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碎片一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3/23

      绝望的学园,绝望的同学,绝望的游戏,绝望的自相残杀,绝望的求生。一切本该如此,但是——   

      我冲进自己的房间,速度挂上门锁,倚门无力地滑坐在地上。门外传来咚咚咚的砸门声。   

      我,津岛天景,望着依旧杂乱的房间,今天第六次绝望着萌生出强烈的自杀欲望。   

       

      日本刀装饰摆放完美,成堆的笔记本和书摆放完美,浴室清洁完美,CD和日常用品也整理完毕。   

      我满意地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确认自己的洁癖反应消失干净之后,决定去认识下新同学。   

      先从邻居开始吧。   

      我敲了敲对面的门,门顺着手上的力滑开一条缝。   

      门没关?!这里是……酒井未央。  

      “酒井同学你在吗——”   

      ……   

      “酒井——?”   

      房间里似乎没有人,我默念着没有关门不是我的错我只是往里看一眼什么都没做然后推开门走进去——   

      ——满屋子的书!推理小说和文豪们的作品也很多!既然如此——   

      我望向对面只有零落几本看完的书的我的房间,走到书桌前撕下一张便条纸。   

       

      「酒井,借我几本书,看完还你。你的对门。」   

       

      这样就OK了吧。我抱了几本书,回到房间——   

       

      ……这是怎么了!   

       

      房间的衣柜里乱成一团,大衣和衬衫被甩在地上,放内衣的抽屉被拉了出来,剩余的数量和我带来的明显不对。   

      ——等等,我好像也没有关房门。   

      ——不对,我遇到变态了哪个混蛋找死啊!   

      脑内混乱成一团,一切思考都被惊愕、愤怒还有每次遇到意外之物都会涌上的兴奋感占据,连兜里的小刀戳腿的疼痛也感觉不到,我扔下怀里的书狂奔出去——   

      “呼……”   

      冲出去的结果只是我自己丧病一样地绕学校跑了一圈以后扶着墙喘着粗气。   

      混蛋……到底是哪个混蛋……   

      我头顶着墙,扯起脸上因为咬牙而变紧的绷带。   

      等等,这面墙好像不错,平整光滑而且很结实……就这么撞上去,感觉会很棒——   

      小偷的事情先抛到脑后,我又兴奋了起来。   

      试试吧。   

      我退到几十米开外,摆好百米冲刺的姿势。   

      ——   

      风在耳边掠过,透进我狂跳的心脏。   

      还有二十米,十米,五米——   

      三……咳啊………………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某个很硬的东西撞在了我的胸上,我连同那个东西一起压着倒在了离墙只有五厘米的地方。   

      “痛……”   

      弱弱的声音从我身下传来。   

      “什么?!”   

      我惊慌着爬起来,看到了一个娇小的银发少年。   

      那么那个很硬的东西是——他的头?!他挡住了我?!   

      “喂,为什么要挡我啊?”我没好气地冲他吼道。   

      “那个……你没事吧……好想要往墙上撞的样子……”   

      “啊,是啊,托·你·的·福。”   

      我抱着双臂,斜眼看这个比我的肩高一点的男孩子。   

      “没事就太好了,”少年笑着,“我……我是月读弥社……”   

      为什么要笑,为什么要管闲事拦我。   

      这个人很奇怪。这个人非常奇怪。我的第一感觉只是这样。   

      “刚刚被你拦下的自杀狂,津岛,不会感谢你的。再见。”   

      “等等,天景同学……”那家伙用小得可以的声音喊着我,跟了上来。   

      “干什么啊?还有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吗?别把我叫的跟你很熟一样。”   

      这家伙不仅奇怪而且还没完没了。   

      “那个是入学的时候看到的。作为同学……我们应该好好相处不是吗?”   

      这是什么理论。   

      “……”   

      “我是传说爱好者,天景同学你也很喜欢非日常吧……”   

      “……”   

      烦死了,这家伙。   

      “……有空会去找你的。”我别过头去,终于想起来一件事情。“但是我现在要找小偷。”   

      “小偷?我可以帮忙的!”   

       

      “拜托你了。”   

      “啊,好的。”   

       月读点了点头,向一边跑开。   

       总之有个帮忙的人也不赖。不过一点线索也没有这难度也太大了……   

       无奈地叹气之后我向反方向踱步。   

       “找到了…最高的信号格。”   

       身后的绷带被人拽去,毫无防备的我踉跄着差点摔倒。   

       “啥……?”   

