入摊了满地的塑料绳子中,一下子跌倒,怀里的东西哗啦啦地被地心引力吸过去。 

      "啊……先生……"青年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连忙捡拾回来。掉落的大多都是书,所以几乎没有损坏什么——除了一个被添上裂痕艺术的相框。"对不起……"青年低下头,做好遭受雇主的责怨的准备。  

      埃德加拿起相框,拭去上面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后面的东西倒了不是更不得了嘛,辛苦了。剩下就拜托你们了。"  

      "先、先生,谢谢您!"青年感激得有些夸张,一下抱着两个大箱子冲了出去。  

    埃德加走了几步,找了面墙壁继续靠着。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快搬家。他叹了一声,想继续浏览论坛,又突然意识到什么,切换成短信页面打着字。  

      埃德加原本住在主城区的边缘,选择这里的原因一是人少,自己的异类身份被发现的几率低;二是房租合理,不像主城区中心要的如此天价。虽然他并不缺钱,只是单纯看不爽这样的学区房炒作罢了。而前些阵子乔伊给他介绍了一套在城中心交通便利的房子——要和别人合租,不过对方也是同类。  

      埃德加盘算了一下利弊关系,最终还是拜托乔伊去帮他搞定这件事。最近这个城市被塞满了火药味,距萨拉热窝的爆发或许已经不远。另外既然是乔伊介绍的,想必也是信得过的人。有个同伴在一起是不错,至于能不能合得来就是后话了。 

    打完信息后,他检查有没有不妥当的言辞,确认无误便发给了乔伊。大约只是放下手机的工夫,短信铃响了。 

      「RE:正在搬家,感谢乔伊先生的帮助  

        见到室友后记得回个信,你们能好好相处的。祝顺利。」 

      "竟然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埃德加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口袋。不愧是总裁乔伊,做什么事都十分干净利落。他心里默默表达了感谢。  

      搬家工们还在忙里忙外地穿梭于屋子和车辆之间,埃德加便出神地盯着玻璃已经破碎的相框打发时光。  

      那是他离开英国时和弟弟的合影。七年前那个还没他肩膀高的小孩想必现在也已经长成少年,意气风发地经历着青春。不过两年前,弟弟进了神学院修道,他们很少能联系对方。命运也恰恰开了一个玩笑——从被异形侵蚀过后的那个夜晚起,他恐怕不能再与弟弟见面了。 

      "诺汀……" 埃德加小声喃喃道。他把相框塞入大衣口袋,闭上眼睛默默叹气。 

    尔后,手机突然的振动把他拉回现实。不是短信,埃德加依靠声音判定道。慢悠悠地解锁后,他打开论坛私信提醒。  

      ——しきみ?  

      不认识的人。自从注册了名为「AE(Albert Edgar的缩写)」的账户,埃德加也没少浏览论坛参与讨论。大部分人都井然有序遵守规则,但也不乏有少数偏激者利用私信系统恶意攻击他人。埃德加皱了皱眉头,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私信。 

      「Mr.Edgar! 

        Congratulations on our new house! 

        P.S. I’m Toshiki Asaba.Waiting for your arrival.」  

      ——这英文……总觉得有些蹩脚……日本人吗…… 

      ……浅羽利树。埃德加想了想,拼出发信者的名字 。要合租的对象也是差不多叫这个名字——或许本来就是这个名字。乔伊曾经提起过一次,不过埃德加一忙起来便将它忘得彻彻底底。对方把自己名字记得这么清楚,他却在这上面搞含糊,看来一会要好好和对方打招呼才是。 

      埃德加打开搜索引擎,查着日本人的寒暄用语。那些圆滑字符和端端正正的方块字搞得他一头雾水,只得随便复制了一句最长的发了过去。 

      「しきみ」回复的速度甚至比乔伊还快。他笑埃德加为何如此庄重,然后和埃德加用城市通用语言聊了几句天气之类的话题。 

      "先生,都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吗?"冒失的青年搬完最后一个箱子,兴冲冲地跑上来,夸张到仿佛新阶级刚刚完成一场盛大的革命。 

