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碎片二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3/23

      自首并不等同于有良心,而它是伪善者的行为。    

      完全不加思索的作案手法,草草处理的现场,完全不像考虑过后果,更别提什么良心了。    

      到头来还假惺惺装作可怜,一五一十全盘托出,好好的一场游戏就这样被破坏了。    

      是看着可怜落单的魔术师于心不忍?还是受不住良心的谴责?就和过敏症状一样,不接触就不知道过敏源。为了证实这一点,妄想像拉斯柯尔尼科夫(《罪与罚》主人公)一样证明自己不是社会底层之狗而去杀人,最终还是拗不过良心的谴责。这样的证明,代价几何?果然他是不折不扣的伪善者。那么使他改变主意的是神木惠?    

      久石怜,原来不仅仅是个卖艺的。    

      神木惠,是可怜的索尼娅吗?    

      总有一天,这样的两个人还会陷入罪与罚之中的。    

        

      对于一切的新鲜感让我第一次思考起别人的事情来。不过能不能当对这个预言者,就天而论吧,或许伸出手拨动齿轮的会是我自己呢。    

        

      我斜倚在墙上,双臂交叉。    

      “一脸可怕的表情在想什么呢?”    

      突然被搭话,我愣住,随口说道:“丑恶的内心与爱呼唤起的良知。”    

      “考虑那么深奥的东西做什么。总之凶手自首了也免了我们绞尽脑汁去找了嘛。”见我对他的搭话没有什么兴趣,对方打起哈哈圆场。    

      “像你这种活得无忧无虑的人不会懂得这种救赎吧。”我抬头看一直挂着笑容的原画师——小西,回答说。说起来久石那家伙也是于好几个夹缝中挣扎的人吧,在一帆风顺的环境中长大的小西又怎么会懂。    

      “凡事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啊自杀狂先生。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到的表象并非都是真实。就像神明本身与神明的右手所指。”一瞬间,也许是我的错觉,小西的嘴角翘到了不自然的高度。    

      “小西,你觉得用别人的生命作筹码来证明自己的私心这种事可以原谅吗?”    

      “谁知道呢,以人的自私这一面来说怎么样都能解释得通吧。那么津岛同学你不是也在以自己的生命为筹码吗?”小西含糊过去,一转将问题抛给我。    

      了解了从他身上根本就得不到什么答案,我便想草草结束谈话回房间去。    

      “我自己的东西别人不能评头论足。我一直在践行先生的宗旨,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地自杀啊。”    

      扭曲了某些事实,我对自己笑笑,感到很满足。    

      “霍芬先生,自杀狂小姐的脑子好像有毛病诶你能不能来鉴定一下。”不用抬头,只听男女颠倒的称呼就知道插话者是谁了。    

      “佐川,偷听别人谈话是不道德的。跟我一起谈这些的还有小西你为什么不鉴定鉴定他。”    

      “小西小姐一定是被自杀狂小姐带的,这里脑子有病的绝对只有你。”佐川一个一个字咬得很坚决。    

      小西嘿嘿一笑,跟霍芬打了个招呼。    

      “山隐同学我不是脑科医生啊……”霍芬有些困扰。    

      我忍无可忍,“别把我说得真的跟脑子有问题一样啊!”    

      “难道不是吗?”三人异口同声。    

      ——……    

      “你们看到的都是表象。”我喃喃重复方才小西的话。    

        

      ——扭曲不是病。这一点是肯定的。    

      今天的我依然在扭曲地循着先生们的价值观前进。    

        

       

      

     

    模拟绝望学园MOCK 13年渣作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