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幸存者的午后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4/03/23

    难得有这样一个清闲的午后。    

    今天的空气中少了几分平日的血腥味道,或许是前些日子的僵尸肃清卓有成效的缘故吧。一提到那样大规模的行动,又不得不想起Yiko会长……    

     我在走廊窗户的对面靠墙席地而坐。放下手中的书,抬头远眺窗外的景色——昔日的街道早已变得凄凉萧索——静静缅怀那位殉职的会长。    

     明明已经是僵尸了,还做这样的事情真的很不可思议。不过想必受到僵尸的哀悼会长他也不会领情吧。不,虽然失去作为人类的资格我们还是……    

     懒散的阳光恣意挥洒温暖,尽管已经感受不到,我还是努力将它抓在手中,想象掌心的温度慢慢攀升。之后,便继续陷入漫无边际的遐想。    

     西区一旦静寂起来,竟是如此惬意。这样的大好时光就暂且不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云云了,珍惜现在享受生活才是人间正道。说起来,存在有意志的僵尸这件事也想不通——保有意志便成为僵尸袭击的对象,身为僵尸又是人类杀戮的目标。在夹缝中苟延残喘,又要保持意志,大家生活得着实不易。不过至少还能意识到自己活着,自己存在着,这样就足够了。    

     存在即合理。    

      “但是没什么活着的实感啊……”我抱膝蜷缩起来。    

       我怎么又开始想这些……罢了,反正也不是安慰自己,像我这样能接受一切的人没必要整日忧心忡忡。以这样的身份,即使下一秒被砍掉头颅也没什么奇怪的。    

       ……下一秒——    

      眼前突然划过金属银白色的光,我立刻侧身,刀刃擦发而过。对方似乎没有停下突如其来的攻击,我便跪在地上摆好防御的架势,从口袋里抽出扇子——那是我将它与匕首结合起来改造的和折叠刀原理相同的武器——抵住横砍过来的武士刀。    

       “阿焃,你做什么。”对方的力气很大,我拼尽全力也只能保持跪地靠墙的姿态与单手举刀的他僵持着。    

       阿焃,离空焃,静静看了我一眼,另一只手攥着匕首,向我因双手握刀而毫无防备的腹部刺去——    

      “我饿了。”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一瞬间停滞思考。接着,腹部和手腕便传来疼痛,武器被打落,发出一声轻响。阿焃全神贯注地用匕首划开我的身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饿了来找我?”我被他抵在墙上动弹不得,即使强行做出反抗,疼痛也会更加撕心裂肺。所以不如放弃吧,我这样想道。    

       僵尸除了疼痛什么都感觉不到,太过分了。不过这只是对尚且还有思维的我们而言,倘若交换立场,让那群行尸走肉们痛不欲生则会是大快人心的吧。    

       ……我在想什么。    

       “疼痛会带给你活着的实感。”阿焃无视了我的发问。    

       “很遗憾……我不是受虐狂啊……”我艰难地挤出一句半句的语言,低头看着阿焃从我的身体中取出了内脏。    

      “……西区的食物供给并没有断吧。”    

       “吃东西得找齐那四个人,太麻烦了。”    

       “你当我是移动仓库吗?”对方的突袭让我很不满,另外,衣服也弄脏了。我转头寻找刚才放在一旁的书,还好它平安无事。    

       “反正内脏对于僵尸也是个摆设。能给把你变成僵尸的人吃,就不能给我?”阿焃偏头看我,扬起下巴舔净手指上的血。     

     “随你了……不过很疼啊……”我抱着双腿窝在墙角,等待伤口愈合——变成僵尸的同时似乎带来了超强的治愈能力。    

       “啧,像狗一样,真听话。” 阿焃又凑过来,仿佛在说还不够。我便放下双臂任由对方取食。    

       “……哦。”不想做出什么回应,我偏过头不去看他。    

        

     静寂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我放弃寻找话题打破尴尬局面的想法。阿焃也只是静静吃着我身体的一部分。即使讨论什么话题也很快会断掉吧,毕竟我们都是活的麻木无谓的那一类——自从失去珍重之人堕落以后……    

     人间失格。    

      不,现在想来即便是那样的大庭叶藏也终究有救赎的机会,毕竟他还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另一面的斜阳,和子愿为恋爱的革命而牺牲,那么我们究竟是为何而战?    

       终究我们连将达摩克里斯之剑悬于头顶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    

           

     “……果然还是少吃点你吧,”阿焃的表情少有地苦恼起来,“感觉自己好像也变得文青起来了。”    

         

     “意志的存在终究源于不竭的信仰。”    

       夕阳光辉笼罩下的我们异口同声道。    

        

    幸存者学院 旧作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