      "嗯。"埃德加最后环顾生活3年的「家」,默默关上了房门。该过去的都该过去了,他说给自己听。那些不愉快的事,还有控制不了吸血鬼能力的过去……都该被封尘了。 

      "再见。"攥着支离破碎的相框,他头也不回地走下楼。 

       

      好在是工作日的下午,路走得很通顺,大约四十分钟后埃德加便抵达了新住所。没想到在主城区还能租到这种三户一栋式的别墅,尤其后面带还有用栅栏隔成三部分的小花园;算上阁楼有三层高,建筑风格也有几分欧洲中世纪的味道——第一印象中埃德加相当中意这个地方。 

      搬家小哥们跳下车,开始呼哧呼哧往外搬东西。埃德加走过去,轻轻说了句辛苦了,随后按下大门的门铃。门很快就开了,仿佛主人已经等待许久。他踏进大门,仿佛踏入新的生活,顺着楼梯慢慢迈上楼。 

      "啊呀,欢迎入住!"拐角探出一位少年,手里拿着不明意味的物体,热情洋溢。"浅羽利树,一个家里蹲Hacker,也就是论坛上的「しきみ」啦,AE先生你好!" 

      "浅羽君……诶?"埃德加在路上考虑很久如何称呼对方,最后还是决定用对方家乡的方式——这样也能亲切一些。他刚想打招呼,却发现对方是自己见过的人。 

    虽说是见过,也只不过是擦肩而过的关系。前些日子埃德加不小心撞上利树弄坏了他的电脑,埃德加过意不去执意要赔利树,和他一起去挑个新的。若是他人,埃德加或许也不会这样尽责任,只是给对方些钱罢了,但他那时无论如何都想和他多待一会,因为利树他…… 

      "哇!竟然有这样的巧合,是阿尔先生啊!" 

      ——他太像自己的弟弟了。热情也好,那双翡翠色的眼睛也好,还有那称呼自己名字的方式…… 

      "既然是阿尔先生我就放心啦。"利树欣慰地说着,拿着荧光棒状的物体跑下楼梯。 

      ——那是什么? 

      埃德加的第六感告诉他那绝对不是荧光棒。联想一下,假如要迎接一个素未谋面的新住户,说不定他会准备一些防卫措施——现在看看,那个物体更像「电击棒」了…… 

      此刻,利树正笑盈盈地朝埃德加走过来,脸上还有几分欣喜和期待,那表情就好像是吃过一个非常中意的甜点,正等着服务生送来第二个一般。埃德加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最近城里流传着通过「拍花子」拐卖少年的流言,他心想是不是上次分别是自己摸了利树的头让对方误以为自己是人贩子。于是埃德加又重新自我介绍了一遍。 

      "或许你已经知道了,阿尔贝特•埃德加,25岁,M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英国人……" 

      "嗯!我通过那个论坛都知道了,个人资料那里。"转眼间利树已经来到埃德加身前。利树伸出手,趁埃德加也伸手和他握住的时候,将那个「电击棒」搭到埃德加身上。 

      埃德加强忍着没有倒吸一口气——因为那太失礼。想象中的抽搐和晕厥并没有发生,被静电般的短暂麻痹取而代之。 

      "我没有把阿尔先生当坏人啦。这是我的能力Buff。"利树看埃德加差点被吓到,摆摆手解释说。"有我在的话,阿尔先生一定不会有危险的!" 

      "啊……"埃德加抒了口气,"这样朝气蓬勃的不愧是少年人。" 

      "我早就成年了喔。现在19岁了。" 

      "19岁……?"埃德加再次打量利树,稚气未脱的面庞、满是元气的语调、还有只到埃德加颔骨的身高,实在不像是19岁的青年。"竟然和诺汀一样大……"埃德加小声嘀咕道。 

      "嗯?诺汀?"利树歪头,不解地望着埃德加。而埃德加彻底被利树像极了弟弟的举动所征服。心中被彻底搅得天翻地覆,他颤颤巍巍抬起手,抚摸着利树软软的头发。 

      "在英国的弟弟……是个跟你很像的家伙。" 

      利树没有像上次一样露出为难的表情,他把这当成埃德加友好的表示。"那阿尔先生就把我当家人咯?太好了……" 

      "嗯……弟弟。" 

      埃德加顿了顿,笑着说道。 

     

    面具真理企划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