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一周目的死亡拼图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3/23

        还差一点…  

        心脏有力而急促地跳动着,激动和快感涌上心头。看不见自己脸上的表情,但我,一定是笑着的。  

        这样想着,我拔出手枪,用枪托狠狠砸向了被勒住的神木的头。  

        要是失去什么的话,首先要拥有它吧?  

        但是,我拥有什么?  

        天生好学的弟弟夺走了周围的一切目光,而没什么优点又爱惹麻烦的我光荣地成为了陪衬。被家人不齿,被朋友唾弃。就像精心照顾斑斓的花朵,却无情剪去疏密的枝叶一样,到头来一无所有的枝叶错在哪里?  

        说到底,只有生命才是自己的。不过活着有什么意义,像文豪们一样自杀吧。  

      

        那时,六岁的我,苦笑着跳入了一米半深的小河。  

      

       “津岛家那个有点问题孩子又去自杀了?”  

       “听说还害死了父母呢。”  

       “这种孩子救下来也没用了吧。用这种命换苦心父母的命,何必?”  

       “相比之下弟弟就争气多了啊。”  

        ……闭嘴……  

        什么叫有问题啊。追求自己的信念就是有问题吗?所谓的宗教,也不就是源自人们的信仰吗?相信,一切就是真实。所以,我也相信。  

        真是有趣的世界。  

        我缠住半张脸,对着镜子邪邪地笑着。  

      

        不过那件事的后续,只是弟弟面无表情地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真是有趣。  

        撂倒面前的几个混混,抢走了他们的钱包和外套。  

        因为刚逃出来迫于无奈啊,我发誓这种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的。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完全没有诚心地念出这句话。  

        于是,我莞尔间捡起混混手中的枪,晃来晃去校准之后,扣下了扳机。  

      

        真的,很有趣。  

        我也来一次?  

        背靠着墙壁,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不已。嘴角裂到了极限的高度,我抬起手,将手枪对准太阳穴。  

        一,二,三。  

      

        咔嚓。  

      

        手枪发出悦耳的空响,犹如万籁俱寂的丛林上方划过的一声鸟鸣。  

        啧…这又是命运吗…  

        失落感扑面而来,我蹲下用手指沾了地上的几滴血,在口袋里的笔记本上的最后一块空上划了一笔暗红的正字。  

      

         绝望学园。  

         应该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吧。  

         我这种人竟然也能进呢。  

         人生,果然还是应该追求绝望。  

         真是有趣。  

      

      

      「天景——」  

      「我陪你去抓小偷。」  

       「不要总是一个人玩自杀了。」  

       ……  

        为什么…  

      是因为我有利用价值吗?还是想伺机杀掉我。 

        感情游戏于我来说无所谓,我有我的精神胜利法。   

        真是劣根。  

      

       「玩偶先生也说想一起玩。」  

        抱着玩偶的少年抬头望着我。   

      

       「津岛回来了大家快跑!」   

        在自己房间里偷东西的几个黑色混蛋一溜烟跑掉。  

      

       「天景小姐绷带松了。」  

        搞不清性别的面瘫使劲拽着绷带把我滑到地上。  

      

        …这是什么感觉…   

        我也应该试着去相信别人吗?   

        我似乎也喜欢上一个人了。  

      

        虽然如此,不管谁死了都跟我无关。况且谁也不会想杀自己都杀不死自己的我吧。我要做的只是顺其自然静观其变而已。  

        护士死了。   

        啊,似乎她有点讨人厌呢。   

        宿管死了。  

        管太多了不死才怪。  

        纵火犯和小矮子死了。  

        两个神经病活该。  

      

        只要他不被盯上,怎么样都好。  

        但是——  

        一直以来的梦魇变成现实了。  

       温柔开朗却羸弱的他,泡在浴缸中,血水弥漫。  

        我站在那里,第一次对他人的死亡感到了绝望。  

        谁?哪个混蛋?不,一切都不关我事吧。死了又怎么样,我连自己的死亡都不怕。没人在意我我也没必要在意别人啊。不对,只有一个人——他——对啊——我——失去了——  

        弥社。  

        我会宰了凶手的,我一定会宰了他的。  

      

        我绝对是疯了。  

        我竟然会为了别人奔波,为了别人努力。  

        我竟然被我一直蔑视的感情绊住了。  

       彻头彻尾的绝望。  

       被欺骗了。  

       佐川山隐。  

        不想——  

        不想承认这一切——  

      

        蒙住双眼。一切都跟我无关。绝望不也很好嘛。事情怎么发展我都会接受的。就算全是绝望,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开心享受着的。绝望的快感就是我的希望。怎么样都对我有利。  

        不对。  

        津岛天景,你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正因如此才会成为失败者。  

       可是他们已经都死了。  

        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啊,那么也去杀人吧。  

        这样我也一样了呢。  

        一样的,人间失格。  

      

        呵。   

      

        打理好一切,我关上了神木的房门,向澡堂走去。  

        神木,自己半夜醒来开灯就等于自杀了呢。  

        梦寐以求的自杀方法,让给你了。  

        我知道你不会感谢我的,所以去死吧。  

        想着没边没际的东西,我打开淋浴,洗着头上黑色的墨汁,唱起绝望的歌。  

      

       「罪孽深重的少年   

       逃入的现实对他嗤之以鼻  

       没有欲望的虚伪  

        就算装成伪善者也无济于事   

        从前向往的梦想是什么  

        妄想成为英雄?   

        简直痴人说梦  

        真可惜 笨蛋就是无可救药哦」  

      

     

       “津岛,是你吧。”  

       “你们没有找到证据。”  

       “耍赖也没用的。”  

        我没有不承认的打算。  

       “可是我赢了。”  

        怜冲上来抓住了我的衣领。脸上的表情,跟我面对山隐时的一模一样。  

        “人生要的就是戏剧性呀。”我笑道。  

        我果然疯了。  

        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嗤嗤笑着,身体却感到阵阵寒意。  

      

        要毕业了。  

        可是不想走。出去,我也无家可归。  

        这里曾经存在着我唯一的归宿。  

        那么——  

        ——有刚刚填满的十六颗子弹,这次绝对不会失败了。  

        我倚在墙上,抬头看了一眼学园的天花板,在校长的毕业宣告声下,对着自己扣下了扳机。  

      

       ——弥……  

        …… 

        …  

        。  

      

    模拟绝望学园MOCK 13年渣作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