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真理」③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4/11/22

    傍晚时分,浅羽利树像往常一样窝在电脑桌前浏览真理云集的论坛版面。和每天只是草草看一遍大概内容的埃德加不同,利树会仔细阅读每一帖——他需要辨别信息的善恶真伪,然后删掉那些煽风点火空穴来风或者有人身攻击性质的言论。 

      利树就是这个论坛的管理者,但他对谁都没有说,埃德加也不例外。他有一个只行使管理功能的admin账户,而平时只使用「しきみ」这个个人账户。所以对于论坛用户来说,开创者的身份一直是个迷,甚至有专门的帖子列出了一个疑似创建者名单,还有证据紧接着分析说明。不过很遗憾,「しきみ」并不在名单内——利树身为黑客,伪装技术可不是盖的。 

      利树起初只是为了有趣才开了这个论坛,他根本没有想到它竟然成了收集情报最有效率的地方。现在利树也不想用他做什么,他唯一想做的只是足不出户观察这个城市罢了。没必要去改变,静静了解就好。 

      退出admin账号,他转身对正在客厅里看报纸的室友喊道:"喂阿尔!你还没有给你的个人信息页面设置访问权限啊?" 

      "什么?那东西要在哪里设啊?"埃德加有点慵懒的声音远远传过来,"利树你登上我账号帮个忙吧——" 

      "真是的,我本来以为设计的界面已经够傻瓜了……"利树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抱怨着。 

      埃德加已经搬来一周了,熟悉一阵以后两人都放下架子直接互称名字,利树也习惯并无视了埃德加时不时摸他头的举动。是不是自己长高点会更好啊,他偶尔会这么想想。 

      "唔啊……啊啊啊……"埃德加突然大叫起来,仿佛隔了某种厚实的东西,埃德加叫得有些闷,其间还夹杂着报纸哗啦哗啦的摩擦声。 

      "怎么啦阿尔?!"利树被吓一跳,赶忙跑到客厅去。 

      "伊布……唔……快把她从我脸上拿下来……"埃德加手忙脚乱,无论怎么挣扎也奈何不了伊布——那只现在正死死扒在他脸上的花纹猫。 

      "她好像很喜欢你的脸诶,"利树撑着下巴想了想,"这样不是挺好。" 

      "你是认真的吗?!哇你这小混蛋竟然还踩上瘾了——"伊布的爪子仿佛自带吸盘,无论埃德加怎么抱她也搬不起来。终于,埃德加放弃了形象,狠劲抱着伊布离开他的脸。 

      伊布无辜地叫了几声,跳到利树头上无精打采趴着。利树撇撇嘴,将她移至怀中抚摸。 

      伊布是兄弟俩四天前捡来的猫。埃德加下班回家时在街角看到这个缩在箱子里的小家伙,不知怎么心血来潮就把箱子搬了回来——反正利树天天在家窝着,有时间也需要点陪伴。顺带的,那个晚上他还研究了好久关于遗弃宠物会受到什么处罚的问题。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埃德加一回家坐下看报,伊布就变相撒娇引起他的注意——这个家中的唯一女性成员也真是够棘手。 

      "带她出去转转吧。"利树提议道。毋庸置疑,这里的隐藏主语是埃德加。 

      "你也一起,别想逃。再宅就要变幽灵了,利树。"当然,埃德加也看穿利树的想法,绝不让他逃掉。 

      "没有脚这种玩笑可不好玩啊阿尔……"利树嘴上说着,却完全没往心里去。 

      "路过电脑城的时候去添点新设备如何,钱算我的。这个时候大概还没有关门。"不放点诱饵看来这条鱼是不会上钩的了,埃德加心想。 

      "好好好!我去!"利树立刻跑回屋子开始收拾起来。 

      ——果然…… 

      埃德加顺着伊布的毛发,摇摇头。 

       

     

      "竟然不让宠物进……" 

      埃德加和伊布怵在商店门口,等待还在里面拿着他银行卡血拼的利树。 

      夜幕渐渐沉下来,街道白色的灯火也愈发明亮。埃德加少有地点了根烟,在圈圈缭绕的雾霭中端详这个城市。黑夜——在这个除去睡眠只有寥寥几小时的时间内,「面具」和「真理」又不知会发生多少事。 

      ——但愿不会撞到什么。埃德加祈祷着。 

      "阿尔!我买完啦!"逛了一大圈收获颇丰,利树心满意足地跑出来。他环顾一圈,突然发现少了什么:"阿尔,伊布去哪了?" 

