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幸运女神不垂青1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5/02/22

    若要问不论是谁都会觊觎并为之癫狂的事情是什么,那大概是幸运。前些日子他在便利店随手翻到的某部漫画说,想要成为漫画家,除了天赋和努力之外,最重要的便是运气。这也并不是漫无边际的空谈,靠着命运女神的垂青,完全可以将自己所在的命运金字塔倒转过来。大到阶级翻身的革命,小到扭转地位的测验,它们成功与否,都离不开所谓的运气——详细点说,就是是否能够天时地利人和。不过要给好运坏运下个定论,只能事后诸葛亮,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在这种情况下大难也可以说是幸运了——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但谁知道这种脱离实践的理论究竟是不是不可违背的客观规律,至少,他可不想摊上这种麻烦。

    他恐怕是这世上最怕人情世故这类麻烦事的侦探了——高中生,岛津秋太。不过他可不敢自诩为最低调的一个,毕竟他最崇敬的侦探,岛田庄司笔下的御手洗洁先生要比他出色得多。顺带一提,知道秋太私底下在做什么的只有三个人,留他寄宿、一起生活的怪诞兄弟,以及唯一的挚友青树。而这三人恰恰是个让人无可奈何的麻烦制造机,秋太这种不屑于谙世事的隐士之所以会跟侦探搭上边,多半也是被他们身边的事情不知不觉间牵连起来的吧。

    就像今天放学的时候,青树递给秋太一封信,并双手合十就快跪下恳求一般,让秋太无论如何都要看看那封信。

    那封信是青树昨天从朋友那接到的。这封没有明确送达目标的信件被辗转经手多次,最终青树拍着胸脯说自己认识符合条件的人便将它拿了过来。现在,它终于传到收件人那栏所写的「低调的侦探先生」手上。

    而现在,那位万分不情愿的「侦探先生」正在信件所说的地址徘徊着。秋太本身就对这种莫名其妙的委托万分戒备,他不想沾上麻烦事,但谁让友人盛情难却……

    "……"秋太抬头仰望面前的别墅,淡淡地用鼻子长呼一气表示无奈。从房子的规模来看,这家主人用富有形容恐怕还远远不够,但与有钱人素来富丽堂皇的装修不同,这座仿佛加装过机械的新房子却散发着炫耀财富之外的怪异气息。

    ——有钱的家伙没几个正常的,应该说一个比一个麻烦才对。

    风起树摇,飘落满地的落叶被再次卷入空中,如同施了魔法般在偌大的庭院飞蹿。秋太理了理被拂乱的头发,松开攥着信件的另一只手,任由它与看上去代表了麻烦的落叶形影相伴。

    "我还是回去吧。这东西被风吹走了我也没办法……"秋太自言自语道。他的语气仿佛只是在淡然陈述一个事实,就像不掺杂任何主观感情的解说员那样。他退回到庭院口,出于好奇,盯着那封尚未落定的信件。

    那张只有黑白灰三色的薄纸终于开始向下飘转,如蜻蜓点水在台阶上方停留一瞬,接着改变轨道跌落至枯叶堆中。

    "……?!"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秋太迅速回顾刚才的瞬间,随后立即调头跑回庭院,藏在距别墅有一段距离的大树后。他尽力在隐蔽自己的同时身子前倾,看清别墅前台阶附近的东西。

    "没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秋太背靠树干,撑起手臂思考着。

    ——刚才信纸奇怪的飘落轨迹应该是受到了什么影响才对……

    于是,秋太不得不把搜寻范围扩大。台阶、周围的花坛,必要的话连大门附近的一丝一毫异样都不能放过。直觉和强烈的好奇心告诉他,这里绝对有什么端倪——

    ——能避免的就避免,但绝不放过砸到自己头上的事件。这位低调的侦探倒是折中选择了一个既能满足好奇心又惹事上身的好信条。

    前方大概二十米的位置是别墅前的台阶,有三级;台阶上面是一个小平台,上面扑了一块棕色地毯,规格大约为2x3m;地毯前方是一扇对开大门,把手则是居家常见的下压式。

    "不对。"秋太全神贯注地观察某处许久,一边说着,一边拽出口袋里大串的工具组合手机链。"那个形状,不应该是那个角度才对。"他找出两个有直角的小部件,对着嫌疑点比划起来。

