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前置·萍水相逢的心之乐章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5/07/26

    "慢死啦修也,别告诉我你是现去买了西服再来听音乐会的。" 

    富丽堂皇的音乐厅门前,中川和哉叉手倚在入口附近的灯柱上。早已等候多时的他此刻有些不耐烦,不停地搔着颈后的碎发,一句搭一句抱怨道。 

    而姗姗来迟的那位,一边气喘吁吁地抵着膝盖,一边摆摆空闲的那只手,示意让他歇歇脚缓过劲来。就在和哉的耐心将要爆表的那一刻,阿部修也嬉皮笑脸地吐出几个字:"嘿,的确是这样。" 

    昏黄的灯光笼在和哉脸上,光与暗的碰撞完美衬出他棱角分明却怒不可遏的面庞。和哉深吸一口气,几乎要把修也扯过来狂吼一通:"你这家伙不是有好几衣柜的衣服吗你告诉我你没有西服——我可是等了你一个小时!" 

    "有什么关系嘛,"修也优哉游哉地看了看时间,"这不是还有十五分钟才开始。" 

    "提前入场是音乐会的基本礼节。" 

    修也把手放在嘴边,认真思考了一会,继续说道:"不能怪我啊,好几衣柜的衣服和西服根本没有什么必然联系……我又不像和哉那样这么热衷于古典音乐会,当然没什么机会穿西服咯。不过和哉你这样抱怨真的好吗?你是约不到优弥他们,迫不得已才来求我的吧~" 

    "是的,求你跟我来听古典音乐会是我今天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和哉咬牙哼哼唧唧说着,顺手从灯柱上抠下一块油漆。 

    中川和哉,高中一年级,县内数一数二的吉他手,为人率直热血受人尊敬,现在却被一初二小毛孩搞得形象全无。但所要被修也听到这样的说辞,他只会欠揍地笑笑说明明是这人气量超级小的缘故。而在修也他们组的四人乐队中,和哉的确是最容易生气的那个,当然也有一定的冤家路窄成分在里面。 

    作为热爱古典乐的音乐男子,和哉自然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本场音乐会将有天才大提琴手出席演出。不巧的是,另外两位队友优弥和冬矢正在醉生梦死地准备着高中的入学考试,剩下的人选只有一个。在纠结中衡量许久,和哉迫不得已邀请修也一同去听音乐会,尽管对方不管怎么看都是和高雅的古典音乐毫无瓜葛的人。 

    "和哉,再继续抠油漆的话,那边就真的要开始了喔?"修也凑近,在表情复杂的和哉面前晃了晃手。 

    "……你去死吧。" 

    和哉近乎绝望的看了修也一眼,强忍住给那家伙万年不变的笑脸来一拳的冲动。好在赶时间要紧,他低头快步竞走一般地奔入会场。 

    入座刚好距离开场还有十分钟,和哉有些欣慰,总算勉勉强强守住了礼节。他抬头环顾大厅,大部分的演出人员已经就位,规规矩矩地摆好乐器,沐浴在金色的灯光下,聚焦于千人的视线中。 

    和哉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喂修也,你的贝斯练得……" 

    "啊。"修也一下子站起来,一下子跨进过道,"抱歉,我要去洗手间。" 

    "……你……马上就要开始了啊?"话语被打断,和哉本来就有些不满,加之这不安分的家伙又要离开座位,他突然有种微妙的预感。 

    "安啦,我会在开始前回来的。"修也挥挥手表示别担心,接着跑去找工作人员询问洗手间的位置。 

     

    ——总算……躲过去了。 

    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修也顺着灯光黯淡的过道向内行走。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一直微笑着的嘴脸稍稍落了下来,随后轻轻叹着气。 

