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碎片六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3/23

    神木,久石,你们的罪与罚要降临了。   

    心中酝酿已久的计划可以实施了呢。我再也不用顾及什么不拿别人生命开玩笑这类话了。  

    让我坏掉的可是你们。  

    事到如今我也想做个什么证明呢,证明我是不是能为了憎恶打破自己的一切戒律。  

    毫不心痛地把《完全自杀》黑色的书页撕下一叠,揣进口袋里, 我先去了医务室。在医务室取了一支针管,环顾四周,看里面没有人,我便钻进澡堂。  

    打开淋浴,把手中的一叠黑纸浸湿,再将书页上水连同脱落的染料挤到头发上。染料顺着脸颊流下,一瞬间竟有种哭泣的错觉。  

    不不,我不会犹豫的。  

    离开澡堂,我走进厨房,小心翼翼从灶台抽了一针管天然气。  

    准备得差不多了。我看了看时钟,现在是晚上七点。大部分的人应该都在餐厅,但神木经常早早吃完晚饭回到房间,现在下手的话应该不会被人看到。  

     

    考虑好时机,我来到神木的门前,按下了门铃。  

    这样一来我就回不去了。  

    也许会死的。  

    死也无所谓,我不是一直都想自杀吗?  

    不……对死亡还是……  

    恐惧。  

      

    门开了,神木看到我,杵在原地,“津岛……?”  

    我甩走一切心念,趁着对方处于惊愕之中,拔出手枪用枪托狠狠砸向她的头。  

      

    神木昏迷。  

      

    罪恶已经开始了。即便现在收手也已经解释不清。与其这样就放 手做吧。我笑着。  

      

    把神木拖进屋内,锁上房门,我开始布置。  

    卸下吊灯的灯泡,将天然气从底座打进去,装回。然后解下脖子上的绷带,把针管吊在灯下。最后将神木拖到既离灯近又伸手就能碰到灯的开关的位置。  

    我还是蛮贴心的嘛,醒来不用移动就可以“自杀”了。  

    这是我压箱底的方法啊,本来想自己试试呢,可惜……  

    今晚要早点睡啊,那家伙大概十一二点就能醒了吧,醒来总归要开灯啊,就算不开第二天晚上也——我盘算起“后事”,打着哈欠出门。   

    得先去洗个澡啊——  

      

      

      

     

    津岛天景 模拟绝望学园MOCK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