    "果然。"秋太暂时放下小工具——他的手指手机的重量拽得生疼,等刺痛感缓和一些,便举起其中的弹弓,拉长橡皮筋对准那个嫌疑点。

    那里肯定有猫腻。秋太重新把现象和自己的推断整理了一遍。大门的把手是上方弯曲的弧形,往常来说,设计成那种形状,刚好符合手搭上去的弧度,也更方便按下。也就是说,把手的衔接处和把手末端连线应该与锁的部分垂直;根据刚才的测量,垂直的却是衔接部分与弧形顶部的连线——那个把手大概偏离原位有十到十五度。而这个别墅刚刚翻新或者被改装过,主人绝不可能忽视这个可能引发大门锁芯故障的现象。

    ——或许是那附近有连通把手的装置,不过也有可能在门后的玄关,这点就没法推理出来了。

    "只能打过去试试了。"秋太捏着弹丸,眯起左眼,慢慢移动右手来寻找对焦点。又一阵风起,才刚安定不久的落叶又漫天飞扬,钻到秋太的预定弹道中。

    "烦死了……"秋太抱怨道,但那语气却像是对着一切不以为意。他一直保持擎弹弓的姿态等待时机,直到胳膊酸痛,他才不得不向风屈服。他放低手臂,视线微微下移,恰巧看到一片落叶发生与刚才同样的轨迹偏移,与此同时,有什么纤细的东西在闪光。

    "啊,原来如此。"秋太用听上去一点都不惊讶的声音说道。

    ——不过我刚才要是直接去房子那里不就……竟然对客人这么不友好,这家主人的身份倒是让人充满了好奇。

    于是,等到风息之后,秋太重新更换了射击目标。

    ——那么就让我看看打中那条第一台阶上三十厘米处拉出来的线会发生什么吧。

    秋太瞄准细线,依旧摆着一副扑克脸迅速松手。与此同时,现在正被工具挂坠们吊着的手机剧烈振动起来。"……啊。"突如其来的振动让他握着弹弓的手一颤,弹丸偏离预定轨道,啪地打在别墅门旁的窗上。秋太下意识地缩回大树后面,确认没有惊动主人,才松了口气。

    "怎么了?"他接起电话,气愤地问道。不过在常人听来他那生气的语调也只是棒读罢了。

    "秋、秋太,你不会是生气了吧……"电话那头的青树也不是一般人,作为和秋太朝夕十年的死党,对方的情绪的微妙变化多多少少还是能察觉到的。

    "还好。有事吗。"

    "啊啊秋太你现在在信里说的那个地方吗?"青树发觉秋太心情很差,连忙切入正题。

    青树正站在车站前的大屏幕下,看着上面滚动播放的新闻。"刚刚这里的新闻说,那个怪盗又发出预告函了,晚上七点,地点就是你去的那里,也就是一个半小时之后!"

    "所以呢,一会儿会有警察来?哦,那我就先撤了,我可不想被人撞见。"

    "不不,我想警察不会去的。"青树惊讶地盯着画面上的青年,顿了顿继续说,"那个要被偷的土豪可是信心满满要用自己的机关抓他呢……"

    "机关?怪不得啊。"秋太越来越庆幸自己刚开始没有鲁莽行动了。"那家伙是什么样的人?"

    "和秋太一样,跟高中制服完全不相称的脸……"

    "哈?"这次是明显上升的语调。

    "不、不是啦!他看上去怎么也有二十三四了……一看就是难对付的家伙!所以秋太你还是……"青树小心翼翼地暗示对方不要冒险,即使一开始怂恿秋太去的人正是他。

    "啊。我现在好像不得不去搞垮他的机关了。"

    "诶?"听筒对面传来咔拉咔拉的奇怪声响,青树连忙制止道:"还是停手吧秋太,搞坏了机关那个怪盗不就有可乘之机了!"

    "不是我想停就能停的。"秋太轻轻吐了口气,仿佛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一般。"似乎都是青树突然打给我电话的错,我被发现了,然后就出现了一个机械手正抓着我要往别墅里丢。如果我就此失踪了,麻烦你告诉津岛哥他们一声,有空的时候来找找我,毕竟我现在还想活着。"

    "等下,秋……"青树焦急地询问对方,不料被挂了电话。他为友人的安危诚挚祈祷了一下,幽幽自语道:"一定没事的……我可不想去见你那变态房东。"

    报道结束,新闻换成了其他内容,青树从大屏幕上收回目光。下一瞬间,他的视线与身旁的女孩交汇。青树的直觉告诉他,女孩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注视着自己。待他打算追过去问问那个穿着同样制服的学生,对方已经消失在地铁站的匆匆人流中。

    "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那个高一的中国留学生吧……"就算想起了她,青树也解释不通刚才的事。"明天问问秋太好了,那家伙可别有事啊……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终于有网传传文
    评论(2) 收藏(1)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