    ——嘛,这也是个办法。 

    关于贝斯的练习是修也最近一直在苦恼的问题。无论投入多少时间和精力,总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弹出来的曲子,音调总是有微妙的偏差。或许是绝对音感在作祟,过于敏感的分辨力让他将只差分毫、一般人根本意识不到的偏音扩大化之后灌入耳中。对于才练了一年乐器的人来说,这种错误简直是司空见惯之物,但音质敏感的修也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修也对很多东西都不怎么在意,唯有音乐是他绝对认真对待的信仰。自己越是耿耿于怀,自己弹出来的曲子就越不堪入耳,修也甚至一度想过放弃。 

    可是他不能放弃。不仅是为了四人当初许下的跻身乐坛的誓言,更是因为他本人的价值观里根本就没有「放弃」二字。 

    所以修也近期在纠结着,他也理所当然地对他人隐瞒了自己的烦恼。 

    苦恼过后,修也将注意力扳回现实,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重点是,工作人员所说的洗手间并没有出现。修也盘算着等音乐会开场之后再回去,这样和哉就不会继续追问下去了。于是他开始在附近游荡,打发掉近十分钟的时间。 

    "嗯好厉害……原来准备室是这样的啊。" 

    估计是工作人员指错了方向,修也来到了似乎是后台的地方。演奏家们此时已经在台上就位,修也便大摇大摆地钻进那些房间参观一通。 

    虽说没有人拦住他也是个奇迹,但或许给他指路的工作人员自身就是个把门的,也难怪了。 

    突然,四周有轻盈的乐曲响起,绵长悠然的低音曲调吸引了修也的注意力。这是大提琴。他马上判断道。修也循着逐渐淡化的声音找去,总算在它消失的前一刻确认是从准备室深处虚掩着的小门里传来的。 

    完美的乐曲,一丝一毫的音都不差,这对于现在的修也来说,无疑是一种偌大的向往。修也偷偷靠过去,扒开门缝一探究竟。 

    "要开始了吗?对不起,我马上就过去。" 

    里面的人似乎把修也认做是来催他上台的工作人员,起身拉开木门,对修也毕恭毕敬地说道。 

    "诶?"修也愣了一下,一瞬间不知应做何反应。装作是工作人员显然不可能——十四岁的修也完全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而解释又会引来怀疑,最后,他便抬起手,跟对方打了个招呼。 

    "嘿☆" 

    拄着大提琴,和修也面对面站着的少年一副淡然的神情望着他。少年看上去和修也年龄相仿,一身干净的纯白却与从头发到首饰全都搞得花花绿绿的修也形成鲜明对比。少年歪了歪头,问道:"你是谁?" 

    "……一个路过的路人A。"修也扬起脸,带着莫名其妙的干脆说道。 

    "路人A……?"少年语气带着些疑问,"你的名字吗?" 

    一股违和感涌起,塞住修也的喉咙。许久,他清清嗓子,愉快地说:"怎么可能嘛。" 

    "嗯,是吗。"少年点头,拢起琴弓。"为什么要报假的名字?" 

    很强的违和感。那是与演奏大厅、提琴和优雅的少年格格不入的东西。修也一时反应不出那究竟是什么,但从少年语气微妙的上扬来看,没准他对他这个不速之客有点兴趣。修也盯着少年的脸,无视掉少年的发问,直截了当地提出要求:"吶,刚才的曲子,能再来一遍吗?" 

    "可是还有五分钟就……"少年对着修也的视线,澄澈的眸子映出一团粉色的嬉笑面庞,他的语气有点犹豫。 

    "拜托啦,一分钟就够。"修也双手合十,恳求对方说道。无论如何他都想再听一遍那不失毫厘的完美乐章。 

    不知少年在想什么,他竟然接受了素未谋面之人的请求。少年拖着比他还要高出一截的提琴,抵住脚下的撑板,右手捏紧琴弓,左手则扣在乐曲将要奏出的第一个音上。 

    少年闭上眼睛,修也屏住呼吸。少年的琴弓与琴弦摩擦,松香晶莹的粉末在空气中飞扬。流畅婉转的乐曲在小小的房间中氤氲扩散开来,仿佛要将听者拉入与世隔绝的梦幻之中。 

    完美的音符。修也心中燃起了一种景仰与渴望,他静静地浸润其中,享受并品味每一个音节。很快短短一分钟的演奏便结束了,少年站起来,习惯性地鞠躬致谢。 

    违和感一直挥之不去。虽然很在意这股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修也决定先问问最主要的问题。 