      "伊布?不就在这……"埃德加瞥向脚下,才发现伊布不见了踪影。"该死,不就是抽了支烟的工夫……" 

      "哎,还好把它带了出来。"利树摆弄一番「电击棒」,开始搜寻伊布的位置。 

    利树能力对其他生物有效的前提是被电击棒电击后在神经内留下电子。当初听他解释过后埃德加才明白刚见面时利树危险行为的真正意义。而他的能力对敌方是控制,己方是强化,另外还有无差别追踪。虽然追踪不分敌我,但分清人和猫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啊……连猫都不放过……"——某种意义上。 

      "不就是为了现在这种情况嘛!啊,这边!"利树狡辩道,带着埃德加跑进行人较少的小路。 

      不到五分钟的话,伊布应该跑不远。两人拐过几个街角,来到一条街的尽头。 

    "应该是这里……呃……"看到面前的场景,利树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暗影中的青年,正举着伊布,一副扭曲的笑容,嘴角几乎裂到耳根,隐约还能听见他说些"请踩我"之类的话。伊布被吓得缩成一团,不停抓挠青年的手。 

      "如果我的眼睛没有问题,那家伙就该——"埃德加愤愤地划破手指——为了能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埃德加特意把左手拇指的指甲修得足够尖锐——血液飞散空中,连成笔直的利剑,剑尖对准抱着伊布不放的青年。 

      "——做好受死的准备了。"埃德加伸手,血剑径直划向青年。 

      青年警觉,朝后一仰,血剑在距他额头五厘米的高度飞过,哐地一声插入墙壁。 

    "给你一次机会,把伊布还给我们。"埃德加集结了更多的血剑,围绕在他身边。他擎着手,警告青年,只要他一个动作就能扎得他千疮百孔。 

      利树摸摸承受着旁边几乎可以把人推到墙上死死固定住的怒意,心想还是不要给这个隐藏猫奴强化buff比较好——毕竟随意伤普通人在道德上过意不去。 

      "……"青年忽然面无表情,摆了一张扑克脸默默注视着埃德加。读不懂对方的意图,埃德加便也在等他下一步反应。 

      青年最后松开手。伊布仿佛终于脱离魔爪,飞快跑到兄弟俩脚下。利树抱起瑟瑟发抖的伊布,摸摸她的头让她安定下来。 

      "谢谢合作。"埃德加降低手臂,那些血剑化成血雾,顺着方才割开的伤口回到他的体内。紧接着,那个伤口也消失不见。 

      利树拍拍埃德加,后者和他一起转身离开。身后的青年还是站在那,嘴角微微翘起,抬起双手颤抖着喃喃道: 

      "血……" 

      伊布总算安定下来,她靠着利树毛绒绒的外衣睡去。"阿尔……你刚才真的打算……"利树望着埃德加,对方还是一副怒意未散的严肃表情。 

      "不……吓吓他罢了。"埃德加低头,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好像失控一般,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三年前…… 

      "……血……啊……" 

      身后灯光覆盖不到的那块深渊传来幽幽的声响。埃德加停下脚步,感觉有些不对劲。"利树,你说话了吗?" 

      "啊?我什么都没说啊?" 

      "什……"风突然极速流动起来,埃德加一瞬间感知有什么异形逼来。他下意识回头,与此同时,窜出一个黑影,推了埃德加一把,同时狠狠向他脖颈根部咬下。 

      "阿尔——?!!!" 

      埃德加大脑一片空白,能意识到的就只有自己正在往下倒,同时血液正在被抽离。不是血滴,也不是血流,而是在向外喷薄,仿佛压强过大的液体在解放的那一瞬间所形成的巨大洪流。在他的身上,半狼人将爪子嵌入他的肩膀。 

    血雨。值得讽刺的是,吸血鬼正以被吸血鬼取食的姿态,任由气力和意识一点点离开身体。 

      利树往后退了几步,不知所措。  

      ——是刚才那个青年…… 

      强制镇定下来后,利树攥紧放在口袋深处的电击棒。他尽力所能想着解救埃德加的方法——虽然小伤可以恢复,但埃德加说过如果自己失血过多会造成无法克制的暴走——时间不多了。 

      半狼人朝利树瞥了一眼,空出一只手作防卫。更多地,他沉浸在鲜血的狂欢中,埃德加的身上,他的衣襟上,全部都是刺眼的红色,就算是黑夜也不能湮没那迷人的光芒。他那积沉已久的某些东西瞬间被点燃,快乐,无法言喻的快乐,还有疯狂。他还想要更多。更多的…… 

      利树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接近半狼人,更别提控制他了。但是必须要做些什么,否则埃德加会被他杀掉……! 