       “信号格啊,信号格。最高的那个挡箭牌。”   

       这次也是一个银发……少女?少年?用淡定的语气陈述道。   

       又来了一个奇怪的人……别告诉我这家伙是超高校级的信号格爱好者……   

       “我听不懂而且你能不能放开我……”   

       “佐川山隐,面具师,176。还有我刚刚找到的,八云同学177,星野同学178,你似乎是179,身高差的信号格。”   

       “津岛。”我欲哭无泪,报上自己的名字,“少女你饶了我吧我现在有事……”   

       “我是男的。”对方红色的眼睛直视着我。   

       “少女你别这样放开我……”   

       “我是男的。”   

       “……少年我错了放开我吧。”   

       哭出来了。我真的要哭出来了。   

       

       从那个少女,不对,少年那里离开后,依旧没什么收获的我只能打算回房间。淡定地整理了现在为止发生的事情之后,我意识到一件事——我出门的时候还是没有锁房门!!   

       完了——!!   

       我以C84期间车站的宅男们冲向台场的速度跑回房间之后,发现了……小偷……   

       而且还不止一个!!   

       “你们!!!!!!!!!!!!”   

       “糟了。”一个黑发黑衣的少年看向我,扔下手中的东西,面无表情地拉起身旁的少……女准备跑。   

       “不用着急跑。”少女淡然地笑起来,脸上浮现的是,与月读完全相反的笑容。   

       “你就是我的对门啊。”   

       “哈?你谁啊,你们这群翻我房间的混蛋别想跑啊!!”我冲上去,抓起少女的衣领,“别以为你是女孩子就能饶了你啊!”   

       “我是谁?酒井未央,你的对门,地下这堆书的主人。你这个偷我书的混蛋怎么办?”   

       少女打掉我的手,继续笑着。   

       “我不是写了便条给你吗你这完全就是非法入侵!!”   

       “还有,门口那个准备跑的,解释清楚之前别想走!!”   

       我喊住另外一个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的少年。   

       

       这两个人更奇怪,我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   

       “就是说,这个叫黑泽的是第一次的真小偷,你这个小心眼的为了报复我就跟他一起又来了?”   

       我头痛地望着面前的两人。   

       “差不多就是那样吧。”黑泽依旧面无表情。   

       “你这个变态为什么还这么淡定!”   

       “开着房门是你的错我只是进去看看而已。”   

       “有你这么进去看的吗!这么说开着房门也是酒井那家伙的错了?!相比之下我简直可以得一百张好人卡了!”   

       “偷我书的人都不能饶恕。”   

       “……”   

       跟他们继续理论下去我会疯掉的。   

       “一小时之内给我收拾好否则我到你们的房间里去开枪。”   

       丢下这句话我摔门而出。   

       

       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我在房间周围转了一下,一边隔壁竟然是月读,另一边是个叫葛成辽的人。后悔自己早上为什么不去找月读之后,敲了敲葛成的门。   

       这个人好像是个纵火犯。   

       门被拉开了一条缝,隐约可以看到全身黑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长发少年。   

       “你好我是你的隔壁,津……”   

       没等我说完,门被嘭地关上了,里面传来嘻嘻嘻的声音。   

       我保持抬手打招呼的表情呆立在那里。   

       我错了,我不该以为能找到一个同类。我不该去找邻居打招呼。   

       “想勾搭葛成吗?点个火他就能来了吧。”   

       一个打着PSP的家伙路过我面前。   

       “……没火。”   

       我顺势接下去。   

       “哦?”那家伙抬起头,一副饶有趣味的表情。   

       “我借你厨房灶台的打火机,去吧。”   

       黑发少年拿着打火机,点燃了我背后的……绷带……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大喊着掏出刀子割断燃烧着的绷带。   

       “啊啊啊啊啊有这么借火的吗明明是烧人啊啊啊啊啊——”   

       “……的确。算是火刑吧。”   

       黑发少年倚着墙继续打他的游戏。   

       “火刑?好啊烧了津岛呗。”酒井和黑泽突然冒出来,“八云,再来一次。”   

       “打火机给你们了,记得放回去。”被叫林池的家伙空出一只手把打火机扔过去,另一只手依旧专注地打游戏。   

       “你们能正常点吗一群挂着正常的称号内在一点都不正常的家伙!!别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我都跟你说别过来了啊——————”   

      

       黑天了。   

       等到外面安静下来之后,我无力地望向窗外。   

       今天就……算了吧。   

       我从地上杂乱的东西中拿起安眠药瓶,十七年来第一次吃下说明书上规定的常量,栽倒在床上。意识渐渐远去。   

       今晚似乎顺其自然地做了个可怕的梦。   

       

       

       

      

     

    模拟绝望学园MOCK 13年渣作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