    "吶……怎么才能做到一点都没有偏差的?"修也鼓着掌,满脸期待。 

    "为什么这么问?" 

    本来就不打算对萍水相逢的少年隐瞒些什么,修也挠了挠头,实话实说:"其实我也算是玩乐器的……但因为有个比较稀奇的技能所以总是能很敏感地意识到音的偏差,久而久之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演奏……" 

    "稀奇的技能?" 

    "就是绝对音感那东西啦。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识到,刚才那句话有稍微比你正常的语气升了一调喔——所以很容易就能知道你有点感兴趣☆"修也尴尬地笑笑解释道,最后还不忘比了个手指枪,对着少年一声"PANG"。 

    "就算没有表情也能知道别人的感情,好厉害。"这次轮到少年一口敬佩了。 

    "嗯的确呢,就算没有表情……"修也话说到一半,突然跳起来伸直手指颤颤巍巍指着少年,"表,表情……没错……就是它!!" 

    违和感——少年一直没有表情——终于明晰,修也却没什么豁然开朗之感。或许正是因为他有这罕见的才能,在脱离面部表情的基础上紧靠声音就确认了对方的情感,于是面部信息倒成了次要因素,甚至可以无视——这便是修也"迟钝"到现在的原因。 

    "那么我先回答你的问题。演奏的时候靠的不是耳朵,是心。"少年平静地指指自己胸口,脸上不起一丝波澜,让人搞不懂突兀的究竟是冰冷的表情还是温柔的语调。"对于乐曲来说,最重要的是感情的流露而不是一板一眼死认音准。" 

    "……嗯……这样吗……"修也认真思考后点头回答道。 

    "然后请允许我也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表情可以如此丰富?" 

    "诶?表情吗?"修也粲然笑了笑,同样指了指心口,"也是心喔,表情和乐曲一样,也是感情的流露。虽然不知道你身上发生过什么,那些事情早晚还是扔掉吧。" 

    "早晚有一天你会笑出来哭出来的嘛,别急。我也能把曲子弹好,把歌唱好的。"修也把手放到少年肩上拍了拍。下一秒,有一只手也搭上了修也的肩膀,狠狠捏了一下。 

    "客人,这里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的,请赶快离开。" 

    "咿,好好好大叔您别冲动我这就走我只是洗手间找错了地方而已绝对没有对这位小朋友做什么相信我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修也满脸黑线不停后退,慌慌张张地吐开连珠炮。退到门口之后,趁保安大叔不留神,夸张到要没命一样往回跑。最后,修也白白遭了和哉长达三十秒的像是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攻击。 

    "啊,终于要开始了。修也你看,中间的就是本次的主角,那个天才大提琴少年。" 

    "嗯?"修也往舞台的中央看去,当白色少年的身影清晰映入自己眼中时,他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闭嘴修也!!要开始了!!"和哉气的以毫不逊色修也尖叫的声音呵斥道。 

    修也再次无视和哉的暴脾气,"和哉,那家伙叫什么名字?" 

    "闭嘴修也,下一秒演奏就要开始了。" 

    "喂和哉……?!"修也不甘心,想追问下去,洪亮的开场乐声却将他的声音完全压制下去。 

    ——嘛,算了。反正这一生遇到那家伙的机会,也只有这么一次吧。 

    修也摊开手掌,仰望大厅金碧辉煌的穹顶。 

    ——用心去演奏……吗。 

    Code:Mock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