      或许是受到主人的影响,伊布醒了,看到另一位主人倒在一旁,便想要从利树怀中钻出来赶跑敌人。"等下伊布!"利树按住她,小声说道:"想到办法了,拿好这个,趁他不注意放到他身上。"伊布好像能听懂一般,乖乖等利树将电击棒的绳子挂在她脖子上。随后,她静悄悄的在黑暗中隐没身影。 

      "去吧,伊布……"利树双手合十祈祷,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一定要阻止半狼人,救下埃德加才是。 

      昏黑的小巷静得出奇,暗黄色的灯光下盘旋着不计其数的飞虫,他们小小的身影投到地面上,萦绕着灯柱旁的两人。血液流出的速度变缓,埃德加的意识渐渐清醒。面前的半狼人——或者说是多了狼耳和利爪的刚才那个青年,以方才对伊布时相同的表情注视着埃德加。 

      由于短时间失血过多,吸血鬼的自我治愈完全派不上用场。埃德加捂着满是血的脖颈,不知为何暗暗骂了句吸血鬼。 

      ……吸血鬼。自己下意识说出的词却激起一发不可收拾的恐惧。顾不得半狼人继续趴上来,他仿佛突然站到了画框外,将现在置之度外,而身旁只有成为梦魇的「三年前」——那个害他变成这幅样子的三年前。 

      半狼人癫狂地笑着,仿佛早已磨牙吮血杀人如麻,就算是异形也不例外——那不能成为停止热爱鲜血的理由。他举起爪子,想要从埃德加身上迸出更多的鲜血。 

    "喵~"下方忽然传来猫叫声,半狼人停下动作,四处向往。下一刻,强电流顺着脊椎传到大脑,他的四肢一瞬间被麻痹掉。他努力克制抽搐,转过头去愤怒地盯着利树。 

      利树现在已经不需要怕他,他现在可以使用能力了。虽然时限只有五分钟,就现在来说这绰绰有余了。他后脚一蹬,跃到空中,冲着半狼人踢去—— 

      "Hacking——!" 

      半狼人没有反抗,他也不能反抗,硬生生被利树强行与埃德加剥离。"该结束了,恢复原来的样子吧。"利树冷冷地说道。这是伤了哥哥的敌人,对他没必要有丝毫怜悯,如此而已。 

      狼人特征慢慢消失,青年恢复了先前的样子。青年再次扳回扑克脸,没有什么表情,默默走上前。 

      "该死……血止不住……"利树确认着埃德加的情况,但一切不容乐观。"阿尔,阿尔你还好吗?!" 

      "让一下。"青年沉沉地说道。仔细听来,他的声音细得与女人有几分相似。 

      "你要做什么?"利树伸开双臂挡住青年,不让他继续前进。刚才那样过分的行为可不是一句暴走就能解决的,利树觉得就算是一向宽容大度的埃德加也不会原谅这个青年的偷袭。 

      青年轻轻推开利树,只是淡淡说了句"我是医生"。他咬破自己的手指,让那些血流入埃德加口中。这次看到血液,青年没有疯癫起来——或许他对自己的血并不感兴趣。 

      五分钟的时限还未到,利树有种再次控制他离开这里的冲动,但看到埃德加的伤口渐渐愈合,他放弃了。 

      "好了吗,阿尔。"青年顺理成章地叫着从利树那听来的名字。埃德加睁开眼睛,默默站起来,收回沾在地面和衣服上的血液。 

      "埃德加。"埃德加回复道。自从三年前开始,他便无法忍受陌生人甚至关系只是一般的朋友叫他的名字。 

      "好了阿尔,我叫夏渊。"青年——年轻的中国医生夏渊丝毫不在意,执意这样叫,或许他更喜欢字少的称呼。 

      "你这家伙……"利树和伊布没好气地瞪着这个不知好歹的青年,受害者还没有表态,自己也不好做什么。 

      "我想我已经补救了过失。"夏渊强调,递给埃德加一张名片。"还有伤的话就再来找我。" 

      "……"埃德加接过名片,没有说话。他现在有些混乱,突如其来的袭击,流血,以及过去,这些东西塞满大脑,占据大部分思考。 

      "我家就在这栋楼上。有时间来,最好带猫一起。"夏渊指了指楼上,转身离去。"说不定哪天能并肩作战。" 

      "不生气吗,阿尔?!"利树眼看着夏渊消失在黑暗中,问了埃德加一句。 

      "或许……曾经已经有过了更让我生气的事情。"埃德加回答,把那张名片揣进口袋。 

      "……又或许那家伙,至少还算个好人吧。" 

      埃德加抬头望着寥寥晨星,补了匪夷所思的一句。 

     

    补档 面具真理企划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